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李钰一家的黑材料
    刚坐上华天云开来的车,陆鸿就一脸鄙视看了他一眼。

    这明显是一辆军车,华老二也很明显是公车私用。

    之前这丫还说什么自己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从不公器私用,现在是红果果地打脸啊!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开着开车的华天云,陆鸿再次问道:“你爸真的没说找我什么事?”

    华天云车开得很溜,在市区七拐八弯也风驰电掣,听了陆鸿的话,他却一脸的纠结:“我的师叔啊,你都问n遍了!我还是那句话,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我爸知道我来找你,现在是一个电话过来,说有重要的事情找你,让我爸你载回去。我问什么事,他也没说,只说一定要把你带回去而已。”

    陆鸿哼了一声,道:“我心里有些不舒服,总感觉要有不测的事情发生。”

    其实当华天云说要他去华家的时候,陆鸿是不大愿意的,华万杰都说事情重要,那肯定棘手,自然也就是麻烦了。

    谁愿意找麻烦呢?

    然而他耐不住华天云一个劲地哀求,最终还是上了车。

    见华天云说不出个好歹来,陆鸿也就不问了,顺其自然吧,到了华家自然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两人一不说话,场面沉默下来。

    从医科大到华家有一段路程,横跨了两个区,要穿过城区再到郊区,乘地铁转公车要一个多小时,自驾的话怎么也要一个小时吧。

    总是华天云驾驶技术再高超,也奈何不了城区的车水马龙,至少也要开个四五十分钟吧。

    路上无事,陆鸿打开了华天云给的文件袋,抽出一大叠材料,慢慢看了起来。

    摆在上面的就是李钰的资料,出生年月到身材高矮,应有尽有,非常详尽,甚至还有几张李钰不同阶段的照片。

    可以看得出来,华天云这调查是非常用心的了!

    从资料上可以看得出来,李钰确实是一个坏蛋——比他表现出来的嚣张跋扈还要坏上好几倍,几乎可以说是坏得流脓了!

    比如其中就有记载他初中的一件事:这家伙伙同几个二代纨绔,把他学校附近的一个美貌少妇给强上了!

    那个少妇与丈夫分居两地,独自一个人居住在学校附近,却在一个晚上被李钰给糟蹋了。不知道是因为面子还是什么问题,少妇没有声张,一开始没有告发他,最终导致李钰愈发张狂放肆,多次用强凌辱她。

    后来,此事被少妇丈夫发现,把李钰逮了个正着,打了一顿,还到他学校闹了一通。

    本以为李钰要受到严惩,没想到他反而找人揍了人家丈夫一顿,直把人打得半死进了医院,还威胁人家滚出南方市。

    最后,李家出面摆平了此事,少妇和丈夫离开了这个城市,从此不知道去处,算是不了了之。而李钰,则一点事都没有。

    若不是此事当年在学校闹开,说不定大家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由此可见李家能力巨大,足以摆平李钰所做的一切。

    资料上关于李钰的坏事当然不止这么一件,还有他欺男霸女的记录,至于其他什么玩弄女性以致对方怀孕却不负责任之类的事,更是多如牛毛。

    总之可以这么说:李钰就是彻彻底底的坏蛋,很多事情已经不是富二代任性闹事这么轻描淡写了,不少都可以说是违法犯罪了。

    然而到现在,他毛事没有!

    这都归功于他家的权势。

    陆鸿手中的资料三分之一是记录李钰的事情,三分之二则是他家的记载。

    按照资料所示,李钰的父亲李志龙是白手起家的人物,学医出身,毕业后没有做医生,反而从事医药销售行业,从一个小销售干起,直到拉起班子,出来创业,开创了一个医药制药公司。

    慢慢的,公司做大,成为今天的上市公司李氏制药集团,市值六七十亿。虽不算大,却也不小,特别是李志龙在占据百分之五六十股份的情况下,他李家也算的上是身价三五十亿的富豪了。

    公司看上去很清白,但正如华天云所说,这帮上个世纪白手起家的人,大多有原罪。

    医药是特殊行业,李氏集团能做大,暗地里做的不法之事也不少。

    资料里的事情虽然没有证据,但也记载了一些事情,比如李志龙起家的时候,以很低的价格拿下了一家集体公司。价格大大低于市场价值,若说没有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鬼都不信呢!

    当然,此事只是传闻,没有证据,华天云所给的资料里,说的也比较模糊。

    还有一件事说得更邪乎:那就是李氏集团上市之初,李志龙的几个合伙人大部分放弃了他们的股份,转给了李志龙,其中几人据说在国外遭受过被绑架、勒索等意外。

    此事最大的获益者就是李志龙,若说不是他使的手段,别说鬼了,猪都不信!

    不过还是那句话:没有证据!

    特别是此事牵涉到国外的一些势力,那更扯不清楚了。

    除了这些,李氏集团的一些药物出现过吃死人的问题,也有记录;还有转移资产,逃避税收等问题,也有提及。

    总之一句话,李家的人,都不干净!

    看了资料,陆鸿对李钰和他家的情况有了大致的轮廓,不过越是了解,他越觉得李钰不好对付,毕竟人家后面站着一家市值上百亿的集团公司呢!

    李家,就是李钰的后台,是最大的靠山。

    正所谓打了小的,出来老的,想要对付李钰,自然也要把他身后的李氏制药集团给算进来。

    “这骨头硬啊,不好啃……”陆鸿皱眉,心念百转,却想不出什么办法来。

    他毕竟年轻,纵使再聪明,对于阴谋暗算这等事还是不擅长的。

    “华老二,你真的有办法对付李家?”想起之前与华天云交易时对方的承诺,陆鸿忍不住问开车的华天云,“你打算怎么做?”

    华天云好像很轻松的样子,道:“我有门道,认识不少人,我打算叫人到他们公司去查,比如食药啊工商啊税务啊,查他们个底朝天,让他们损失惨重!”

    陆鸿眉头一皱,道:“这好像只能使他们有点损失而已,连伤筋动骨都算不上。再说了,人家经营那么多年,上面也有人的。人家一句话下来,你的人也要停下来了吧?”

    华天云冷哼一声:“那就看谁的人胳膊大了呗!你放心,我的大腿不小!”

    陆鸿微微沉吟,最终摇头说道:“不妥!这事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等闲视之。都说打蛇不死反受其害,我们要找到一击则中的办法,一枪撂倒敌人!不能给他们反咬一口的机会。”

    华天云讶然:“你心不小啊。还想和李家斗到底?”

    陆鸿淡然说道:“李钰是什么人你也了解了,我和他本来只是年轻人同学之间的矛盾,但是,你觉得他会轻易放过我吗?他也就多次下手暗算我了,不是我小心的话,非死即残。我就是毒蛇,我可不想一世都担心他的算计。所以……我只能彻底打到他了,我要让他知道,我也不是好惹的!”

    华天云打了个冷噤,他这个师叔看上去人畜无害,没想到心也够狠啊!

    不过想想也是,心不够狠,练起武来对自己也不够狠,又怎么会有今天的出息呢!

    “气”的境界,本身就不是一般人了。非常人使非常手段,也就不难理解了。

    “那师叔你说,该怎么做?”华天云问道。

    陆鸿略一思考,道:“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那就是查一查李氏集团是不是在研制一种非常特别的药物。这事不容易,因为我怀疑那药物是禁药,肯定要偷偷研究。”

    “禁药?什么禁药?”华天云疑惑。

    陆鸿把他与赵飞比武时对方突然爆发好几倍力量,最终导致后者用力过度昏厥的事说了出来,末了解释说道:“我注意到这人比武中途喝了一点东西,而我的同学钟歌打听到此人在比武前和李钰有过接触。你想,一人家里是制药的,一个人喝了点东西之后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力大无穷,如果说是巧合,也太巧合了吧!”

    华天云听完吃了一惊,脸色都变了:“你确定他的力量忽然变大了好几倍,而不是一点而已?”

    陆鸿反问:“我的能力你还不清楚吗?我敢说,那赵飞的力量绝对增强了五倍以上!”

    华天云神情凝重了,思考了一会后说:“一般的激素,也就是让人肾腺素飙升,肌肉多爆发百分之几十的力量而已。再强的药,也就是一两倍的爆发。你说五倍以上……这太惊人了!”

    陆鸿看华天云好像想到了什么,问道:“你联想到什么了?”

    华天云神情愈发凝重,缓缓说道:“一种传说中的基因药物,国内应该没有,听说国外的一些非法机构有这方面的研究,是用来炮制基因战士的。”

    “基因药物?基因战士?”陆鸿懵逼了,他可没往这方面想啊,也许是华天云军人出身,才会留意这方面的东西。

    不过不妨碍陆鸿继续添加一把火,他眼睛亮亮的,拍了一下手中的材料,若有所思地说:“你这些资料里,好像提过李钰他把曾经指使人在国外绑架勒索合伙人,这算不算有国外背景?”

    “这……”华天云脸色大变,他好像又联想得更多了,都特么涉及到国家安全了好不好!

    慢慢的,华天云沉声说道:“看来这事也就不是你我二人的私事了,也不是我们能摆平的。回去后我会先做一点前期调查,一旦发现你所说的药物,我……我会请更高层面的力量出手!”

    陆鸿闻言笑了,非常开心,他好像给李钰挖了一个大坑。

    就看这个坑能不能埋葬李氏一家了。

    陆鸿的目光再一次落在资料上,慢慢的,定在其中一页上。这一页记载了李志龙婚外情的情况。

    上面说,除了李钰这个明面上的独生子之外,李志龙在外面的一个情人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这个私生子,只比李钰小两岁而已!

    那么——

    “有意思了……”陆鸿呵呵一笑,神情莫名。

    “到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倏地,华天云叫了一声,一个刹车,把车缓缓停了下来。

    华家,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