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第九章
    第九章

    房中檀香弥漫,耳边充斥着同房的几个姑娘嬉笑的闲聊声,萋萋趴在朱红色的栏杆上,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衣服,脸瞬时红到了耳根。

    她咬住嘴唇,做贼似的迅捷地伸手提了提胸前的衣服,可怎么提那雪白的酥胸还是露出了一半。

    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哎!

    下午醒来萋萋便发现自己被卖到了这青楼。

    心中暗恨啊!只差一步她就可以逃离魏府,过自己的日子去了!

    可没成想事情竟会变成这样!

    萋萋想,自己原本虽然身份低微,但也没有卖身契,并非奴隶。

    现在却被卖到了这种鬼地方,将做个妓女!她真是不想活了!

    老天爷到底是有多厌恶她!上辈子那么惨,这辈子看样子是要比上辈子还惨?

    萋萋咬住嘴唇,暗自叹息,满脸愁意,心中不甘啊。

    她眼睛瞟向窗外,看着那繁华夜景,脑中渐渐地浮现出两个字:逃跑。

    但是,谈何容易呢!再说……

    耳边传来楼下那**的喧嚣,隔壁姑娘**的叫声……萋萋满脸通红,心都要熟了……

    再说,逃走也需要时机,她能一直不接客么?

    念及此,萋萋又不禁地想起自己一晃一晃看到的那些嫖客。

    肥头大耳,大肚翩翩,尖嘴猴腮,一身恶臭,当真多大年龄的,是什么样的都有……

    真心心塞,实在是让人想想就哆嗦……

    哎!

    此时唯有期盼躲一时是一时,也容她好好想想!

    可这时,廊中却突然响起脚步声,伴随着几个嬷嬷的大喊大叫。

    “出来了,出来了,都给我快一点!”

    心一惊,萋萋一脸蒙,立时坐了起来,须臾便见自己所在的房门被人推了开。

    一个膀大腰圆的高个婆子进屋没好气儿地催促道:“别磨蹭,赶紧都给我下楼去!”

    同房的三位姑娘,一见那婆子,就像老鼠见了猫般麻利地起身,低头鱼贯而出,就只有萋萋胸口狂跳,呆愣惶然着坐在原处,嘴唇动了几动,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那婆子一见,当下大步过去,一把拎起了她,立眉怒道:“你是聋子?!”

    “去,去哪?”

    萋萋惊慌失措,战战发问。

    那婆子一脸不耐,也不回答,只不客气地一把将她拎着丢了出去!

    “啰嗦!让你出去你就出去!!”

    萋萋瘦弱了些,那婆子也没怜惜,这一推,萋萋一下子撞到了屋外的栏杆上,磕了腿。

    “啊……”

    轻轻一声呻吟,少女瞬时疼的一头热汗,眼圈中涌出了泪。

    该死!

    她咬住嘴唇强忍着,无疑成了那走在最后面的一个。

    那婆子不管不顾,手也欠的很,一路推搡,催促,极其不耐。

    萋萋忐忑不已,心中怕,腿又疼,当真苦不堪言。

    虽没人明说,但她又不傻,这是青楼,还能是叫她们出去干什么?

    当然是接客!

    萋萋没想到事情来的这么快。

    她咬住嘴唇,不自禁地哆嗦,真崩溃!

    那婆子带着众姑娘来到二楼。

    一排排姑娘鱼贯而入,进了一间屋子。

    萋萋低着头,一双攥在一起的手不受控制地哆嗦,不自禁地相护揉捏,心中暗暗叫苦,发愁,“天呐,这是来了多少男人?这是要干什么?我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命苦!”

    这时屋中响起了老鸨娇气又谄媚的声音,“公子,咱们楼中的姑娘都在这儿了呢,公子看看留下哪个?来,姑娘们,都露出脸来……”

    那老鸨满面笑容,最后一句话扬了声,却是对萋萋等人说的。

    姑娘们闻声齐齐地娇声相应,各自微动,找了事宜的地方。

    妓女有的妩媚;有的恬静,有的端庄,有的温婉;有的清纯,总而言之,各色美人……各不相同的姿势,各不相同的卖弄……

    萋萋听得这话方才知晓,原来是客人要选人侍候啊!那还好,还好!

    心中安了一丝丝,但还是紧张不已,她连头也不敢抬,暗戳戳地毫无意识地掐着手,一直哆嗦,心中不停地暗暗祈祷:“别选我……别选我就好,就好!”

    正当这时,仿佛只有须臾,只听一个声音,语调带着几分慵懒,冷冷地道:“她。”

    事情结束了!!

    萋萋猛然抬头,心中登时有些欣喜,暗道这嫖客够爽快!!拖一会儿她没准儿要疯的!

    少女瞬时只是好奇,只是想看看这个“她”长得什么样,然头刚一抬起,心却一下子跌入万丈深渊……

    她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众人目光所集之人,却是……却是她自己!!

    颜绍原熟视无睹,这时把玩着茶杯的手却不禁微微一滞,眼中有些细微的变化。

    屋中瞬时死一般的静。

    那小厮阿忠大吃一惊!

    怎么这姑娘这么像……不过,不过不可能啊!

    其它姑娘一见被选中的不是自己,都极是失望,那公子风度翩跹,丰神俊朗,与生俱来一股贵气!好看又有钱,那当然是最好的嫖客,谁不稀罕啊?!

    老鸨也有些诧异。她本特意将几个打眼的姑娘放在了前面!不想这公子却看上了这个新来的丫头。

    不过看上了谁倒是无所谓,关键是这金主肯选,她能挣到这银子就行,谁还不是一样!

    老鸨掩嘴一阵笑,大赞道:

    “公子当真好眼光啊……”

    萋萋胸口狂跳,呆愣着回不过来神儿。

    那老鸨“呜呜啦啦”地说了一堆,但说了啥,萋萋完全充耳不闻,只呆呆愣愣地看对面的男人,看那陌生男人冷漠地瞧着自己。

    萋萋不是不想动,是真不会动了,瞬间双腿发麻发木,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男人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不知过了多久,缓缓地起了身。

    萋萋仿是这时方才回过神儿来……下意识朝后退了一步,不经意间环顾左右之际竟发现她人不知什么时候都退了出去,此时偌大的房中就只剩下了她与那公子两人!

    萋萋咽了下口水,嘴唇发干,脑中嗡嗡直响,眼见男人靠近,也霍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绝……绝境啊!

    胸口狂跳,脚步不住后退,可心中却有着一丝期盼。

    或许,或许,或许他,他不是个好色的人,不会那样对她……

    可霎时希望就变作了失望。

    男人停在她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揽住了她的腰肢,瞬间便将其按在了墙上。

    灼灼目光袭来,蓦然近在咫尺,肌肤相亲,萋萋肩膀和手背被他撞的疼,双脚又站不稳,仿佛只靠他托着腰,否则就要摔倒,害怕与绝望,疼再加之羞赧,眼中瞬时涌出眼泪来。

    “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