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运功
    病床上,古铄被扶着坐了起来,双腿盘着,靠着床把上,坐的也不是很直,微微弯腰。

    他的双眼睁得大大的,本来苍白颜色的脸蛋红通通的,看上去很激动。也许是因为意识到自己的病情有救了……

    但是,除了陆鸿,更多人觉得古铄也许是不好意思——确切地说,围观的他们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因为陆鸿上来就扒了古铄的上衣,脱了个精光,赤着上身的古铄这么看都有待宰羔羊的样子,特别是陆鸿如狼似虎地搬弄他的身体的时候。

    说好治脑袋,怎么把人家衣服给脱了?

    这是一心要看陆鸿如何给古铄治病的人讶异的地方。

    午饭过后,陆鸿再次来到病房,二话不说,就折腾起古铄来了。他也不用别人帮忙,亲自扶起古铄,也亲手扒人家的衣服。

    “三叔,不是说针插在脑袋上吗,扒上衣做什么?”一旁,好奇而不解的华子龙问他身边的华天雨。

    他说话的声音根本就不避讳陆鸿,大得所有人都听见了。

    陆鸿闻言只是笑笑不说话,其他人却是微微皱眉。

    华天雨向华子龙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小声说道:“别说话,看着就是了。”

    华子龙忍不住说道:“我怕他把病人折腾坏了!不会是担心挖头皮流血弄脏了衣服吧?”

    “……”华天雨说不出话来了,话说他也看不懂陆鸿的用意,也是一头雾水好不好。

    没有人知道陆鸿要做什么,更无法理解他所说的不用挖头皮的工具,只凭双手取银针要如何做到。

    “你们看着就是了,别打扰他!”华万杰虽然也疑惑着,却出声告诫诸人不要多言,算是一锤定音了。

    最里是这样说,心里却也担忧着:“陆师弟不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吧?这是多事之秋,不能再出意外啊!”

    说白了,对于陆鸿治疗古铄的手段,华万杰嘴里是说相信自家师弟,心里也是一阵打鼓,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房内心情最复杂的肯定是陆鸿的好基友钟歌同学了,他也是满腹紧张地看着陆鸿作为,心里也满是担忧,生怕陆鸿搞砸了。

    其实在刚才吃饭的时候,钟歌就和陆鸿说过,如果治病的手段涉及什么师门隐秘或者不能为外人所知的东西的话,那他打算吃完饭就先回学校了。

    陆鸿当时只是犹豫了一下,回复说看看也不要紧,只是以后心里有数就行,不能到处宣传嚷嚷。

    钟歌顿时明了:治疗的方法果然还是特殊而隐秘,不足为外人道尔。

    陆鸿不把他当外人,钟歌很感动,拍着胸脯保证说绝不大嘴巴——对于这一点,陆鸿是比较怀疑的,这也是他特意交代钟大胖子的原因。

    无论如何,钟歌留了下来,主要原因自然是好奇心使然,他也极想看看陆鸿如何取针。这样一来,他自然也就希望陆鸿能成功了。

    几人怀着不同的心思,看着陆鸿施为,只见他摆放好古铄之后,也跨上了床,盘腿坐在古铄身后。

    这些动作更让人疑惑了:这又是搞哪出?

    盘坐后的陆鸿,和古铄齐平,根部看不到对方脑袋上的地方,这要如何取针?再说了,陆鸿两手空空,这是真的不依靠工具来取针吗?

    他说的真的不是开玩笑的?还是说做的是在开玩笑?

    所有人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没有任何疏忽,连眼睛都不肯眨一下,就紧紧地盯着陆鸿的动作。

    床上,陆鸿拍了拍古铄的肩膀,侧身轻声说道:“等一下无论你身体有什么感觉,都用力给我忍住,好吗?”

    嗬嗬!

    古铄喉咙滚动,喘息几声,依然无法说话,不过他的双眼眨了眨,充满了激动和希冀。

    陆鸿好像意识到他在表达什么,微微笑道:“我很自信能帮你,你也要对我有信心。再差你也就这个样了,死马当活马医,你也没什么损失,不是么?”

    嗬嗬!

    古铄还是喘息,无法表达出任何意思来。

    旁边的人听了陆鸿的话,有些翻白眼了,心想你这是安慰人还是吓唬人啊,人家还没死你,你就当死人来治,一个医生和病人说这样的话,真的好么?你就不怕人家打了不死你?

    心里吐槽归吐槽,却都不敢发牢骚了,谁都看得出来,陆鸿已经准备给古铄治病,现在已经倒了最为关键和紧张的时刻——

    啪!

    陆鸿左掌平平伸出,用力地按在了古铄的背部后心上,手臂直挺,手指并拢,手部肌肉甚至可以看到因为用力而绷紧起来。

    “这动作,是……”

    “不是吧?”

    “纳尼?”

    看到陆鸿动作的人都斯巴达了,目瞪口呆,整个人都凌乱了。

    他们一开始觉得陆鸿的动作很眼熟,本来就心头疑窦大起了,而当陆鸿运力的动作做出来之后,他们顿时醒悟过来为什么这动作那么熟悉了——

    这就是武侠影视剧上经常可见的常规动作呀——运功!

    打坐运功也好,硬功逼毒也好,不都和陆鸿现在的动作一模一样么!

    但是,人家是在演戏,是为了娱乐大众。那陆鸿这算什么,也用生命在演戏,还是说是上天派来的逗比,用搞笑来娱乐他们?

    这玩笑开大了!

    所有人只觉得心头火气,认为被陆鸿愚弄了,他们咬牙切齿,杀人的心都有了。

    “胡闹!”

    “搞笑!”

    “当我们傻么!”

    就在华家的几兄弟就要呵斥陆鸿的时候,接下来的画面使他们都顿住了脚步,停下来思维,只觉得眼前的一切是那么地不可思议:

    古铄的脑袋,竟然开始冒出一缕缕白色雾气!

    小 说\s*网  . e.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