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病因,证明
    “小陆兄弟,你的意思是……古铄瘫痪,不是练功岔气导致的?”华万杰大为意外。

    “不是肺脉损伤?”华万杰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他有点被陆鸿搞懵了。

    华天云见陆鸿为难老父,忍不住出声:“小子,你懂不懂的,不懂别乱说话。我爸是几十年的老中医了,人称神医,你敢否定他的诊断?”

    陆鸿撇撇嘴,没有说话,心里却大不以为然:如果说学医年久就不会错,那所有的老家伙都要成精了,再说了,谁能不犯错!

    华万杰听到儿子夸耀自己为神医,不由老脸一红,怒道:“华天云,你再啰嗦,就从我眼前给我消失!”

    实在是打脸啊,如果他真是神医,又怎么会搞出古铄这么一件事情了。没有古铄的病情变化,又怎么会成今天的局面?

    他都失误至此,华天云还说他是神医,这不是红果果的打脸么,不单打,还把他的老脸摁在地上摩擦又摩擦,也难怪他直呼自己儿子的名字来呵斥了。

    华天云脸色一变,不敢再说话,却拿眼去瞪陆鸿,大有他不说出个好歹来就给他一个好歹看的样子。

    陆鸿看了几人一下,解释说道:“华老先生,作为一个老中医,想必有很多瘫痪的人找你针灸推拿吧?”

    “是不少。”华万杰点头承认。

    “瘫痪四肢无法动弹的人应该不少,但你见过精神正常,瘫痪却无法说出话来的吗?”陆鸿反问。

    “这个……”华万杰吸了一口气,看看病床上的古铄,后者正两眼巴巴地看着他,眼神里有说不出的神情,可惜他却无法理解。

    然而古铄是说不了话的!

    华万杰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脸色都变了,犹豫说道:“确实很少见,这个情况的原因是……”

    他无法把握,诊断不出来,又只好看向陆鸿。

    陆鸿缓缓说道:“动弹不得,无法言语,这和植物人差不多吧?用中医的理论来说,只有深度昏厥的人才会如此。然而现在这个病人,明显很清醒,想说话又说不出来,说他是植物人肯定没人相信。但是呢,说他只是瘫痪,又太古怪了吧?”

    是很古怪!

    陆鸿终于说出了他这两天的疑惑——自从昨天见到古铄之后,他心里一直迷惑不解,什么病症,什么情况,才会让一个年轻人落到如此地步?

    也就是说,陆鸿早就开始怀疑古铄的病情有古怪了,这也是他积极参与进来的最大原因。

    可以这么说,作为一个自恃医术高明的医者,陆鸿心里的蠢动支配着他这两天的行为。

    确切地说,他技痒了!

    这是他内心深处的意识,不然一向怕麻烦的他说不定还真不会掺和到这种事情上来。

    今天调动内气给古铄把脉之后,陆鸿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

    什么猜测?

    陆鸿如是说:“华老先生,心主君,肺为气,气动血,血指四肢,病人四肢麻痹,起因看似是肺伤,甚至可以说是心损,其实却是血行不畅罢了。”

    “血行不畅?”华万杰脸色一沉,望着陆鸿,神色说不出的复杂,“你的意思是说,古铄现在这情况,不是心肺的问题?那还能是什么问题!我诊不出来,你看出来了?”

    华万杰是激动的,因为他听出来了,按照陆鸿的意思,他之前治病的方向完全错了!

    但是他也搞不清楚情况了,刚才陆鸿把脉之后也明明说古铄心肺都伤了,而且很严重,现在却反口否定,这是怎么回事?

    陆鸿遗憾地看着华万杰,叹气说道:“古铄的脉象有紧有涩,极其复杂,不像一般的脉象那么清晰。按照我的判断,唯有气血不畅的原因了。”

    “哪里不畅?”华万杰沉声发问。

    陆鸿深深看了他一眼,道:“四肢瘫痪,无法言语……华老先生,虽然你是老中医,但是现代医学的常识你肯定了解的不少。你说,这样的病症,能是哪里的气血出问题呢?”

    说完,陆鸿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你说脑部?”华万杰脸色一变,声音大了许多,“不可能!怎么可能是脑部!像你说的,我现代医学的常识懂的也不少,古铄来的时候,他的家人也带来了医院的ct结果,他的脑部片子,一切正常。这不单是一家医院的检查结果而已!”

    难怪华万杰激动不已,他都大为怀疑陆鸿在信口雌黄胡说八道了。

    “果然是个骗子!”华天云总算找到由头开口了,指着陆鸿大怒说道,“爸,我就说嘛,他根本信不得!”

    华天风几人也怀疑地看向陆鸿,连钟歌都动摇了对陆鸿的信心。

    陆鸿无视几人复杂的目光,认真而坚定地说:“我说的正是脑部,也只有脑部神经受到影响,古铄出会表现出这样的症状来。你说他来的时候拍过很多片子,脑部检查结果正常,这就要回到我刚才所提的问题了。”

    “什么问题?”华万杰目光一沉。

    陆鸿盯着他说道:“我一开始就问了,华老先生你给古铄治病的时候,有没有发生过异常的情况,也就是可以使病人外部受到重创的可能。”

    华万杰脸色一白,紧接着一红,声音因激动而颤抖:“你的意思是说,古铄脑部在我治疗期间,受了重创,是我们造成的结果?”

    陆鸿默然。

    顿时,华家的人都怒了!

    “你小子果然没安好心,栽赃我们家来了!”华天云都快跳起来了。

    “爷爷,把他赶出去!”华子龙脸色涨红。

    “小兄弟,话可不能乱说啊,要有证据。”华天风淡淡地说。

    华天雨则急道:“陆兄弟,我看你搞错了,古铄治病的全程我都参与了,我们绝对没有伤到他的脑部,我们照顾得很好!”

    陆鸿不说话,只是在他们几人身上扫视了一眼。

    钟歌不得不急着站出来打圆场了:“各位,我们也是就事论事而已,诊断嘛,有准确,也有失误。大家都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他还真怕华家的人跳起来就动手,心里却老大怪陆鸿说话一点都不婉转,在人家的地盘得罪人,恐怕没好果子吃啊。

    再说了,你陆鸿说病人伤了脑部,有证据吗?

    “还说什么,把他们赶出去!”华天云是最激动的一个,也是行动派,说完就要动手赶人。

    “住手!”华万杰叫住了他。

    “爸?”

    华万杰没理他,双目定在陆鸿身上,沉声说道:“陆小兄弟,我们家老大说得没错,指控要有证据!你怎么佐证”

    陆鸿手一摆,严肃地说:“首先,我要声明一个事,那就是我认为病人脑部受到重创,是我的诊断,但是我没指控是你们伤的。其次,我也认为诊断要有佐证,毕竟口说无凭。所以最后,才是我今天来的目的,那就是证明我的判断。”

    华天云喝道:“证明个屁,你小子从一开始就胡说八道!我们才不想继续听你鬼扯了呢!”

    陆鸿也没理他,目光深邃看向华万杰,道:“华老先生,你的意思呢?”

    华万杰深吸一口气,他毕竟是见惯了风浪的人,很快恢复镇定,脸色也变得正常了,深深看着陆鸿问道:“你怎么证明?”

    陆鸿笑了,道:“很简单,检查!不巧,我手上还真有检查工具!胖子,拿来!”

    没有人应。

    陆鸿扭头,推了一下没动作的钟歌,道:“胖子,说你呢,给我!”

    “啊?”钟歌愣住了,“什么?”

    “检查工具啊!”陆鸿瞪他一眼,“我们带来的探测仪!”

    “啊?”钟歌愕然,傻傻地把手中的小袋子递到陆鸿手上。

    他完全懵逼了,这个……金属探测仪……用在这个时候?

    当华家的人看到陆鸿从袋子掏出的棍状东西,也都懵了!

    这是什么鬼玩意!?

    说好的证明呢?

    *首 发更 新 ww w.  bp i. 更 新更q快广s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