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小鬼子又来了
    “陆鸿……有你的啊!”钟歌有些磕巴,自己果然没有看错,陆鸿才是真正的把妹高手啊!

    这才开学多久的时间,陆鸿就撩几个美女了?

    陶晚晴,方碧君,还有……总之,高手啊!

    “我什么都不知道,让我歇会。”陆鸿看方碧君走了,自己则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总算是走了,女人都是不能招惹的生物。

    陆鸿顿时有些庆幸起来自己的养生功让自己在之前的日子里没有接触过什么女性,不然一想到这些麻烦的女生就会头疼。

    钟歌虽然没有继续问陆鸿什么,但是眼神却是一阵挤眉弄眼,惹得陆鸿直接将床上的一个枕头砸在他的身上才肯罢休。

    钟歌看着陆鸿的身影,心中想到等马文回来一定要和他好好说说,两个人一起跟陆鸿取取经,学学把妹之道……

    陆鸿躺在床上之后,脑子里一片思绪沸腾,之前在华天云那里,罗先锋的表现和说的话。

    毫无疑问,对于罗先锋这样的狠茬子,陆鸿毫不迟疑的选择用截血断脉!

    结果不言而喻,就算是罗先锋这种人,在截血断脉的威力之下,依然不得不乖乖就范。

    陆鸿对罗先锋有两个感兴趣的地方,一就是他对于一指禅功的运用。

    正如陆鸿之前所想,他对于内气的运用,还真不如罗先锋这个半气高手那么纯属。这一点,喜欢用功夫折磨人的罗先锋更有发言权。

    从罗先锋嘴中,他了解到了内气更多运用的窍门,从而验证了自己所思所想,算得上是一大收获。

    第二点兴趣,陆鸿怀疑这个罗先锋是不是和毒医一门有联系,但是当他说出毒医门的时候,罗先锋的目光中透漏出迷茫,显然是之前从来没有听过毒医门,充满了迷茫。

    随后,陆鸿随意地问罗先锋杀过多少人的时候,后者顿了顿,眼睛中竟然流露出一丝痴迷,显然是对于杀人这种事情很是享受。

    随着罗先锋口中的死亡人数增加,华天云和陆鸿的脸色都是有些难看,没想到这家伙甚至还和之前几年中的一些大案子有关联,如今总算是找到了这个罪魁祸首了。

    “这样的人死不足惜!”陆鸿逼问完后,向华天云狠狠说道。

    华天云也冷冷说道:“这个你放心,他死定了,而且会从快从严处置!”

    有华天云这句话,罗先锋肯定完蛋了。

    见事情解决,陆鸿就告辞了。

    华天云在陆鸿临走之前问陆鸿什么时候去军营帮他的那一帮士兵进行训练。

    陆鸿沉吟了一下,决定过一段时间再去。

    毕竟他旷课的次数已经太多了,估计现在所有的任课老师都知道有一个叫陆鸿的学生,长时间不去上课,恨不得当面叫过去教育了。

    “陆师叔,你可要说话算话啊,比试快开始了,我可不想再做千年老二了1。”华天云的语气之中有一丝焦急和期待,毕竟陆鸿的本领他是见过的,只要陆鸿肯教他的士兵一点皮毛,恐怕战胜对方的队伍并不是什么难事了。

    陆鸿毕竟已经答应过华天云,只好连连点头,决定周末找个时间过去一趟。

    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在陆鸿这里,麻烦似乎成为了他大学生活中的常客,回学校没安生一会儿,麻烦又来了。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钟歌懒洋洋的打开门一看,竟然是马文满头大汗的站在门口,神色慌张。

    钟歌有些奇怪的问道:“你急什么?没带钥匙?”

    谁知道马文根本就不回答钟歌的问题大声说道:“不好了不好了,陆鸿回来没有!”

    “怎么了?”陆鸿在床上向下看了一眼,看到马文满脸大汗,惊慌的样子,皱了一下眉头。

    “我,我刚才在路上遇到那个赵飞!他身边有上次那个李哲一,还有一个人是个扶桑人!赵飞看到我说让我给你带话,他们空手道的大高手来了,让你别跑!还说这一次你一定会死的很惨!”马文的嘴巴好像是机关枪一样,突突的说了很多。

    但是陆鸿却在床上像个没事人一样,马文看着陆鸿若无其事的样子忍不住问道:“陆鸿,你这一次有把握吗?”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陆鸿淡然说道,“让他们放马过来就是了。我只是没想到他们行动这么快,才回去又回来了,看来是有所谋划啊。”

    钟歌还是有些不忿,嘟嘟囔囔的骂道:“那个赵飞要是在几十年前,肯定是个汉奸!”

    陆鸿没有说话,只是心里默默的闪过了一个想法,上一次没有让他们疼够啊!

    马文看着陆鸿胜券在握的样子竟然心中也是莫名的闪过了一丝放心,正主都不着急,自己急什么?

    马文说的没错,过了没有多大一会,楼下的嘈杂声就已经传过来了。

    “哈哈哈,这一次不仅仅是李哲一师兄来了,还有木村师兄也来了!木村师兄可是空手道的职业选手,真正的黑带九段的实力,一定能给我们空手道社团找回脸面!”

    “没错,这一次那个陆鸿必败!老子看他不爽好久了,竟然踩着我们空手道社团牌子出名!”

    “我们空手道社团必胜!”

    赵飞还有李哲一以及一个扶桑人走在最前面,身后的一大群人都是空手道社团的成员,一个个嚣张异常,声音极大,恨不得整栋楼都知道他们空手道社团来找陆鸿麻烦了。

    虽然他们的声势很大,但是依旧有不少人在下面嘀嘀咕咕:“这个空手道社团真不要脸,挑战了陆鸿多少次了,上一次请了外援都败了,这一次竟然连职业选手都拉过来了,幸好老子当初没有加这个社团,脸皮真厚。”

    “就是,我看这个空手道社团别的没有学到,倒是跟那一帮扶桑人学会了怎么不要脸,怎么欺负人,南方医科大有这样的社团真是羞耻。”

    赵飞走在最前面听到这样的话语,忍不住嘴角有些牵动,太阳穴更是有青筋跳动,但是他却没有办法说什么,这个时候他说什么都是给社团招黑,只能默默的忍受着别人的诋毁向前走去,同时心中对陆鸿的怨恨更深!

    赵飞走到陆鸿所在的这一层走廊,看着眼前的宿舍大门,深吸了一口气,大声的喊道:“陆鸿,你给我滚出来!”

    在房间内的陆鸿就听到了赵飞的大喊,不过他却没有什么神色变化,依然在做自己的事情。

    倒是下面的马文和钟歌对视了一眼,问道:“陆鸿,不打算出去?”

    陆鸿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说道:“人家叫你出去就出去,当我是什么了?”

    马文和钟歌顿时一滞,翻了个白眼,没有说什么。

    赵飞在门外等了半天,发现竟然没有什么动静,顿时心头有些怒火中烧,想要再喊一声,却是被身旁的李哲一拦住。

    只见李哲一一副淡然的样子,说道:“陆鸿是个高手,哪怕他即将战败,接受不了失败的恐惧,我们也应该给他应有的尊重。”

    这话说得赵飞有些发懵,他一直搞不懂小鬼子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构造的,说的都是什么鬼啊,他一点都听不懂。

    难道说他们不在同一个次元?

    李哲没有理会赵飞的傻样,回头看了一眼木村,只见木村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一副与自己无关的样子。

    他微微点了点头,上前敲响了陆鸿寝室的门:“陆鸿先生,在下李哲一,特地带我师兄木村来此讨教。”

    李哲的汉语依然说得很溜。。

    房内,陆鸿叹息一声,跳下床去,口中说道:“这世界怎么这么多的人想要挨揍呢?”

    说话间,他打开了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