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第一次
    早上快九点的时候,陆鸿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这是破天荒的事儿,若是往常,他六点多就习惯性醒来,要么在室内打坐,要么在室外练拳。

    今天是例外中的例外,不是他像别的学生一样,一到大学就渐渐作息不规律堕落了,而是他的身体完全无法支撑他坚持下去了。

    这也不是正常之事,以他的体魄和练出了内气的身体,别说会感觉累了,就连百病都不会滋生。

    然而陆鸿从昨晚到现在,确实累得倒头就睡!

    他很清楚是怎么回事:严格来说,他的身体被掏空了——千万别误会,至今还是黄金处男一枚的陆大帅哥是个雏儿,并没有夜夜笙歌的荒唐,不至于是因为某个器官亏虚而导致身体垮掉。

    他体虚的原因,完全是因为昨天在华家给古铄治病导致的。他那看似轻松从古铄体内逼出银针的范儿,其实很艰难,几乎可以说是耗尽了陆鸿所有的内气!

    这就好比一口井,忽然被抽走了所有的水,哪怕还有泉眼,想要再次蓄满井水,也要一段时间去酝酿了。

    陆鸿就是类似的情况,他体内的内气一下子虚空,导致丹田枯竭,内气无法调转周身,导致身体吃力,感觉到累自然也就是应有之义了。

    昨天下午他是强撑着身体,一脸常色地与钟歌从华家回来,一到学校,打发走钟歌之后,他就赶紧打坐调息,好半天才稍微恢复一点。

    饶是如此,短短的调息,无法弥补身体的亏空,因此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连平常练功的功课都无法起来做一遍了。

    按照陆鸿的估计,这次救治古铄,他的内气没有一周的时间绝对无法恢复圆满。

    这也让陆鸿警醒了许多,哪怕练成了常人所无法理解和达到的内气境界,他也还是一个凡人,并不是神,他的身体一旦过度操劳,一样会有所损伤。

    老实说,陆鸿都有点后悔这几天去寻找他的师兄华万杰了,如果不是一时兴起想要去挖一挖华老头的往事,他就不会摊上这些事。

    这波亏大了!

    可惜无论如何,都成既定事实了,无法更改,只能暂时抽身,希望不要再有麻烦上门。

    总之这一夜,他想了很多,依然有些苦恼,这早上被电话铃声响起,人也就更不爽了。

    陆鸿从床上坐起,环顾四周,钟歌和马文都不再宿舍,整个房间就剩他一人,估计是两人见他睡得熟,不想打扰,自顾出去了。

    手机还在响,陆鸿拿起一看,竟然是苏方这大老板的电话。

    “苏老板?”陆鸿拿起电话也不客气,直接问什么事。

    苏方的话还是那么爽朗大气:“陆先生,你忘了我之前和你说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吗?”

    “苏总,我也说过了,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也不用给我什么了,我们是平等交易,到时候给我助理医师证就行了。没事我就先挂了!”陆鸿并不想和对方纠缠下去,他现在累得很,要抓紧时间调息恢复身体。

    “等等!”苏方急叫一声,“我已经到你们学校门口了,你就出来一趟呗!”

    “真没必要……”陆鸿哭笑不得,“我们就不要客套了。苏总你是大忙人,还是赚你的大钱去吧!”

    “我……”苏方好像要爆出口了,最后止住了,换了更平和更婉和的语气,“是这样的,陆先生,我女儿这两天身体有些不舒服,想找你看看。我把她也带来了,就在你们学校门口,还得麻烦你出来帮忙看看。成不?”

    陆鸿皱眉了,人家都把大病初愈的女儿抬了出来说事,他还真不好拒绝了,毕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什么问题。

    叹了一口气,陆鸿道:“好吧,我收拾一下就去,麻烦你们等一会,大概半个小时吧。”

    “成成,多久都可以,只要你过来!”苏方连忙答应,好像生怕陆鸿反悔似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陆鸿放好手机,手脚麻利地梳洗去了。

    再说电话那头,医科大校门外,一辆豪华房车内,苏方放下电话后长吁一口气,就像完成了什么不可能的任务一样。

    后座,他的旁边坐着一个容颜绝美的年轻女子,看见苏方如释重负的样子,不由又讶又奇,道:“爸,那陆鸿也太有个性了吧,你想见他,像求他一样!不一直都是别人求见你的吗?”

    她正是苏方的女儿,苏恋儿苏大小姐。

    经过一些时日的休养,此时的她不再是苍白得可怕的脸色,相反,红润扑面,容光焕发,绝美的容颜笑靥如花,大大方方,雍容华贵。

    看她的模样,绝对不像苏方刚才所说的身体不舒服的。

    苏方不以为意,笑道:“奇人异士嘛,从古到今,总是有性子的。他们都是顺毛驴,得顺着捋,不能逆着。”

    “爸,我更好奇他到底有什么值得让你如此低声下气了。”苏恋儿明亮的眼睛闪过疑惑之色。

    苏方正色说道:“能让我这模样的,是你的救命恩人!”

    苏恋儿愕然,沉默良久,慢慢才说:“我还没见过他呢,等下我要好好感谢他,如果没有他,说不定我就醒不过来了!”

    苏方拍拍女儿的小手,道:“恋儿,事情都过去了,我们日后好好把日子过好。我今天带你过来,就是想让你认识一下他,与他结识,日后绝对没有坏处。”

    苏恋儿看一眼苏方摆在膝盖上的文件袋,歪着小脑袋问:“爸,你对他的看重,出乎我的意料和想象。你这个结识,下了很大的血本呀。你确定自己没有做亏本生意?”

    苏方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道:“我纵横商场几十年,这双眼睛不说是金睛火眼,也绝对毒辣得很。什么人值得结交,什么人不用理会,我一眼就可以判断得出来。所以,你相信我就可以了!”

    苏恋儿耸肩说道:“爸你开心就好,反正这些东西对你来说不值一提。”

    苏方哭笑不得:“什么叫开心就好,我可没胡来,我是为我们的未来做一笔天大的投资呢!我坚信收益不可估量!”

    “对对对,爸你最英明了!”苏恋儿连连附和。

    两人笑着打趣了一阵,父女感情融洽,其乐融融。

    一阵子后,苏方从车窗远远瞄见陆鸿的身影,他赶紧坐直身体,正色说道:“他来了,恋儿你看完眼色行事。”

    苏恋儿侧头看过去,第一次见到了她一直念叨的救命恩人。

    她对陆鸿的第一印象就是,此人太年轻了,年轻得过分!

    a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