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大言不惭来治病
    “中医来这里搞什么?”

    当军医听了陆鸿的话发愣一阵后,直接怒起来,大声了起来:“既然你是学中医的,就更应该明白这种吐血不止的症状更应该赶紧送到大医院进行就诊,你现在什么工具都没有,靠你们中医的望闻问切来止血么!”

    陆鸿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自己难道还会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么?

    “我们中医虽然没有你们西医那种精密的仪器设备,但是我们同样有我们的本领和能力。起码让他们现在止血的能力我还是有的!”陆鸿正经而严肃地说。

    吴子期和华天云则是有些发愣,这两个人怎么就这么杠上了,治病要紧啊!

    见到这个情况,华天云果断的大声说道“你们都不要再争了!就让陆鸿来,我相信他!”

    “天云!”

    “华上校!”

    吴子期和军医充满惊怒的大声叫喊。

    吴子期当然是因为根本不相信陆鸿的能力,而军医更是如此,而且现在病人情况这么恶劣,赶紧送到大医院进行系统的检查才是第一要紧的事,而不是让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将病人瞎折腾。

    “你们不要再说了!”

    华天云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结,脸色很是不好看,他的心中也是在挣扎,最终他还是选择相信陆鸿,为什么?

    因为陆鸿是修炼出了气的存在的人!

    因为他华天云亲眼见过陆鸿的能力有多强!

    因为刚才陆鸿亲口说出他最起码可以让病人止血!

    这几点让华天云没有理由不相信陆鸿,他知道,陆鸿是个明白人,这一点不论是他大哥还是他父亲都已经承认了,陆鸿绝对不会给自己找麻烦的。

    “陆鸿是我找过来的,你们不相信陆鸿,总要相信我吧?换句话说,这件事我华天云一个人担着了!如果到时候出了什么意外,我华天云一人独自承担!绝对不会拖累你们!陆鸿,看你了!”华天云说得斩钉截铁,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军医神色之中依旧充满愤怒,在他看来,华天云的这个行为无疑是置战士们的生命于不顾,这是不负责任的表现,然而他也只是个军医而已,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

    至于吴子期,他是华天云的搭档,如今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也只好听华天云的了。

    他只希望到时候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如果陆鸿这边不靠谱,说什么他也不会任由陆鸿继续胡闹下去,一定要把战士送到其他医院就诊!

    陆鸿倒是笑了笑,他知道这是华天云对他的一种信任,虽然本来就是来帮华天云解决问题的,但是他依旧感激华天云能够力排众议让他陆鸿出手。

    华天云如此信任陆鸿,陆鸿又怎么能让他失望?

    “《灵枢百病始生篇》有记载:阳络伤则血外溢,血外逐则衄血;阴络伤则血内溢,血内溢则络血。”

    陆鸿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直接伸手给病人把脉,在别人不知道的时候,一缕元气已经悄悄地顺着病人的经脉进入到他的五脏六腑之中。

    陆鸿双眼微闭,仔细感受着病人的脉象和元气探测的具体情况。

    脉象很是不稳定,十分虚弱,气血不足,气血两虚,难以鼓动脉搏。

    令陆鸿更加惊讶的是,他竟然在病人的内脏之中感受到了一丝丝‘气’的波动!

    那一丝‘气’的波动,正处于病人的肝脏!

    陆鸿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虽然内脏都已经缝合完毕,但是由于那一丝‘气’在病人的肝脏之中不停的乱窜作乱,所以病人的肝脏一直在泌血。

    这也就是明明肝脏缝合完毕却依然吐血不止的原因。

    就这一瞬间,陆鸿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停止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在其他人手中有‘气’的存在!

    此时的陆鸿倒真是有些后悔自己答应了华天云的请求,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巨大的漩涡!

    不过陆鸿明显感觉到这一丝‘气’的存在并不成熟,更像是用一种奇怪的方法强行打入到病人的体内,这一丝‘气’并不壮大。

    陆鸿猜测对方顶多是达到了‘半气’高一点的程度。

    这种将‘气’打入到病人体内,让人一直吐血的手段,显然是一种特殊的手法了。

    然而这种手法就算是陆鸿也不知道怎么实现,毕竟武术一道博大精深,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自己能够掌握所有的方法规律!

    陆鸿深吸了一口气,现在自己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细思极恐,华天云他们要抓的那个人,毫无疑问是个古武术的高手,最起码也是半气层次!

    陆鸿的这次出手救治,无疑又是得罪了这样的一个高手,然而令陆鸿真的下定决心的,则是因为这个凶手手段太过残忍!

    这个凶手明明就有将人一击毙命的能力,却偏偏用这种残忍的手段将人生生折磨到死,让病人看着自己一点一点吐血身亡,心理又是何等的黑暗?

    看着陆鸿紧皱的眉头,比陆鸿还要紧张的则是华天云了,他可都是立下了军令状了,一旦搞不定,那他可就真得把这个锅背下去了。

    这算什么呢?救人你去,背黑锅我来?

    军医则是神情阴冷的看着陆鸿,就像是在看待一个杀人凶手一样!

    “陆鸿,你看……”华天云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开口,想要询问,他现在也不敢确定陆鸿到底有没有救治的把握了。

    陆鸿的神色很是严肃,看了一眼华天云,一字一句地说道:“没事,能救。一会你跟我单独出去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华天云看着陆鸿严肃的表情也隐隐猜出恐怕自己的这位师叔有什么惊人的发现,不过他现在的精力还是大部分放在救治自己的几个兄弟身上!

    “大言不惭!”那个军医冷哼了一声,看着陆鸿,眼神中满是不善。

    至于吴子期,早就跑到一边联系救护车赶过来了,他就没相信过陆鸿!

    陆鸿没有说话,只是瞥了他们两人一眼,继而将自己带来的小工具包拿了出来,从中掏出了银针。

    这种情况,他只能施展阴阳五行针为这几人强行逆天改命了!

    陆鸿将病人调整了一个体位,低声呢喃:“肝主疏泄而藏血。肝脏是一个贮血器官。因精血同源,肝血充足,故肾亦有所藏,精有所资,精充则血足。另外,肝脏也是一个造血器官,所以《内经》云:肝……其充在筋,以生血气。”

    说着陆鸿取出银针,唰唰几下直接刺在了肝脏上的几个大穴之上!

    与此同时,更是有一丝淡淡的内气随着银针的插入进入病人的身体之中!

    “血之源头在于气,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瘀。若肝失疏泄,气机不调,必然影响气血的运行。”陆鸿看了那个军医一眼,继续说道,“你们给病人的肝脏进行缝合的确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病人的肝脏里面却是有着一丝‘邪气’在干扰肝脏的愈合,导致肝脏一直没有办法全部愈合,出血不止!”

    军医愣了一下冷笑说道:“呵呵,不要以为会背几句医典就觉得自己有治病救人的本领,理论和实践完全是两回事,更何况中医!”

    虽然陆鸿张嘴就来的中医经典理论让他感到很吃惊,但是还是冷眼看着陆鸿,没有什么好脸色。

    在他看来,中医这一套不过是忽悠人的罢了,什么气不气的,人体本来就是有氧气二氧化碳的存在。他当然不会知道,陆鸿所说的‘气’和他的认知中的气完全是两种东西。

    陆鸿也懒得和他计较,旁人并不知道,他此时正在一心二用,一边控制着银针,一边控制着元气,手指轻轻的在银针一端控制着捻转银针。

    陆鸿必须十分小心的将病人肝脏之中的那一丝‘气’引导出来。而银针的作用,就是作为一个桥梁,让这一丝‘气’能够从中引出!

    好在陆鸿是真正的气境强者,凶手这一丝‘气’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威胁,他用自己的元气小心的控制包裹住那一丝‘气’,再从银针导出,这样应该就不难解决病人吐血的问题!

    等到他做完这一切之后,却发现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这个过程说起来很是简单,但是真正去做,则是要花费数倍的精力!

    强如陆鸿,要小心翼翼的控制自己的元气包裹别人的元气导出,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稍有不慎,便会导致那包裹的一丝‘气’外泄,流窜到其他身体部位,到时候恐怕就不单单是肝脏出血不止的问题了,病人很有可能因为这一丝‘气’直接暴毙!

    华天云的眼睛最尖,看到银针处竟然有一丝雾气飘出,心中知晓那就是内气,心里无比震撼:“陆师叔当真是神人,修炼出了气,这种小病肯定是‘气’到病除了!”

    华天云当然不会想到整个过程其实是十分惊险的,好在陆鸿对于元气的把握程度已经越来越娴熟。

    救治也就顺利完成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