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交易成功
    送个礼,收礼的人还要提条件,苏家父女是无论如何都想不通其中的道理的。

    不过陆鸿既然这样说,他们也只能听着。

    他们觉得自己绝对是在犯贱了,简直就是贱到了没眼看的地步。特别是苏方,内心是被雷得里嫩外焦了,想他苏大老板堂堂一方大佬,送个礼还要低声下气,说什么脸面都没了。

    但是最贱的是,听到陆鸿说提条件,那潜台词就是说可以收礼——苏方内心竟然是有些窃喜的,就好像一个垂危的病人听到医生说还能抢救一下。

    好吧,苏大老板认为自己绝对没救了!

    他眼巴巴看着陆鸿,想看他提什么条件,只听到陆鸿一脸正经地说:“所谓无功不受禄,苏总,你这份礼物大得让我心动,但又让我担心。所以,在商言商,我们还是谈交易吧。”

    “交易?”苏方被陆鸿的用词弄晕了。

    “是的,交易!”陆鸿很严肃地说,“就像我们之前的交易一样:我救了苏小姐,你帮我们办证。也就是说,之前的交易,等你把证交给我,那就两清了。而眼前的这栋别墅,你非要我收下,为了我能心安,公平起见,只能再谈一笔生意来做交易了。”

    苏方目瞪口呆,没想到陆鸿还有这说辞;他女儿苏恋儿也是哭笑不得,看着陆鸿一本正经的样子,只觉得内心是崩溃的。

    陆鸿继续说道:“刚才苏总也说了,送我礼物,是为了交情。而你想要这份交情做什么,你不说我也能猜到。我年轻不懂事,家世普通,无权无势,苏总能看得起我的无非也就是我的医术了吧。所以,苏总想要我怎么样,直说了吧,不要绕弯子了!”

    苏方闻言有些尴尬了,与女儿对视一眼,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无奈和讶异。

    讶异的是原来人家陆鸿虽然年轻,但也很聪明,早就看出了他们送礼的用意——拉拢人心,为其所用!

    确实,苏方最看重的就是陆鸿的医术手段了,如果只是为他治好女儿而已,苏方还能认为陆鸿是走了狗屎运,刚好碰上他认得的醉心药,也刚好会治。

    但是,除了这一事,苏方还请陆鸿出手对付过陈康,逼供的时候,只是那么简单的几针,陈康就像经受了地狱一般的折磨,最终把所有的事情都招供出来。

    这手段,就无比骇人了。

    正是见识过陆鸿鬼神一般的手段,苏方越发认定他不是普通人,打心里要花大力气拉拢。

    在他看来,如此厉害的人物,拉拢在身边,当身体有什么问题时,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啊。这等好事,可遇不可求。

    这也是今天苏方大方甩出一套别墅要送给陆鸿的最大原因。

    然而都说看破不说破还能做做朋友,陆鸿直接说了出来,绕是苏方大风大浪练就一副厚脸皮,也觉得脸皮火辣辣的烧,尴尬得说不出话来。

    “陆先生,既然你是直爽人,那我们确实不应该绕弯子了。”最终还是苏恋儿先说话帮她父亲打破尴尬的境地,直面陆鸿,也很感兴趣问,“陆先生你说把交易作为条件,那不知道你有什么样的想法,如何个交易?”

    陆鸿笑了笑,道:“你们又是如何想的呢?”

    苏恋儿看了一眼苏方,后者向她点点头,她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们是想和陆先生做长久的朋友,能有一辈子的交情那就最好不过了。”

    “一辈子?”陆鸿摇了摇头,“我记得伟人说过一句话: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苏家父女闻言脸色顿时一沉。

    苏恋儿不高兴地问:“陆先生,难道你不愿意和我们苏家做朋友,失礼你了吗?”

    陆鸿看了看四周,指着堂皇的别墅内饰说道:“你们这礼物确实让人难以拒绝,我不是圣人,甚至于可以说我是一个俗人,我当年愿意学医,就是想通过这门技艺谋生。你们应该知道,医生算是一个收入颇高的职业,也算是精英人士。所以,你们直接砸出这么一个大礼物,我没有激动得晕过去,已经是我心理素质过硬的表现了。”

    “那你更应该麻利收下呀!推三阻四是几个意思?”苏恋儿不解地问。

    陆鸿双手一摊,道:“但我更怕麻烦,也怕把自己给卖了。你们苏家家大业大没错,也正因如此,各种麻烦事更多。按你们的意思,是想给我一套小别墅,就让我们给你们做一辈子的家庭医生?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真不会出卖自己的青春!”

    苏方闻言沉声说道:“我们不要你的青春,我们要的是交情和信任!”

    陆鸿耸耸肩,道:“交情和信任都是感情,感情对我来说是念想,是牵挂,是牵绊,会干扰我的修行。”

    这话陆鸿没有说错,自从练气成功之后,他对于天地大道的感悟越发深刻,也明了自身感情对于修行的影响。

    明心见性,不单是佛家的体悟方式,也是一切感悟天地之道的方法。

    心念不通,感情不顺,境界自然也就上不去了。

    这就是为什么练古武的人不少,能顿悟炼成气的却少之又少,如凤毛麟角一般,正是和心性息息相关。

    但是苏家父女不懂这些,他们以为陆鸿在找推辞,又或者想要更高的条件。

    苏方不悦地说:“陆先生,那你直说吧,你想要什么条件?嫌别墅小?我们有更大的!或者折现给你也行!”

    陆鸿也大大不高兴了,沉声说道:“苏先生,我没有向你要什么,是你非要送给我的。还请你不要侮辱我!”

    苏方反应过来,连连说道:“是是是,是我的错,是我失言,还请陆先生见谅。既然陆先生说交易,那就交易吧。交易也好,明了直白,概不相欠。陆先生你说,怎么交易?”

    陆鸿笑道:“我也觉得交易好,互不相欠,没有感情的负担。交易嘛,坐地起价,落地还钱,都很正常嘛。你们开口就要我一辈子的青春,那当然不行!我的条件也很简单,那就是按医疗事业的惯例,按次收费如何?”

    “按次收费?”苏家父女愣住了。

    陆鸿理直气壮地说:“没错,按次收费!就像医院,看病还要收挂号费呢。当然,你们是请专家上门治疗,费用自然就大大不同了。我的意思就是这栋别墅算是我交易所得,算好总价,再按治病次数扣费。一次一扣,扣清为止,这别墅就当是我治病收入,如何?”

    苏家父女面面相觑,还有这神操作?

    他们不得不佩服陆鸿的脑回路了,太清奇,太奇葩了!

    但转念一想,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甚至于,这也是长久绑定陆鸿的办法之一,按次收费,那如果他们几年都没叫陆鸿出手一次,三五次就足够耗掉陆鸿几十年的青春了,搞不好双方要纠缠一辈子都有可能!

    苏方笑了,道:“陆先生,你就不怕一辈子下来都还不清?这样一来,你这感情羁绊的影响更大吧?还有,你这样交易,相当于借助这套别墅,住得也不舒坦吧?”

    陆鸿耸肩说道:“我乐意如此,不成吗?”

    苏方竖了根大拇指,成,人家有钱任性,陆鸿是有才任性,他苏大老板也认了!

    “居然陆先生是爽快人,那我也不婆婆妈妈了。陆先生你说,折算几次做交易?”苏方问道。

    陆鸿说道:“那就要看苏总你的意思了,以苏小姐的病情为例,你觉得治好了价值多少?”

    苏方眼睛一亮,道:“治好才算吗?”

    陆鸿点头说道:“那是自然,我也不让你们吃亏。你们叫我出手,看过病之后,我会和你们说清楚能不能治好,能治到哪个程度。等你们认可了,达到了约定的效果,才算完成一次。如何?”

    “这个好,这个好!”苏方笑得很开心,“无论是谁,只要是我们父女开口,你都治?”

    陆鸿眼睛一眯,道:“我大体同意。只要不是生死仇人,我都可以出手。但是如何你们叫我治的人与我有很深的仇恨,恨不得置之死地而后快,那你们就不要和我扯什么医者父母心的道德了。人家都要我的命了,我还救?就算我出手,对方也不放心吧?”

    苏方哭笑不得:“陆先生,你受迫害的心也太严重了吧,谁没事会要你的命呀!”

    陆鸿悠悠说道:“世上之事,无奇不有。知人知面不知心,谁又能说得清一个人?”

    “成,就这样算!”苏方也不多说了,“接下来就是算几次的问题了。”

    陆鸿双手一摊,道:“那就要苏总你来折价了。”

    “五十万一次?”苏方反问。

    陆鸿呵的一笑,道:“苏总认为苏小姐一条命只值五十万吗?现在的命这么不值钱了?”

    得,陆鸿不同意这算法!

    苏方毕竟是商人,总要讨价还价:“话不能这样说啊,请专家出诊一次,大致也是这个收费而已。”

    陆鸿反问:“小病你会叫我吗?我劝你最好救命的时候才叫我出手,免得浪费机会!”

    苏方无奈苦笑,问道:“陆先生,是你叫我开价的,我开了,你不同意,接下来到你开价了。”

    陆鸿伸了一个指头,道:“一次一百万!这是我的心理底价。你不知道我救个人要花多大的力气!”

    在陆鸿心中,内气才是无价的,因为在这世上,想找到一个炼成内气的高手,难之又难。哪怕找到了,又要精通医术的,那更是难上加难了。

    集两者之大成,舍他陆鸿还有谁!

    所以,陆鸿敢狮子大开口!

    苏家父女相视一眼,皆是无奈。

    犹豫了一下,苏方慢慢点头说道:“那就一百万一次吧。”

    陆鸿一拍手掌,道:“爽快!那我也不占你便宜,这别墅就别按什么成本价这算了,直接按市价。价值多少,苏总你说!”

    苏方毕竟是大男人,不好讨价还价,他看了一眼女儿,示意让她说。

    苏恋儿会意,道:“按市价的话,至少两千万吧。”

    靠!

    陆鸿差点爆粗,刚才苏家父女要塞礼,说别墅不值钱,成本价也就千把万,现在倒好,转口提了两倍!

    房地产果然是暴利行业,赚得不要不要的。房地产商果然都该死,都是剥削者、吸血鬼!

    “那就二十次吧!我承诺给你们治病二十次!”陆鸿生怕苏家父女又搞出幺蛾子,赶紧说出了一个数字,之后又重重强调,“不能再多了!其实一百万一次我都亏了,之前苏总你也说了,苏小姐的病你国外一趟来回治疗,花费就好几百万,还是美元!这样说来,我给的还是贱价!你们说我要不要反悔呢?”

    苏恋儿美眸翻出白眼,对陆鸿恨的牙痒痒,没见过这么计较的男人!

    但她不好做主,只能看向父亲。

    苏方苦笑一下,也不多说,直接把协议和笔,还有钥匙,一起递给陆鸿,道:“成交!就这样说定了!”

    等陆鸿签了字,拿了钥匙,苏家父女也许是生气,又或者想给陆鸿一点空间,他们很快告辞而去。

    别墅大厅,只剩陆鸿一个人,看着空阔的地方,攥着钥匙,他一阵阵恍惚:

    就这么、这样、如此,他就在南方市有了一套别墅?

    感觉很不真实,很神奇,很玄幻的样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