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苏大老板的好东西
    从华家回到学校,哪怕钟歌问了无数遍,陆鸿就是不说出要找金属探测仪的用意,直把钟歌急得跳脚不已,几乎就差掐着陆鸿的脖子逼问了。

    然而陆鸿最终还是没说,无奈的钟歌,又想了解最后的真相,只能听从陆鸿的吩咐,找探测仪去了。

    一夜无话。

    到第二早上起来,陆鸿交代马文帮他和钟歌请假——钟歌一晚上没回来,估计是回家想办法找东西去了。

    交代完毕,正当陆鸿想出发到与钟歌约定的地点汇合,他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来电显示“苏方”两个大字。

    电话一接通,陆鸿就说:“苏总,你这一大早给我电话,是什么事?”

    语气好像不大欢迎对方似的,这让苏方有些哭笑不得,在南方市,不知道多少人想拿到他的电话而不得。陆鸿倒好,连他主动打来的电话都不情愿接一样!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拽了吗?

    苏方有些不懂年轻人世界的感觉,不过还是爽朗笑道:“小陆先生,一大早打扰你,自然是有好事找你。现在有空吗,带你去看点好东西。我让朝龙去接你?”

    “好东西?什么东西?”陆鸿愣了一下,继而有些欢喜,“难道是我的医师执照弄好了?”

    陆鸿可没忘记他帮苏恋儿治病索要的价码,现在苏恋儿病好了,苏方自然要履行承诺,至少要给他搞出一个正规的助理中医师执照来。不然总是无证行医,纵使医术高超,比很多所谓的国手都要高明,陆鸿心里依然忐忑不安,生怕哪天惹来麻烦。

    既然苏方权势无双,陆鸿自然要利用他一下。

    听到陆鸿提起医师执照,苏方顿了顿说道:“执照么……我向李如文打听过了,现在还不是考试的时候。就算我能找人帮忙,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报名、考试、验证、发证……要一套步骤下来才能证明证件是正规的嘛。当然,你报名就行了,其他你不用操心。你放心,我已经让人去办了,会尽快给你办下来的。”

    陆鸿有些失望,道:“那苏总你直接说有什么关照吧。”

    “现场去看好一点。”苏方小心地说,“包你满意。”

    陆鸿断然说道:“那真不好意思了,今天我比较忙,无法脱身。”

    “你就一个学生,不就是上课的事吗?请个假就行了!”苏方不以为然说道。

    陆鸿呵地笑了:“如果我真的只能乖乖做一个学生,每天去教室上课,那肯定就无法认识苏总你了,至于给令嫒治病的事更是无从谈起。不是吗?”

    苏方愣了一下,恍然说道:“哦!明白了!小陆你是要出去忙啊。又是治病救人的事?”

    “这个我就不方便说了。”陆鸿很不给面子地回答。

    “哦哦,了解,了解!”苏方连连应道,“那这样,小陆你先忙,等你有时间我再找你?”

    面对陆鸿,苏大老板把姿态放得很低很低,都快谄媚了。

    陆鸿不为已甚,答应下来:“那明天吧,明天下午我没课。”

    “那好,就明天下午,我让苏朝龙去接你,到了他给你电话!”苏方接了话,“那小陆你先忙吧,再见。”

    苏方很客气地挂了电话,陆鸿慢慢收了手机,一头雾水,想不通苏方口中的好东西是什么,不过很明显,苏方是要送东西给他了。

    用意嘛,陆鸿也很清楚,除了感谢陆鸿救了他的女儿,应该还有拉拢交好他陆鸿的意思。

    别人不清楚,苏方却是除了见识过陆鸿给他女儿治病手到病,还见过陆鸿在陈康身上施展的一些诡异的手法,直接就把陈康制得妥妥帖帖什么都招了。

    这手段,这本事,就非一般人可比了!

    苏方能在凶险沉浮的商海做出这等成就,自然有他超人的眼光和为人处世的方法。

    他在千方百计讨好陆鸿呢!

    陆鸿看得清清楚楚,心里也不由有些自得,毕竟是年轻人,爱面子,而苏方的交好奉承就给足了陆鸿面子,都几乎是拍他的马屁了,少不了得意。

    “能让苏方这种人说是好东西,到底是什么呢?”陆鸿都忍不住猜测苏方的手笔了,对明天之行有了不小的期待。

    当然,今天的任务,还是要到药壶村华家一趟。

    走过校园,陆鸿走向校门,才过校门栏杆,远远就看见出去了一夜的钟歌手中正拎着一个颇长的袋子在等候。

    “胖子,东西到手了?”一到钟歌面前,陆鸿就问探测仪的事。

    钟歌幽怨看了陆鸿一眼,拎起手中的袋子,道:“在这里了。你说要小巧轻便,我就搞了一个机场、车站用的手持金属探测仪。这够用了吗?”

    陆鸿瞄了一眼,道:“也许可以了。”

    “也许?”钟歌来气了,“也许是什么意思?我一晚上去弄来这东西,你现在和我说也许可以?”

    陆鸿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的辛苦我看在眼里,也记在心上了。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怎么个不亏待法?”钟歌打蛇随棍上。

    陆鸿打量了他几眼,道:“你确实该减肥了。这样吧,回头我给你配一副祛湿消肿的药,你拿去抓来吃,坚持吃的话能让你消瘦下来。”

    “减肥?中药?”钟歌有些怀疑,“你是要苦死我吗?”

    “不领情就算了!”陆鸿没好气说道。

    “别!”钟歌连忙说道,“要我领情也行,你只要把这探测仪的用途说给我听就行了。它和今天去华家治病能有什么关系?”

    陆鸿苦笑说道:“这是你第三十四次问了。”

    钟歌瞪眼说道:“别和我说你打算第三十四次不回答!”

    陆鸿微微一笑,悠悠说道:“我说了你也不信,说不定还以为我发什么神经,既然如此,我就不说了,反正说了也白说,还是让你直接看事实吧。”

    “看什么你总可以提前说一下吧?”

    “到华家你就知道了。”陆鸿又是这句话。

    “你……”钟歌气得胸膛起伏不定。

    “你不去吗,那我就自己去吧。”陆鸿从钟歌手中拿过袋子,走了几步到街边,招手叫了一辆的士。

    他刚上车,钟歌也钻到了后座上。

    “我就看看你要卖弄什么玄虚!”钟歌咬牙切齿说道。

    陆鸿说道:“我首先声明一下,如果华万杰那边解决了问题,那这探测仪说不定就用不上了。”

    钟歌瞠目结舌,很想骂娘,不过在的士上,有司机在旁,很多东西不方便说,他只能忍了下来。

    一路无话,直接到药壶村下车。

    再一次走在药壶村湖边的道上,钟歌又不好说什么了,只能跟着陆鸿走到华家大宅。

    华家的子弟认得陆鸿这个昨天帮他们解围的人,很快就冲回宅内通报了,不一会儿华天雨跟华子龙迎了出来。

    “陆兄弟,我估摸着这时候你也该来了。”远远的,华天雨笑着欢迎。

    看他的脸色,总算摆脱了昨日的愁苦,像是遇上了什么喜事一样。

    “华老先生好点了吧?”陆鸿不擅长打交道,只好这样询问。

    华天雨答道:“修养了一晚,气色恢复一些了。这不,知道陆兄弟你今天要来,他早早就在大厅等候了。”

    “那……进去吧。”陆鸿放弃了寒暄。

    “请!”华天雨侧身做了个请进的姿势。

    陆鸿看了钟歌一眼,率先走进去,钟歌随后。

    华家大厅造得也很古朴,直接就是一个大的厅堂,中间很空阔,四周是红木家具,显得大气而沉稳。

    一进大厅,陆鸿就愣了一下,除了看到华万杰正坐中间外,他的两边,还端坐着两个中年男子。

    他们一脸严肃,又带点好奇,眼巴巴看着进来的陆鸿,那目光,像探测仪扫描一般,直要把陆鸿全身上下看得通通透透。

    这阵势,真有点唬人!

    *首 发更 新 ww w.  bp i.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