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有钱了
    站在atm机子前,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余额,陆鸿一阵恍惚。

    十万两千多的金额,是目前为止他银行账户上所拥有的最大的数目了。

    因为第一次来大城市读大学,他父母给他了一笔钱,其中包括学费和生活费。缴纳了学费之后,生活费用到现在,就剩两千多了。不出意外的话,这两千多几乎就要用到期末结束。

    说囊中羞涩有点过分,可要说荷包饱满,又有点不好意思。这也是陆鸿如今有房不敢住,有车不敢开的原因——房是别墅豪仔,不说各种用度,就那豪华的小区,物业费他都交不起啊;车是豪车,一脚油门下去就不见了一块钱以上,他这点生活费肯定是不敢乱开的。

    所以,就算他有房有车,手中没钱,一样和**丝差不多,只能苦逼地在学校宿舍窝着。也是他吐槽苏方不食人间烟火的最大原因,话说他宁愿把房和车折现了,也好过放在那里不能动!

    好在善解人意的人终于出现了,古铄一家送他的谢意是一张支票。金额十万。

    陆鸿忍不住把支票兑现了,在银行里,一切顺利得很,没有任何狗血的戏码上演。

    一进银行,大堂经理问明来意,就帮着他拿号,指引他去办业务;而业务员在他出示证件后,则很纯熟地把业务给办结了。

    十分钟不到,支票兑现,十万的金额就到了陆鸿手中,而他则二话不说,到了atm机子钱,三两下就存进了自己的银行卡。

    一切办完,在退卡之前,陆鸿点进查看余额页面,就是显示当前让他恍惚的画面了。

    也就是恍惚了一下而已,深吸一口气,陆鸿一点,卡就退了出来,他反手塞回钱包,走出了银行大门。

    外面的风颇为冷冽了,快十二月的南国,风也渐渐无情起来,就连阳光都和煦了许多,一扫夏日的毒辣和燥热。

    陆鸿此事内气运转周身,身体可以随着气温的变化而自动调节,无冷无热,倒是对天气的变化没有多大感觉。

    阳光下,他眯着眼,心里的底气总算高涨了许多。

    都说钱是英雄胆,陆鸿就算是技艺再高超,心性再淡然,在这个大城市里,囊中羞涩的他,也总是谨小慎微,一样会有英雄气短的感觉。

    实在是如今的社会,什么都贵得要命,做什么都讲究一个钱。

    手中没钱,就好像家中无粮,心里没个底,不说战战兢兢,却也缩手缩脚。

    现在总算好了!

    十万块在手,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好吧,陆鸿觉得自己矫情了,他就算相信自己有再大的未来,此前他也不曾拥有过这么多现金在手的!

    他家做的小生意,只能说温饱不愁而已,绝对算不上富裕,家里在镇上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如果和南方市的土豪相比,那还是天壤之别。

    所以,这么一大笔钱在手,目前的陆鸿小小地激动一下,也就不难理解了。

    那么,钱在手了,要怎么过日子了呢?

    陆鸿想了许多,搬到苏方所送的别墅去住?

    这是一个好想法,在学校宿舍,人多口杂,而他需要安静的环境来修炼,打坐,练功,在学校都不大方便。

    搬出来自己住的话,以别墅区安静优美的环境,加上足够宽敞的个人空间,实在是练功修行的好去处。

    然而,陆鸿还必须考虑其他因素,那就是他才读大一,刚在学校半个学期,就脱离群众跑来独居,好像也不大利于他对于人情世故的琢磨。

    红尘打滚,也是修行的途径!

    “要不还是看看再说吧,先住学校,和同学们混一阵子,我连班上的同学都还没认全呢!”陆鸿嘀咕,自言自语中有了自己的决定。

    房子不住的话,那有钱就不怕没油费了,可以开车潇洒了?

    “这不符合我的风格!”陆鸿很快就否定了这一想法。

    他是一个低调的人,从小无权无势的他,张扬不起来,现在自然也不习惯开着豪车乱晃。

    “看来我就是苦逼的命!”陆鸿苦笑了,“好在不能住,豪车不敢开,犯贱啊!矫情啊!”

    否定了这两个主意,那这十万块貌似只能躺账上睡大觉了。

    他不是没想过打回去给父母,但是这是一笔不小的现金,真让父母知道了,铁定要问来源,到时候这么解释来龙去脉也是一个大麻烦。

    再说了,他父母温饱不愁,不急需这十万块做什么。既然如此,那就别自找麻烦了,等哪天有什么情况或者看情况再解释手中有这么一笔钱就行。

    他现在连自己在南方市有了一套小别墅和汽车的事都不敢和父母说呢,实在是解释不清楚!

    他就一个大一的学生,就算父母知道他从小学医,现在却跑回去说他因为帮人治病一下子身家千万?估计他父母都会吓出心脏病来,还以为自家儿子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

    房子,车子,票子,都是同一个性质。

    “所以,我现在依然只能默默装穷人?”陆鸿满心郁闷,但好像唯有如此,别作他想,别无他法。

    “不过也不用刻意装苦逼,别墅嘛,偶尔住一下也能调剂身心;车子嘛,有事的时候开一开,也不用耽误事。”陆鸿最后这样自我安慰。

    陆鸿一路乱想,就这么迷糊地回到了学校,走进宿舍大楼,刚到自家宿舍门口,他愣了一下,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楼层是那个楼层,房间也是那个房间,然而,房门口却站了好几个人,把门都堵住了,进不去,出不得。

    “快说,陆鸿那家伙去哪了,不会是知道我们来,躲着我们,做缩头乌龟去了吧?哈哈,告诉你们,躲是没用的,他化了灰我们也要找到他!”

    远远的,陆鸿听到一个非常嚣张的声音在说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