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随意的诊脉
    华万杰对陆鸿所说的心脉重创的两种原因,那是相当的好奇,也很感兴趣,因此他很耐心很仔细地听了下去。

    对于第一种原因,把人的情绪加在“心”的创伤上,华万杰不置可否,毕竟太过玄乎,也过于主观,然而陆鸿抬出《黄帝内经》这部皇皇巨著的理论来,他也无法反驳,只有点头,当是默认。

    然而陆鸿说的第二种原因,就让华万杰无法淡定了。

    特别是陆鸿强调古铄治病过程的经历,说得含糊,闪烁其词,又大有深意的样子,着实使华万杰疑窦丛生,又想一探究竟。

    按照陆鸿的理论来推测,是说古铄在治病过程中,受了外力的重创?

    可他华万杰明明已经很肯定地说他治病很小心,没有差错,而他陆鸿也反复说相信他华万杰,那凭什么陆鸿还提是治病的过程除了毛病呢?

    “陆小兄弟,你把我搞糊涂了。”华万杰苦笑。

    “爸,这小子不会是想诬赖你吧?”华天云很不爽地说了一句。

    华天雨打圆场说道:“二哥你别乱指控,人家陆兄弟和我们无冤无仇,怎么会诬赖我们呢?昨天古家的人打上门来,还是陆兄弟帮我们解围的呢,如果他是这心思,昨天袖手旁观就行了,何必多此一举。”

    华万杰不满说道:“老二,麻烦你说话过一下脑子行吗?你再胡说八道我就赶你回营地了,别在这碍手碍脚的!”

    华天云连连说道:“好好好,你是老爷子,你说了算!我帮你说话呢,你倒好,反而怪我!”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华万杰瞪他一眼。

    华天风扯了一下还想说什么的二弟,看向陆鸿,温和地说:“陆兄弟,你问这治病过程,是什么道理,能说说吗?”

    陆鸿旁边一直不说话的钟歌额头都冒汗了,生怕陆鸿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是要得罪整个华家的节奏呀。想想他们两人就在人家的地盘,而华家又都是练家子……好吧,钟大胖子有些心虚了。

    陆鸿看看华家几人,目光落在病床躺着的古铄身上,缓缓说道:“我能先看看病人吗?”

    好嘛,他是不答反问,有点转移话题的嫌疑。

    华天云又想说话,却被华万杰抢先说道:“正该如此!我就说陆小兄弟也是同道中人嘛。来来来,陆小兄弟给他看看,我们各自验证一下心中的判断。”

    陆鸿微微一笑,搓了一下手,在众人灼热的目光注视下,来到古铄身边,右手一伸,三根手指就搭在了古铄的手腕上,凝神把脉。

    室内一下子安静下来,众人神态各异。

    有的是紧紧盯着陆鸿的动作,想从中看出什么来;有的皱眉,不知道想着什么;有的到处张望,看看这人,又看看那人。

    总之一片静谧,静等陆鸿把脉的结果,沉默的场景甚至能让人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其实整个过程很短,都不足一分钟,陆鸿就收了手,后退两步,把脉就结束了。

    看他的样子,也没有继续察看古铄的意思。

    华天云大为奇怪,忍不住问道:“看完了?不仔细一点?”

    陆鸿平静说道:“病人瘫痪,又说不出话来,主诉根本无法进行,只能把把脉而已,其实也就够了。”

    华天云撇嘴说道:“你这个医生倒做得轻松!”

    语气轻蔑,神情不屑,大为轻视陆鸿了。

    看得出来,他觉得陆鸿在糊弄人,诊脉哪有这么儿戏的。他见他父亲给人看病,总是小心翼翼地把脉,甚至重复在病人两只手上听脉,就生怕出一点差错,绝对不像陆鸿这样糊弄!

    华万杰也奇怪地说:“陆小兄弟,你真的看完了?”

    可见他也颇为奇怪陆鸿的态度。

    钟歌额头的汗更多了,心里七上八下,忐忑得紧,嗓子都干了。

    他只见过陆鸿的动手能力——打架——好吧,说好听一点,那是功夫。

    陆鸿功夫了得,钟歌算是见识过了,然而陆鸿吹嘘他的医术比武术还厉害,钟大胖子只能半信半疑。

    可今天看了陆鸿把脉那可有可无的态度,他不得不怀疑陆鸿在吹牛皮了,而且这个牛还有吹上天的节奏!

    这可是在人家有神医称号的华万杰面前作死啊!是不是要死无葬身之地呢?

    钟歌不敢想下去了,只希望陆鸿能抛出点干货来,把今天先糊弄过去,至于以后——去tm的以后,以后他钟大少爷再也不来趟这浑水了,爱谁来谁来,总之他不伺候了!

    众人当然没有想不到陆鸿的境界有多高深,甚至华万杰这个懂行的人,也不敢想象陆鸿已经练出了内气,能以指御气,把内气逼出体外,通过身体接触,把气运到另外一个人身上,从而游走经脉,以此来诊脉。

    气通不通畅,气又在那里阻塞,他只是通过身体的接触,内气外放,就知了一个人的经脉状况。

    也就是说,刚才的把脉,陆鸿的内气已经在古铄身上游走了一圈,全然掌握了此人的身体情况。

    古铄经脉运转形势,陆鸿顷刻间了然于胸!

    如此简单,如此精妙,如此神奇,当然不足为外人道耳!

    不理会别人的质疑,陆鸿只对华万杰说道:“病人的脉气鼓动无力,沉而无力,阳虚气陷,这是肺脏虚弱的脉象;沉中有紧,气喘无力,想来肺脉有塞;紧中有涩,漂浮无力,这又是心气不足的脉象。总之,这人如今是心、肺两脉都出了毛病,再结合他面色黄中带紫,可见这不单是小毛病,反而是重症中的重症!”

    几人被陆鸿一通专业术语糊弄住了,本以为陆鸿没本事只是装模作样,没想到他只是搭了一下脉,就说出这么多问题来。

    啪啪!

    华万杰鼓了掌,大声说道:“没错没错,正是沉、浮等相反极端的脉象,和我的诊断差不多。陆小兄弟果然是此中高手!你们几个看看,我常和你们说医武不分家,你们不信,学了我一点皮毛就以为足够了。现在你们看看,人家一个年轻人都是医武双绝啊!”

    华万杰捧的是陆鸿,数落的是自己的子孙,把他们搞的面红耳赤,极其不好意思。

    华万杰也不理他们不满的表情,自顾问陆鸿:“小兄弟,脉象诊断出来了,你觉得该从哪方面下手治疗呢?孰先孰后?”

    “华老先生认为呢?”陆鸿反问。

    “我嘛……”华万杰沉吟了一会说道,“我觉得先从肺脉下手,肺气通联全身,既能主血,又能连表皮;肺一通,很多地方也就通。用现在西医的理论来说,肺是用来呼吸的,呼吸能让氧气作用于身体,而氧气有通过心和血输送营养,调剂身心。由此可见肺的重要性!”

    陆鸿笑道:“一般来说这理论没错。”

    华万杰愣了一下,道:“你的意思是说我错了?”

    陆鸿悠悠说道:“华老先生不要忘了,练功岔气是能伤肺脉,也能让人半身不遂行动不便,可总不至于全身瘫痪甚至无法言语吧?”

    华万杰大为愕然!

    *首 发更 新 ww w.  bp i.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