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又见交易
    “大招是什么鬼?”看到华天云一副憋出大招的样子,陆鸿既懵且笑。

    谁不知道他陆某人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他不想做的事,试问世上还有什么能让他屈服呢?

    “陆师叔,本来我是很有原则的人,但是你非要逼我打破做人的原则,那就不要怪我变成坏人了!都是你逼的!”华天云咬牙切齿说道,痛恨的样子,就好像陆鸿对它的菊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陆鸿倒是笑了:“打你打不过我,轮辈分我是你师叔,上头有你父亲镇压着呢,你还能奈何得了我?我倒是想瞧瞧你有什么手段让我屈服。”

    “屈服?我什么时候说要你屈服了?”华天云愣了一下。

    陆鸿更愣:“你不是说要出大招么?”

    “谁说大招就是威逼了?利诱不行么?”

    “利诱?”陆鸿只觉得脑汁不够用了。

    华天云指着陆鸿手上的文件袋说道:“你让我查的这家子,我现在也了解得很。你查他们的资料,是因为和那个李钰不对付吧?好像他对师叔很不客气?”

    陆鸿面无表情,李家的资料是华天云拿过来的,要说他不清楚,那才是扯谎呢。

    “那又如何?”陆鸿淡然说道。

    华天云嘿嘿笑道:“来而不往非君子也。师叔就不打算反击一下?哦,肯定是有这个打算的,不然也不会让我查他们的情况了,不是吗?”

    “那又如何?”陆鸿又重复了一句。

    华天云搓手说道:“李家在南方市无论是财力还是势力,都不小。师叔您就算武功盖世,对于世俗中的权势,只怕还是无从下手呀。而我就不同了,我在南方市耕耘了几十年,而且还是特殊部门的人,很多事情,你不方便做,我做起来却很轻松!”

    “所以……”陆鸿深深看着华天云,“你要做交易?”

    华天云笑了:“怎么能说交易呢?您是我师叔,我是您师侄,互相帮助,不真是同门之谊的表现么?”

    陆鸿哑然,他一直以为华天云是粗人,说话做事都大大咧咧,粗心大意,今天看来却是他想错了,这家伙贼精明呢!

    陆鸿叹了一口气:“你倒是好算计!”

    华天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挺胸膛说道:“还望师叔成全!”

    陆鸿苦笑不得:“你成全我还差不多。”

    华天云大喜:“师叔答应了?”

    “我要考虑考虑。”

    “还考虑什么呀!”华天云急了,“就李钰那坏胚子,他都骑你头上拉屎了,你还不一巴掌把他拍死,那才叫罪过呢!”

    陆鸿目光一闪,问道:“他做了什么事让你这般生气?”

    “他一家子……哦,师叔你看完材料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其实也没什么,纨绔子弟嘛,总有些胡闹!”华天云说得轻描淡写,转而又说了一句,“他们家做医药生意,在华夏,这行业可不容易做,做起来的人,都有原罪!”

    陆鸿抓住了他的话柄:“既有原罪,你替天行道,吊民伐罪,不是你应该做的事吗,怎么说得你好像有了大罪过,非常不轻易的样子,还说我逼你?”

    华天云哼了一声:“我是军人,平时训练,战时拼命,政务上的事和我无关。再说了,我不喜欢以权谋私,用手中的权利去做私事,那不是我的原则。”

    “那我就不好意思破坏你的原则了。”陆鸿很光棍地说。

    华天云又是急道:“只要师叔开口,那我也勉为其难,去伸张一下正义。反正他们一家子那么坏,对付他们,我没有心理负担。”

    “那我不开口呢?”陆鸿笑了。

    华天云瞪大眼珠子,闷声说道:“那我也有义务为师叔您排忧解难嘛!您说,要怎么对付他们一家子?只要我做得到,一定尽力完成。只希望师叔能看在我辛苦跑腿的份上,也帮一下师侄我……”

    陆鸿扬了扬手中的文件袋,道:“等我看完材料,先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再看看怎么对付他们吧。”

    “师叔这是答应我的请求了?”华天云大喜过望。

    陆鸿不耐烦挥手说道:“你先走吧,回头我再找你。”

    华天云欢喜得不得了,他明白陆鸿的意思:不出意外,这交易就成了!

    他也不敢再叨扰陆鸿,很快告辞而去。

    陆鸿呆在原地,想了想,苦笑不已,貌似他无法摆脱华天云的算计——确切地说,是诱惑。

    华天云摆出的条件,让他难以拒绝。正如对方所言,他想要对付李钰,他的家庭就是最大的障碍。李家的权势,对现在的他来说,是一个庞然大物,怎么都绕不过去。

    而他又想彻底解决李钰带来的威胁,毕竟这家伙躲在黑暗中,也就算计了他好几次,就像一条毒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跳出来咬人一口。

    这种威胁身在暗处,就算陆鸿再自信,心理也是颇为忐忑的,生怕一不小心着了道。

    华天云主动要求帮忙,提供了一道绝佳的外力来襄助,陆鸿根本拒绝不了。

    虽然不知道华天云有多大的能量,又是用什么办法来对付李钰和李家,但他颇为自信,那肯定是有所依仗。

    既然如此,陆鸿岂能不借助一二?

    “也好,要索取,就要付出。虽然做什么教官肯定是麻烦事,但为了念头通达,也只好硬着头皮去军营走一遭了!”陆鸿心里渐渐有了定计,也肯定了和华天云交易的念头。

    “李钰,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太印象。如果不是我,换了别人,都被你整死了。我以直报怨,也是孔老夫子教的呀。”陆鸿像是在自我安慰。

    他念头渐渐通达,感觉身心都轻松了许多,正打算转身回宿舍,蓦地,远远又看见华天云向他这边飞奔而来。

    去而复返,所为何事?

    陆鸿还没问,跑到陆鸿勉强的华天云气喘吁吁说道:“师叔……我爸找你,让我带你回家,有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