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语出惊人
    “砰!”

    陈龙飞倒地的声音很响亮,砸得地上的粉尘飞扬起来,而他在尘埃落地的时候,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围观之人又是鸦雀无声,看看陈龙飞,又看看陆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特么又结束了?

    好在最后一次总算打的长久了,不像前一次那样仓促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大家还是不满意的!

    因为这一次也算不上激烈。诚然,陈龙飞攻势很猛,一直攻击了好几十招,可是,陆鸿只是招架而已,完全没有拳拳到肉的那种血脉贲张。

    甚至可以说,还是有些虎头蛇尾的,还是在他们没注意的时候,陆鸿一拳打在了陈龙飞的身上。

    不过这一次好像有些厉害,把陈龙飞打得倒地不起,看得古家之人又沮丧又是担心。

    沮丧的自然是陈龙飞又败了,而陆鸿又胜了。

    失败的后果很严重,按照两人比武之前的约定,战败的一方要无条件离开此地,不再过问华古两家之事。

    古家的人敢到华家的地盘来闹事,最大的依仗莫过于陈龙飞这个高手的存在,否则就算他们有胆子来,也没能力拿华家怎么样。

    一旦陈龙飞撒手不理事,古家的人就不知道把此事如何进行下去了。

    如今事实很清楚,陈龙飞都倒在了地上,他们就是想撒赖都不行,输得太彻底了!

    也正是因为太明显,陈龙飞倒地不起,他们也就更担心,生怕陈龙飞有个好歹,那他们就更无法做出交代了。

    所以,古家的人,在担心之中,又带着怒意瞪视陆鸿,对这个年轻人充满了怨恨。若不是他横插一脚,他们今天的目的早就完成了,又何至于像如今已有进退维谷?

    如果可能,他们恨不得从陆鸿身上咬下几块肉来方能解恨。

    古家是郁闷的话,华家则刚好相反,特别是那些年轻人,在陈龙飞倒地后,只是愣了一下,继而就欢呼连连:

    “赢了!真的赢了!我们赢了!”说这话的人完全把陆鸿当自己人了。

    “姓陈的这次没话说了吧?”

    “想说他也无法吭声了!”

    “话说不会出什么事吧?姓陈的都不会动了……”

    “能出什么事!就算出事,也是他自找的!”

    松一口气的当属华子龙,他总算不用履行对爷爷的承诺拼命救援陆鸿了。人家也根本不用他救,自己就解决了麻烦,而且还是感激利落地解决。

    华万杰长吁一口气的同时,更感震撼:“单鞭!又是单鞭!”

    他看得出来,陆鸿的招式依然是太极力简单的单鞭,手一挥一挫,打在陈龙飞脖子上,对方就倒下了。

    简单,快捷,有效!

    “这才是太极的真正精髓吗?”华万杰一时有些迷茫,看着陆鸿出神。

    场中,在打倒陈龙飞之后,陆鸿再一次收手,并没有对陈龙飞再做什么动作。

    其实也不需要了,别人不清楚,陆鸿对自己刚才那一击的威力再明白不过,看似轻柔,却暗含内劲,加伤在动脉上截血,以陆鸿内气的修为,别说陈龙飞这半气高手了,就是与陆鸿同一境界之人受此一击,也要遭受重创。

    所以,陆鸿很了解,陈龙飞一时无法动弹了。

    确切地说,陈龙飞昏迷过去了!

    当然,陆鸿自认下手很有分寸,并没有伤害陈龙飞的意图,在击中陈龙飞的时候,特意收回了大部分的劲道。

    陈龙飞昏迷不醒,是因为动脉血液被截停导致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只需过一会就能苏醒。

    随着时日渐移,陆鸿晋升练气境界后渐渐熟悉体内的气息,对力道的掌控也愈发纯熟,如今已经可以收发自如,如臂使指了。

    他要陈龙飞昏迷,对方就只会昏迷,而不是非死即残。这也是他功力愈发炉火纯青的证明。

    “前辈!”古家的人终于反应过来,奔到陈龙飞身边,蹲下去扶他,发现他双眼紧闭,脸色发白,嘴唇紧抿,像是很样子的样子。

    “姓陆的,你对我们陈前辈做了什么?”这人怒冲冲喝问陆鸿,“你下手怎么敢这么狠!”

    陆鸿闻言皱眉说道:“你觉得狠吗?我认为他下手更狠,八卦掌用尽了十二分的力道,如果不是我,换了别人,被他打中,不死也要去了半条命。你说我狠,我是万万不如他的。”

    “问题是你根本没事!”

    “是啊,我没事。”陆鸿呵呵一笑,“比武嘛,各凭本事,技不如人的话,肯定要挨打。这是练武之人最基本的常识,你不会不懂,陈龙飞也不会不懂。”

    “你……”这人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慢慢站起来,中年黝黑的脸上尽是悲愤之色,紧盯着陆鸿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陆鸿诧异了,难道又碰上一个要拼爹的某某二代?

    可怎么看都不像啊,眼前这人看上去都有四五十岁了,再来拼爹,那就太装嫩了。

    “我叫古世友,是他爸!”中年男子一边说,一边指向担架上的古铄。

    陆鸿愣了一下,看看躺担架上不能动弹的古铄,又看看古世友,话到嘴边都无法出口了。

    古世友悲愤地吼道:“我来为我儿子讨回公道,有什么错吗?”

    陆鸿沉默一会,道:“你们的事我无法评价,我只是看到陈龙飞仗势欺人而已。我呢,也不为已甚,并没有伤他多严重。他只是昏迷而已,很快就可以醒了,依然能活蹦乱跳。”

    古世友深深看了陆鸿一眼,狠狠点头说道:“行!今天我们认栽!认栽了还不行吗?兄弟们,我们走!”

    说完,古世友招呼人过去与他一起扶起陈龙飞,又吩咐人去抬他儿子古铄,打算离开此地。

    陆鸿盯着担架上的古铄又看几眼,倏地对古世友说道:“你们带走陈龙飞那是应该的。如果你想为你儿子好,我建议你把他留下。”

    一语既出,全场皆惊!

    *首 发更 新 ww w.  bp i.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