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第二章
    第二章

    时值盛夏,一连几日酷热无比,使得人心也燥了,好在这日黄昏之际下起了雨,降了降温,让人舒服了不少。

    夜晚,亥时已过,魏府各房大都休息了,雨仍淅淅沥沥地下着,伴着清风,混着泥土的气息。

    长房的陈嬷嬷和丫鬟玉珍打着伞,提着灯笼,徐徐地走在石径小路上,倒好似沐浴雨中散步一样。

    她二人刚从西苑回来。

    丫鬟心中好奇,小声地道:“陈嬷嬷,您说,那西苑的玉林水榭已经够奢华,够美的了,再说不是前年才翻新过的么,怎么老爷又命人修整了?又没人居住,这不是很奇怪么?”

    陈嬷嬷白她一眼,“你懂什么?那还用说,自然是有贵客要来!”

    那丫鬟听了恍然大悟,惭愧而谄媚地笑着,“原来是这样,嬷嬷聪慧,我太愚笨了,什么也想不明白!”

    陈嬷嬷听得那奉承,淡然接受,但转念不禁暗道:“老爷如此在意,看来这客的身份一定不一般。”

    想着,正经过膳房,突听里面传出一些动静,陈嬷嬷下意识望了过去,透过门缝,竟见有人鬼鬼祟祟,而那身影显然不是膳房的守夜婆子!

    “谁?!”

    她眉头一拧,但觉有些不对劲儿,当下便奔了过去,毫不客气地推开了那门,只见里面的人一个激灵,战战地回过身来。火光下,这回她看的清楚了,那是一个十五六岁大的少女,长得娇娇柔柔的,穿着一身不起眼的青色衣衫,白皙的小脸儿像剥了皮的荔枝一般,仿佛能掐出水儿来,一双能勾人魂儿的凤眼,十分美,十二分媚,摄人心魄,就是让女子见了都不由得心动。

    她和那丫鬟一时都看的愣了,不过没一会儿便缓过神儿来。

    这人她当然认得,不就是那魏四爷死了的小妾的妹妹么!

    少女身上淋了雨水,头发略乱,夏日里穿的薄,衣服贴在了身上,由于受了惊吓,鼓胀的胸脯起伏不定,眼中含着水儿,几分娇柔,几分妩媚,更让人我见犹怜了。

    陈嬷嬷瞧着,不自禁地想起了两年前老太爷的寿宴上。那时她便是这幅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大殿上瞬时鸦雀无声,死一般的静,她瞬时吸去了所有人的目光,空气仿佛凝结,过了好一会儿,众人才渐渐地回过神儿来。

    想到此,陈嬷嬷又打量了她那妖精般的身段,妖精般的模样一番,脸上露出一抹轻视,心中暗道:狐狸精!真是个狐狸精!还不是特意那幅样子去招摇的!她就是个下贱胚子!

    陈嬷嬷撇了撇嘴,又不禁想起来了自己前段日子一早去四房送东西时看到的场景。

    她和那魏四爷一大早的从一室出来,昨晚怎么回事,发生过什么,谁还猜不出来是怎么!

    她姐姐对她再好又如何,死了还不到一个月,她便去勾引她姐夫了,真是下贱死了!

    陈嬷嬷清了清嗓子,对自己表现在脸上的那抹嫌弃和轻视之态没有丝毫的掩饰,张口毫不客气地道:“你在这儿干什么?”

    萋萋盯着俩人,不自禁地攥了攥手中的那个已经被她咬了一口的馒头。

    她在这儿干什么?当然是因为饿啊!

    ***

    前世,在萋萋变成了阿飘的第六个年头里,魏老太爷去世,魏家做了场法事,超度亡魂,也顺带着超度了她。

    失去意识之前萋萋还在想:超度了好,一了白了!它日投胎转世只要能出魏府,就算投成了猪她也认了!

    可她没想到再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还在魏府!且也没转世投胎!而是回到了六年前,姐姐刚去世没多久,那几个男人刚开始骚扰她的时候!

    萋萋顿时崩溃了,哭都找不着调!

    她没想到人生还能重来,就算要重来,早一些,让她见见姐姐也好啊,可偏偏是这个点,姐姐已经去世,此时恰恰是她前世最最艰难的时候,更意味着大半年后她还将死去。

    萋萋打了个冷战。

    前世到底是谁要她死?他人又到底为什么要她死?萋萋做了六年的阿飘,又岂有不知之理。

    弄死她正是魏老夫人和长房夫人宋氏俩人不谋而合的想法

    原因就是那几个男人!

    萋萋因为他们成了不安分分,四处勾引招摇,扰乱魏家的祸水,妖孽!

    想想就一身冷汗,她连房门都很少出,怎么就不安分,怎么就四处勾引了呢?

    哎!

    萋萋但觉自己前世的命实在是太不好了!小小年纪丧父丧母,与姐姐相依为命,后来姐姐又离她而去。她茕茕孑立,孤苦伶仃,受尽了她人的白眼和欺凌,最后还被人弄死了!

    原本死了一了白了,没成想现下又重来了一遍!

    萋萋真的觉得生无可恋了,老天爷怎么就这么厌恶她呢!但痛定思痛之后,少女下定决心,不行,这次她不能就那么死了!她要想办法活下去,想办法逃离魏府!

    有了目标,少女打起了精神。可四夫人董氏却不让她有精神,各种找茬,已经三天没给她吃过东西了!

    这晚她实在是挨不住了,想起做阿飘的时候曾发现膳房的那几个婆子有时会在深夜的时候偷懒打牌,这便爬起来,去碰碰运气!

    ***

    萋萋瞧了那陈嬷嬷一眼,对方心中想了什么,她全都猜得到。

    换做是前世她也猜得到。前世,每当见到她人对自己有这样或那样的轻视之态时,她心中都很堵,很难过,但死过了一次,当了六年的阿飘,如今竟看的淡了。

    她人爱怎么想便怎么想!她不在乎了!

    陈嬷嬷居高临下,瞧她那狐媚又惹人怜的样子,又妒忌又厌恶,抬声骂道:“好啊,偷是吧!看我不打死你这个贼!”

    她说着便抄起手旁的扫把朝着萋萋而去。

    萋萋大惊,秀眉一蹙,当即唤了她一声,“陈嬷嬷!”

    她声音虽不大,但带着几分坚决和不客气!

    陈嬷嬷一顿,倒不是被她震慑住了,只因这小姑娘娇柔好欺,胆子又小,如今姐姐死了,没了倚仗,那魏四爷也不在家。她无论是吃亏还是受欺那都只能忍着挺着!

    此时见她如此,陈嬷嬷只是意外,但转念心中滕然起了火。

    她可是长房夫人宋氏身边的红人儿,魏府的下人大多都得看着点她的脸色,就是那些不得宠的偏方小妾也都得巴结着她点!

    这丫头和下人有什么差别?!竟也敢跟她横!

    她火冒三丈,瞪着少女,攥着手中的扫把,恶狠狠地骂道:“好啊,你这个不知死的小贱人!偷东西,你还厉害上了!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说着轮着扫把而起!

    萋萋吓得小脸煞白,向后闪躲,一下子挡住了头,声音微颤却斩钉截铁地道:“陈嬷嬷不为自己着想也不为你儿子着想么?!”

    那扫把刚要落下,陈嬷嬷骤然听萋萋说这样一句,心一慌,手便滞了。

    萋萋得了喘息的机会,抬眼看她,赶紧道:“……不知道,不知道要是大夫人知道了那事儿,侯爷知道那事儿会怎么样呢……”

    陈嬷嬷胸口猛地一击,一没想到这小姑娘平时唯唯诺诺的,也不说话,这说起话来竟伶牙俐齿的,二自是没想到她竟然说了这样一句!

    本来听了那第一句,她只道这死丫头是瞎说,却没想到她又朦朦胧胧地说了这第二句。

    萋萋瞧她脸色骤然铁青,知道她怕了,当下也便大起了胆子。

    “嬷嬷还是借一步说话好吧,不过要是嬷嬷不在意,我,我自然也是不在意的。”

    “闭嘴!”

    那陈嬷嬷沉声喝止。她心里七上八下,但仍端着架,只狠狠地瞪了萋萋一眼,转头从容不迫地向门口的玉珍慢悠悠地沉声命令道:“关门,出去守着。”

    那玉珍呆呆愣愣的,赶紧点头,乖乖地照做。

    门被关上,屋中立时昏暗了。

    陈嬷嬷转眸死盯着萋萋,恶狠狠地沉声道:“你个死丫头想耍什么花招?”

    她说着顿了一顿,探测着,又带着几分担忧和不耐地接着问道:“我儿子怎么了?”

    她心中有鬼,只因有把柄,听萋萋话中有话,似是暗指,当下害怕也好奇。

    萋萋攥了攥手,实在是被逼的,她此番哪里是挨这个臭婆子的一顿打就结了,这婆子狠着呢,又向来恃强凌弱,必然会告到宋氏那去。

    这深夜里暗潜膳房,偷吃的是小,当了六年的阿飘,萋萋可是知道了,这魏家大宅后院勾心斗角,龌龊的事儿多了,没准自己就会替人背锅,被人诬陷在膳房做了什么坏事儿,那她怕是连大半年都活不上了,还能跑个鬼!

    念及此,她倒是也没什么可犹豫的,当下便张口回道:“嬷嬷的儿子好好的,只是有人没好好的……”

    陈嬷嬷听她这样一说,心下又是一惊,气急败坏地道:“什么有人没好好的?你给我一次性说完!再说别人好不好又关我什么事儿,你到底要说什么?!别跟老娘拐弯抹角的!”

    萋萋一身冷汗,咬了咬唇,故作从容,大胆地道:“我是想说徐姨娘!她没逃跑,也没凭空消失,而是被嬷嬷的儿子给玷污,给害死了!”

    “……!!!”

    陈嬷嬷听罢脑中“嗡”的一声,霍然上前,伸手堵住了萋萋的嘴!

    那是两个月前的事儿!她儿子喝多了酒,在后山竹林里强暴了那徐姨娘,而后又错手把她给弄死了!

    那徐姨娘是魏侯爷的一位不得宠的小妾,但即便是不得宠,那也是侯爷的女人,岂是她儿子能碰的!

    事后他儿子哭着找她想办法,她再恨,再气也只能帮他善后,于是俩人深夜掩人耳目地把那尸体给埋了。

    陈嬷嬷心想那小妾身份地位低,也没什么人关注她,想要隐瞒,倒是也没那么难!

    于是她便暗中阻拦,足足过了三天,才让那伺候徐姨娘的丫鬟见到大夫人,说了主子失踪之事。

    而后便什么传言都有了。有人说那徐姨娘死了,有人说她跑了。

    大夫人听得烦,加上她在耳边扇扇风,没多久这事儿便被压了下去 ,而后不了了之了。

    偌大的魏府,死个妾死个丫鬟无足轻重,甚至可谓见怪不怪,大夫人可没功夫个个都要管。

    陈嬷嬷对结果很满意,可事情虽如此,她却不得不担忧。此事过去了最好,就怕有人重提,有人深究,有人查起来!

    两个月没有任何动静,陈嬷嬷本放下了心,却不想这贱丫头今天说了这话!

    她是怎么知道的?!

    萋萋当然是做阿飘的时候知道的!

    陈嬷嬷扯的她难受,她当下抬手向她推去,挣脱了束缚。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萋萋战战地,她第一次与她这般说话,事实上是第一次与她人这般说话,但当下都是被逼的!

    “我和嬷嬷无冤无仇……揭发嬷嬷于我没有任何好处……正如嬷嬷今日揭发我于嬷嬷没有任何好处一样……我……我不过就是太饿了……来寻个馒头吃而已……所以,只要嬷嬷放我一马……咱们……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那陈嬷嬷心中战战,惊恐尚未抚平,盯着少女娇媚的脸,心中不再只有嫌恶,但她什么也没说。

    萋萋也盯着对方。对方不说话,也没什么别的举动,少女这便大着胆子,小心地绕过了她,而后快步跑出了膳房……

    陈嬷嬷气的抄起按上的盘子便摔在了地上。

    守在外面的玉珍见萋萋跑了出来,立马进去。

    “陈嬷嬷……”

    “闭嘴!”

    那陈嬷嬷气急败坏,心燥的很,满心怒火,气焰一股脑地全撒在了那四个守夜的婆子身上。

    是以第二日,膳房的那四个婆子便被棒打一顿,死的死,残的残!

    萋萋倒抽一口冷气,因为一个馒头,自己树敌了,简直就是飞来横祸。

    那陈嬷嬷狠着也厉害着呢,此事一定不会就这样罢了。对方定会想办法让她永远地闭嘴。

    萋萋打了一个冷战,蜷缩在被窝里,小脸上浮现一抹愁意,也更坚定了要离开魏家的决心!

    而且,要要,要快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