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羞辱
    一直旁观不出手的陈龙飞,一旦动手,便产生了摧枯拉朽的效果,现场出现了一面倒的局势。

    在他顷刻间连续打倒华家叔侄之后,震慑的效果也便诞生了——本来还在动手的两方人马,都停了下来,对陈龙飞纷纷报以敬畏的目光。

    华家大部分的人惊悚退到一边,还有一些去把华家叔侄扶起来,保护性地退到后面去。

    至于古家的人,也停了下来,看着陈龙飞,等待他下一步的动作。

    当然,两方人马的心思自然是大大不同的。华家的人又惊又怕,恐惧中带着担忧;古家的则是欢喜居多,大有扬眉吐气、与有荣焉的感觉。

    一时间,全场的焦点都聚集在陈龙飞身上了。

    只见他高高抬着头,冷冷扫视了全场一圈,像极了高傲的孔雀,那表情,神色,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冷漠的意思:在场的都是辣鸡!

    “好厉害啊!”场外,钟歌忍不住感慨,一脸的赞叹,那样子像是恨不得多多点赞说些666的话。

    “他这是什么功夫?”钟歌问陆鸿。

    陆鸿神色凝重,缓缓说道:“八卦掌,又叫游身八卦掌,或者叫连环八卦掌。行动时纵横交错,方位交缠如八卦,端是变幻莫测。”

    钟歌又问:“好像古家的人使的也是这一掌法?”

    陆鸿点头说道:“应该是同一传承的,不过这陈龙飞功力精深得多,得到的精髓也比古家的人多。嗯,至少比现场的古家之人要正宗得多。”

    钟歌说道:“说不定陈龙飞是内门弟子,古家是外门弟子。外门弟子有难,内门的就过来支援,为他们出头。”

    陆鸿没好气说道:“你以为是网络吗?还内门外门,是不是还要有真传弟子呀!”

    钟歌认真地问陆鸿:“陆老大,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真传弟子?”

    陆鸿翻了翻白眼,真心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

    和钟歌这种门外汉聊古武术的内幕消息,确实有些累,说也说不明白。

    诚然,精深的古武术不是大街上的大白菜,也不是寻常就能见到的那些武术套路那么普遍,但是,也不会像神话传说那样虚无缥缈。

    古武术之所以不常见,那是时代发展使然——热兵器发展到如今,经过两三百年的历程,早就摧毁了个人武勇的体系。

    你说你练武,有几十年的功力,力大如牛,快速如风。可有什么用呢,一颗子弹就撂倒你!

    千辛万苦练出本领来,却不敌一颗普通工人从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子弹,耕耘却没有收获,反差之大,谁能承受得了?

    试问又还有谁愿意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古武术就这样没落下来,这是现实客观所致,无法挽回,除了感慨,谁也说不了什么。

    当然,还有重要的一点便是古武术对天赋的要求很高。虽然寻常人也能练,但是能练到哪个层次,练出什么名堂,除了要有名师的指点,武功的秘籍,主要还看练武之人的天赋高低。

    天赋高的,能练出“气”来,拥有人人羡慕的身手;天赋低的,至多也就比武术套路强一点点,一个打几个没问题,若说无敌,那就绝对不可能了。

    所以,很多古武术的传承,就在这种严格的选徒制度下,慢慢消散了,致使如今古武术成为难得一见的真传,很多人讳莫如深。

    现在陆鸿可以肯定的是,场中的陈龙飞,绝对是一个古武高手,而且天赋很高,已经达到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境界。

    因为他境界高,眼力强,身手好,力量大,速度快,因此敌人的动作,落在他眼力都成了破绽的存在,他可以从容应对反制。

    这就显得他好像非常轻松就赢了。

    “至少是半气境界的存在。”陆鸿猜测,这个结论让他感觉很无奈,因为实在是无法看出陈龙飞的真实境界。

    至少已经是半气,如果完全练出内气来,那就和他是同一个境界了。同一境界,对方年纪又比他长十几岁,说不定经验丰富得足以碾压一切。

    这是不是说他陆鸿也不是对手呢?

    这念头一起,陆鸿是既好奇又紧张。

    在陆鸿遐想的时候,钟歌旁边的汉子突然愤恨说道:“又是这姓陈的,之前就是他出手打伤了华老神医和他的长子华天风,现在他又打伤人家的三儿子和长孙,这是和人家祖孙三代都过不去的节奏呀,他也不怕报应!”

    钟歌笑了,说道:“这说明人家本领高明,祖上三代上阵都不是人家的对手。技不如人,该认输就认输嘛!”

    汉子涨红了脸,道:“这怎么行!认输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现在古家的人说要亲自把华老神医押到卫生部门去,让他认错,还要他赔礼道歉。作为一个悬壶济世数十载的老中医,这是要毁他一辈子的名声啊!这比杀了他还要令他难受!”

    钟歌顿时不好说什么了,半晌才道:“就不能协商一致吗?”

    汉子哼了一声,指着周围的人群说道:“你看古家给人家协商的机会吗?”

    钟歌苦笑了,现场完全是打上门的节奏,完全没有和人家好好说话的样子。

    “确实有些恃强凌弱。”钟歌也附和说道,“陆老大,你说我们要不要报警?”

    陆鸿摇头说道:“如果要报警,哪里会轮到我们去做,人家华家早就做了。但是他们没有,可见他们并不想把这事闹到出警的地步。”

    “为什么?”钟歌不解。

    陆鸿看了看四周,叹道:“江湖事,江湖了。这两家明显是武学世家,都想遵循练武之人的规矩。现在华家挡不住人家古家的高手,说不定就真的只能按照人家古家的意思,到卫生部门去认错赔礼道歉了。”

    钟歌满不在乎说道:“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那么食古不化!死要面子活受罪嘛!现在古家明显是要把他们华家摁在地上摩擦,让他们脸面扫地。公开认错赔礼,名声尽毁,说不定再也混不下去了呢。这是要砸人家饭碗的意思啊!太狠了!”

    陆鸿点头,古家的人确实很强硬,手段也狠辣,不给人家翻身的可能。这简直是死仇要报复的心理。

    都说杀人不过头点地,现在杀人犯法,古家不敢做到这一步,就要毁人名声,堵绝人家所有的退路,比杀人还要狠。

    不得不说,陆鸿也有些看不过去了。

    “但是……”陆鸿不得不叹一口气,“毕竟是华家的人把病人医得更糟糕,都把人家整成废人了,也难怪古家上门讨罪。”

    钟歌不同意了,道:“陆老大,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们都是学医之人,你能保证医生能治百病?你能保证医生永远不犯错?医生也是人啊,不是神,他不可能永远都是对的。犯了错,就要判医生死刑,要他永远不能行医,你觉得这世上还有医生的存在吗?谁还敢做医生啊!”

    陆鸿没好气说道:“你这话和我说没意义啊,我们同情他们没什么用。关键是人家古家作为家属,不是这样想的!”

    钟歌噎住了,说不出话来。

    场中,陈龙飞震住了所有人之后,扫了几圈场中之人,向对面的华家子弟说道:“你们就别负隅顽抗了,没什么卵用!早点叫华万杰出来,他都一把年纪了,还做什么缩头乌龟,有意思吗!都说早死早超生,让他早点出来跟我们走,省得浪费了我们的时间!”

    华家子弟闻言气得暴跳如雷,叫骂不已:

    “姓陈的,你放肆!我们华老爷子一生救人无数,是你能侮辱的吗?你那么狠,那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趁我们老爷子不备偷袭伤了他,现在还仗势欺人,姓陈的你真不是人!”

    “有种杀了我们,姓陈的,我们不服你!”

    华家子弟纷纷叫嚷,一点都没有屈服的意思。

    陈子龙冷笑,冷冷说道:“行!你们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别说一个两个,就是你们全部一起上,我也一样把你们打得叫爹!”

    “这家伙嘴真臭啊!”钟歌忍不住向陆鸿吐槽,“陆老大,武功高就可以耀武扬威吗?身手好就可以骂人家缩头乌龟侮辱人吗?”

    陆鸿皱眉,看着场中目空一切的陈龙飞,大为不悦,附和钟歌说道:“这人确实欠些教养。这是在给我们练武之人抹黑啊!”

    他确实看陈龙飞不爽了,华老头告诫过他,我们古武术杀伤力比较大,一般不要与平常人计较,免得不知轻重伤了人;就算与同行比武切磋,在不是生死相拼的情况下,也要留手,不说点到为止,至少不能赶尽杀绝吧。

    行动上如此,口头上更要注意,不能把话也说尽了。

    切磋比武,互相尊重,是为武德!习武行事,仁字为先,是为武义。

    只要对方不是十恶不赦,都要给人家留点面子,给个机会,这是陆鸿的行事法则。

    这就是他面对周锋,面对学校空手道赵非等人一再挑衅,动起手来他也没有把对方打残的原因。

    当然,面对孙子雄那种人渣,习武之人中的大恶人,陆鸿下手就重得多了。重创对方,是惩恶扬善,是正义之举,是习武行侠的意义,又不能拿武德武义来说事了。

    那是两码事!

    今天古家和华家的事情明显还没上升到正邪的层面,那么陈子龙把事情做绝了,奉行华老头教诲的陆鸿,自然看不惯对方的言行举止。

    “要不我出面介入一下?”陆鸿心念一动,起了帮华家一把的心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