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罗先锋的后悔
    “不!”罗先锋咬牙切齿,感到了痛苦绝望。

    陆鸿内气进入他的丹田,摧毁他几十年苦修成果!

    一丝丝冷汗顺着罗先锋的额头流淌下来,他紧咬着自己的牙齿,没有发出一声闷哼。

    那种疼痛依然在蔓延,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身体内那一股强烈的内气犹如一头失控的蟒蛇在不断的撕咬冲击着自己的丹田,只是片刻时间,自己的丹田就变得残破不堪起来!

    而最让罗先锋感到恐惧的是,陆鸿刻意的控制了这一股内气的剧烈程度,让他可以自己感受到从一个半气高手变成一个废人的整个过程!!

    试问,还有什么残忍的手段能比得上让一个练武之人清楚的感受到自己丹田的破裂,自己苦修了四十年的功力在顷刻间化为乌有的惩罚还要让人发指?

    冷汗一滴一滴的从罗先锋的额头滑下,丹田为任脉关元穴,脐下三寸之处,为藏精之所。

    而所谓的化精为气,正是位于丹田的一系列变化,丹田所藏之‘精’化为元气,就代表着晋升入内气境界。

    罗先锋丹田被毁,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任何的武术成就了!

    当然,罗先锋也根本就不会再有任何机会活命了,华天云对他恨之入骨,怎么会给他什么好结果?

    陆鸿看着罗先锋的样子,心头闪过一丝决绝。

    换做是其他人,陆鸿都不会有这种举动,但是对罗先锋,他下得去这个狠手!

    到底有多少人死在罗先锋的手中,陆鸿不知道,但是绝对不在少数,这只是给那些死者收的一笔利息而已。

    陆鸿走到身后的椅子上坐下,华天云见此也跟在陆鸿屁股后面,将自己打了石膏的手臂放在桌子上,眼神有些幽怨。

    不过陆鸿并没有搭理华天云,而是看着罗先锋问道:“现在信了么?”

    罗先锋疼的呲牙咧嘴但是却一声不吭,更是没有回答陆鸿,只是有一种犹如毒蛇般仇恨的目光看着陆鸿。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那么陆鸿早就死了成百上千次了。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现在的你虚弱的就算是一个小孩子都打不过,还发什么狠啊?更何况是对我?”陆泓摇了摇头,没有了利爪的老虎,那还有让别人恐惧的资本么?

    反而是华天云见到罗先锋恶狠狠的样子,顿时大怒,想要用右手一拍桌子顺势而起,却发现自己的手打了石膏,于是很是尴尬的大喊道:“你横什么横,现在在我们手上你丹田都被废掉了,还狂什么!”

    华天云的话不可谓是不诛心,直接提起对方丹田被毁之事。

    “小子,我真后悔。”罗先锋深吸了一口气,随着丹田的疼痛渐渐减弱,他也知道自己的武功也被陆鸿彻底废去了。

    现在的他如果不是被锁链拷着,恐怕连动的力气都没有,直接就会摔倒在地上。

    “后悔?后悔什么?”陆鸿倒是对罗先锋这句话比较感兴趣,他想知道这个残忍的人到底在后悔什么。

    “后悔有个屁用!”对于罗先锋的话,华天云嗤之以鼻。

    他见过太多的人,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临死前才开始后悔,早干嘛去了?

    但是接下来罗先锋的话却是让华天云浑身都颤抖了一下!

    “我后悔当时没有把你身边的这个小子干掉,他是真啰嗦,真碎嘴啊!”罗先锋看了一眼华天云,说得好像要吃人一样。

    陆鸿分明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罗先锋对于华天云的那股蔑视和不屑,虽然他如今已经沦为废人,但是依旧看不起华天云这种人。

    “还有,我后悔当时没多杀几个人,感觉自己死的有点不够本啊!”罗先锋似是在叹息,但是又流露出一种嗜血和疯狂,让陆鸿有些皱眉。

    陆鸿只是一个大学生而已,之前都没有见过这么凶狠的人。

    说句难听的,陆鸿虽然学医,但是对死人接触的并不多,甚至还没见过几个死人。但是在罗先锋的手上,杀人似乎是一件非常寻常的事情,甚至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什么情感的波动,这种冷血的人让他心惊。

    “老三,给我拿一套银针来。”陆鸿招呼了一声。

    华天云有些奇怪,问道:“陆师叔,你要银针干嘛,你该不会是想救他吧?”

    陆鸿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有的时候,医生不仅仅可以救人,还可以杀人!”

    华天云被陆鸿这句话惊出一身冷汗,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但是看到陆鸿那温润如玉般平和的眸子,却又莫名的镇定下来。

    当然,这句话令罗先锋也感到恐惧,陆鸿的话语中不带任何感情,有的只是一种漠然,这种对于生命的模漠视也让他有些害怕了。

    医生对于生命的定义,永远都是两面性的,他们拼尽全力救死扶伤,将生命视作比金子还要珍贵的东西,尽自己所能的拯救他人,但是有的时候,当所有人都对死去的死者悲恸默哀,他们却毫无感觉,只因世间的生死已见过太多,所以泛不起丝毫波澜。

    “我想从你的口中知道我想知道的东西,你愿意告诉我吗?说了,你可以不用那么痛苦。”陆鸿看着罗先锋平静的说道。

    罗先锋看了看陆鸿,冷笑摇了摇头。

    陆鸿漠然说道:“很好,希望你能坚持住硬汉本色……”

    随后不久,随着陆鸿在罗先锋身上扎了几针,后者慢慢地痛苦地叫喊了出来……

    ……

    当陆鸿再次回到学校的时候,正是中午,打开房间大门的一瞬间,他就闻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香水味道!

    下意识的感觉到不妙,陆鸿想转身离开,但是却被里面的一声尖声大喊给拉了回来。

    “陆鸿!你往哪跑!”

    陆鸿刚刚抬出去的脚步瞬间一滞,满脸苦笑的看着门后的那个女孩,除了方碧君还会有谁?

    此时的方碧君一身洁白的长裙,包覆着纤巧玲珑的身躯,漆黑如墨一般的长发上别着一枚精致而又耀眼的蓝色蝴蝶,发丝飘扬,吹落在象牙白的肩膀两侧,阳光洒在脸上,如碎汞般美丽耀眼,将其优雅的魅力发挥到极致,裙摆细细密密缀满了小小的铃铛,风一吹便叮咚作响,淡紫色的流苏随风舞动。

    然而这般美的画面之中的美人,却是皱着眉头,眼睛之中隐隐有怒火升腾,小手更是掐在腰间,俨然有些像泼妇骂街一般……

    见到陆鸿停下脚步,方碧君顿时冷哼一声,说道:“陆鸿,这不是你的宿舍吗?你跑什么啊!”

    陆鸿转过身来,看着方碧君,眼神中有尴尬的意味闪过,不过还是淡淡的说道:“既然是我的宿舍,我当然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倒是方同学,左一次来右一次来,女生来男寝,恐怕影响不好吧?”

    方碧君哪里想到陆鸿竟然拿着个说事,而且也正如陆鸿所说,最近一次她和陶晚晴跑到陆鸿的寝室,很多人都已经在外面说三道四了,说她和陆鸿不清不楚,甚至还有谣言说她和陶晚晴两女争一夫,想要夺得陆鸿欢心。

    总之学校的八卦,有多离谱就有多离谱。

    想到这里她不禁心头怒火更胜,大声说道:“我是来找钟歌的!钟歌是我同学,你管的着吗!”

    说完更是直接一把把藏在门后的钟歌给拽了出来,可怜钟歌快两百斤的胖子竟然被方碧君一把就抓了过来,脸上更是委屈的很,本来就小的眼睛更像是黄豆一般。

    此时的钟歌再也不复之前口若悬河,夸夸其谈的性格了,而是像一个小娘们一样,哼哼唧唧的对着陆鸿说道:“你看你回来的多不是时候。”

    此话一出,方碧君原本就怒火中烧的双眼更加愤怒起来,一脚就踢在了钟歌的屁股上,大声骂道:“你还不愿意我找到陆鸿不成!”

    钟歌此时的表情都快要哭了一样,委屈巴巴的小声哭唧唧说道:“哪有啊!只是……”

    “好了,方同学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最近也落了很多课,我还要补回来呢。”陆鸿摆了摆手,女人这种生物实在是难缠的很,此时的他也对方碧君没有什么办法,额头上几道黑线,任由方碧君撒泼。

    “我……”当陆鸿真的问方碧君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方碧君竟然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眼睛中却偏偏怒火中烧,看着陆鸿似乎是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原本方碧君来这里就是想让陆鸿和陶晚晴再一起吃一顿饭,缓解一下两个人的关系,而且外面的谣言传的一阵风一阵雨的,也需要他们一起澄清一下。

    可是现在到了陆鸿的面前,方碧君却是发现自己竟然什么也说不出来。

    看着陆鸿,方碧君原本愤怒的双眼顿时变得有些委屈起来,更是有着水汽蔓延,让陆鸿吓了一大跳,自己也没怎么招惹她啊,怎么这就要哭出来了?

    比陆鸿还要惊讶的是钟歌,在他的印象里,以前的方碧君可一直是温婉大方,充满了知性美的,是班级上所有男生的梦中女神,所有女生的嫉妒对象,但是从来没有见过方碧君如今这个小女人模样啊。

    看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真让人心疼!

    钟歌不由得看了看陆鸿,心中越发敬佩,这家伙对女人真狠心啊。

    陆鸿看钟歌朝着自己望过来,顿时满脸黑线,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示意他赶紧解决眼前的事情。

    钟歌见陆鸿跟他眼神示意的样子,也是叹息了一下,顿时开口说道:“碧君啊!陆鸿只是……”

    还没等钟歌说完,方碧君竟然一擦眼睛,狠狠的看了陆鸿一眼,摔门而去!

    只留下了陆鸿和钟歌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目瞪口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