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诊治之法
    陆鸿当然不满意李家众人的态度!

    怎么说他也算是一个在人体极限上突破了人类桎梏的人,在他的意识里,他比眼前的人都要高级得多。

    境界高级,人又厉害,心理上自然就有了优越感。

    他又是被人请过来治病的,到了他们家里,却被甩脸色,能有好心情才怪。

    不过陆鸿也不想与他们计较,当然明白李家众人的打算,不过对于这些他也是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只要最后的结果是好的,过程他自己不在意,也算是完成了和苏家的约定。

    当李胜回来的时候,整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因为这一次,他足足跑遍了京城大部分的药店,甚至是托了不少关系,才拿到了其中的一些药材。

    陆鸿这一次确确实实是把他折腾坏了,不过李胜还算是看陆鸿顺眼,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就把这些药材放在他的面前,说道:”这一次,你可要好好表现才行,我花了不少功夫才拿到了这一批药材。”

    陆鸿当然也知道这些药材难找,一挑眉毛,笑了笑说道:”早知道是你去买药,我就不让你买这么难买的药材了。”

    说着陆鸿还冲李胜眨了眨眼睛,让李胜顿时有种苦笑不得的感觉,心中也大概明白,陆鸿恐怕是在故意折腾他们。

    “我说陆鸿,你有没有把握啊,听你这话的意思,这些药物没什么用?”李胜左右看了一下,见没有人在看他们,低声问道。

    陆鸿和李胜相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还是信得过李胜的,说道:”这些药物实际上是给你爷爷病好之后准备的,当然是有用的了。”

    说完微微一笑,转身去检查那一个大圆桶。

    李胜听了这一句话,顿时眼睛之中直冒精光,陆鸿的话他能理解的意思就是:爷爷的病,能好!

    想到这里,李胜不由得加深了自己要和陆鸿深交的心思,有这样的一个妙手回春的医生,岂不是对自己的生命又多了一层保护?

    陆鸿走到这一个大桶前面,看着这个足足有半人高的大桶,忍不住点了点头。

    桶是用木头制作的,和古代的浴桶没有什么差别,只是下面会有一些开关和加热的装置,总体来说,陆鸿对这个器材,还是很满意的。

    陆鸿走到李老爷子身前,开口笑了一下,说道:”李老爷子,我们中医都讲究望闻问切,这一步也是不能省的,虽然我看到你的病情已经有了一些把握,但是为了稳妥起见所以我还是要给你再仔细看看的。”

    陆鸿说着,将李老爷子的手腕拿起,便是开始切脉。

    陆鸿一切脉,便是感受到了李老爷子身体的虚弱,那脉象不但虚弱,更是跳动缓慢。

    陆鸿迟疑了一下,说道:”老爷子,你这是涩脉啊!”

    脉来参伍不调,细短止或散,既脉律不齐,又脉力不匀,脉率可疾数、可迟缓,往来艰涩不畅,如轻刀刮竹。

    李老爷子的确是涩脉无疑。

    老医师听了陆鸿的话,心下惊讶,没想到陆鸿一口叫出了脉象来,看来确实有真材实料。

    之前对于陆鸿的一丝怀疑,也是渐渐消散开来,要知道涩脉的诊断,肯定是要对中医有着很深的了解才行,不然的话,很有可能会误诊。

    其实在西医的角度上讲,涩脉也叫做房颤脉,就是指心房颤动发生后脉象也随之变化,出现多种异常脉象,由房颤而形成的脉象。

    老医师开口慢悠悠的说道:”涩脉主气滞、血瘀、津亏、血少。因津亏血少,不能濡养经脉,血行不畅,脉气往来艰涩,故脉涩无力。如慢性出血、遗精、阳痿、肢体麻木、心痛肢冷等,常见脉涩无力。属虚证。若气滞血瘀,气机不畅,血行受阻,则脉涩而有力。如腹中包块,症瘕积聚等,常见脉涩有力,属实证。”

    老医师说了这么多,看陆鸿依然是那副笑吟吟的样子,顿时冷哼一声,继续开口说道:”不知道陆医生打算怎么给李老爷子治疗,按理说这涩脉虽然难以诊治,但是还是有治疗的办法的,只是李老爷子这病情怪异,西医中医都检查过,却没有一个合适的诊疗办法。”

    李老爷子见老医师这么问道,也是竖起来耳朵,看着陆鸿,想知道陆鸿有什么办法。

    陆鸿笑了笑,说:“我之前要了一个大桶,而且还有加热的装置,老医师难道看不出来,我这是要水疗么?”

    水疗其实是一种从古代就有的治疗办法,方法很有意思,是利用不同温度、压力和溶质含量的水,以不同方式作用于人体以防病治病的方法。

    说起来水疗更像是一种物理治疗的办法,老医师听陆鸿这么一说,也有些明白,不过还是充满了质疑。

    用水疗治疗,其实不是华夏的先例,而是从西方流传过来的,一开始是在东瀛流行,不过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当然也对水疗有所研究。

    主要是用上升的温度,将人体的毛孔打开,再加入药物,或者针灸,能够快速将人体内的毒素排出。

    老医师皱眉说道:“陆医生,我看李老爷子这个身体状况,不太适合做水疗吧?水疗大家都懂,那需要一定的温度,但是李老爷的身体状况,恐怕温度太高,会爆发出一些疾病,而且温度一高,体内的血液流动速度加快,血管舒张,病情更难控制。”

    他其实已经是将这个结果说的比较委婉了,说的难听一些,陆鸿此番做法,就是想要李老爷子死!

    陆鸿笃定说道:“老医师,我陆鸿从来不做没有把我的事情,虽然水疗的温度上升,会导致老爷子的血流速度加快,心脏跳动速度等等都会有影响,可是如果我要是针灸呢?在我们华夏,针灸和水疗有过多次案例,将其结合在一起,往往能够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将针灸和水疗结合在一起,已经超越了现代中医的范围,也就是陆鸿有着古经的存在,所以能够有所了解,将水疗和针灸结合。

    “针灸?”老医师一愣,他当然知道针灸有着意想不到的效果,但是陆鸿的针灸水平如何,就是谁都不知道的事了。

    “老医师,水疗只是辅助作用,你见过有多少人是用水疗治好疾病的?针灸才是最重要的。”说着陆鸿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包银针拿出,在老医师的面前晃了一下。

    老医师原本有些不吝的目光顿时直了起来,虽然陆鸿拿出的那一包银针十分的粗糙,外面更是被一层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布给包着,但是里面那一根一根的银针,却是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一根一根的银针,打造的十分精致。

    老医师自然也是热爱针灸之人,看着这些银针,忍不住心中感叹,这针比市场上的银针要好无数遍啊!

    就算是他收藏的一套银针,也比不过陆鸿手中的银针精致!

    陆鸿看着老医师惊讶赞叹的目光,忍不住一笑,要知道这一套银针,可是华老头的师傅,或者是师傅的师傅传下来的。

    据说是古代御医之后,他的祖先专门为宫廷的妃嫔们看病,这银针当然也是集宫廷之中全力打造的,而且还有一套配套《五行针》的行针之术,其中的奥妙怎么会是现代普通人能够懂得?

    当初给妃嫔们治病疗伤的银针,如今在陆鸿的手中给普通人看病,陆鸿有的时候都觉得有些亏了呢。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之前的封建社会了,就算传承不能断,对待任何人也要讲究一视同仁,医者,要有一颗仁心,悬壶救世。

    陆鸿最开始听华老头讲的时候,就被一直教导:”遇到病人的时候要安定神志,无欲念,无希求,首先表现出慈悲同情之心。如果有患病苦来求救治的,不管他的贵贱贫富,老幼美丑,是仇人还是亲近的人,一律同样看待,都存有对待最亲近的人一样的想法,也不能瞻前顾后,考虑自身的利弊得失,爱惜自己的身家性命。不避忌艰险、昼夜、寒暑、饥渴、疲劳,全心全意地去救护病人。”

    当然说是这么说,陆鸿看华老头的样子,也不像是他口中说的悬壶济世般,不是他们变了,是这个世道变了,不顺应时代的改变,恐怕他们这一脉就真的要断了。

    陆鸿看了一眼李老爷子,又回头跟老医师说道:“老医师,你先出去,我有几句话想和李老爷子单独谈谈。”

    他的表情很严肃,医师看了看李老爷子,犹豫不已,直到见到李老爷子挥手,才点点头走出了房间。

    陆鸿还没说话,李老爷子就迫不及待地问:“陆医生,我看你刚才的样子,是对我这个病,真的成竹在胸?”

    李老爷子的声音很虚弱,身体上的黑斑随着他说话的时候,扭曲起来,更显得恐怖!

    说到底,他就算对死亡豁达了,也不愿意在病痛中死去啊。

    这世上,谁不想活?

    而陆鸿,能活人吗?

    这是李老爷子的疑问!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