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华师和华老头
    “华老先生,恕我冒昧,请问你的功夫是谁教的呢?”

    华万杰的书房并不大,装饰得很古朴,红木家具,看上去典雅极了。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足有三米多长的书架,格了五六层,满满都是罗列的书籍。

    陆鸿眼尖,认出了很多书的名字来,大多是医药行业的书籍,不过他此时一点别的心思都没有,两人才一坐定,他就开始询问华万杰武功的师承了。

    这才是他最关心的事。

    华万杰闻言并没有当场回答,反而皱眉不语,看着陆鸿沉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陆鸿赶紧说道:“华老先生,我并不是有意打探你的师门,也对你们的隐秘没兴趣,我只是觉得你们华家使的功夫很眼熟,也许正是传自我所想到的人手上呢。”

    这解释很有必要,毕竟随便打听人家的师承,冒昧而鲁莽,碰上性情暴躁的人,说不定都跳起来指责了。

    和明面上公开化的功夫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出处不同,古武术的传承自有一套严谨的体系,时到今日,虽然不至于有传男不传女的落后,却也不是随便能嚷嚷的。

    原因很多,不过陆鸿认为最主要的还是古武术杀伤性太强,很多师门一路传承下来,自然结仇结怨不少,有的恩怨甚至延绵数百年之久。双方碰面,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冲突矛盾也就随之而起。

    为了避免被人背后敲搬砖,这个师门传承自然就很多忌讳了,能不说就不说。这也是为什么华老头在陆鸿出门之前一再告诫不要轻易显露功夫,更不要随便把他华老头牵扯出来。

    现在陆鸿直问华万杰,后者犹豫也就是应有之义了。

    听了陆鸿的解释后,华万杰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奇地问:“陆小兄弟是好奇哪门功夫?”

    陆鸿眼睛一亮,问:“华家的功夫有不同的传承?”

    他记得华家诸人与古家动手的时候,有的用太极,有的是八极,实在是矛盾的很。

    特别是华万杰的孙子华子龙,八极和太极同修,还打的有模有样,真是难得。要知道这是两门发力方式截然相反的功夫呀!

    “八极是我岳父传给我的。蒙他看得起,嫁女于我,也把家传的八极拳传给了我。我岳父他老人家十多年前就去世了。”华万杰一点没有隐瞒地说出八极的底细。

    陆鸿略过这些,小心地问:“那……太极呢?”

    说到底,他才不关心华家八极到底是怎么来的!

    “太极……”华万杰叨了一声,有些失神,双眼迷离,不知道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陆鸿双目精光闪闪,不舍问道:“华老先生,你家的太极……能说说么?”

    华万杰浑身一振,回过神来,目光落在陆鸿身上,沉声说道:“你认得我的太极?”

    陆鸿说道:“似是而非,不敢确定。”

    “真的认得?”华万杰不大信,“你知道世上太极有很多,而且也很像。”

    陆鸿认真说道:“但是武术太极却不多。”

    “古武……”华万杰全身震动,两眼射出骇人的光芒,嘴巴张了张,还是没说出什么来。

    陆鸿见状叹道:“看来华老先生顾忌还是很多呀。”

    “我答应过人,不轻易说太极的传承。”华万杰无奈说道。

    陆鸿哦了一声,随机问道:“那人是不是姓华?”

    “啊?”华万杰叫出声来,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他是不是叫你小华子?”陆鸿又直直问道。

    嚯的一下,华万杰坐不住了,整个人弹跳起来,撞得椅子都倒在一边,他盯着陆鸿直看,浑身颤抖,嘴唇哆嗦,说话都不利索:“你……你怎么知道的?小华子,那是……我……你到底是谁,你认得华师?”

    “华师?”陆鸿歪头,皱眉不已,“这是他的名字吗?”

    华万杰顿时清醒过来,怒道:“你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你诈我?”

    “别误会,别误会!”陆鸿赶紧摆手解释,“我也有一个姓华的师父,不过他从来没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我都是华老头华老头地叫他。你说的华师是……”

    “你师父也姓华?我也跟过一个姓华的师父学过艺,所以我都叫他华师!”华万杰激动得难以自制,上前抓住陆鸿的手臂逼问,“快,告诉我,你师父在哪?我要见他!”

    陆鸿皱眉掰开对方的手,道:“还请华老先生不要激动。”

    “我特么能不激动么!搞不好你师父就是当年教我习武学医之人!”华万杰说话的声音很大,震的陆鸿耳朵都生疼了,“也只有他出叫我小华子!”

    陆鸿苦笑了,华老头害人不浅,说话总留三分,甚至连身边亲近的人都不肯告知名字,害的他们两人现在在胡猜乱想。

    华师!

    华老头!

    对不上暗号,找不到组织啊!

    还好有小华子这个特殊的称谓,倒是让真相相近了——如果没有猜错,两人应该是师兄弟!

    刹那间,两人想到了一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苦笑不已。

    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一个二十不到的年轻仔,是师兄弟?

    这尴尬,简直无法言说!

    不过很快华万杰就被更多的激动所包围,他直接向陆鸿追尾华师的下落。

    “这个么……”陆鸿犹豫了。

    “怎么了?”

    陆鸿想了一下,老实说道:“出门之前我师父告诫过我,无论是谁问起他的底细和下落,都不能说!所以,很抱歉!”

    华万杰愣了一下,继而大笑:“对对对,就是这范。华师他最怕麻烦了,他当年也叫我不能向别人透露他的消息。”

    “你真的确定我们说的是同一个人么?”陆鸿有些担心。

    话说他到药壶村寻找地址上的人,碰上华家的人,介入了华家的事,刚好就是所要寻找的人?

    这事也太巧了太狗血了吧?

    “只有华师一个人叫我小华子!”华万杰双眼红红地说,“这个称号没别人知道。一定是他老人家,一定是!”

    “这个……华老……哥,你能说说你们的故事么?”陆鸿很小心地问。

    也许是出于激动,又也许是发泄,华万杰一股脑儿地把他和华师两人的经历详详细细说了出来。

    陆鸿也从中获知了很多华老头不为人知的往事。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