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唯一的办法
    用双手就能通透式拔出银针?

    听了陆鸿的话,所有人都有些不信。因为之前陆鸿就说三才逆行针至少用三个银针在不同的方位插入,而且插得没有一点顶露出来,既然如此,又怎么用双手去拔针呢?

    看了看古铄脑袋上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小黑点,几人都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

    华万杰说话了:“陆师弟,就算你手速再快,双手也无法同时使用三个工具呀。”

    “谁说我要用工具?”陆鸿笑问。

    华万杰一愣,道:“不用工具用什么?”

    陆鸿又摇了摇他的双手,道:“不是说了吗,就用手!”

    华万杰更迷惑了,愣愣看着陆鸿,一时不知道该问什么。

    他看了看古铄,还是说道:“陆师弟,这三个银针在一条线上,最近的都相差一寸多长,一个人实在无法同时操作呀,毕竟就算割他一些头皮露出针头,也挖不深,怎么说都是脑袋,不好随便乱挖,不然怕出更大的问题。”

    陆鸿耸肩说道:“我也没说要挖他头皮呀。”

    “这……陆师弟,你让我糊涂了……”

    陆鸿叹气说道:“华师兄,我一时说不清楚,这个……比较难解释。不过如果你同意,我一边做,你们在一边看,看完你们就懂了。”

    “这个……”华万杰有些为难。

    “这不好做!”他的大儿子出头说话,华天风脸色严肃,说话的语调也很低沉,“陆……师叔,现在这个病人非常特殊,而且他们家和我们家的关系也很紧张,特殊时期,医治什么的必须谨慎对待。既然查出了病因,我看还是先请古家的人过来吧,把事情说清楚,看他们是什么意见。”

    “这是你的意见?”陆鸿似笑非笑。

    华天风硬着头皮说道:“还有比这更谨慎的办法吗?由古家来做决定,否则出了什么事我们更难交代。”

    陆鸿呵呵笑道:“你这锅甩得不错!但是,古铄明显是被人暗算的,你就不怕找华家的人过来走露了消息,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什么后果不可挽回,在场的都是聪明人,一下子就明白了陆鸿的意思,无非是一个不小心,古铄会被人继续暗算,后果也就更严重了——现在无非是瘫痪无法说话,再严重一点估计就连性命都没有了!

    这也是陆鸿说华天风甩锅的原因,后者明显是打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思,把锅一甩,管你们古家什么争斗什么阴谋诡计,你们谁该死就谁死去吧!

    不得不说,这主张有点冷血!

    陆鸿直接揭露华天风的意图,也很明显是不满意他的主张。作为一个医者,救死扶伤是本分,救不了那也不能见死不救呀。

    至少,陆鸿做不到,他的心肠没那么硬。

    对于陆鸿的指责式的反驳,华天风脸色微红,硬声说道:“总比再出什么事故要好!古家的人是什么性子,他们的作为有多恶劣,这两天你也是看到的了。再出事,我们华家可就要鸡犬不宁了!”

    陆鸿看了看他,长叹一声说道:“你说的不无道理,我可以理解。但是,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噼啪想,你确定事情能按你的思路走下去?你就算想甩锅,也要看人家接不接你这锅呢!”

    “说事实,摆证据,他们还能说什么?”华天风沉声说道。

    陆鸿声音也沉了下来:“早知如此,今天就该让古家来人,让他们看着我招出古铄的病因。亲眼所见,事实才能胜于雄辩,不然人家说我们为了推卸责任制造证据,那才是真正的有理说不清,不是吗?”

    华天风闻言脸色大变,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华家的其他人也醒悟过来,脸上神色纷纷大变!

    诚如陆鸿所言,现在把古家的人找来说明古铄的病因,人家一看这么离奇的理由,不信之下说是华家故意制造的,闹起来那才叫要命!

    到时,解释都没地方说去!毕竟陆鸿说的时候,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手所探,他们都无法相信,何况并不在现场事后才被通知的古家之人!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该怎么办?”华天云大嗓子嚷了起来。

    陆鸿平静说道:“无论是为了防止走露消息,还是防止古家的人不信发飙,都不能提前通知他们。那么,只剩一个办法,先治好古铄,再叫古家的人来,由古铄亲口告诉他们真相。这是唯一的办法。”

    华家的人哑然,果然是只有一个最佳的办法。

    问题是,怎么治,能治好吗?

    心中有了决断,华万杰果断说道:“陆师弟,那就拜托你了,请你出手帮忙!”

    “爸……”华天风几人叫了起来,有些担忧。

    “都给我闭嘴!”华万杰呵斥他们,“这事由我决定,有什么问题也是我的责任。”

    华万杰态度极其坚决,不容置疑的样子,几人这才不敢说话。

    陆鸿笑着问华万杰:“华师兄真的相信我?”。

    华万杰点头说道:“你我同门,不信你信谁!你是华师的关门弟子,只要你得了他老人家的真传,我相信你有这个本事。华师当年的神奇,我亲眼所见,可惜我没学到他的本领罢了。”

    “看来我想不用心用力都不行了。”陆鸿笑道。

    见陆鸿态度笃定,信心十足,华万杰也不由得被感染了几分,对陆鸿有了几分信心,沉吟一下后说道:“陆师弟,你说,几时开始,要准备哪些工具?”

    陆鸿看了一下时间,正午十二点都过了,俏皮说道:“无须准备任何工具,我心里有数。但是,华师兄,皇帝不差饿兵,能给一顿午饭吃么,吃完就开始!”

    华万杰愕然,继而一拍脑门,道:“怪我怪我,都忘了时间!是到吃饭的时候了!”

    “爸,你放心,我早就让人准备午膳了,现在大家移步饭厅就能开饭。”华天雨及时说道。

    “那就好!来,陆师弟,我们到饭厅用餐。”华万杰很满意说道。

    陆鸿也很满意,华家三子之中他没有看错,最懂人情世故的还是老幺,也是最得华万杰真传的人。陆鸿也很看好这位勤勤恳恳踏踏实实的师侄,后者的前途和未来,绝对不止现在的水平。

    午膳很丰盛,陆鸿吃得颇为惬意。也许是华家的人都有心事,大家的话不多;又也许是为了更快见到陆鸿医治古铄,大家都吃得很快。

    饭后,几人再次来到古铄病房。

    陆鸿也很快开始着手治疗古铄,他的办法,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1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