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没那么好受
    陆鸿毫不客气地要两位失败者遵守诺言,不再纠缠。

    话很正常,动作却很瞧不起人,一般人真的忍受不了。

    赵飞就是又沮丧又气愤,瞪着陆鸿说:“陆鸿,你拽什么拽,你不过是侥幸赢了一招,有什么好得意的!”

    陆鸿还没说什么,钟歌叫了起来:“姓赵的,陆老大刚才就提醒过你们了,出手不留情,绝不拖拉。你果然够无耻,输了又找借口。你们空手道的人都这样会甩锅的吗?”

    赵飞想说什么,却被东田一达阻止了,他疑惑不已,“李师兄,你……”

    “我们走!”东田一达忍住疼痛,咬牙沉声说道,“输了就是输了,不要丢人现眼!”

    赵飞不敢再说什么,扶着东田一达,拉开了宿舍大门。

    在走出大门之前,东田一达回头深深看着陆鸿说道:“陆鸿,虽然我不愿意找借口,更不想出尔反尔,但是我还是得说:这事还没完。”

    陆鸿脸色一沉,道:“怎么,想不遵守约定?身为一个武者,说话不算话,你还有何脸面去练武?”

    东田一达白着脸说道:“我是没脸面来找你的了,但是不代表别的人不来。你三招就打败了我,如此武功,几近盖世。总有见猎心喜之人要上门讨教的!”

    陆鸿有些怒了:“你们又要搞车轮战?”

    好吧,为什么要说“又”呢?

    东田一达面无表情说道:“我不会说谎,日后有人问我碰上过什么高手,我肯定会直说,你的大名不用多久就会在我们扶桑空手道之间流传了。那些前辈高手,想必会有很大的兴趣和你切磋交流的。”

    “无耻!”钟歌大叫一声,指斥东田一达的言论。

    东田一达不以为然说道:“武者之间,要想提高,总不能闭门造车,与高手切磋,是提升自身能力最好的办法。耻于败,追求胜,向往强者,这是我们一贯的做法和准则。”

    陆鸿冷笑:“这倒符合你们一贯的本性!”

    东田一达似解释说道:“以空手道而言,我算得上一个实战高手了,在我们业内也算有点声誉,但我却在你手下走不了几招,我那些前辈高手知道了,肯定以我为耻,而要赢回空手道的声誉,洗刷耻辱,他们自然会以打败你为目标。所以我才说,这事没完,因为我影响不了别人的想法,更阻止不了他们的行为。”

    “那你就别说出去啊!”钟歌气急败坏。

    东田一达耸肩说道:“正视自己的不足,不怕别人讥笑,是我的人生信条。我不会因为我败了,就隐瞒今天的事,那不是我的作风。”

    钟歌气极反笑:“说白了你就是不服气,输了就赖账,想让更厉害的人来找麻烦。这算什么,打了小的,出来老的?”

    “随便你怎么说吧。”东田一达叹了一口气。

    赵飞听了这些话喜笑颜开,像是又找回了场子,向陆鸿挑眉说道:“陆鸿,你就等着我们来报仇雪恨吧!”

    “无耻之极!混蛋之极!混蛋加无耻!”钟歌气得大骂不已。

    陆鸿伸手拉了一下钟歌,示意他不要再做无谓的争吵,之后紧盯东田一达,冷冷说道:“东田,我的手段你是领教过的,我希望你不要让一些阿猫阿狗来烦我,那只会让我看不起你们!”

    东田一达神色一紧,道:“这你可以放心,水平不比我高的人,来了也是丢人而已,我会拦着他们的。但如果是前辈高人,那就不是我能阻止的了。”

    陆鸿淡淡一笑,道:“你们不怕更丢人,我也不介意顺手打一下他们的脸!”

    这话自信加嚣张,霸气外露。

    东田一达闻言不说话,只是深深看了陆鸿一眼,招呼赵飞扶他离开。

    “这帮小鬼子,果然信不得!”两人一走,钟歌就愤慨地数落了一句。

    陆鸿反问:“为这种人生气,你又何必呢?”

    钟歌翻白眼说道:“我这不是为你感到不值么,也为你担心啊!”

    陆鸿悠悠说道:“瞎操心。比武这事,你什么时候见我输过?”

    钟歌一想也是哦,从开学到现在,陆鸿都与空手道的人比过好几次了,还不算和教官切磋的那一次。

    每一次比武,陆鸿都是胜者!

    刚才也不例外,号称黑带八段的空手道高手东田一达,也在陆鸿手下吃了败仗,灰溜溜逃跑。

    这么一想,陆老大威武啊!

    钟歌顿时眼热了,讨好说道:“陆老大,教我练武呗,我也要做高手,我也要打遍天下无敌手。”

    “打遍天下无敌手?胖子,金面佛好像被人绿了呀。你也要成为头上绿油油的高手吗?”陆鸿揶揄。

    “呸呸呸!”钟歌怒了,“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么!”

    陆鸿摇头说道:“没有好听的,只有更差的,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你年纪大了,错过了练武的时机,就算练个二十年,也不过是能对付几个小混混而已。你有二十年苦练如一日的毅力吗?没有?那你练个屁!”

    钟歌不服气说道:“也许我是练武天才、天赋异禀呢?”

    陆鸿上下打量钟歌,最终给了钟歌致命一击:“胖成这样,你说你天赋异禀,你信吗?”

    钟歌闻言顿时萎了,死的心都有了。

    “那我呢,我有吗?”一旁沉默多时的马文也急切地发问,显然他也有拥有为武功高手的梦想。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陆鸿就像看咸鱼一样看着两人,最后说道:“如果你们非要练,我可以教你们一套强身健体的武术套路,,每天练一段,坚持四五年到大学毕业,应该可以解决你们现在身体的缺陷。什么缺陷?你们竟然会这样问?你看看你们,一个胖得像球,一个瘦如竹竿,你说是什么缺陷?”

    打人不打脸,陆鸿直话直说,差点让两人和他绝交了,有种友尽的感觉。

    半晌,看到陆鸿若无其事的样子,钟歌忍不住问道:“陆老大,你就不担心那个小鬼子说的话?他说会有更多人来找你麻烦呀!”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陆鸿淡然说道,“那家伙还是担心他的麻烦吧。”

    “什么意思?”

    陆鸿不说话了,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受了哥的内气一击,气在体内,没那么好受的!

    如果钟歌能看到宿舍外面的景象,就明白陆鸿是什么意思了——

    刚出宿舍大楼没几步,被赵飞扶着勉强走得还算稳妥的东田一达,忽然脚下一滑,浑身无力,摔在了地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