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太极,八极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等了那么久,终于开打了,总算没白费我等半天的功夫!”

    “好!打得好!这一招漂亮!”

    “这招也不错,黑虎掏心啊!哎哟,还有一招撩阴腿!”

    陆鸿和钟歌站在外围,本来和看热闹的汉子聊得欢,没想到里面说打就打。他们更没想到的就是汉子那激动的神情,简直比看猴子戏还要雀跃,就好像他们等待了许久一样。

    刚才那个为华老神医打抱不平的汉子呢,难道是假的?为华老神医被人家堵门口而愤懑的正义之言呢,又跑那个旮旯里去了?

    所有的一切,都不如一场群殴!

    两人面面相觑,却也顾不上许多,转身去看场内的情况:真的是一场乱斗,三四十号人,先后动手,很快就纠缠不清了。

    这个打那个一下,那个回击,但又被另外一个人围攻,很有又有人来解围,几人先后你打我,我打他,他打你……

    总之,场面很混乱,大有分不清敌我的趋势,有的甚至不小心攻击到自己人了。

    不过像陆鸿这等眼力之人,自然是能看得出他们虽然混乱,出手却很有章法。甚至于只要看双方的招数,就能区分谁是哪一边的。

    正如陆鸿所意料的那样,华家这边用的是太极功,比平常的太极拳要快速得多,也有力得多,防御中有攻击,端是不凡。

    古家来的人招数也很犀利,攻击力很强,速度和力度非常狂暴,而且大部分用的是八卦掌的章法。

    八卦掌看上去朴实无华,但动作刚猛,强攻硬进,使出来就虎虎生风,看上去就唬人得很。

    显然,今天古家来的人都经过一番遴选,八卦掌的功力都颇为精深,不是一般的花花架子。让他们一掌打在身上,那简直可以说的痛不欲生。

    而华家的人显得有些准备不足,至少高手的数量比古家要少,所以场中的形势很快就分明了,那就是华家的那二十号人短时间就落入了下风。

    别人陆鸿不熟悉,他目测到黄有庆就被一个差不多年纪的古家高手压着打,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至于他那个同伴,早就被打倒在地上,滚到一边,无法加入战团。

    当然,华家也不是没有高手,陆鸿就发现了几个中年人太极功夫颇为精深,深得以慢制快的精髓,轻巧腾挪,微妙挥手,不经意间就把对面高手的攻击化于无形。

    其中一个看上去大约三十多的汉子,太极功夫更是了得,柔中带刚,刚中有柔,与他对位的八卦掌高手就被他缠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这应该是现场华家之人最厉害的了吧?”陆鸿抱手在胸,渐渐以专业内行人的角度来看待这场斗殴。

    除了三四十的中年人,华家有一个年轻人陆鸿也颇为看好,年纪不大,大概就二十几吧,长大高大威猛,块头就比较吓人了。然而手中的功夫却柔软如水,特别是他的脚步,更是轻微巧妙,往往能一个半转身就把对手的力道给卸了。

    可以说,他对太极功夫的领略,已经初窥门道了。

    然而无论怎么说,华家的高手数量还是少了一些,特别是那些功夫不深的人,很快被打得惨叫连连,有的失去了战斗之力,倒在一边的地上,眼睁睁看着对手耀武扬威。

    华家剩下的高手苦苦咬牙支撑局面。

    钟歌对现场的景况大呼过瘾,群架他见过,但是人人都有功夫在身的群架,他还是第一次见,因此很稀奇,也很感兴趣,看得也很有意思。

    所以他也不满华家的快速落败,话说他还没看过瘾呢!你们就不能努力一点,多挨打几下,让他过过眼瘾吗?

    “华家的人这么不中用啊!”钟歌忍不住埋怨。

    “胡说!”刚才那汉子从看热闹中回过头来,反驳钟歌,“华家本来也有高手的,那就是华老爷子和他的长子华天风,只不过上次古家人多欺负人少,趁机打伤了他们,他们不得不养伤而已。如果他们在这里,就不是现在的场面了。”

    钟歌撇嘴说道:“你犯傻了吧,就是他们技不如人才被人打伤的。再来一次,岂不是伤上加伤!”

    汉子怒道:“我都说了,他们是人多欺负人少,趁人家华家父子不备,这才伤了人家。”

    钟歌一指担架旁边的那个人影,道:“你不是说他才是古家最大的凭借,最厉害的高手吗?你看,人家还没出手呢!他出手的话,场面岂不是更容易分出胜负?”

    陆鸿闻言点点头,他早就发现了,那个被汉子称呼为陈龙飞的男人,一直都没有动,只是侧身看着现场的打斗而已。

    而打斗中的人,好像是忽视了他,又或者潜意识不敢靠近他,任是没有人敢上去招呼他。

    这绝对是一个高手,陆鸿感应得出来,如果对方出手,华家的人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这就是境界的差距!

    华家的人虽然练的也是古武术,打起来很有章法,精髓也捉摸到一些了,但毕竟没有深入到“气”的门槛,所以身手再厉害,也不过是外功而已,没有内家的威力。

    如果感应没错的话,陆鸿觉得那个陈龙飞至少已经是半气的存在了,不比之前的孙子雄低。至于有没有完全领略出“气”来,这就无法揣度了,需要动手出能摸清根底。

    哪怕练成了气,也不是神,至多只能说是灵识更敏锐,身手更敏捷,力量和耐力更强悍而已,不可能说一眼就把所有人的根底都看清楚。那已经不是常人的肉眼,是神话中的金睛火眼。

    陆鸿自然是没有这等神奇本领的,所以他也只能暗暗好奇陈龙飞的底细,无法做出精确的判断。

    钟歌把陈龙飞抬出来抬杠,汉子果然无法说话,粗着脖子,红着脸,半晌憋出一句:“那……华老神医只是不小心着了他的道……对,就是不小心而已!华老神医是我们这里的医武双绝,数十年来没有敌手!”

    钟歌轻笑:“都说拳怕少壮,你都说他是老神医了,可见确实是老了。人啊,有时候不得不服老的!”

    汉子愤恨说不出话来。

    陆鸿倒是忍不住了,道:“胖子,你不懂就别乱说。练武之人,年纪确实是无法逆转的障碍,但是,那也得看情况。武功有高低之分,身手也有娴熟与生疏的区别,功力更是有境界的差异。不是所有的老师傅都怕少壮,因为少壮空有一身蛮力,技巧、境界都差太多的话,他们根本不会把所谓的少壮放在眼里。卖油翁的故事听过吧,也只有他数十年的功夫,才能把东西从一只葫芦倒进另一只葫芦。无他,技熟耳!其他年轻人,根本做不到。”

    钟歌懵逼了,他吐槽的是汉子,怎么他的好基友陆鸿给他扯了一大堆有的没的来反驳他呢?

    说好的自己人呢?说好的好兄弟一辈子呢?说好的帮亲不帮理呢?

    最最重要的是,陆鸿的话,他一句都没听懂!

    这就尴尬了。

    钟歌只好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陆鸿,脸上全是求安慰的神情。

    陆鸿还想说什么,这时候场中他看好的那个华家的年轻人忽然大吼一声,蹿进人群,动作硬派起来,嚯嚯几下,倏地就把眼前的两个对手打倒在地上。

    “啊……”

    几声惨叫,年轻人又揉身攻到别的地方去,嘴上大喊:“三叔,不能留手了,要不然就糟糕!”

    “好!”他旁边那个防御功力颇深的太极高手应了一声,也突然爆发,几下就逼退了围攻他的人,转守为攻,打出的拳法嚯嚯生风,威猛无比,全然不是太极的套路了。

    “这是……”陆鸿吃了一惊,刚才还以柔克刚的人,忽然画风一变,成为刚猛无比的章法,着实出人意料。

    场中就有几人猝不及防之下被打倒在地上!

    “竟然是八极拳!”陆鸿大为愕然,这和太极可是八辈子都打不着关系的两种拳法呀,甚至可以说是相反的套路。

    怎么会有人练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拳法呢?

    八极拳号称八极崩天下,可见刚猛到何等程度,又称为发劲可达西面八方极远之地,虽然很朴实,可普遍追去刚猛。

    发力的迅猛,比之八卦拳还要过之而无不及。

    这也是年轻人和他那个三叔突然发力,别人意料不足中了招的最大缘故。

    也怪不得他们无法提防,对手明明耍的是太极,突然给你来几下八极,而且还颇见功力,想挡也挡不住了。

    拳手最怕的是什么,不就是那种不按套路出牌的对手么!这就是所谓的乱拳打死老师傅,何况人家还不是胡乱的拳法,明显是又章法的呀!

    古家的人被华家两叔侄偷袭得手,很快就倒下了七八个人,场中一时人仰马翻,惨叫连连。

    此时钟歌也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出声说道:“好小子,够猛呀,还以为他们要遭殃,没想到还有后手呀!”

    他旁边的汉子闻言忍不住哼道:“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出的手!人家一个是华老神医三儿子华天雨,一个是他长孙华子龙,叔侄两人尽得他的真传呢!”

    钟歌再一次尴尬无比,讪笑说道:“惊喜总在意外之间嘛。”

    陆鸿怀疑自语:“本以为是太极世家,搞不好真与我这边有点关系。现在出来个八极拳,这……”

    陆鸿也凌乱了,之前笃定的猜测大为动摇。

    话说华万杰真是他所要找的人吗?

    就在这时候,古家的一个人忽然大喊:“陈兄,点子扎手,还请助我们一臂之力!”

    “好!”很快,一边的陈龙飞回应了,他长笑一声,蹚泥步一行,大步跨出,一下子就蹿道了华万杰三儿子的华天雨面前,紧接着大掌推出,直奔华天雨的胸膛。

    动作迅猛而快捷,让人无法捉摸他的身法。

    华天雨见状大吃一惊,崩拳使出,想把陈龙飞的一掌挡下来,谁知道陈龙飞掌势一翻,绕过了华天雨的拳头,游龙一般翻到了他的侧边,大掌打他的后背。

    砰!

    华天雨躲避不及,结实中了一掌,啪的一下倒在地上无法动弹。

    嗖!

    陈龙飞脚步不停,又奔到华子龙面前,故技重施,攻击华子龙。

    砰!

    华子龙也没有招架之功,瞬间被打倒。

    眨眼之间,华家两大高手就被制服!

    陈龙飞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把当场所有人都震住了,纷纷停下手,对陈龙飞报以或敬畏或恐惧的目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