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几十年隐秘的故事
    华家堂皇的大厅。

    就在陆鸿和华万杰走进书房密谈的时候,留在大厅的几人虽然都安分地端坐着,但是内心是极其不平静的,甚至可以说是暗潮涌动。

    特别是钟歌,肥腻的脸上有一股暗红色长久停留,额头头发根旁边还时不时冒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

    他这是心急如焚,使得身体也跟着燥热起来。

    此时的钟歌坐在大厅左边的椅子上,他对面的一排椅子,坐得则是华家父子叔侄四人。

    当四人的目光从他身上扫过时,钟歌总觉得不安从心底涌现。他愁得都快要哭出来了,特别是华天云凶恶的脸色加凶狠的目光,更是让他如坐针毡,浑身都不得劲,恨不得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但是他无法行动,他总不能抛下陆鸿一个人在这里生死未卜自己逃生啊。

    是的,钟同学是在为他和陆鸿接下来的命运感到忧心。

    诚然,他也看得出来陆鸿和华万杰话里有话,不能为外人所知,这才要密谈。看情况,两人是真的有些渊源,说不定还能套上些交情。

    但是,如果套不上交情,反而扯上了恩怨呢?

    钟歌知道陆鸿此处的原因,但是他也看过那纸条了,只有个外号和地址,找的到底是谁,有什么内幕,那是完全一头雾水啊。

    一旦谈不拢——或者说谈崩了,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眼前这几位那是恨不得吃了我的眼神……陆老大,希望你那边谈出个好事来,可千万别出什么好歹啊!我可是舍命陪君子的,你得悠着点!”钟歌暗自祈祷。

    最后,他实在受不了华家几人意味未明的目光,只好低下头,盯着脚下的地板愣愣看着。头是真的不敢抬了,更别说看人。

    他的对面,华家父子叔侄几人只是安静坐了一会,目光交流置于,更多是看向他们家书房的方向。

    书房的房门紧闭,华万杰和陆鸿进去之后,就了无声息,他们也无法判断里面是什么情况!

    又坐了一会,最末座的华子龙扯了扯坐他旁边的华天雨的衣袖,侧头低声问道:“三叔,你有没有发现,刚才爷爷又像以前一样,对我们家太极功夫的来历讳莫如深了。这么多年了,每次我们问他这事,他不是发怒,就是沉默,或者叹气。你说,这事到底有什么不能说的地方,有必要这样神秘吗?”

    华天雨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你爷爷要说的话,自然会说的。你操心这个做什么!”

    “我不是操心,我是不顺心!”华子龙咬牙,很不爽的样子,“老爷子对我们不说,却和那陆鸿要密谈,一副要交代一切的样子。你说,这不是把我们当外人,却把外人当自己人的节奏吗?我不服气!”

    华天雨瞥他一眼,不搭话了。

    “我也不服气!”嗡嗡说话的是华天云,他也扭头盯着华天雨,“老三,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知道真相?”

    华天雨惊了:“二哥,你为什么这样说?我哪里知道什么真相!”

    华天云哼了一声:“我跟父亲学了八极拳,大哥学了太极功夫,除此之外,毫无涉略。很显然,没有跟父亲学医术,他是很不满的。而你呢,一直跟着他,又学功夫又学医,说是得了他的真传也不为过。你是他最得意的作品,最满意的儿子,而且你一直在他身边,他就没跟你说过太极的来历?”

    华天雨急了:“二哥,话不能这样说!父亲对我们三个都是一样的感情,何来满意不满意之分?”

    “那你说,你问过父亲这事吗?”华天云追问,“这事几十年来老爷子一直秘而不宣,却又欲言又止,很明显是有很奇怪的故事嘛。我们都好奇了几十年,我不信你不好奇。”

    华天雨苦笑连连:“我当然好奇,也问过,但是父亲都是老样子:你可以问,但是他就是不答。”

    “真的?”

    “要我发誓吗?”华天雨瞪大了眼睛。

    “够了你们!”沉默寡言的华天风出声打断了两人的猜疑,“都是兄弟,发什么誓,你以为玩过家家吗!”

    “我这不是顺口一问嘛!”华天云嘟囔。

    华天风轻轻瞥了他一下,道:“老三的为人你还不了解吗,如果他知道的话,你觉得他藏得住话?他压根就不是那种心思深沉之人!”

    华天云闻言哈哈大笑,道:“大哥说得没错,老三还真是话痨碎嘴之人呢!”

    他笑得很大声,也很爽朗,引得对面打算一直低头装鸵鸟的钟歌也忍不住抬头看了一下。后者发现人家华家几人其乐融融的场面,心底叹息一声,又沉默低头。

    对面的华天雨听了二哥的打趣,不悦说道:“说什么呢,我一个大男人,哪里唠叨了!”

    华天云继续笑道:“好,你不老大,你是闷骚男行了吧!”

    “……”华天雨很无辜抬头。

    老大华天风目光从两位弟弟身上掠过,落在自家儿子身上,沉吟了一下,问道:“子龙,你爷爷最疼爱你,他有没有漏过这方面的口风?”

    华子龙叫道:“爸,那你可就高看我了,也小看爷爷他了。无论我怎么问,爷爷都是顾左右而言他,从没正面回答。”

    华天风哦了一声,有些失望。

    华天雨安慰说道:“我们就别胡乱猜了,都几十年了,我们也习惯了。我觉得父亲他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他一直想说,总是不吐不快的样子,但就是一直不说。难道这是要带进棺材的秘密?”华天云大大咧咧回应。

    华天雨苦笑,不说话。

    缓缓的,华天风目光渐渐转移到书房紧闭的门上,忽然说道:“说不定今天我们就能获悉这个我们好奇了几十年的事情。”

    “今天?不可能吧?”华天云不相信,“老爷子要说的话,早就说了,何必等今天!”

    华天雨顺着大哥的目光看到书房之处,若有所思,慢慢点头。

    华子龙见状,也反应过来,叫道:“爸你的意思是因为这个陆鸿?”

    华天风说道:“陆鸿这个人很奇怪,说话做事总是胸有成竹的样子,而他的目的不出所料的话,是冲老爷子来的。你没看到老爷子听到陆鸿问太极是不是华家家传功夫,老爷子脸色都变了吗?显然,老爷子有些意识到什么了,所以才说这里不方便,要到书房谈。如果两人真的就太极传承谈拢了,老爷子有很大可能会在今天也和我们说明来龙去脉。”

    不愧是大学教授,思路清晰,条理分明,逻辑严谨,猜测也很有说服力。

    正因为这样,华天云顿时更不爽了:“搞来搞去,我们几十年的感情,还不如一个外人!简直岂有此理!”

    华天风嘿的一下,道:“还真的没理可讲。有些事,有些话,就是要遇上合适的时间和对的人才能说出来。”

    “敢情我们都是错的人?”华天云更不满了。

    华天风叹息说道:“现在我更好奇的是,这个陆鸿到底是什么来头,他所来到底是何事?”

    华家其他三人都沉默了,显然他们也想知道答案。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最后,华天云嗖的一下站起来,三步当作两步,跨到低头的钟歌面前,大声说道:“小子,你说,你那朋友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而来?”

    一直是鸵鸟心态的钟歌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得不轻,抬头的时候脸色惶恐,反应过来后猛地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陪同而已。”

    “没骗我?”华天云瞪了他一眼,“我告诉你,撒谎欺骗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钟歌心更慌了,连连说道:“真的不知道,没骗你!”

    他是真的冤啊,他是真的不知道啊,想说些什么都说不出来。

    诚然,此处是他找到的,但是陆鸿委托他的时候,只给了个地址和外号,其他什么都没有,更没有交代,甚至于陆鸿他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如果不是他钟歌刚好是老南方市人,加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否则还真找不到此处!

    至于什么金属探测仪,什么三才针,他是一概不懂功效的,看都看呆了,哪里懂内情。

    “老二,你就别欺负小朋友了!”最终还是华天风开口替钟歌解了围,使得后者第一次对前者充满了感激,就差热泪盈眶了。

    华天云讪笑:“我这不是死马当活马医嘛!”

    说着,他又慢慢走回去坐下,哪知道屁股刚落椅子面上,倏地,他又弹了起来,扭头转身。

    他的兄弟和儿子动作也迅速,与他一样嗖的站起,看向书房处。

    原来,嘎的一声响,书房慢慢打开了,走出两人来。

    首先迈步出来的是华万杰,他满面红光,龙行虎步,跨步的动作很大,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很快就走进了大厅中央。

    跟着他后面出来的正是陆鸿,只见他嘴角含笑,仰头挺胸,姿态潇洒,浑然没有顾忌旁人异样的眼光。

    “陆老大,你没事吧?”钟歌也嚯地跳起,奔到陆鸿面前,紧张而激动。

    陆鸿摆摆手,微微笑道:“我还能有什么事,你担心什么鬼呀?”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钟歌呵呵傻笑。

    陆鸿拍拍他的肩膀,耸耸肩不说话了,目光转到华家几人身上,确切地说,是落在华万杰身上,他倒是想看看华万杰是怎么为自己的子孙介绍他的。

    “爸……”

    “爷爷……”

    “先别说话!”华万杰摆手阻止他们,指着陆鸿说道,“我先来正式给你们引见一个长辈。”

    “长辈?”华天风几人满脑子问号。

    “对,他就是我的师弟,你们的师叔、师叔祖!”华万杰铿锵有声,他手上的动作没有变,直直指着陆鸿。

    “啥?师弟?”

    “师叔是什么鬼?”

    “师叔祖是什么东西?”

    除了华万杰和陆鸿还神色正常外,所有人都一脸的懵逼,完全陷入了二次元空间无法自拔!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