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有钱人的玩意
    出现在陆鸿眼中都是一张支票!

    陆鸿对在玩意很陌生,好在支票上面写得很清楚,是工商银行的现金支票,而且金额既有大写,也有阿拉伯数字,清晰分明地显示十万的金额。

    这就是古家的谢礼?

    陆鸿没想到古铄给的是东西竟然是一张价值十万元的支票。

    他很囧,因为他从来没用过这东西,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兑现,他也很无奈,古家的人完全不用玩这么虚的东西呀,直接把现金带到他面前,不更有震撼力么!这是有钱人的玩意,他不习惯呀!

    而且,十万的谢礼是什么意思,治病的费用?

    话说这是多,还是少呢?

    陆鸿不明白了,只好拿着支票去问他的便宜师兄华万杰。

    看着支票上的数字,华万杰笑道:“算他们还会做人!难怪古世有会向我问你的详细消息,原来是为了写支票啊。陆师弟你就安心收下吧,在这个银行随便找一个营业点,直接兑现就行。带好你的身份证,他们会让你走完程序,之后就可以提取这十万块了。”

    陆鸿为难说道:“十万……数目好像大了点,再说了,就算是谢礼,那也应该是给华师兄你的。古铄的病,师兄你出的力更大。”

    华万杰摆手说道:“他们也给了我一张,是二十万的,数目比你还大呢!其实他们和我都很清楚,古铄能治好,你的功劳最大。再说你还帮他们揭穿了一桩阴谋,挽救了他们家族的利益,这比救一个人的命更厉害了。之所以给我的数目大一点,我估计他们是为了道歉赔偿,毕竟他们冤枉过我,还到我家打闹!”

    “师兄客气了,为了给古铄治病,你可是费心费力,区区二十万,小意思而已。”

    华万杰笑了:“所以说嘛,你就笑纳了吧!我们也没坑他们,就古铄那情况,他在外面就算花费百万都治不好,我们算是帮他们省下好大一笔费用了。再说了,为了治他,我好多几十年的山参都用了,价值也不菲啊!”

    陆鸿先是点头,既然又问:“古家是做什么的,一出手就是三十万?”

    华万杰更是大笑:“陆师弟你不会为他们感到肉痛吧?没必要!据我所知,古家经营者一家保安公司,还有一家体育运营公司,钱多不多不敢说,几千万家产还是有的。这就好比你有一百块,人家帮了你,你给他一块钱,会舍不得吗?”

    陆鸿咋舌,低头看支票,他就这样存款上了六位数?

    之前他还在感慨有房有车却连油都加不起,转眼古家就送上了支票,难道他们会读心术,知道了他的窘迫之境?又或者老天爷都不想他**丝下去,给他一场美妙的安排?

    好吧,无论是那种,陆鸿都把支票收进了兜里,打算从华家回去就到银行兑现。

    华万杰好像察觉了陆鸿的心理波动,似有深意地说:“陆师弟,这个世界有钱人很多,但命却只有一条,为了活命,物质什么的对他们来说都不值一提。你一身本领,特别是医术高深,如此技艺傍身,日后你就会发现很多东西都可以轻易获得了。”

    这个陆鸿就深有体会了,苏方只是为了拉拢他,连价值千万的豪宅都送出手了,还顺带送了一辆豪车。

    果然,有钱人的世界令人不解!

    陆鸿却是不知道他也几乎可以说是迈入有钱人行列了,只是他清贫惯了,一时没反应过来而已。

    不过他扫了一眼华家的大宅子,立刻就明白过来,在他眼前的华万杰,也是一个土豪啊!

    此处虽然是南方市郊区村落了,但这么一个古香古色的大宅,建起来就要花费不少了,何况还有脚下这好几亩的土地。

    在这个国家,土地才是硬通货啊!

    那么,吃土豪就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了,留下来用餐的陆鸿吃得分外愉悦,大快朵颐。

    唯一不爽的就是用餐前,被华天云偷偷拉到一边,问什么时候到他军营去。

    一想到两人的约定,陆鸿就头疼,直言有空再说。华天云就急了,说你一个学生,什么时候没空!

    陆鸿很淡定地说学生最主要的任务是上课学习,每天的课程安排得很充实,他作为一个好学生,怎么能做出逃课这种事来?

    华天云瞠目结舌,没想到陆鸿无耻到这个地步了:要知道,今天不是周末,此时就是上课时间,那出现在他们华家的陆某人是怎么一回事,幻觉吗?

    眼看华天云气急败坏,陆鸿才说等对付李钰的事情有了眉目和安排,再讨论做教官的事。

    华天云没办法,只能郁闷吃饭。

    吃饭的时候,华家几人说起了古家的事,哪怕陆鸿不愿意听,他们也透露了古铄被人下针的底细。

    真相还是和富贵之家的恩怨情仇有关,更是狗血的争夺家族产业的阴谋诡计!

    暗算古铄的是他的二叔,此人当年与古铄父亲争夺家族产业失败,一直郁郁不得志,但怀恨之心,眼看着古铄长成又要继承家业了,而他们一系依然只能眼睁睁看着大笔财富与自己无关,这就让他又了铤而走险的打算。

    刚好古铄练功岔气快成废人,他二叔当然不会让华万杰轻易治好古铄——古世有只有古铄这么一个儿子,当古铄无法继承家业,那么作为叔叔一系,下面的堂弟就有机会了。

    于是,他二叔就坚定了暗算古铄的决心,刚好他又认识这方面的人才,就趁来探望古铄的机会,让人在古铄脑袋上扎了三针。

    逆行三才针一下,古铄口不能言,身不能动,比瘫痪还眼中,几乎可以说是植物人了。

    万万没想到啊,以为算计得逞,别人无计可施,陆鸿却从天而降,拔了古铄的针,解了他的困顿,更是让阴谋大白于天下!

    古铄偷偷叫他父亲过来,告知一切。古世有回去后,就处理了这起萧墙之祸。据说他把自己弟弟打得半死,还当着家族之人的面,与他断绝关系,把他逐了出去。

    华家几人谈得性起,又是恭维了陆鸿几句,说他医术几为天人,简直可以肉白骨,活死人。

    当然,他们叹息遗憾的就是古家找不出施展逆行三才针的人,据说连古铄二叔都联系不上对方了,不知所踪。

    “估计是见阴谋败露,生怕古家算账,不敢呆下去,也就逃之夭夭了。”华家几人如是猜测。

    陆鸿听了却直皱眉头,逆行三才针,是古医的手段,而且颇为暗黑,能施展如此绝技的人,需要逃?

    他也很好奇是什么人掌握了这门技艺,可惜现在看来是不会有结果的了。

    不知道为什么,陆鸿心头腾升一丝阴霾,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特别是最近他一脸遭遇苏恋儿的醉心花和古铄的逆行针,这种不为人知又隐秘的手段接连被他遇上,要说是巧合,那也太巧合了!

    但他又没证据去证明什么,只能压下心头的狐疑,留待日后观察。

    餐毕,陆鸿也不在华家多带,出了药壶村,他迫不及待要兑现支票,取得现金,落袋为安!

    于是,他以最快的速度奔进了最近的一家银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