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诈与被诈
    陈龙飞还是无法捉摸华万杰的状态,他在犹豫着要不要动手。

    这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动手的话,一旦华万杰纠缠住他,只怕古家今日之行就麻烦了;不动手的话,就此离去,又很不甘心。

    不是他想得多,而是练武之人看重的就是一个面子问题。如果他今天无功而返,或者一不小心被华家的人围攻受了伤,哪怕日后找回场子,于他的威望和名头也是大大有所损伤的了。

    所以,越是高手,越是爱惜羽毛,轻易不与人动手,否则赢了没什么收获,输了却一败涂地。这估计也是为什么很多高手喜欢收徒的原因了,有事弟子服其劳,有人请战,弟子先上,打了小的出出来老的;没事的时候,训训弟弟发点牢骚,呈呈威风,这是多爽的事啊!

    反正弟子有出息了,那叫名师出高徒;弟子没成就,那叫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怎么看收徒都是一本万利的事儿。

    陈龙飞没有徒弟,指望古家的人么?

    看看古家那帮一脸紧张的货色,陈龙飞只能摇头,这些人是无法依靠的了,他们根本不是华家之人的对手,不然也不会大老远把他陈龙飞请来助拳。

    再看华万杰,双手背在后面,虽不傲然,却也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那架势,就好像在说:你就放马过来吧,我都接下来。

    这就让陈龙飞更不敢贸然动手了,他皱着眉头,心思急转,衡量当下的形势。

    “要不出手试几招,看看这老家伙的虚实?”陈龙飞忍不住蠢蠢欲动,然而念头才起,又被他压下去了,“不行!一旦出手,这家伙以为我动真格,他跟他那些徒子徒孙只怕就要拼命。拼命的话,还是难以收拾的下场……”

    陈龙飞这边衡量来衡量去,没个结果,现场依然一片沉静的氛围。

    “这家伙不会真怕了吧?”钟歌看得不耐烦了,嘟囔不已,“这什么心理素质啊,人家几句话就把他拿捏住了,真没用!”

    陆鸿失笑说道:“高手之间动手,输赢往往就在一念之间。有时候心理战在对战上也是一大利器。”

    钟歌奇怪说道:“陆老大,你笑这么开心做什么?”

    陆鸿脸一板,道:“开心?哪有,我怎么会开心呢!”

    “没用吗?”钟歌更疑惑,“我刚才明明看到你脸上都笑开了花,就像……一朵慢慢张开的菊花。”

    脸……像菊花?

    陆鸿脸都黑了,喷道:“你脸才像菊花,你全家都像菊花!”

    不要以为他沉迷修炼就与时代脱节了,他也经常上网的好不好,对于一些不美好的词汇了解得并不少。

    “罪过罪过。”钟歌连连道歉,被陆鸿一打岔,忘了刚才纠结的问题。

    陆鸿慢慢下巴,松了一口气,话说他刚才发笑,完全是因为他琢磨出一个道理来了,那就是:陈龙飞并不是练气高手!

    之前只是确定对方有半气修为,现在为什么这般肯定他没有练出内气来?

    无他,犹豫耳!

    没有一往无前、勇猛精进的气概,被人一唬就畏首畏尾、缩手缩脚,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了,这能是哪门子练气高手!?

    真的身有内气,心无万物,气骨自成,处于人体巅峰的境界,又怎么会被人家三言两句拿捏住呢!

    身为一个内气高手,该有的气度和傲气还是有的,试想一只大象又怎么会害怕区区几只小猫?

    也就是说,陈龙飞真有内气在身,他早就二话不说,上去就揍华万杰了,根本不会啰里啰嗦个不停。

    反过来说,陈龙飞信心不足,这就暴露出他的底细,给陆鸿一眼看了出来。

    这当然就让陆鸿大为放心了,总算解了他心头的一些疑惑——这个世界,内气高手还是比较少见的,不至于满大街都是,更不会在一个小村里就能随便看见。

    要不然的话,他就更得为自己的师父华老头不值,默哀对方几十年都白活了!

    好在事实证明,他想多了,现实中,他还没见过一个真正的内气高手,他除外。

    陆鸿这边内心感慨,场内的陈龙飞心思更乱了。

    华万杰依然站得笔挺,脸色红润,一反之前脸色苍白无比虚弱的模样。

    这样子很有迷惑性,搞得陈龙飞一头雾水。

    这时候古家的一个人来到他身边,附耳问道:“陈师傅,现在要怎么做?”

    “这……”陈龙飞一时羞愧,难以决定,他的目光落在华万杰身上,还是看不出底细来。

    “咦,等等……”陈龙飞目光顿住了,停在华万杰身后的华子龙身上。

    这年轻人这是什么表情?

    陈龙飞打量来打量去,下了一个论断:华万杰很着急,很担心,目中留不下其他东西,只是愣愣看着他的爷爷华万杰。

    甚至于,他一脸绷紧的神色,急得额头的汗冒个不停。

    那么,他着急什么,担心什么呢?

    陈龙飞心思急转,很快就有了判断——华子龙在担心他的爷爷!

    担心什么呢?

    “果然是诈我的!”陈龙飞内心又怒又喜。

    怒的是华万杰的欺骗性,诈的是他,而他像一个蠢蛋一样,担心受怕;喜的是他总算不用担心下去了,因为他有了决定!

    说回来,他要感谢华子龙,要不是这个年轻人静不下气,暴露出他的内心情绪来,他还真的要被华万杰唬住了。

    华万杰不愧是老家伙,这些年没白活,戏演得不错,都可以拿影帝了!

    “看来我那一掌威力不小,华万杰并没有恢复过来,不然他的孙子怎么会担心他呢?”陈龙飞愈发肯定自己的想法。

    他深吸一口气,嘿嘿说道:“华万杰,你刚才明明说要跟我们走,现在却想仗着人多出尔反尔,你这个老东西,我绝不与你罢休!”

    华万杰还是很镇定地说:“怎么,你真要动手?”

    “动手就动手,还怕你不成!”说完,陈龙飞大喝一声,八卦掌一起,脚步前趋,大掌抡起,直直奔向华万杰的胸口。

    “老东西,受死吧!”

    掌势一起,风声呼啸,凌厉万分。

    华万杰见状脸色一变,不敢硬接,连忙撤步躲闪。

    他这一动,气息就乱了,脸色瞬间由红转白,脚下更是踉跄不停,别说还击了,连招架的功力都没有。

    陈龙飞见长,八卦连环掌连绵施展,攻势更为凶猛,一边追击,一边哈哈大笑说道:“老东西,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看你还敢不敢装腔作势!”

    华万杰又横退了几步,这一下,他更是连连咳嗽不已,身体摇摇欲坠。

    “果然是骗人的!”陈龙飞大喝,更不饶人,跳上前去,要一把打倒华万杰。

    “不要伤我爷爷!”终于,一边着急不已的华子龙忍不住了,跳进战圈,太极功夫连起,几个绵掌施展,挡在华万杰身前,去抵御陈龙飞的攻势。

    砰砰砰!

    陈龙飞的掌力和华子龙的拳头撞在一起,发出猛烈的声音。

    扑扑扑!

    华子龙毕竟功力尚浅,无法抵挡,脚下连退,最终撑不住,砰的一下倒在地上,浑身剧痛,没了一战之力。

    解决了华子龙,陈龙飞也不理他,转而一掌打向旁边勉强站稳的华万杰。

    “住手!”

    “不要伤我们老爷子!”

    “姓陈的,你敢!”

    华家子弟见状纷纷叫喊,奔上前去,想要救援,可惜有些迟了,陈龙飞这一掌又快又大力,瞬间就打到华万杰眼前。

    华万杰退无可退,又不敢生受着一掌,只能施展出太极功夫,双手画圈,从胸前推出双手,抵挡陈龙飞的八卦掌。

    砰!

    只一交手,华万杰就痛呼一声,整个身体腾空,砰的一声,从空中跌落地上。

    噗!

    华万杰忍不住喷出一口老血,脸色苍白得厉害,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爷爷!”

    “爸!”

    “师傅!”

    “老爷子!”

    救援不及的众人惊呼出声,生怕华万杰有个好歹。

    “哈哈!不堪一击!”陈龙飞大笑不已,无视众人愤怒的眼神,又是一步探出去,大手化为爪,抓向地上的华万杰,“既然你不肯乖乖跟我们走,那我就只能抓你回去了!”

    对一个重伤的老人还继续攻击,现场不少人都怒了:

    “无耻!”

    “混蛋!”

    “死扑街!”

    陈龙飞统统无视,动作不停,探下身去,眼看就要抓住华万杰的肩膀,倏地,一道凌厉的劲气从他后脖子处袭来!

    又有偷袭?

    陈龙飞又惊又怒,不过惊的居多,因为这道劲气风声凄厉,气势惊人,比之刚才华万杰偷袭他那一下还要快,还要厉害!

    “是谁?这里还有这等人物?”陈龙飞有些懵了。

    *首 发更 新 ww w.  bp i.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