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最珍贵的东西
    “陆老大,你这是怎么了,你在怕什么?”直到陆鸿扯着他出了药壶村,钟歌才挣脱对方的手发问。

    他当然看得出来,陆鸿是因为有所顾忌才避之不及似的从华家跑出来。

    看是看出来了,但钟歌不懂为什么。如果不是看在陆鸿是他朋友的份上,他搞不好就要在华家当场问个明白了。

    陆鸿长喘一口气,看着满头大汗的钟歌,苦笑说道:“胖子,我说了你也不懂。”

    “你不说我更不懂!”钟歌没好气说道。

    陆鸿笑得更苦,无奈说道:“总之一句话,那个古铄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人,而我最讨厌麻烦上身了,因此还是离他远一点吧。”

    钟歌皱眉了,问道:“你不是给他治好了吗,还能有什么事?”

    “我说的不是病。”

    “那是什么?”

    陆鸿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胖子,今天我在你面前展现了一些本来不应该让你这个外人知道的本事,那我也不妨告诉你吧,我不是怕古铄的病,我说他麻烦,指的是向他下手的人才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下手的人?”

    陆鸿顿了顿,说道:“我这么和你说吧,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用三根针插进人的脑袋从而使他瘫痪不能说话的。这是一种很高深的技术,非常人所能理解。而拥有这种技术又下得了手的人,对我们练武世界的人来说,绝对是避之不及的人!他们心性残忍,而且睚眦必报,他们对古铄下手,那肯定是有所图谋,一旦被他们知道我治好了古铄,破坏了他们的谋划,绝对是不死不休的事情!”

    钟歌长大了嘴巴,道:“那么夸张?”

    陆鸿耸肩说道:“他们的世界,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这话陆鸿没有夸大,从孙子雄身上他就可以窥见地下世界那些人到底有多心狠手辣了。陆鸿谨记华老头的教诲,碰上这样的人,要么置之事外,退避三舍;要么也跟着下狠手,一了百了。

    为了自身的安全和避免日后的麻烦,陆鸿就下了狠心,直接摧毁了孙子龙的大脑,把对方变成了一个傻子。

    陆鸿用脚底板都能猜得到,对古铄下手的人,必然是和孙子雄一类的人,都不好惹!

    在没有利益关系的情况下,陆鸿并不打算与之短兵相接,不想和他们有任何瓜葛。这也是他帮古铄起完针后撒腿就跑的原因。

    反正人救了,算是给了华万杰这个便宜师兄最大的交代了,至于善后的事,谁爱管谁管去,与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但是,对于地下世界的一些事,陆鸿觉得钟歌知道得越多就越没好处,所以他就不详细解释了。

    何况陆鸿所知也真不多,他所了解的事情完全是听华老头说的,以前窝在乡镇的他根本没机会见识,没想到这段时间在南方市活动就碰上了两起。

    这都让陆鸿怀疑是地下世界之人猖狂放肆,还是他运气不好就这么倒霉地遇上了!

    无论哪一种,这种麻烦能不沾惹就不沾惹,赶紧从华家脱身才是王道。

    看钟歌还是有些不信的样子,陆鸿认真地说:“胖子,今天的事你就都忘了吧。这个世界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越是知道的多,你就越烦恼,对你没有好处。”

    “你的意思是说要让我不要到处宣扬你懂内功的事?”钟歌不解反问。

    陆鸿苦笑:“你根本不懂内功是怎么回事,我也说不清楚,总之肯定不是你所想的那样。为你了的安全,也为了不给我招惹麻烦,今天的事就不要宣扬了,守口如瓶,怎么样?”

    钟歌仔细看着陆鸿,好一会才点头说道:“既然陆老大你交代了,那我当然没有二话,肯定赞同。不过……陆老大,日后我如果有什么病痛,你一定要帮我治啊。现在治病我只认你,什么专家什么医院,我都不信了。”

    陆鸿哭笑不得:“你就那么希望自己得病?”

    钟歌愕然,半晌才骂道:“呸呸呸,乌鸦嘴!鬼才希望得病呢!我是说如果,万一,假如……”

    陆鸿扫了他几眼,道:“放心吧,你除了胖,健康着呢,和一头牛肉搏都没问题!”

    “肉搏?我怎么感觉那么污?”

    “你才污,全家都污!”

    “你真的没骗我?”钟歌不大确定,追问不已。

    “难道要我说你气血两虚,快要精尽人亡了你才信?不扯了,赶紧回学校!”

    钟歌瞠目结舌,追上去叫道:“陆老大,你也太毒了,竟然诅咒我!不过说到精尽人亡,如果是大美女的话,我不介意的。话说回来,你和我的方碧君方大美女到哪一步了?还有那个陶晚晴,你还有接触吗?你嫌美女多的话,可以转销几个给我呀,我一定为你分忧……”

    钟大胖子越说越没谱,一路念叨到学校,搞得陆鸿脑袋都大了两圈。

    ……………………

    南方大道,苏氏集团大厦。

    大厦最高层,是苏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四周落地玻璃过滤了大部分的阳光,夕阳余晖之下,明亮而通红。

    窗外就是南方市的景色,视野开阔,坐高望远,身在其中,大有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感觉。

    苏方坐在椅子上,处理完一天的文件之后,伸了个懒腰,突然想起什么,打了个电话:“陈助理,我交代你办的事办得怎么样了?哦,办好了?那你把东西拿给我吧。”

    他放下电话没多久,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在苏方叫进来后,一个青年男子走了进来。

    如果陆鸿就在此处,肯定会发现对方是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陈成,苏方的助理。

    “苏董,这是您要的东西。”陈成进来后也不敢废话,直接把一个文件袋递给了苏方。

    苏方接过去放在桌面上,也不打开检查了,很满意地笑道:“你办事,我放心。”

    陈成谦虚了几句后,欲言又止的样子。

    苏方见状问道:“还有事吗?”

    “苏董,您……确定真要把这东西交给那个叫陆鸿的人吗?太便宜他了吧?”陈成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的问题。

    苏方不在意说道:“他救了恋儿,对我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女儿才是我最值得珍贵的人。所以,无论给他什么东西,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

    “可……致谢的办法有很多,不一定就要用这东西呀!”陈成有些不甘心。

    “怎么,你觉得不值,还是羡慕,嫉妒?”苏方笑了。

    “我……”陈成脸上闪过一丝恼色,“他也太赚了!”

    苏方摇头笑道:“陈成,你还年轻,你不懂,对人来说,有时候死亡才是最可怕的事。换句话说,生命才是最可贵的东西。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那你说,一个拥有能让你活命的、随时解救你生命的人,是不是值得用任何东西去拉拢呢?”

    “苏董你是不是太看得起他了,他可能是误打误撞救了恋儿小姐,活着刚好能治这个病,对于其他病就不一定有这个能力了!”陈成不甘心说道。

    苏方神情顿时严肃起来,他摆了摆手,道:“你没见过他的手段,所以你理解不了,但是我见过……总之我觉得他值得我投资!明天我要去见陆鸿,你就留在公司帮我看着有什么事情没。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是!”陈成了解苏方的为人,知道他做了决定的事很难更改,他只能低下头退出办公室。

    关上门后,陈成眼中闪过不甘而不忿的光芒,嘴上嘀喃一声:“陆鸿,看来今后我要好好重视你了……”

    至于重视什么,除了陈成心中懂得,别人是不大了解的了。

    门内,苏方给自己女儿打了个电话,交代说道:“恋儿,明天爸想让你跟我去见见你的救命恩人……对,就是之前和你说过很多次的陆鸿……好,明天一早九点我们准时出发!”

    aq小 说\s*网 .e.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