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陆鸿出手
    陈龙飞再一次被后面袭来的攻击而感到震惊。

    第一次发现是华万杰,惊讶于对方的恢复速度,这才被唬的不轻,当了好一会的缩头乌龟。好在事实证明,全是他想多了,华万杰只是强弩之末,不足为患。

    如今华万杰就倒在他眼前的地上,无法动弹,这样一来,身后又快又凌厉的袭击,是谁发出的呢?

    华子龙?

    这小年轻也被他打倒了,再说他也没这个水平。

    华天雨?

    好像这个华万杰的小儿子,功夫和华子龙这个孙子辈的人差不多,没有什么高明的地方,他应该也打不出这一手功夫来。

    那么,到底是谁呢?

    抱着这样的疑问,陈龙飞撇下华万杰,横移身体躲开攻击之后,立刻猛地回头,张望身后的地方。

    一个年轻男子的脸映入他的眼眸。

    年轻得过分!

    看上去比华子龙还要脸嫩一些。

    这年轻人双手垂着,脸色平静,就好像没做过什么事情一样,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陈龙飞分明看到他就站在场中央,而那里正是他刚才所处的位置。

    显然,刚才出手的就是此人!

    陈龙飞愈发奇怪:“这么年轻……刚才真是他出的手吗?”

    难怪陈龙飞怀疑,刚才那道劲气,功力深厚,力量十足,速度飞快,不是一般人可以打出来的。

    如果说是华万杰这类老家伙,发出这样老道的劲气,陈龙飞觉得还靠谱一些,毕竟这是非数十年功力难以做到的事情。

    然而眼前的人并不老,相反还年轻得不像话,这就让陈龙飞无所适从了。

    “你是谁?”陈龙飞忍不住沉声发问,“刚才是你出的手?你是华家的人?”

    一连串的疑问,表露出陈大高手满肚子的疑惑。

    他发誓,刚才华家动手的人他都打量过了,并没有这个年轻人的身影。那么他是打哪里冒出来的?

    “我是谁很重要吗?”年轻人微笑说道,“我觉得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做什么,而你要怎么做?”

    陈龙飞闻言被绕晕了,怒了起来,喝道:“该死!年轻人,你想过和我陈某人作对的后果吗?”

    他威胁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但是年轻人好像没听出来,依然悠然说道:“能是什么后果呢?”

    陈龙飞被气到了。

    场外,钟歌钟大胖子却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只因他的好基友陆鸿陆大高手忍不住寂寞,跳了出去,介入华古两家的纷争了。

    是的,刚才出手的正是陆鸿,他一招围魏救赵打向陈龙飞身后,解了华万杰的困境。

    “这家伙果然是麻烦制造机!”钟歌内心呐喊,“陆老大,你能不能消停一下啊,怎么狗打架的事情都有你的份。我们能不能安静地做个美男子算了?”

    显然,钟胖子是很不满意陆鸿撇下他出手的,虽然他对陈龙飞向一个倒地的老人出手也很不满意,但这些事与他们根本无关啊,袖手旁观多好啊。

    “侠以武犯禁!侠以武犯禁!”钟歌只能默默嘟囔,“这帮练武之人,就是好斗!打抱不平的基因融入骨髓了吧?”

    没有办法的钟歌,急也没用,又不敢跑过去打扰陆鸿,只能默默站在一边祈祷。

    “兄弟,你兄弟也是一个高手?”这时候他旁边的汉子激动地问,“你们是华老神医邀来的帮手吗?”

    钟歌闻言欲哭无泪,他很想说他们只是路过的美男子。

    陆鸿出场动手,惊讶的还有华家一方的黄有庆和他的伙伴。

    两人自然是认出了陆鸿,面面相觑中又有庆幸:“原来他是来帮我们的,早说啊,早说就直接领你们进来了嘛,哪里有那么多麻烦事!不过幸好他来了……”

    如果陆鸿能听到他们的心声,肯定会告诉他们真相:他真的是一时手痒忍不住出手而已。

    如果不是陈龙飞咄咄逼人,对一个没有还手之力的老人还动手,他陆鸿是真的不想管这些有理说不清的事情。

    不过,不管是什么心态,事实就是他陆鸿真的出手了,面对陈龙飞,走了过场,那就是架下了梁子,两人之间有得是事情要解决咯。

    这不,陈龙飞见陆鸿对他的威胁不以为然,云淡风轻,以为对方看不起他,不由得被激怒了。

    “小子,你报上名来!”陈龙飞唾沫星子横飞,指着陆鸿很不客气地说,“既然你有这手功夫,想必也是出身名门。你报上名,如果你是我的故人之后,也免得你我伤了和气。”

    陆鸿本来只打算直接说出自己的名字,听了陈龙飞的话,目光一闪,心思百转,顿时有了别的计较。

    陆鸿微微一笑,向陈龙飞拱手说道:“太极陆鸿,见过八卦前辈。”

    “太极?”陈龙飞闻言愕然,心中一动,目光从陆鸿脸上转到华万杰身上。

    此时的华万杰已在他的儿子和孙子的搀扶下站起来,退到一边,身体虚弱得有些颤抖,胸前的血迹鲜艳明亮,显然他伤得不轻了。

    华万杰本来也很好奇陆鸿为何出手帮他,因此陈龙飞的问题他听得很仔细,双耳竖起,倾听陆鸿的答案。

    当陆鸿吐出“太极”两字时,华万杰也是一头雾水,满脸愕然,一点头绪都没有。

    只因太极这名词太笼统了,哪怕不计算那些烂大街的太极拳,只是古武术中的太极,也颇多门路,派别海了去——当然,能练出门道,有所成就的人少之又少。

    饶是如此,单单扯“太极”两字,别人还是无法琢磨出你的门道来的。

    所以陈龙飞除了在华万杰脸上看到蒙圈外,一点收获都没有。

    “不是为华万杰助拳的同门?只是因为大家都使得出古太极,有这点香火之情才出手相助?”陈龙飞不停猜测,“可是,有这么巧的事吗?”

    是啊,有那么巧的事吗?

    面对陈龙飞的懵逼,陆鸿笑道:“看来前辈不认识我,也不认得我的出处嘛,那肯定不是故人之后了。那……前辈要怎么办呢?”

    陈龙飞勃然变色,道:“你敢消遣我?”

    陆鸿摆手说道:“岂敢岂敢,言重了,言重了。”

    陈龙飞脸色难看,又问:“你是华万杰的什么人?”

    陆鸿摊手说道:“这可不好说。总之此前我不认识他,他也不曾见过我。”

    陈龙飞冷笑不已:“这么说你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陆鸿这次笑了,道:“原来前辈也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令人不平之事啊。作为习武之人,不求你行侠仗义,但也不能仗武欺人吧?”

    “你果然是多管闲事的!”陈龙飞笑得更冷,“小子,有时候多管闲事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劝你见好就收,乖乖走人,否则折在了此地,就别怪我没提醒你!”

    陆鸿还是笑,道:“前辈,其实见好就收的道理,我也很想同你说的。你既然明白,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果然,与钟歌相识之后,以前性子平淡不爱说话的陆鸿陆大高手,嘴皮子功夫见涨,利索了无数倍。

    反唇相讥的语言,加上他古井无波很是欠揍的表情,威力倍增,给人的感觉就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吞了他。

    这不,陈龙飞听了陆鸿的话,火冒三丈,忍不住跳脚,吼道:“姓陆的小子,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去死吧!”

    最后一句出来的时候,陈龙飞就开始动手了,游身而上,八卦掌随之而起,蕴含了七八分功力的大掌轰的一下推向陆鸿的胸膛。

    呼!

    风声乍起,掌势惊人。

    嘴上说不过,那就以拳头说话,这是陈龙飞一向行为处事的宗旨。

    这次也不例外,他这一掌,就是要试探一下陆鸿的底细,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水平。

    他不信陆鸿真的拥有比肩华万杰的实力!

    *首 发更 新 ww w.  bp i.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