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敢接挑战吗
    “赵飞,是你,你来这做什么?”陶晚晴惊讶地从座位上站起,讶异地问直闯进来的人。

    他正是空手道社团的赵飞!只见他一脸生气地扫视一遍众人,目光在陆鸿身上停留了一会后,最终停在陶晚晴身上。

    然而比他更生气的是众人,都非常不悦地看着他。吃饭的时候被人不敲门无礼闯入,任谁都是不高兴的。

    陶晚晴说完,钟歌也很不爽地质问:“赵飞,你爸妈没教过你做人要懂礼貌知礼节吗?这是我们的包厢,我没邀请你,你不请自来,信不信我轰你出去!”

    他不会忘记这家伙和陆鸿有仇,朋友的敌人当然就是敌人,所以钟歌一点面子都打算给对方。

    要不是看在陶晚晴的份上,钟歌早就叫上兄弟动手赶丫的了——好吧,钟大胖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其实是想让陆鸿过去招呼对方,这样胜算大大滴!

    再说陆鸿,对于赵飞的到来也是颇为意外,一个是不明来意,一个是讶异对方的勇气。按理说,陆鸿曾经把招呼打倒昏迷,作为一个练武之人,肯定在心理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既有阴影,那就难以面对啊,有情何以堪的感觉。

    然而赵飞还是直面他陆鸿了,何来的勇气呢,梁静茹给的?

    不过当陆鸿看到赵飞自进来后无视所有人的存在,目光总扑在陶晚晴身上,他顿时明白过来:原来是爱情的力量!

    或者说,是荷尔蒙的威力。

    总有那么一些男人,会冲动地为女人做一切事情,此时的他们,是不能用常理来衡量的。想象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就可以理解了。

    也许此时的赵飞正处于这样的状态。

    “晚晴,我听说你在这里和我们空手道社团的仇人一起吃饭,我就忍不住进来了。我想要知道你们聊的是什么,为的又是什么!”赵飞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不妥,反而理直气壮地质问陶晚晴。

    所谓的空手道仇人,说的肯定是陆鸿无疑了。从方天洪到赵飞,两次公开比武,陆鸿都轻松地赢得战斗,特别是面对所谓第一高手的赵飞,一连赢了两次,更是相当于把空手道社团的面子狠狠甩在了地上。

    这类似于把人打倒在地,还往脸踩了一脚,在上面又狠狠摩擦了几回。这是羞辱,是侮辱,还是耻辱。

    所以,赵飞的说法一点毛病都没有!

    陶大美女闻言却愣了一下,俏脸不悦,眉头微皱,道:“你竟然管起我和谁吃饭的事来了?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有什么资格管我!再说了,我和谁吃饭是我的自由,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陶晚晴说话也是丝毫都不客气了,也不给赵飞的面子。

    赵飞对她是什么心思,陶晚晴再清楚不过了,但是,她没这样的心思啊,也就一直把对方当社团的成员,至多就把赵飞当社团的定海神针而已。

    可当对方竟然管她和谁吃饭,这就过分了,陶大校花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说话自然也就没好的态度了。

    赵飞被陶晚晴说得脸色通红,他怒指陆鸿,大声说道:“你和谁吃饭都可以,就是不能和这人。他是什么人,他羞辱了我们社团,是我们社团最不欢迎之人。而你呢,是社团团长,你一个团长和仇人在一起吃饭,我们社团成员会怎么看?他们多伤心,多受打击啊!他们又会怎么样看你?你就算不为自己的名声考虑,也要为社团的名誉着想吧?”

    陶晚晴气笑了,说道:“简直就是荒谬!我们都是学生,社团也是学生组织而已,哪里到此仇不共戴天的地步!”

    赵飞不可思议地说:“晚晴,你……你怎么能这样说!他是我们社团的仇人啊,你这不是胳膊肘往外拐么?”

    “我已经拐了不止一次了!”陶晚晴脱口说道。

    “你说什么?”赵飞问道。

    陶晚晴眼神闪烁了一下,就说道:“这不是我第一次和他吃饭了,前几天才吃过一次。这有什么,吃顿饭而已,又不死人,更没有见谁就受伤了!”

    唰唰唰!

    所有人的眼睛都转到陆鸿身上,之后就是他和陶晚晴身上来回转动,都感到意外和惊讶。

    他们都在想:陆鸿和陶大校花有过亲密接触了?

    他们又想起前阵子学校论坛确实爆过两人亲密接触的信息,好像,就因为这事赵飞杠上了陆鸿,才有后来的比武大战。

    难道说,两人真的有什么不为人知不可描述的事情发生了?

    意外之余,大家的心思又都不一样:

    钟歌瞠目结舌之外,就是自豪加感慨:“陆老大太牛了,这可是陶大校花了,这就拿下了?”

    方碧君则狐疑看着陆鸿和陶晚晴,一副怀疑的神色,心里有些气苦,原来人家早成狗男女了,亏她还想帮着调解两人的矛盾呢。这算什么,是她一厢情愿,还是她引狼入室了呢?

    至于她的室友,此时好像都有些同情地看着她,一想到她还亲热地叫陶晚晴做姐姐,方碧君眼泪都要来了,实在是太丢人了!

    至于赵飞,则更多是愤怒了,他指着陆鸿叫道:“陆鸿,又是你!你怎么就阴魂不散,你非要和我,和我们社团过不去吗?”

    陆鸿不悦地回应:“赵飞,我警告你,别用手乱指,我最恨别人指指点点,小心你的手!”

    赵飞闻言顿时把手缩了回去,接着又感觉这动作很丢人,好像他怕了陆鸿似的,不由满脸通红,羞赧地说:“陆鸿,你别嚣张,别以为我没有法子治你!”

    陆鸿淡笑说道:“想动手?我随时奉陪,只是希望你别又自我昏迷,我可怕你父母又把责任推到我头上来了!”

    陆鸿的话杀伤力十足,这是在提醒和警告赵飞不是他的对手,小心像上一次一样差点被打成植物人!

    赵飞闻言又惊又怒,但一想起他服用了禁药都打不过陆鸿,又有些泄气。

    一提起禁药,又想起李钰,更联想到了其他事情去,渐渐的,赵飞脸色平静下来,他看死鱼一样看着陆鸿,嘿然笑道:“陆鸿,我想你蹦跶不了多久了,等过些天,你想嚣张都嚣张不起来!”

    “你这是威胁吗?”陆鸿脸色沉下来,看上去可怕至极。

    赵飞却克制了心中的恐惧,硬气说道:“是又怎么样!”

    陆鸿倒是笑了,好奇说道:“看来你有所依仗了,竟然敢说大话了。不过不要紧,我对狗仗人势的东西根本就不在乎,无论你有什么道,尽管划下来!”

    赵飞忍住心头怒火,冷笑说道:“到时候你别哭!”

    “赵飞,你又有什么阴谋诡计?明的打不过我们陆老大,要使阴招吗?我警告你别乱来,不然我不会放过你!”钟歌一听赵飞的话,担心他的后招,赶紧警告对方。

    赵飞不屑说道:“我们不用什么阴招,到时候你就看我们空手道如何光明正大收拾陆鸿吧!”

    钟歌一听,转而怒问陶晚晴:“陶社长,你们社团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陶晚晴一脸迷茫,道:“我们没搞事啊,赵飞都输了,我们除了接受战败的事实,还能怎么样?赵飞,这关我们社团什么事?你可别乱来!”

    大家见她不想说谎,就又都看向赵飞。

    只见赵飞向陶晚晴赔笑说道:“晚晴,你应该记得前阵子我去京城参加空手道比赛吧,在那里我结识了一个高手,蒙他不弃,和他师兄弟相称。他是扶桑来的留学生,真正的空手道高手,黑带八段的水平……”

    “你和我说这些什么意思?”陶晚晴打断赵飞的吹嘘,直接追问。

    不过她的内心却有些吃惊,黑带八段的水平,完全可以横扫他们社团了,连赵飞也就六段水平而已。

    到了六段专业水准,再往上一个段位,实力都相差甚远。两个段位,几乎可以说是有天壤之别了。

    她依稀猜到赵飞想说什么了,所以才迫不及待问了。

    “晚晴你别急嘛!”赵飞得意笑了笑,扫了陆鸿一眼,又不屑说道,“前两天我和那师兄说起有人在看不起我们空手道,还羞辱了我们,他很生气,说过些天要来我们学校报仇雪恨,让那人知道我们空手道的厉害!”

    陶晚晴听了惊怒不已,气急败坏说道:“赵飞,这事你都没和我提就做了决定,你眼中还有我这个社长的存在吗?我们这里再怎么样,也是我们学校内部社团的事,和外面的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又凭什么来为我们出头?”

    赵飞以为陶晚晴是担心名不正言不顺,连忙解释说道:“晚晴你放心,名义上不会有问题的。你忘了,我们学校空手道,上面还套了个华夏空手道总会分社的帽子啊。而那些师兄,正是华夏空手道总会的成员,也可以说是我们学校空手道社团的师兄。同属一个总会,师兄为下面的师弟出面,一点疑义都没有。”

    果然是没毛病!

    所有人愣住了。

    陶晚晴也懵了一会,只好气道:“我还没同意呢!”

    赵飞严肃说道:“不管你同意不同意,那师兄都会来,估计也就这几天的时间了。晚晴,你是什么社团的社长,请你为我们社团的名声和未来考虑,而不是关心一些不相关的人,甚至仇人!”

    说完,赵飞看向陆鸿,揶揄说道:“陆大高手,现在我替我们总会的李哲一师兄正式向你发起比武挑战,你敢接吗?”

    敢接吗?

    赵飞把矛头指向了陆鸿,也把所谓的选择丢到了他的头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