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内气的震撼
    三根银针,分别插在陆鸿右手的三个指缝之中,针尾泛着银光,针尖则含着血珠,看上去无比骇人。

    围观的几人都看呆了眼,内心震撼得无以复加,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见——确切地说,不会相信,也不肯相信。

    实在是眼前的一切都太玄幻了!

    陆鸿在他们面前展现出了只有在电视电影中才能看到的画面:左手运功,硬生生从脑袋里逼出了银针,继而右手一挥,三根银针就被同时拔出!

    这等景象,让他们如在梦中,迟迟无法反应过来。

    陆鸿此时却无暇他顾,右手一甩,三根银针从手指脱落,掉在了地上,继而回掌,两只手全搭在古铄后背,双手一顿,用力拍打了一下。

    只听到古铄“哇”的一下叫了一声,紧接着从口中喷出一口血来,全吐在了床上。血迹乌黑,还有凝结,显然是体内淤血。

    一口心头血吐出来之后,古铄脸色又是变幻不定,先是紫红,接着是苍白,紧接着出慢慢回转一点红润。

    也是这一口血喷了出来后,古铄再也坐不住了,慢慢软倒在床。

    “吁……”陆鸿缓缓收掌,长长吐了一口气,气息宛如凝实成雾,白色的烟雾直直从床头吹到了床尾,就好像他在吞云吐雾一样。

    其实这是他内气运转周身,体内排气,从胃部、肺部窜了出来而已。

    围观的几人并没有察觉到陆鸿的异样,他们是被古铄那一声吐血的大叫惊醒过来的,见到床上的那摊血,都吓得不轻。

    此时陆鸿从床上收功下来,发现他们惊恐的样子,安慰说道:“人没事,吐的是淤血,一下子气血冲击心脏大脑,暂时昏厥而已。等他气血平缓,心神暂息,就可以醒过来了。”

    众人半信半疑看看陆鸿,又看看床上的古铄,一时无言。

    “陆老大,你好牛逼啊!”最终还是钟歌率先表示他震惊、惊喜、惶恐、兴奋的情绪。

    他嚷完之后,一把跳到陆鸿身边,抓住他的手兴奋地问:“陆老大,你刚才展示的是内功吗?你确定不是装模作样?你真的会内功这一套东西?你教我好不好,我也想做武功高手,我也要做大侠!”

    陆鸿很无奈地掰他的手,说道:“你一下子像机关枪一样问那么多,我该怎么回答?”

    “你不用搭,只要教会我就行了!”钟歌兴奋之情难以言说,陆鸿几次用事实证明他确实是一个功夫高手,但是,谁能想到竟然“高”到这地步!

    内功逼出针来,这已经脱离了他所熟知的现实常识,和虚构的影视剧花招差不多了。

    如果不是亲见,打死钟歌都不会相信,毕竟他一直以为电视电影上展示的都是假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他现在想知道的是,陆鸿能不能飞檐走壁,或者一掠三丈远,又或者踏雪无痕蜻蜓点水什么的。

    陆鸿如果知道他的想法,肯定会告诉他,内气是真的,飞天遁地的武功是假的,至少陆鸿他就做不到。

    内气于他,不够是身体突破了极限,与自然相合,能够沟通天地气息,从而与身体融为一体而已。

    要他力大无穷可以,让他延年益寿也没问题,甚至让他救死扶伤医治绝症也不是不可能,但要让像武侠影视剧那样飞檐走壁一拳打出气浪翻滚死伤无数,那就绝对无能为力了。

    但是别人不知道,因为炼气这一境界,可遇不可求,别人别说练成了,就连见都没见过。

    所以,华家的几人都如同钟歌一样,饱含无比复杂的情绪,想要探知陆鸿刚才的所作所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连华万杰都忍不住凑到陆鸿身旁,小心地问:“陆师弟,你刚才是……运气,帮古铄治病?你……是炼精成气的境界了?”

    陆鸿见他满怀期待的眼色,本来不想多说,却忍不住心中一软,道:“我是前一阵子才突破我们师门《养生功》的第二层境界。抱元守一之后,确实就是炼精成气了。”

    “真的……成……成了?”华万杰说话愈发不利索了,整个人心神都被震撼住了。

    当年华师虽然没有传他武学衣钵,但他所练的太极,除了没有心法口诀外,练体上依然走的是古武之道。

    关于古武,华师和他讲过常识,知道古武有两层境界,第一层是抱虚元,守静笃,总的来说就是心与身合,心身合一,最大限度发挥出武术的精髓和威力。这一层圆满,出能说是走入了古武之道。而他们的师门,这一层就叫抱元守一。

    至于第二层,那就是练出内气了。这也很好理解,就是身体感应到天地元气,凝实在丹田,从此脱胎换骨。丹田一口气,从此非凡人。

    关于这一层境界,华万杰一直以为是传说或者臆测的境界,毕竟强如当年的华师,也只说摸到了气的门槛,并没有真正练成。

    然而,他活了六十多年,今天终于在他刚认不久的师弟身上见识到了!

    华万杰除了震撼,就是激动,他迫不及待想了解关于气的一切。

    他不一定指望自己还能触摸到这一境界,毕竟这离他太遥远了。作为一个学医又练武之人,华万杰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已然老朽,身体老迈,精气神都走下坡路了,而且还是快到坡底了。

    这样的状态,别说什么高明之人的指点,就是给他最高级的武功心法,他都练不出什么成绩了。

    心里明白归明白,他依然忍不住想去了解,这就好比一个摸索一个领域几十年的人,一旦看到有一扇门可以打开这一领域的缝隙,他就是爬也要爬过去看一看!

    陆鸿却有些无法解释,练成内气这事,他不说是误打误撞,那也是突然顿悟而已。既然是顿悟,那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意会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心灵状态,无法诉诸语言,更无法找到头绪。

    这也是连华老头都无法突破的原因,因为这没有描述得清楚的道路,更没有可以模仿的经验,完全是个人修行,属于厚积薄发,水到渠成。

    这也需要天赋才情!

    陆鸿天赋高,才情足,这才能在双十不到就练出内气来,真要比较,足以气死无数一辈子都弄不清楚这问题的老前辈!

    见陆鸿犹豫,华万杰清醒过来,苦笑说道:“陆师弟,是我唐突了。当年华师不传我真传,肯定有他的想法和道理。在没有得到他的同意之前,我确实不应该去窥探我们师门的隐秘。”

    陆鸿苦笑说道:“在华老头那一代可能属于隐秘,对于选择传人有很多顾忌。但是对我来说,就没那么多忌讳了。我选择不是不肯说,而是我实在说不出来,因为我也还在摸索之中,说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呢。总之,有机会我一定和你们细说,甚至教你们都可以,毕竟你们有我们师门武术的底子,领会起来应该容易一点。”

    “真的可以教我们吗?”华万杰嘴唇哆嗦,激动得浑身都颤抖了。

    他想到了自己的儿孙们,他是老了,希望不大,但是他儿子和孙子说不定有机会练成内气呢?

    一旦他们华家有人练出内气来,那他死也甘心了!

    这一刻,他是为子孙考虑的。

    华天风等人唰唰把目光转到陆鸿身上,无比期盼,无比希冀,他们也看到了隐约的希望,巴不得能从陆鸿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

    陆鸿难以招架这些火热的眼神,顿了一下说道:“等我元旦回老家和师傅他老人家说一下,给你们讲情,我想他会答应的。”

    “对对对!该先问华师,征得他的同意才能教我们!”华万杰连连点头,“我等这一天很久了,几十年来一直期盼能获得华师首肯,得到他的传承。哪怕学不成,那也是他对我的肯定,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华万杰知进退,还能克制,他的儿孙听了陆鸿的话,以为是推脱,大为失望。

    陆鸿有些唏嘘,他这个老龄师兄,对华老头有一种很深的父子情节,把华老头当成天当成地,一直希望得到他的认可,可以接触师门真传。为此他心里念叨了一辈子。

    陆鸿心里叹息,为了满足这老人的愿望,他少不得要和华老头啰嗦一番了。他实在是不忍心让一个老人失望啊。

    “陆老大,那我呢,我能学吗?”钟歌见陆鸿冷落了他好一阵,好不伤心,好不容易听到陆鸿答应华万杰,以为自己也有机会,赶紧凑上来追问。

    他心中的大侠梦在今天彻底激发出来了,陆鸿给他的震撼,让他无法从梦幻中超脱出来。

    内气,内功,武功,高手……如今钟歌只有这些念头,恨不得立刻得到武功心法练出一副高明的身手来,从此纵横江湖,制霸武林,美女财富双收……

    好吧,他想多了!

    陆鸿给他当头一盆冷水:“你不适合练武了!你的筋骨完全定型,没有可塑性,再怎么练都是花架子而已,连实战高手都练不成,更别说古武和内气了。”

    “纳尼?”钟歌僵住了,不肯相信,“你一定是骗我的,是不是,陆老大?”

    陆鸿翻白眼说道:“骗你有什么好处!一个人最佳练武打底时期是六到十岁,那事实身体还没长开,最具可塑性,也容易锻造身心。我就是八岁开始练武的。不信你问问他们。”

    华万杰点头附和说道:“是啊,错过来最佳打底时期,就再也没机会,毕竟人不复时光啊。我认识华师的时候已经过了十岁,错过了这一机会,所以他认为我无法传承他的师承了。为了不重复我的悲剧,我三个儿子都是从六岁开始就练武,打造筋骨,磨练身心。子龙更早,五岁的时候我就督促锻炼他了。”

    钟歌闻言大失所望,眼巴巴看着陆鸿:“陆老大,真没希望了?”

    陆鸿摇摇头,道:“别说希望,你都别指望了!”

    “我……靠!”钟歌爆了一个大粗口,双手用力揪住头发,伤心透顶,“我的武功啊,我的内气啊,我的高手梦啊……都没了,都没了!为什么老天爷要我那么早出生,我多么希望现在才五六岁啊!”

    陆鸿很无语了,又打击说道:“就算你现在五六岁,胖成这样,一样是没有练武天赋的料,都没人会正眼看你,更别说高手青睐于你了!”

    钟歌吼道:“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陆老大,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你就不能给我一点安慰吗?”

    “你需要安慰吗?”陆鸿反问。

    “不需要吗?”

    陆鸿刚想说话,倏地,床上昏迷的古铄吱的一声,有了动作,看样子是要清醒过来。

    陆鸿脸色一变,扯起钟歌就向华万杰告辞,临走前大声交代:“华师兄,病人的身体被我用内气洗刷过一遍,他醒来不单能清醒说话,就连他的岔气都理顺了,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行动自如。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剩下的事你们处理吧!”

    说完,都不待华万杰说话,他拉着钟歌一溜烟跑远了,就好像被火烧了屁股一样,又或者见了鬼,避之如蛇蝎,一刻都不愿多待!

    aq小 说\s*网 .e.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