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挖坑埋自己
    “你什么意思?”听到陆鸿的话后,古世有勃然大怒,对着陆鸿怒吼。

    他以为陆鸿赢了之后还要羞辱他,不然为什么说要他把他的儿子留下?

    他儿子都瘫痪残废了,还要留下来做人质供人消遣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

    眼看着古世有就要大打出手,他咬牙切齿的样子,大有要把陆鸿咬得稀巴烂的趋势。

    陆鸿却不以为意,并不惧古世有出手,他也不急着解释,转而向不远处的华万杰问道:“老先生,你确定这个病人送来的时候,只是肺脉淤积,气血不通而已?”

    华万杰一愣,想不明白陆鸿询问之意,他看看气得满脸通红的古世有,又看看陆鸿,慢慢点头说道:“我对我的切脉之术很有信心,而且我是经过仔细诊断出得出的结论,肯定没错!”

    古世有倏地怒吼一声:“姓万的,都这时候了,你还耍赖狡辩?如果不是你的错,我儿子会这样吗?来你家之前,他虽然行走不便,但是嘴能说,手能动,给你治了之后,却成现在这副模样了!你说不是你的错,难道是我们的错吗?对,确实是我们的错,我们错就错在不应该来找你治疗!”

    华万杰脸现尴尬之色,既有羞愧,又有不解,硬着头皮说道:“所以我更需要时间来排查原因,找出更好的治疗方案。谁想到你们根本给我这个机会,上来就是动手,这才闹到今天这个地步。”

    古世有恨恨说道:“总之就是你的错!今天有人为你出头,我们认栽!但是,陈前辈虽然输了,可就算没有他,我们也会继续向你们讨这个公道的!”

    说完,他又恨恨瞪了陆鸿一眼。

    看得出来,他对陆鸿的恨意,并不比对华万杰的恨来得少。在他看来,如果没有陆鸿这个程咬金,他们今天早就顺心得逞了,绝对不是现在这般窝囊的模样。

    “多管闲事的混蛋!”这是古家之人对陆鸿最大的心声。

    如果可以,他们希望老天爷把这家伙收了,眼不见为净。

    陆鸿好像没看到古家之人杀人一样的目光,依然神色淡然,继续询问华万杰:“老先生,按你说的,你是在病人身上的心肺两脉做了针灸推拿治疗?”

    “是的。”华万杰点头说道。

    陆鸿再问:“那你取哪几个心肺两脉的穴位呢?”

    华万杰愕然,脱口问道:“小兄弟也懂医术?”

    陆鸿笑了,瞥了一眼原处翘首相望的钟歌,缓缓说道:“不巧,我就是学医的。今天和同学来此处踏青采风,正好遇上这事。学医嘛,遇上疑难杂症什么的,难免心痒,就忍不住问详细一些了,还请见谅啊。”

    华万杰内心是崩溃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踏青采风?

    骗鬼去吧!

    南国的深秋,只是季节时间上的归属而已,对于气温而言,和夏季相比是没有多大变化的,特别是大中午,秋天空中晴朗,云层淡薄,烈日晒起来,能让人深刻体会炙烤是什么意思,直把人皮肤都晒痛了。

    这鬼天气出来顶着太阳没事出来溜达踏青,说出去估计连鬼都不相信吧!

    不过这时候华万杰也不至于去纠缠这问题,听了陆鸿说是学医的,他也不敢小看对方年轻,毕竟从他们学武之人的角度去看,医武是不分家的。

    陆鸿武术之高,已经从陈龙飞身上证明过来了,那么懂些医术,能和人讨论一下,也不是什么难事。说不定人家医术也很高明呢!

    华万杰顿时严肃起来,正经答道:“我更多是取手太阴肺经的穴位,在中焦、中府、云门、少商这些穴位上做文章而已,无论是针灸,还是推拿按摩,都没有太大变化。学过中医的人都知道,穴位很特殊,不能乱来胡来,治疗也要循序渐进。我老了,早就没了勇猛精进的心,取穴下药,都很温和。”

    陆鸿听了点头说道:“如果只是这些穴位,确实只是很常规的肺脉取穴。哪怕出了差错,不过是肺气加重咳嗽不止罢了,至多也就致人昏迷。”

    “对啊!”华万动一拍手掌,看陆鸿的目光恨不能引为知己,说话都激动了许多,“我也是这样想的。就算我失手了,也不至于让人截瘫残废啊!这就是我想不清楚的原因,也是我想继续探究的缘故。”

    “狡辩!耍赖!”古世有顿时激动插话,“华万杰,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罢了!嘴在你身上,你当然是想怎么说都可以。可人却是你治坏的,这不容你抵赖!”

    华万杰顿时又说不出话来了,看着地上无法动弹的古铄沉默。

    陆鸿说道:“练功岔气,外人也许不懂怎么治,可对于练武几十年的华老先生来说,这问题应该不算很棘手的,再怎么昏庸,也不至于把人治残废,最不济就给些散瘀的药吃,慢慢调理,一年半载也能自愈过来。”

    “正是此理!”华万杰又激动了,“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无论是针灸还是推拿,都是散瘀的手法,并没有特殊之处。”

    陆鸿看着古世有说道:“古先生,在此之前,你们家和华家有深仇大恨吗?”

    古世有愣了一下,不满说道:“你问这做什么?”

    陆鸿说道:“如果没有深仇大恨,我想他不至于在你儿子身手做什么手脚吧?我的意思是说,练功岔气的治疗而已,不做一些手脚的话,肯定不会把人弄成现在这副模样。”

    古世有勃然怒了,怒视华万杰:“姓万的,是你做了手脚?你看,连姓陆的都说是做了手脚我儿子才这样的!”

    华万杰急道:“胡说八道!在此之前,我根本都不认识你们古家的人,远无仇,近无怨,更没有利益纠葛。我吃饱了没事做什么手脚干嘛?”

    陆鸿也道:“古先生,你先别急,我不是说华先生做手脚,恰恰相反,我的意思是说你儿子这样,并不是华老先生造成的,而是其他因素。”

    “什么因素?”古世有急问。

    “这个嘛……”陆鸿犹豫一下,“这就要深入探究一下了。其实华老先生并没有说错,病情恶化不一定就要绝望,给点时间,查找原因,最终治愈,这才是看病和治病的道理嘛。”

    “你什么意思?”古世有皱眉问道。

    陆鸿看了看四周,道:“我的意思是说,你们古家的其他人可以先回去了,当然,陈龙飞也带走。至于你儿子嘛,留下来,给华老先生仔细查找病因,再治好他。双方皆大欢喜,岂不是美事?”

    古世有大惊,不敢相信说道:“你要我把儿子留给治坏他的人?”

    “怎么,你怕华老先生公报私仇,把这几天的恩怨算账在你儿子身上?”陆鸿反问。

    古世有不说话,当是默认了。

    陆鸿笑了笑,道:“那就要看你怎么想了,是相信华老先生的医德医术呢,还是不愿意信任他了。不过我可告诉你,病情加重,第一个接受的医生往往是最适合治疗的,因为他掌握的第一手病情和变化。”

    “古先生,我向你保证,我一定尽心尽力救治你儿子!”华万杰当即拍胸膛发誓,“我以人格发誓,绝对不会因为这几天的事就耽误你儿子的救治工作。对于我的为人,你可以向别人打听打听,看看我是不是说到做到的人!”

    说完,华万杰感激地向陆鸿示意点头,他算是明白过来,陆鸿在为他们两家的矛盾找出一条缓和解决之道呢。

    那就是重新治疗古铄,并且治好他。这样一来,双方的矛盾起源就没有了,自然也就和气了。

    真治好了古铄,古家的人不单不会再追究什么,说不定还要羞愧地上门赔礼道歉。

    而这个机会,是陆鸿创造的,也是他争取的,华万杰作为一个明白人,不能不感佩。

    陆鸿又适时加了一句话:“古先生,你儿子都这个样了,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了,何不死马当活马医?说不定有个欢喜的结局呢?”

    古世有看看儿子的惨状,脸色复杂,目光闪烁,最后一咬牙说道:“行!我可以接受你们的建议。但是,陆兄弟,我需要你的保证。”

    这会儿他对陆鸿说话的语气可客气许多了,都叫起兄弟来了。

    “什么保证?”陆鸿好奇问道。

    古世有说道:“能两次打败陈前辈,可见你是一个有大本事之事。我们习武之人,讲信用,讲义气,我是相信你,可以把我儿子留下。那我就需要你做这个担保人,保证我儿子不再出事。”

    “怎么担保?”陆鸿脱口问道,说完他就后悔了,这是自找麻烦之事啊!

    古世有说道:“很简单,我要你留在华家,帮我看着华家的人,盯着他们,不能在我儿子身上做什么手脚。”

    陆鸿苦笑不已,果然,他是自找麻烦了!

    叹了一口气,陆鸿说道:“我没有义务做这个事情。”

    古世有冷哼一声,也不说话,只是看向华万杰。

    华万杰秒懂,只能求道陆鸿身上:“陆兄弟,当我老家伙求你了,就麻烦你做这个监工的人,成不成?”

    陆鸿很想拒绝的,但是他今天的来意,不正是冲华万杰而来么。一旦拒绝,后面的事情就不好展开了。

    那他还能怎么办呢?

    唉!

    陆鸿深深叹了一口气,看了两人一眼,这出苦笑说道:“只怕不是监工这么简单吧?”

    他有预感,他这一次是自己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他好像找了一个天大的麻烦——不仅仅因为古铄的病情而已,还有更深层次的东西存在着。

    *首 发更 新 ww w.  bp i.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