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高手的资料
    钟歌所给的资料只有一页纸的内容而已,上面是一个人的简介。

    这个人,正是之前赵飞所说的要挑战陆鸿的空手道高手。

    按照资料所示,这人真名叫东田一达,来自扶桑国,是一个留学生,在京城大学读哲学,今年二十三岁,正在读大四。

    李哲一是他的华夏名字,据说是仰慕李氏唐朝的威名,套了他们的姓;至于“哲”字,是他所学专业的名称;“一”字嘛就很多意味了,有做第一的意思,也有道家“一生二”的道理,全是最重要的一个!

    他是华夏空手道总会理事,拥有黑带八段的实力,据说实战能力超强,拿了很多空手道比赛冠军的头衔。

    甚至于还有一些格斗赛也是魁首,同重量级的水平几乎可以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很多其他武术路数的人都折于他的手下。

    总之一句话,这是一个不好惹的高手!

    资料里除了罗列他一大堆冠军头衔外,还特别标明他的武力值,说他天生神力,力大无穷,力能扛鼎!

    看完材料,陆鸿感叹说道:“本以为是一个大棒子,没想到是一个小鬼子!”

    钟歌愕然:“你就关注到这点,没其他了?”

    “这不是最奇怪的吗?”陆鸿反问,“李哲一,多棒子化的名字啊。东田一达,一听就知道是鬼子了。一达一达,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高达什么人呢!”

    钟歌脸都跨了,无语说道:“陆老大你还能不能好好说话?我帮你刺探了那么大的敌情,想让你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却和我纠结于人家的名字?说重点好不好!”

    “那你说重点是什么?”

    “当然是……”钟歌忽然又收住了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是啊,重点是什么呢?

    东田很牛逼,陆鸿你赶紧逃吧?

    东田很牛叉,陆鸿你就装鸵鸟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还好你没答应赵飞的挑战!”钟歌还真的如此庆幸说了一句。

    陆鸿呵呵笑了。

    “你笑什么?”钟歌不满问道。

    陆鸿不答反问:“你觉得赵飞是那种会顾及你感受的人吗?我不答应,他们就不找上门来了?我听说小鬼子很有韧劲的,真来了,天天上门鞠躬,又是道歉又是请求,我们也难抹开这个面子啊!”

    钟歌急了:“你什么意思,要和人家比武?”

    陆鸿说道:“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万一的可能而已。好像这个可能还真的有成事实的可能哦。”

    钟歌被一大堆可能绕晕了,硬声说道:“他们上门找麻烦,我们就找学校领导,让他们出面摆平。”

    陆鸿又问:“如果人家先摆平了领导呢?”

    “……”还真有这个可能,钟歌最终爆了一句国骂,骂骂咧咧说道,“那你说怎么办?”

    陆鸿悠悠说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嘛,多想无益!”

    钟歌怒了:“敢情是我多管闲事,皇帝不急太监急!”

    “我可没说你是太监,你要认我也没办法。”陆鸿还是很淡然的样子。

    钟歌无语了,很委屈的样子。

    陆鸿见状有些于心不忍,钟胖子确实为他的事很上心,这不才一夜的功夫就调查到东田的资料了,要说不花精力和功夫那是不可能的。

    对此陆鸿很感激,不过感激在心,大男人嘛嘴上说肉麻话太不好意思了,只好默默感动。

    他说那么多,也不过是为了让钟歌宽心,不要太过于揪心。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不是说说而已,陆鸿确实是这样的心态,也有这样的信心。

    如果对方非要来,他也不介意见识一下来自扶桑的真正的功夫。只希望那个东田是有真本事的人,练的不要是套路,否则他陆鸿就要大大失望了。

    陆鸿安慰了几句钟歌,之后说道:“说到赵飞,我突然想到一个人,有些事要调查一下。要不你帮我……哎哟,算了,这事你别掺和了,我找更合适的人!”

    “什么人,什么事?”见陆鸿只说个由头又不详细解释,钟歌急不可耐。

    陆鸿还是摇头:“这事不适合你做。我有更好的人选了。”

    “到底什么事?”钟歌更急。

    陆鸿沉吟了一下,说道:“是李钰,我感觉最近他太安静了。按照你对他的了解,他会轻易放过我吗?”

    “李钰?”钟歌眉头一皱,“自从他搬出屋面宿舍后,我只在学校见过他两三次,其他就不了解了。不过这家伙确实是小人,睚眦必报啊!你可不要给他找到报复的把柄。”

    陆鸿苦笑:“也许不用他找,他自行制造了呢?”

    “你的意思是……”

    “胖子,我记得你说过李钰家是开制药公司的?”陆鸿忽然问道。

    钟歌愣了一下,继而点头说道:“不错,是本地的制药公司,产业不小呢!”

    “他们有自己开发药物的能力吗?”陆鸿又问。

    钟歌更迷糊了,挠头说道:“这个就不清楚了,应该有吧……应该有的,好像李钰吹嘘过他们家有研究所。研究肯定就是开发了吧……”

    “哦。”陆鸿点点头,低头沉思。

    钟歌问道:“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陆鸿没有回答,自顾说道:“看来真要弄清楚一个事情才行。”

    对于李钰这样附骨之疽,陆鸿也有些头疼,对方就像黑暗中的毒蛇,一旦你你不小心他就蹿出来咬人,实在是防不胜防。

    要想解决这样的麻烦,好像也只有主动出击,化被动为主动了。

    陆鸿不得不想得更长远一些,因此他打算做一些事,以防万一。

    “我帮你查查他吧,我对他不算陌生,他想做什么,我能打听得到。”钟歌主动揽下这活。

    陆鸿阻止说道:“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我有别的想法,不用麻烦你,我想到了更适合的人。”

    “你又故弄玄虚了!到底是谁,你都说好几遍适合的人了。”钟歌不满了。

    陆鸿看着钟歌笑道:“我师兄。”

    “嗯?”钟歌一时没反应过来,接着惊呼,“华神医?”

    陆鸿点头说道:“我师父让我有麻烦就找这个便宜师兄,肯定有他的道理。不说别的,他行医数十年,活人无数,这可都是人脉和人情啊。何况他的儿子也不简单。”

    “二儿子,军队的那个?”钟歌瞬间醒悟。

    陆鸿一边点头,一边笑:“这么一个好师侄,不好生利用,简直对不起自己啊。”

    钟歌点头,深以为然。

    就这样,两人打定主意要利用某人了。

    此时,城郊处,一个英武魁梧的华姓长官忽然打了一个冷噤,背脊发凉,狂打几个喷嚏后他自语说道:“见鬼!哪个孙子在唠叨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