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震惊的华家兄弟
    察觉到华天云并没有坏意,只是要试探他的本事,陆鸿就安心与他周旋了。

    他也不用力反击,只是随便伸着手,就那样随意地与华天云握手,一点紧张和用力的架势都没有。

    内里,他却已经使出了太极功极其巧妙的卸力功夫,在吸收了华天云手上的力气后,把刚劲化为柔劲,再通过身体传到脚部,在经过肌肉的揉动之后,卸到了地下。

    表面上,他一脸淡然,云淡风轻,就好似是真的与人在进行握手礼而已。

    华天云却心下凛然了,只有他知道自己这一握的力气,别的不说,小石头在他的力道下都得粉碎了,何况是人的手掌!

    两人面对面,华天云自然看得清楚陆鸿嘴角的微笑,这让他很不爽,也很不服气,握手的力量也就越来越大了。

    但是,无论他怎么加大力气,陆鸿的手纹丝不动,他所有的力量都如泥入大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陆鸿的手,就像棉花一样,使他的力量起不了作用;又像海绵,把力量都吸收了,又都过滤了,最后化为乌有。

    华天云脸色涨红,额头先是青筋冒起,继而额头冒汗,然而持续了一分多钟,都拿陆鸿无可奈何。

    再看陆鸿,脸色如常,不动声色。

    这表现,华万杰等几个昨天在场见识过陆鸿高明身手的人还好说,第一次见到陆鸿的华天风也震惊了。

    作为大哥,他当然清楚二弟的实力,可以说,单论力量,他们华家以华天云为最大。

    华老爷子有三门绝学,一是太极拳,二是八极拳,三是医术。

    太极拳的传承由大儿子学了,八极拳则是二儿子修习,三儿子主修医术兼学两门武艺。

    可以这么说,三人各有所长。

    八极拳勇猛无比,浸淫日久的华天云得了八极刚猛力道的精髓,打起拳来虎虎生风,不说开碑裂石,打在人身上骨头肯定是要断的,可见他的力量有多大。

    然而,如许力量,在陆鸿这个年轻人身上却丝毫不起作用!

    作为练武之人,华天风自然明白陆鸿使出了高明精妙的卸力之道,这才是他最震惊的地方。

    一身太极功夫精深的华天风,自问在身体不使动作的情况下,也无法在这种接触下丝毫不损就卸掉他二弟的劲道。

    “听说他做用的是太极功夫……”一想到这里,华天风浑身都不安了,他也是用太极的人,这么说陆鸿的太极功夫要比他高明得多了,“他才这么年轻……”

    华天风苦笑了,心头生起与陆鸿不少对手同样的念头:mmp,这些年自己都活在狗身上了!

    两人的握手礼持续了一分多钟,华天云见陆鸿还是没有一丁点的反应,总算死心了:他是真的无法奈何得了眼前的这年轻人。

    他很不甘心:混蛋,你厉害是厉害,但是就不能给我一点面子吗?哪怕你叫一声,我也好顺坡下驴了呀!你这样子,岂不是说我的力量连蚊子都比不上,你让我怎么好意思收手?

    现在的年轻人,实在太不懂尊老敬老了,一点面子都不给,实在太可恶了!刚才我就不应该顾忌伤害到这家伙用我的左手,我的右手出是麒麟臂更有力量啊……好,mmp,你牛,我认栽!

    最终,华天云深吸一口气,缓缓从陆鸿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掌,宣告试探失败,他万般复杂地看了陆鸿一眼,讪笑不已。

    陆鸿不为已甚,只是笑,不说话,就好像没明白刚才是怎么一回事一眼。

    其实连钟歌都看出两人的不妥了,话说两人握个手进行了差不多两分钟,如果没鬼,那就是两人在搞基了!

    钟歌有点菊花一紧的感觉,见华天云退下被他老爸拉到一边低声数落什么,他也把陆鸿拉退两步,偷偷地问:“陆老大,怎么样,那家伙没怎么你吧?”

    陆鸿笑笑,道:“他还没这个本事。”

    这话如果被华天云听到,估计又要跳起来宣战了。

    钟歌偷偷瞥了一眼被父亲说得低头的华天云,小心地说:“陆老大,我看他们一家子都不是省油的灯,我们……就不要多管闲事自找麻烦了吧?要不这样,打电话给古家的人,和他们说我们不做什么监工了,他们又不发工资,爱谁谁去!”

    陆鸿苦笑说道:“古家的人更不省油。你以为他们没打听过华家的底细就敢来闹吗?人家两个儿子一个是大学教书——嗯,搞不好是教授;还有一个是部队的——这年纪还服役,职位应该不低了吧?总之都是大有能量之人。这等家庭,古家还是说打上门就打上门了,你说已经插手的我说撂担子不干了,一旦那个古铄又出什么幺蛾子,他们会放过我吗?”

    钟歌沮丧说道:“这么说是想不管也不行了?”

    “如果我不怕古家的人纠缠的话,倒是可以撒手。但是你觉得我一个乡镇来的平民小百姓,能撑得住吗?”陆鸿很淡定地说。

    “好吧,算你倒霉!”钟歌叹了一口气,“古家得罪不起,华家也不能乱来,我们还是直接摆明来意吧,先问华万杰是不是你要找的人。如果不是,我们想办法脱身。如果是,那就攀交情,一切都好说话了。”

    陆鸿摇头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钟歌急了:“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

    陆鸿悠悠说道:“等我显露出更大的本事,让他们对我深信不疑的时候,不然这时候攀交情,人家还以为我们有什么别的目的呢。那样就更不好说话了。”

    钟歌无奈说道:“行,你的事你自己做主。我就安静地看着你怎么作死,反正坑你已经挖好了,我负责埋就行。”

    “你就没盼我好?”陆鸿翻了一下白眼。

    钟歌哼道:“我现在就恨自己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好奇心!我不好奇你要金属探测仪做什么,就不会来趟这浑水了!话说探测仪到底要用来做什么的?”

    “你要第三十五次失望了。”陆鸿说完,走向华万杰,他要与之商量一下古铄治疗的事宜了。

    “靠!”钟歌忍住骂娘的冲动。

    另外一边,等爷爷教训了一顿二叔之后,华子龙把华天云拉到一边,也低声问:“二叔,怎么样,试出来了吗?”

    华天云深深看了一眼侄子,苦笑说道:“子龙,你怀疑陆鸿昨天是因为运气出打倒了陈龙飞,这才找我去试探他。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不用怀疑了,他确实很有本事!”

    原来,华天云出手试探陆鸿,是受了侄子的唆使!

    华天云又说:“子龙,你不用不服气,人家虽然年轻,但不得不说很厉害,是个武术高手,而且是大大的高手。”

    华天云不甘心说道:“我看二叔用的是左手……”

    “人家动都没动一下呢!”华天云笑得更苦,“这卸力法门,我大哥,你爸,都没这能耐!”

    “真的?”华子龙吃惊不已。

    华天云说道:“想必你爸现在也很震惊的。子龙,你也是年轻人,不服气可以有,用心练武,努力追上就是。可别因为不甘就蒙蔽了双眼,做出不理智的判断来。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这世界就是有一些难以让人相信的天才存在着!我们眼前的这位就是其中一个!不说你,我也不服气啊,但是能怎么样?人家是人家,我们还是我们!”

    “哦……”华子龙有些失落。

    华天云拍拍他的肩膀,道:“不要想太多,做好我们的事就行。走,你爷爷他们去看古铄了,我们也去看看这年轻人是否在医术上也让人刮目相看吧。”

    说完,华天云跟上华万杰指引陆鸿往后堂走去的脚步。

    华子龙看了一眼陆鸿的背影,心情复杂地跟了上去。

    他倒是要看看,对于古铄目前的病情,陆鸿是不是能给出建设性的意见,看他是否配得上他爷爷给出的高得不得了的评价!

    *首 发更 新 ww w.  bp i.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