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师叔!师叔祖!
    师叔?

    师叔祖?

    华万杰的话使得除华天云之外他的儿子和孙子都傻眼了,恍然想起与陆鸿的赌约。

    当陆鸿说要他们主动叫长辈,他们都嗤之以鼻,认为这种事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否则都不可能出现。

    特别是华天云跳出来说要比武,陆鸿要赢了他才能证明有本事,他们就更是窃喜,以为只要华天云赢了就不用叫这难以启齿的称呼了。

    没想到,华天云一败涂地,三两下就被人搞定了!

    现在,是不是要兑现赌约了呢?

    见他们犹豫,钟歌顿时不爽了,道:“怎么,你们要反悔?你们不是说由这位大叔代表你们出战的吗?难道你们不承认,想来一场车轮战?做人不能太无耻啊!”

    钟歌生怕陆鸿又被人用言语拿捏住,率先把话说死,让他们没有理由再提比武的事。

    他这么一说,听的几人更是尴尬了。

    可他们能说什么呢,他们确实都说了以华天云代表出战,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是结果而已。

    其实他们都是明白人,不会真像钟歌担心的那样出来车轮战——以战力而论,他们自认没有华天云的能耐,连华老二都输了,他们再上也不过是一样的结果罢了,甚至还要大大不如。

    既然如此,又何必再去丢人呢?

    这么一想,他们更是深刻认识到陆鸿武术之道上的功力,倒是没有那么尴尬了。

    叹了一口气,向来冷静的华天风率先走出来,向陆鸿拱手作礼说道:“天风见过陆师叔!”

    这话一出,代表他认可了陆鸿的身份。

    “大哥……”

    “爸……”

    华天雨和华子龙惊呼出声,大为惊讶地看着他们的大哥、父亲,想不到先低头的是这个一向有些清高的人。

    只见华天风面无愧色,冷冷清清地说:“陆师叔武艺高强,达者为尊,做我们的师叔绰绰有余了。何况他真的是父亲的师弟,无论是尊重强者,还是尊重父亲,这个师叔叫得不亏。”

    “很好,很好。不愧是我华万杰的大儿子。”华万杰欣慰大笑。

    不管这个大儿子是不是真的出于真心和诚意,正如他所说,尊重强者,一向是人类的社会尊者。既是强者,给个尊称,也不丢人。

    或者说,这是华天风给自己的自我安慰,给他们找了一个台阶下。

    果然,听到他的话,华天云也没那么羞愧了,低头叫了一声:“天云见过师叔,多谢师叔的指点!”

    “天雨见过师叔!”华天雨也跟随说道。

    他们都向陆鸿作礼,陆鸿也慌忙回礼,连连说道:“客气了,客气了!”

    虽说身份确实是他们的师叔,不过这个年代了,人家不认还真的没有办法,何况人家三人比他陆鸿年纪大那么多,也都是有身份的人,如果他坦然受礼,那就真的有些不知好歹了。

    陆鸿情商过关,不至于看不透这点,因此对他们也很客气,并不会因为赢了赌约而得意忘形。

    四人作礼回礼,场面的气氛渐渐缓和下来。

    不过现场之中还有一人没有动作,那就是更为年轻的华子龙,他此时看着陆鸿的目光充满了复杂的神色,脸色一阵红一阵紫,踌躇着不动,显然心里情绪波动很大。

    “子龙,你愣着做什么,赶紧过来拜见你的师叔祖!”华万杰见状催促。

    “我……”华子龙扭捏起来。

    任谁都看得出来他不情愿,更不好意思拜陆鸿为师叔祖。

    “子龙!”华天风高声叫了一下自家儿子的名字,招手说道,“你爸我都叫师叔了,你是我儿子,叫师叔祖不是应该的吗?难道你还想骑在我头上不成?”

    “不敢!”华子龙赶紧应了一声。

    华天风喝道:“那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叫师叔祖呀!”

    “哦!”华子龙很不情愿地慢慢走到陆鸿面前,憋红了脸,眼神闪烁,都不敢看人,低声叫了起来,“师叔……祖,你好!”

    虽然虽低,陆鸿却听得清楚,他点点头笑道:“你也好。”随后便没有多余的动作,辈分相差太大,年纪也差不多,他倒不用和对方客气。

    不过他深深看了一眼斜对面的华天风,心中忍不住赞叹,不得不说华天风话是不多,但一开口总在重点上,而且极有说话的天赋和技巧,两句话就化解了几人的尴尬,使得场面顺着他的意思进行。

    “华师兄这大儿子,不简单啊,这教授做得真溜!”陆鸿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一下。

    陆鸿这么想的时候,华天风又说话了,面对的还是他:“陆师叔,虽然我不知道你和父亲到底是怎么话的当年事当年情,不过我相信父亲不会乱认关系。如今我们比试过了,也相认了,那就是一家人了,是不?”

    陆鸿闻言点头说道:“不错,是一家人了。”

    华天风笑了:“那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既然是一家人,还请陆师叔看在家父年老的份上,帮他一下,如何?”

    “你的意思是……”

    华天风一副苦恼的样子,道:“在师叔的指点下,我们确认了那个古铄确实是被人暗算了。我们都看不出来,师叔却能一眼认出那是什么三才逆行针,可见师叔那是医武双修,而且功力都非常精湛。我们都这三才逆行针一头雾水,连认都认不得,更别说救治之法了。还请师叔看在同门一家人的份上,替我们解决了这一麻烦!”

    陆鸿又不得不盯着华天风看了几眼,他果然没有看错人,这华教授心眼实在是太多了点,想要他帮忙救治古铄就直说嘛,何必扯一大通有的没的!

    说得好像他没有同情心不顾念同门之情,或者要戴高帽才肯出手帮忙一眼。这也太小看他了!

    深吸一口气,陆鸿淡淡笑道:“这是我这个做师弟义不容辞的责任!”

    他的态度也很明显:我不是因为你华天风给我戴高帽以大义压人才答应的,我完全是给华万杰这个师兄面子而已!

    “师叔真的有办法?”华天风闻言惊喜莫名,连忙追问。

    连华万杰也忘了其他,问道:“陆师弟,你懂这个三才逆行针的解决之法?”

    华家其他几人也眼巴巴看着陆鸿,眼神充满了希冀和担忧。心里既有希望,又害怕最终失望。

    陆鸿扫了他们几人一眼,觉得是时候更深入震撼他们,折服他们。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大家都在这里,我现在就给你们露一手,看看我是如何破解这三才逆行针的!”陆鸿笃定地说了一句,率先重回古铄的病房。

    他的身后,跟着兴奋、激动、忐忑、担心的心情复杂的几人!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