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谢礼
    陆鸿再到华家,受到了隆重的接待。

    才到门口,一大帮子人就到大门口迎接他了。放眼看去,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

    认识且熟悉的,是华家几人,华万杰带头,加上他的三儿子华天雨和孙子华子龙,联袂而来。

    在他们旁边,还有两人,一年轻,一中年。年轻人也不陌生,正是陆鸿所解救过来的古铄。只见他行动自如,脸色苍白中也有点红润了,看见陆鸿进来,他英俊的脸上含着一丝喜意。

    看来经过一些天的调养,他的气色好许多了,不单三才逆行针的祸害已根除,连之前练功岔气的后遗症都快痊愈了。

    而在他的身旁的中年人,大约四十多岁年纪,面相上和古铄有些相似,不过他的脸色忧中带愁,比古铄要纠结多了。

    陆鸿依稀觉得他有些面熟,仔细一想,好像见过,应该是当日古家来华家闹事中的一员,想来应该是古铄的长辈。

    也许是他父亲吧。

    陆鸿没猜错,在和他便宜师兄华万杰几人寒暄过来,后者一介绍,果然,中年人正是古铄的父亲古世有。

    两人是特意来向陆鸿致谢的。

    这就让陆鸿皱眉了。

    “师弟,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些客套的玩意,但他们盛情而来,非要见你当面致谢,我婉拒不过,只好把你找来了。”华万杰一见陆鸿不大高兴,只好把他拉到一边低声解释,老脸上全是歉意。

    陆鸿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在华万杰的引领下,和众人进入大堂落座。

    主宾坐定,古世有起身,带着古铄来到陆鸿面前,鞠了一躬,口中郑重说道:“陆先生,多谢你为铄儿解了祸害。本来我早应该向你当面致谢的,但是这些日子忙于处理家里的棘手之事,就来迟了,还望海涵!”

    陆鸿不敢托大,连忙起身,回礼说道:“古先生太客气了,都是举手之劳罢了,算不得什么。”

    古世有摇头说道:“对陆先生也许是小事,但对我来说,却是天大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我们家族兴亡的大事!”

    陆鸿闻言明白过来,却不想过问。

    这几天华万杰也给他打过电话,想说古家的事情,但都被他顾左右而言他,连听都不想听!

    古家的事,用屁股一想都知道非常复杂,涉及很多隐秘之事。连三才逆行针这等阴险而古老的手段都出来了,可见要对付古家的人来头有多么可怕,陆鸿可不想因为帮人治病就凭白惹上大麻烦。

    古家的事,能不掺和就不掺和。

    今天若不是被华万杰忽悠,早一点说是古家来致谢的话,陆鸿都不愿意过来的,就当是萍水相逢,相忘于江湖吧。

    只是今天不来也来了,只能周旋一二,心里却想着赶紧结束好让他远离古家之人。

    奈何古家父子却不想让他清净,特别是古铄,在他父亲表达谢意之后,站在陆鸿面前的他,扑通一下,整个人跪倒在陆鸿面前,激动地说:“陆先生,你的大恩大德,古铄没齿难忘!救命之恩,无以言谢,只能给你磕个头表示敬意!”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没想到古铄放了这么一个大招。

    陆鸿也惊讶于对方玩得这么大,愣了一下之后,赶紧把古铄扶起来,哭笑不得:“古……兄弟,你也太隆重了,我受不起啊!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让我折寿。”

    古铄紧紧抓住陆鸿的手,眼睛都红了,咽声说道:“陆先生,这次我大难不死,全是你的功劳,我都明白的。我虽然不能言语,但眼不瞎,耳不聋,都看在眼里,听在耳中,若是没有你,我……我肯定死于小人之手,说不定早就去见阎王了,哪还能站在这里说话!”

    呃……陆鸿一副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的样子。

    古铄是好孩子,没有说假话,若没有他陆鸿,确实被暗算得死翘翘,但是——陆鸿好想说我也只是随便弄弄,并不在意你的死活啊。

    能这样想,却不能这样说,陆鸿只好讪笑说道:“其他的不说,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

    一听到人没事的话,古铄更激动了,嘴唇都在哆嗦:“陆先生,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我真的就被古销那阴险小人害……”

    “诶!过去的事就不要说了,不要说了!”陆鸿打断了古铄的倾诉,他才不想理会别人家族的什么恩怨情仇呢,太狗血了,也太麻烦了。

    “就是嘛,现在人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华万杰总算没有完全坑死自己的师弟,跑过来帮腔,“古先生,我陆师弟一心治病救人,不大愿意沾染是非,你们家族的事,我们就不多说了。好吗?”

    话到最后,他看向的是古世有,是要后者拿出一个决定来。

    古世有会意,把古铄拉到一边,严肃说道:“铄儿,对陆先生的感激,时刻铭记在心即可,不用作小儿之态。我们今天过来,主要是为了向陆先生送上我们的敬意。”

    “知道了,爸!”古铄很快镇定下来,倏地从兜里掏出一个牛皮纸信封,递到陆鸿勉强,恭敬地说:“陆先生,因为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无法准备,我们只好用最直接的事物来表示谢意,还请你收下。”

    陆鸿愣住了,看着眼前的牛皮信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最直接的事物是什么鬼?

    信封很小,也很薄,任何鼓起的东西都没有,就好像只是信封而已,没有任何其他事物。

    那这算什么意思呢?

    “我现在还不是医生,我救人只看心情和缘分。你和我只能说是有缘,不算是真正的医疗事件。再说了,你要谢应该谢华老先生,我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出手的。”陆鸿不想给人收礼救人的印象,反而给华万杰长了天大的面子。

    古铄急了:“陆先生,我们是真心实意要感谢你的,请你不要拒绝,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没有你,今天也就没有我了,这份恩情,怎么感谢都不为过!”

    “是啊,陆先生,这是我们聊表心意而已,还请收下,让我们宽心。”古世有也劝说,“至于华神医的报酬,我们也不会忘的。”

    陆鸿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回头去看华万杰。

    华万杰只是略一沉吟,就缓缓向陆鸿点头,示意他收下。

    陆鸿皱眉了,还是没有动,他考虑的东西比较多,比如收下这不知是何物的礼物之后,会不会被古家赖上,从此和他们牵扯得更深。

    古世有老于世故,看到陆鸿犹豫的神色,又说道:“陆先生你不要想太多,这是你为我们铄儿治病的谢礼,你就当是治病的报酬吧,也就是很简单的交易,与其他一切都无关。”

    交易?

    陆鸿表示他喜欢交易,这样显得大家互无拖欠,和感情无关。

    “师弟,你收下吧,不然两位古先生都不会放过你了,他们也需要安心的。”华万杰出生劝说。

    话到这个地步,陆鸿也不好说什么了,大大方方从古铄手中接过信封,放入裤兜,这才抬头说道:“那就这样:你们是病人,我是医生,这是医药费。我们两清了,你们不用再记挂在心头。”

    古世有微微一笑,慢慢点头。

    古铄则要摇头说道:“只是聊表心意而已,比起陆先生对我的恩情,可以说是轻如鸿毛。总之我会时刻铭记陆先生的大恩大德,不敢或忘。”

    陆鸿苦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

    如果古家的人上来就一副傲慢的模样,就算表示感谢也是一副你和荣幸的样子,那陆鸿就当是手贱救了一只狗,笑笑也就过去了。

    古家父子上来这副感恩戴德知恩图报的样子,反而让陆鸿无所适从。感情交情这类东西,最麻烦了!

    但是他也没办法阻止人家是怎么想,只好默默忍受。

    古家父子送礼完成之后,松了一口大气,应该是觉得任务圆满了,不想多说什么,待一会儿后说还有事情要忙,就离开华家走了。

    两人一走,就只剩陆鸿面对华家祖孙几人。

    华万杰很热情招呼陆鸿,直怪他好几天都不上门,想念死他了,一定要留陆鸿吃饭。

    陆鸿只好留下来,趁着聊天的空隙,他掏出古铄所给的牛皮信封,迅速拆解,他倒要看看所谓的直接之礼到底是什么东西。

    东西一拎出来,陆鸿愣愣出神:信封里面只有一张更薄的纸儿。

    薄纸很轻,分量却很重,价值更是不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