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死马与活马
    古家的人终于离开了华家,在古世有的招呼下,他们带走了依然还在昏迷中的陈龙飞。

    离去时,他们中很多人都一脸的落寞,很不甘心,却又无奈,又的低头默默走了,有的则骂骂咧咧。但是骂声都小得很,大概只有他们自己能听得清楚。

    古家的人一离开,华家的人松了一大口气。

    待到围观的人陆续散去,现场总算稍稍安静了许多。

    不过华家的人还不能闲下来,除了搀扶受伤的弟子去休息和疗伤,他们还要发愁如何处置古家唯一留下的人——古铄。

    大树之下,古铄躺在担架上,依然无法动弹,不能说话,不过刚才他父亲古世有与陆鸿的交涉,他都听得一清二楚,也很清楚自己的处境。

    就算有千般意见,万般语言,他都说不出来,只能瞪着无辜的双眼,看着围着他的几人。

    在他的左边,是陆鸿和钟歌;右边则是华万杰、华天雨、华子龙祖孙仨。

    五人定定看着古铄,都不说话。

    古世有是真的死马当活马医了,在陆鸿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下之后,他提出让华万杰和陆鸿都无法拒绝的要求,硬逼着他们答应,就把自家的儿子扔在此地,自己先走了。

    在他看来,陆鸿是一个高人,那就应该有高人的风范,答应的事肯定不会敷衍了事,所以,他认为让陆鸿在华家监工,盯着华万杰给他儿子治病,那他就可以放心很多了。

    而陆鸿呢,就算怕麻烦心里十万个不愿意,出于他上门找华万杰的本意,也不好拒绝了。

    何况华万杰也想趁机消弭华古两家的恩怨,对于继续给古铄治病,他自然是千肯万肯的,生怕古世有反悔,他也就眼巴巴盼着陆鸿答应古世有的条件,甚至帮着说项。

    就这么着,陆鸿只能暂时留下来了。

    “咳咳咳……”一阵激烈的咳嗽声打破了几人的安静。

    “爷爷!”华子龙焦急叫了一声,上去扶住华万杰。

    只见华万杰弯着腰咳嗽好一会儿,停下来到时候,满脸通红,额头全是汗珠,显得极其辛苦。

    “不碍事!”华万杰收住咳嗽,宽慰儿子和孙子,“旧伤没好,刚才动手又动了肺气,一下子缓不过来罢了。休息一会,静养一段时日,就能痊愈了。”

    华子龙咬牙说道:“都是古家那帮家伙的错,不单偷袭爷爷你,还趁人之危……按我说,爷爷你就不应该再答应他们治病。治好了是便宜他们,再出什么差错,估计他们更不罢休,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呢!”

    说着,华子龙瞪了担架上的古铄一眼,恨恨说道:“你看,他都这样子了,还要害人害己!”

    “子龙你休要胡言乱语!”华万杰语音含气,很不满华子龙的表现,“就算你年轻气盛,有气要发泄,那也要看场合看对象!现在是什么时候,正是人家给我们家弥补错误的时候!这个机会是谁给我们争取的?正是眼前的陆小兄弟!今天如果不是陆小兄弟仗义出手相助,我们华家还不知道要遭受多大的羞辱呢!他好心费力帮我们争取了一个缓和华古两家恩怨的机会,你不好好珍惜,还在发牢骚耍性子,这是我教你做人的道理吗?”

    华天雨赶忙劝道:“爸你别生气,子龙也是因为关心你,忍不住说说而已。子龙,你也少说两句,不要惹你爷爷生气。”

    华子龙嗯哼几声,这才不说话。

    一边的陆鸿与钟歌相视一眼。

    “陆老大……”钟歌压低声音,以只能两人耳听的声调说话,“这华老爷子看来为人不错呀。你不趁现在问问他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陆鸿微微点头说道:“我找个机会问问。”

    钟歌忍不住问道:“陆老大,你答应古家的人说帮忙盯着治病,你打算怎么办,不会真要在华家住下来吧?那学校那边怎么办?”

    陆鸿摆摆手说道:“这个事情我有分寸,已有决断,你稍安勿躁,我看情况行事吧。”

    钟歌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选择相信陆鸿,不再多嘴。

    “小兄弟,这个你看……”华万杰指着古铄扭头问陆鸿,“应该怎么做呢?”

    陆鸿沉吟了一下,道:“先把他安顿好吧,就算要治,也不急于一时。”

    “对对对。”华万杰连连点头,“子龙,让人收拾好房间,把古铄好生安置好,别怠慢了。听清楚了吗,别再给我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哦。”华万杰应了一声,是人都听出他不情不愿的情绪来。

    华万杰眉头一皱,正想说什么,这时候他的三儿子华天雨插话说道:“爸,我去吧。我找一个手脚利索会打理人的妇女,专门伺候他这病人。总之生活上服侍得妥妥帖帖,绝对不让人能说什么闲话!”

    “正是这个理。我们一定要做到尽心尽力,给人家最好的条件,让人无话可说!”华万杰欣慰说道,“天雨,事情就交给你了,细心一点,别马虎。”

    “爸,你就放心吧。”华天雨应是,转身招呼人去抬古铄进了华家大宅。

    华万杰满意地看着儿子忙活到不见了人影,这才转身又问陆鸿:“小兄弟,你现在是古家的监工,我看你就在我家住下来吧。正好我也有些事情要和你聊一聊。”

    陆鸿闻言笑道:“住就不必了,我这边不大方便。就是华老先生你开始治病的时候,通知一下我到场就行了。”

    钟歌听了大为惊讶,忍不住奇怪看了陆鸿好几眼,心里很不明白陆鸿的用意,他们来这里,不就是要找华万杰问事情的么,人家都开口要聊了,正是打蛇随棍上的机会,怎么陆鸿反而拒绝了呢?

    不过出于对陆鸿的信任,钟歌没有插嘴。

    华万杰脸有难色,道:“小兄弟你不给看着,我怕古家的人到时候又有什么难听的话会说出来。”

    陆鸿呵的一笑,道:“如果他们还有这个底气,也不会直接要我一个电话就跑了。那古世有可是把他儿子给丢下来了呀!”

    “他那是把麻烦甩给我们家!”华子龙没好气吐槽了一句。

    钟歌也道:“就是,完全就是甩锅的行为嘛!”

    陆鸿深深看了华子龙一眼,道:“这个锅,说到底你们不背也得背!有埋怨的时间,我看还是多想想怎么治好人家吧。那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华子龙冷哼一声,无法反驳。

    华万杰却是眼睛一亮,炯炯看着陆鸿说道:“小兄弟,按你刚才的说辞,你也懂医术?不如我们一同给古铄治病,切磋切磋?”

    陆鸿摆手说道:“这不好,他是你的病人,我没道理插手。”

    华子龙怪笑一声:“我看你是有自知之明,不敢插手吧?诚然,你武功高,我服,但敢在我爷爷面前提医术,那你还真不够格。”

    “子龙,有你这样说话的么!”华万杰呵斥孙子,“都说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无论是武术还是医术,要想有所长进,切磋验证万万少不了。外行人叫我一声神医,你还当真了?如果真是神医,怎么会把人家古铄搞成这样?”

    “爷爷,我……”

    “回去给我好好闭门思过!”华万杰轻轻怒哼。

    华子龙顿时耷拉脑袋应是。

    陆鸿又与钟歌相视一眼,接着陆鸿说道:“华老先生,我看今日你也是累了,肯定无法给人看病。这样吧,我明天早上有空,到时候我再过来,我们一起看看古铄。如何?”

    “明天吗?”华万杰愣了一下。

    陆鸿点头说道:“我要准备一些东西才方便行事。”

    “那……”华万杰一时不知道该问什么该说什么。

    “那就先告辞了。”陆鸿一拱手,拉起钟歌转手就走,快速离开华家,留下看得发愣的华家祖孙两人。

    转过小湖泊,快出了药壶村,忍了好久的钟歌才问:“陆老大,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呀?”

    陆鸿回首看了一眼药壶村深处,缓缓说道:“胖子,明天能帮我搞到一件既小巧又方便携带的金属探测仪吗?”

    “什么?什么仪?”钟歌一时没听清。

    “金属探测仪。”陆鸿重复一遍。

    “纳尼?”钟歌目瞪口呆,“你要这玩意做什么?”

    陆鸿答非所问:“你准备就是了,明早就给我。别搞出大阵仗来,随手可持用的那种就行了。”说完,他继续往前走。

    钟歌追上去,嚷道:“你要先和我说用来做什么呀!”

    “明天你就知道了。”陆鸿平静地说。

    *首 发更 新 ww w.  bp i.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