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求救
    当陆鸿打开门见到华天云的时候,人也就更惊奇了,因为此时的华天云一身干练的军装,身上还全是武装。

    陆鸿甚至在他身上看到别着的枪!

    “你这是……”陆鸿想问问题。

    “快跟我走!”华天云却是二话不说,抓住陆鸿的手就往外拉,急切的模样,比见了美女一脸猴急的男人还要让人奇怪。

    “喂,你干什么!”钟歌着急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砸门声早就把他们都吵醒了,当看到一身军装的华天云,他脑袋也是一片空白,可当他看到对方要把陆鸿抓走,胖子就急了,以为陆鸿惹上了什么麻烦。

    “你给我闭嘴,没空理你们!”华天云看到钟歌要冲出去,吼了他一句,转而又向陆鸿哀求不已,“师叔,没空解释了,请你先跟我走,车上我好好解释!人命关天啊!”

    见华天云说得严重,陆鸿稍一犹豫,也就答应了,转头吩咐钟歌:“胖子,不用担心,这家伙你见过了。你也听到了,他有事求我,不是来找我麻烦的。我跟他去一下,明天如果回不来,你就帮我请假。”

    “又请假!”钟歌很无奈了,“你都成请假专业户了,要知道你成是新生而已呀,就不怕老师让你挂科?最可恶的是你每次请假都是我出面,人家老师都吐槽我了。”

    陆鸿还没说什么,华天云又吼了一句:“什么破玩意,请假而已,明天我亲自联系你们学校,给你请,请多少天都行!”

    大佬发话了,大家也就没异议了。

    陆鸿只是稍微收拾,五分钟之后,就坐上了华天云开来的军车上。

    车上有司机,两人一上车,车子就在漆黑的夜里开走了。在华天云的吩咐下,车子开得贼快,用风驰电池来形容并不为过。

    靠坐在车上,陆鸿稍微清醒了,严肃地说:“华老三,到底什么事,赶紧说吧。如果你说的话不能让我满意,小心我收拾你。”

    “你听我慢慢说……”

    华天云话是这样说,语速却快如机关枪,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总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清楚——

    此行他还真是来求救的,接陆鸿去治病。也不能说是病,确切来说,是有人重伤昏迷不醒,危在旦夕。

    原来,这几天有个穷凶极恶的歹徒窜入南方市,警察追捕无果,还连伤了几人,甚至还牺牲了一个。无奈之下,他们只能请武警出手了。

    刚好华天云手下就有这么一支战斗力非凡的突击队,被调遣去追捕犯人,就在今天下午,有几个战士听到举报说犯人在一个小村里,他们前去缉捕,没想到犯人与他们打游击,分而破之,哪怕他们手中有枪,一样被人一连伤了三个人。

    三人口吐鲜血,昏迷不醒,在军医院里都出现过好几次并未的情况了。而医院的检查结果,一开始说是内脏破裂导致内出血,可手术之后缝补了破裂的地方,按理应该好了,可依然是不是吐血。

    这样的结果,大出所有人意料,连医院的专家都束手无策了。

    “吐血不止?”陆鸿听到这里,插了一句话,“什么犯人能把人伤成这样?”

    华天云闻言也怒了,拍了一下前面的靠背,恨恨说道:“我们也被警察那边耍了,他们一开始说是一个身手很好的犯人,在外省抢劫导致人死亡,流窜到我们这边。资料只说那家伙练过武术,很能打,却没说他这么能打!”

    “武术?”陆鸿眉头一皱。

    华天云察觉到陆鸿的神色,小心地问:“师叔,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陆鸿反问:“你觉得会是一个懂点武术套路的人而已吗?打死过警察,还伤了好几个你手下的精英战士,你说是什么武术呢?”

    华天云神色不变,好像早有预料,叹道:“当然不简单,能把一个人打得吐血不止,只怕是一些特殊的手法。师叔你认为呢?”

    陆鸿不搭,说了另外一个话题:“我记得你父亲也被陈龙飞打得吐血过吧?”

    “那是他偷袭!”华天云愤恨不已。

    陆鸿点头说道:“是啊,只是偷袭。这次贼人却正面扛你的手下,伤得更严重。那你说这家伙是不是要比陈龙飞厉害?”

    华天云脸色终于变了,他怎么都是武术之家出身,对于武术的一些门道并不陌生,何况还有陆鸿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眼前!

    他得老实承认,他们家修炼的武术,在陈龙飞面前,确实有所不如。就算陈龙飞不偷袭,华老爷子几十年的功力,还是打不过陈龙飞这个八卦高手。

    原因?

    陈龙飞是一个古武高手!

    古武的厉害,华天云从陆鸿身上体会过了。现在听到贼人可能是一个比陈龙飞还厉害的古武高手,他岂能不吃惊。

    就是不知道比起他师叔来谁厉害了。

    “师叔,你有把握治好我的那些弟兄吗?”华天云忍不住发问。

    陆鸿摊手说道:“我连人都没看到,你要我怎么保证?”

    华天云苦笑,点点头,又催促前面的司机开快点。

    陆鸿沉默了一下,也问:“伤你人的那家伙用的是什么武功?”

    “不知道。”华天云摇头直接说道。

    “没人认得?”

    “我没和他照过面,而我的人只懂搏击,不懂武术套路,见了面也不认得,清醒的人只说他速度很快,明明在眼前,一眨眼就在身后了。”华天云越说越生气,“警察那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资料没给详细的,也不提醒,等我有时间非上门找他们理论不可!”

    陆鸿微微皱眉,速度这种东西很难说得清的。

    比如他,太极功是以慢打快,你说他快,那肯定不对;可如果你说他慢,那也不对,他能制服得了快,按理说是后发先至,比对方还要快才对。

    陆鸿见过慢的功夫,见过刚的功夫,见过柔的功夫,还真没见过说眨眼就不见的功夫。

    这让他很好奇了。

    “是什么功夫,发力的原理和方式是什么?”陆鸿连连想象,一脑门的疑问。

    可怎么也推导不出来,看来只能先看看那些重伤的战士,希望能从他们身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这么一想着,就忘了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华天云一声低喝:“师叔,我们到了!”

    嘎的一声,驶入一个宽阔地方的车子顿时停了下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