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心脉受损
    “你看什么看!瞪什么瞪!要不是你这丧门星,我们家也不会摊上这衰事,我爸更不会被你们家的人打伤!”

    华天云粗大的嗓音在室内响起,震得人耳朵都疼了。

    这是一件干净的房子,布置很简单,清一色的白,中间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无法动弹的病人。

    正是古家如今瘫痪的古铄。

    华天云骂的也正是他。

    才进门,陆鸿就看到古铄满脸红得发紫,双眼圆瞪,既有委屈,又有不甘的神色,嘴巴张得老大,好像要说什么,却只发出“哦哦”的喘息声,看上去有些可怕。

    估计华天云是以为他在发出无声的控诉,这才着恼,骂了出来。

    皱了皱眉,陆鸿只看着无比艰难的古铄,并不说话。

    “天云,你又发什么神经!”华万杰再一次呵斥自己的说话大声的儿子,“他就是一个病人,你跟他计较什么!再说了,你爸我是医生,医者父母心,你骂我病人,是要把我置于何地?”

    “老爷子,他们家都在我们家头上拉屎了,你还维护他?”华天云有些不满,“不是因为他,你怎么会砸了自己的招牌呢?不是他,你怎么会受伤呢?我是为你打抱不平好不好!”

    “是啊,爷爷,二叔只是心里有气而已。”华子龙附和。

    “子龙,你给住嘴,长辈说话,轮不到你插嘴!”华天风沉声教训自己儿子。

    “哦。”华子龙应了一声不说话,不过满脸不甘心的神色。

    华万杰冷哼一声说道:“你们都不许再提什么古家华家的恩怨,事到如今,想办法把人治好,化干戈为玉帛,这才是皆大欢喜之事!病人就在我们华家,麻烦你们尊重一些他,免得让人笑话我们!”

    华天云嚷道:“谁敢笑话,看我不突突了他!”

    “你信不信我首先削了你?”华万杰冷声问道。

    华天云顿时也不敢说话了。

    陆鸿与钟歌相视一眼,都觉得有些好笑,忍得很辛苦出没有笑出声来。

    华万杰又是哼了一声,这才说道:“李婶,你先出去吧。”

    “是,老神医。”一个窝在角落的妇女说道,转身走出房门。

    华天雨低声向陆鸿解释说道:“这是我们家请来照顾古铄的保姆,昨天晚上就到位了。她有照顾瘫痪病人的经验,肯定不会让古铄难受的。”

    陆鸿点头说道:“你们真有心。”

    华天雨叹道:“人家不仁,我们不能不义。我们只希望能问心无愧。”

    “还是老三懂我,也懂事!”华万杰听到华天雨的话,不由大笑,总算三儿子像他,无论是性格还是行事,都有医者的道德。

    说到这个,对于大儿子和二儿子,华万杰就有些不大满意了。前者性子比较冷淡,很多事情都不热心,练武和学医都不大热衷,这两个方面的成就肯定有限了。

    不过这也许是学者类型的性格,对于学术倒是有些成绩,这也是他成为大学教授的原因。

    二儿子就更让他无语了,整个就是一武夫,行事鲁莽,做事冲动,还好是在部队,在外面混的话还不知道要吃多少亏呢!

    晃晃头,华万杰摒除杂念,指着古铄对陆鸿说道:“陆小兄弟,昨天听了你的言辞,想来也懂医术,要不你帮他把个脉,之后我们再辨证一下?”

    陆鸿扫了古铄一眼,道:“浑身瘫痪,无法言语,就是不把脉,也能看出他是心脉受损,身心都受到了重创了。如果按照华老先生之前的诊断,明明只是练功岔气,肺气淤积而已,在治疗没有失误的情况下,怎么会转为心脉重创了呢?”

    “小子,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家老爷子医错人了?”华天云顿时不满,一脸不悦地盯着陆鸿。

    陆鸿摆手说道:“我没有这个意思。华老先生也说了,他很慎重,治疗的时候反复辨证,谨慎用药下针。这一点我还是很相信华老先生的。”

    “算你识相!”华天云笑道,“反正这家伙肯定不是我爸治成这样的!我看他本身就有毛病,这才落得这个下场。”

    “不会!”反驳的是华万杰。

    华天云没想到说不对的竟然是自家老子,大为惊讶:“爸,什么不会?”

    华万杰苦笑说道:“我说古铄之前除了练功除了差错,身体没什么毛病。因为怕有并发症或者什么后遗症,我给他全身都做了仔细的检查,而且在来我这里之前,他们在医院也做了很多检查,确实没有什么大问题。”

    华天云猛翻白眼,只好说道:“老爷子你也太耿直了。”

    “怎么,难道要我撒谎?”华万杰斜他一眼。

    华天云双手一摊,道:“行,这事我不与你争。你们爱咋地就咋地吧!”

    华万杰搓了搓手,又对陆鸿说道:“陆小兄弟,我今早又给古铄做了详细的诊断,诚如你所言,除了肺脉,他心脉也受损了,抑制气血不通,浑身无力,言语困难。”

    旁边的钟歌闻言不由嘀咕一声:“说得云里雾里的,直接说心脑血出了毛病,大脑受损了呗!你们中医就是爱故弄玄虚。”

    陆鸿耳尖,听到了钟歌的吐槽,不由又是点头,又是摇头。

    诚然,古铄是瘫痪了,如果按照西医来论,确实只能说是心脑血出了毛病,大概是大脑受损,某种神经受到了影响,以至于无法动弹和说话。

    这大致没错,但也只是大致而已,人的身体很奇妙,哪怕是把人一块一块给解剖了,至多只是搞懂一些原理罢了,而无法全部掌握身体构造的奥妙。

    比如古铄,你说大脑受损,可西医往往只能查那些脑血管出血的阴影部分,往往是开颅动手术的结果。

    可是,撇开开颅出更多的血不说,一步小心,碰到大脑哪部分,人体受到的影响估计更大。

    所以,对于大脑的问题,哪怕是一把刀也往往不敢大意,更不敢保证什么。因为实践证明,很多动了手术的病人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人体的奥妙,科学也无法全部解释得清楚。

    中医也一样,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往往对身体又有作用。

    中医说的心脉,可不单是心脏而已,更不是简单的心脑血可以概括得了。它包含了人体的很多穴位、经络、骨骼,几乎可以囊括了人体的方方面面。

    陆鸿和华万杰此时讨论的心脉,自然是他们所熟知的中医上的心脉,涉及很复杂的人体状况,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更不是钟歌这个门外汉能了解。

    陆鸿也不解释,直向华万杰说道:“华老先生,《黄帝内经》有言:心者,君主之主官也,神明出焉。又言:热生火,火生苦,苦生心……总之,心脉很重要,也很复杂,轻易受损不得,也不会轻易出问题。在我看来,心脉陡然受创,只有两个原因。”

    华万杰震惊,没想到陆鸿对《黄帝内经》的信手拈来,这是熟记这本皇皇巨著的节奏啊!

    现今的年轻人,已经很少有这样的表现了。哪怕很多学中医的人,也只是掌握基本的理论,之后就记一些方子,碰上了同样的病症就照方开单,能像陆鸿这样深入研究理论乃至背下的人,少之又少。

    见猎心喜,华万杰问道:“陆小兄弟,哪两个原因呢?”

    “第一个很简单,与情绪有关,火气攻心,伤心欲绝,良苦用心,总之不是五行就是五色、五味,全都和一个人的心情有关。心忧虑则伤害心,当一个人意念超过一切,往往会作用在身体上。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会一夜白头,又有的人会选择性失忆,那都是他们的本心在作怪。这也是内经所说的神明出焉。”

    华万杰点头说道:“有道理。那你觉得古铄会是这样的原因吗?”

    陆鸿笑了,道:“我如果说是,想必华老先生也不认同吧?搞不好大家还以为我在胡说八道呢!”

    “还好你没说是,不然我真以为你在忽悠人了。”钟歌又嘀咕一声。

    华天云也笑道:“小兄弟很诚实嘛!”

    华万杰摇摇头,点点头,慢慢说道:“那只有第二个原因了。陆小兄弟认为是什么呢?”

    陆鸿深深看了华万杰一眼,道:“那只有外创了。”

    “外创?”华万杰先是皱眉,继而神色一变,有些不敢置信,“你的意思是说……古铄心脉受到了外力的重创?药我没开错,哪怕是吃错一点,也不至于瘫痪无法说话;推拿也是活血之法,我没事总不会去重击人家的心脏或脑袋;针灸……我也没有出差错啊!”

    华万杰以为陆鸿说他在治病的过程中重创了古铄,神神叨叨起来。

    “好啊,你小子说回来又是说我爸把人治成这样的?”华天云大声呵斥陆鸿,“你不懂就不要装懂!小心我撵你出去!”

    陆鸿只是看了他一眼,看着华万杰缓缓说道:“华老先生,我没有指责你的意思,也没说是你重创病人。其实,我更想知道的是老先生给古铄治病的过程,以及发生了什么事的经历。”

    华万杰愣住了,眼前的年轻人是话中有话啊!

    什么叫治病过程的经历?

    在意指什么吗?

    *首 发更 新 ww w.  bp i.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