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认命不认错
    陈龙飞做得太过分,连陆鸿都忍不住想出面帮华家一把了。

    他还在犹豫着,陈龙飞又说话了:“今天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带走华万杰。他还没死的话,就让他赶紧出来!不要以为装死就可以蒙混过关,我告诉你们,没门!”

    从缩头乌龟,到装死,这是红果果当中打华万杰的脸了,几乎一点面子都不给人家留下。

    就和把一个人打倒在地,还踩在人家头上在地上摩擦摩擦再摩擦。

    是人都看不过去了。

    陆鸿闻言心里着实恼怒,这陈龙飞也太讨厌了,话说见了那么多练武之人,陆鸿觉得最不爽的就是这一次了。

    陈龙飞实在让他有些咬牙切齿。

    以前是孙子雄,只是可恨而已。陈龙飞和他比起来,更可恶。

    叔不可忍,婶更不可忍!

    果然,华家的那个三代子弟华子龙听了陈龙飞羞辱的话,红了脸,生起拼命之心,大吼说道:“叔伯们,兄弟们,他们如此羞辱我们,还和他们废什么话,和他们拼了!”

    说着,推开搀扶他的人,就冲到前面,向陈龙飞扑去。

    陈龙飞冷笑,脚也不动,面对扑过来的华子龙,连正视一眼的兴趣都欠奉,一掌拍了出去。

    呼!

    凌厉的风声响起,眼看陈龙飞就要打中华子龙,倏地,一声闷喝在不远处响起:

    “都给我住手!”

    声音沉闷却又力道,炸得场中众人耳朵一麻,蠢蠢欲动的心思全都被压了下去。

    华子龙听到耳熟的声音,飞扑途中硬生生停了下来,回头担心叫了一声:“爷爷!”

    陈龙飞也挺下了八卦掌的攻击,看向华子龙身后,冷声说道:“华万杰,你终于出来了!”

    伴随陈龙飞冷酷的声音,在华子龙的身后,古宅的大门处,出现了一个老迈的身影。

    此人中等身材,六十多岁的年纪,头发花白,声音虽然洪亮,不过脸色不大好,黝黑的肤色也难掩内里的苍白,连嘴唇都是白色的,可见身体状况不大妙。

    “老神医出来了!”

    “真的是华老神医啊!”

    “怎么出来了……”

    围观的群众中,有人忍不住激动叫嚷,都喊着他要多休息,不应该出来的。

    连钟歌身边的汉子也跳脚说道:“该死!华老神医怎么能出来呢,古家的人就是要逼他出来啊!这下坏了!”

    看他们的神情,不难看出此人在他们的心目中有着崇高的地位。

    “他就是华万杰?”钟歌忍不住问道。

    汉子傲然挺胸,道:“除了他,还能有谁敢叫神医?”

    “夸张了吧?”钟歌撇撇嘴。

    汉子哼道:“和你外地人是说不清楚的。说了你也不信!”

    钟歌转而向陆鸿叹道:“这年头,谁都敢叫神医!神医都不值钱了?”

    陆鸿说道:“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能被人尊称神医,怎么也有一些水平的吧。”

    “你信吗?”钟歌反问。

    陆鸿点点头说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反正我不信!”钟歌不认可陆鸿的说法。

    陆鸿笑笑,不再解释。

    话说他的师父华老头在他们那方天地,也有一个神医的称号。华老头当然是有大本事之人,虽然不怎么出手,也不张扬,但是他的名声在数十里内还是很响亮的。很多外地人都跑去他那里求医,当然,华老头理不理会就是另一回事了。

    如今,眼前也有一个华神医,有没有真材实料,那就难说了。

    自从华万杰露面,陆鸿的目光就定在他身上,没有须臾的转移,他想从对方身上看出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来。

    可惜,华万杰此事身体很糟糕,脸色黑里透白,走起路来浑身无力,脚步轻浮。这是身有重伤的状况。

    甚至于,远远的能让人看到他出面吼了一声吼,就有些气喘了,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是伤了心肺两脉的迹象……”陆鸿琢磨,摸了摸下巴,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眼前的情况了。

    “陆老大,这是你要找的人吗?”钟歌指着华万杰问道。

    陆鸿苦笑摇头,道:“不知道,要问过出知道。”

    华老头实在可恶,在给陆鸿的纸条里只写了一个地址和一个外号小名,没找对地方,没找到人问过,实在无法确定谁是谁。

    “问?”钟歌打退堂鼓了,“你觉得这时候适合询问吗?要不我们改天再来?”

    陆鸿翻白眼了,坚定地说道:“先看一阵再说。”

    场中,华万杰纵使出面,依然无法改变他们华家处于劣势的形势。

    陈龙飞眼尖,一眼看出华万杰的虚实,特别是华万杰喊了一声后就气喘的状况,更是让他清楚自己的优势。

    想到这里,陈龙飞哈哈大笑,嘲笑说道:“华万杰,你现在就是一个病秧子,出来又有什么用?是要来看我如何收拾你的徒子徒孙吗?若是识相,就跟我们走一趟吧,免得我还要与你们费那个手脚!”

    华万杰还没说话,他的孙子华子龙见状奔到他身边,扶着他,急道:“爷爷,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说好让你好好休息的吗?”

    华天雨也急忙赶到,关心说道:“爸,你没事吧?”

    华家其他子弟慢慢围拢在华万杰身边,一边关切他的情况,一边注意对面古家的动静。

    看的出来,华家子弟都把华万杰当主心骨、顶梁柱,以他为中心。

    华万杰摆摆手,老脸强笑,慢慢说道:“我没事,你们别乱了阵脚。”

    “爷爷,你……”

    “爸,我们……”

    华子龙与华天雨两叔侄对华万杰身体的状况再清楚不过了,前几天被陈龙飞在背部打了一掌,几乎要了华万杰半条命,吐了几口血之后,人也虚弱了大半。

    虽然这几天经过华万杰自身的调养和治疗,但还是没有恢复多少。

    一来是时间太短,恢复不过来;二来是华万杰年纪毕竟大了,没有青壮年时候的恢复速度;另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陈龙飞那一掌实在太过厉害,震得华万杰经脉都破裂。

    可以这么说,也就是华万杰功力足够精深,一般人就是不丧命在他的掌下,也早就残废了,都无法像华万杰此时一样还站起身走出来。

    但是,强敌就在眼前,华家子弟逊色陈龙飞太多,华万杰走出来又能如何,他能挽救当前的局面?

    华家子弟纵使不愿意承认,但心里还是很诚实,他们都知道华万杰走出来只怕没有什么好结果。

    实在是古家之人逼迫太甚,根本不给人缓和的余地!

    这是要逼死他们华家老爷子的局势!

    想到这里,华家子弟同仇敌忾,纷纷对陈龙飞等人怒目以视,恨不得吃了他们。

    陈龙飞在一众愤怒的目光下,怡然自得,他拍了拍手,冷冷笑道:“华万杰,现在的形势想必你也清楚了,不想你的徒子徒孙遭殃的话,就乖乖跟我们走。怎么处置你,后面自然会跟你说清楚。你放心,不要你的命,只要你付出应有的代价而已。谁叫你把人医残废了呢?这只是你的报应罢了。”

    闻言,华家子弟不干了,纷纷叫骂:

    “想把我们老爷子带走,除非从我们尸体上走过去!”

    “处置你妹!我们师傅行医多年,活人无数,德高望重,是你们说处置就处置的吗?”

    “报应你老母!你怎么不说病人残废了是报应……对,说不定就是报应,根本和我们老爷子无关!”

    陈龙飞嘿嘿冷笑,直视华万杰,冷冷说道:“华万杰,我要不要出手,全在你的一念之间,就看你如何决定了。我的功力,你是领教过了的,他们能在我手上走几回合,你再清楚不过了。话我就撂在这里了,再动手,我就不客气了!”

    华万杰悲哀一笑,叹道:“没想到我华万杰一生治病救人,谨小慎微,从没出过差错,老来却栽在你们身上!时也,命也!罢了,罢了,什么名望,什么威德,都随他去吧!”

    陈龙飞大笑:“哈哈,算你识相!”

    “爷爷,你要跟他们走?”

    “爸,你不能啊,又不是你的错!”

    “老神医,老爷子,我们跟他们拼了!”

    听到华万杰有认命的口气,他身边的人都急坏了,纷纷劝他。

    华万杰苦笑说道:“何必再犯傻呢?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是不自量力啊。”

    华家子弟还是不依。

    “都别废话了!”陈龙飞冷哼一声,“我们的时间也很宝贵的。华万杰,既然你认命,那也该跟我们去认错了。嘿嘿,不会要你命的,放心吧。”

    华万杰目光从陈龙飞身上转到担架上的病人,神色复杂,满是沧桑地说道:“我认命,但是我绝不认错!”

    满场愕然,都不明白华万杰的意思。

    陈龙飞勃然大怒,冷喝:“华万杰,你什么意思,难道说我们冤枉你不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