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魏钦睁圆眼睛,心中喜悦不已,来到魏毅跟前,极是讨好地低声问道:“兄长说真的?真的能把萋萋弄回来?!”

    魏毅自信满满,昂头道:“当然!”

    魏钦又紧张又激动,向对方靠近了两步,咽了口吐沫,“怎么,怎么弄?那姓邵的终究是父亲的朋友,这太过了,怕是不行啊!”

    魏毅一声冷哼,“朋友又怎样?”

    魏钦眼睛转了转,不禁问道:“兄长可知那姓邵的到底是何许人也?”

    魏毅一脸不在意,“他不就是一个做生意的么?”

    魏钦眉头一皱,“说是这样说,可我听府中谣传,很多都说他不似普通人,还有人猜他是从京城来的。”

    魏毅一声冷哼,脸上满是鄙夷,“就算是京城来的,那也最多就是京城的一条狗!”

    魏钦可没哥哥那般从容,他胆子小,忙又向魏毅靠近一些,低声道:“兄长何以肯定他不是什么大人物?”

    魏毅折扇朝着弟弟的脑袋上敲了两下,双眸微眯,“你这个榆木脑袋何时能开开窍?他还能是个什么王侯将相是怎么?哼,可笑,他要是个什么大人物就不会住到那留香居了!那西苑的玉林水榭刚修整完毕,但宁可空着爹也没给他住,就说明他只配住一个小小的留香居!我问你,爹在意他么?呵!”

    魏钦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霍然“嘿嘿”笑的嘴都合不拢了,但觉魏毅说的十分有理,“哥说的对,哥说的太对了!”

    魏毅一声冷哼,极是自信,接着又道:“他千里迢迢地登门来此,那定是有事儿相求!求爹,求我们魏家来了!可是他倒霉!爹恰好入京,不在府上。他就只能在此等!”

    魏钦越听越兴奋,“对极,对极!”转念想起自己挨揍的事儿,登时脸黑了,咬牙切齿地道:“哼,可那人也实在是太猖狂了,娘的,竟敢打我!”

    魏毅瞧了弟弟一眼,嘴角一动,“不用担心,我会让他赔了夫人又折兵,吃不了兜着走!”言罢,向外扬声唤道:“城发!”

    那随从城发立时应了声,快步进来,躬身行礼,“大公子,您找小的。”

    魏毅瞟了他一眼,“去留香居给我瞄着点,那姓邵的一回来,立时过来通报!”

    “是!”

    ***

    萋萋这几日过的倒是安稳悠闲,唯独的不好就是太无聊了。她每日不是刺绣就是在居中闲诳,那后院的花园□□有多少朵花儿都被她数了好几遍了。

    虽然魏钦不会再来,也不会再有人骚扰她,魏府上下也已然知道了那小妾就是她,她也没必要再躲着藏着了,但还是有些打怵,一直迟迟没敢出屋。

    男人依旧早出晚归,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也几乎不和她说话,每日回来后的日常便是要她给他更衣,洗澡,而后吃了饭,他基本也就睡了。

    要说变化只有一个,就是留香居外多了几名护卫。

    这日少女坐在椅上,在后院中继续与花草为伴,初秋,天高气爽,空气清新,不得不说这留香居的景色也极是迷人。

    萋萋靠在椅上,开始脑子还转,还在想东想西,可没一会儿意识便模糊了,不知什么时候,昏昏沉沉地便睡着了。

    恍惚醒来时,但听两个丫鬟在一旁小声地说着什么。

    只听其一道:“真是三房的五公子?”

    另一个道:“是,是他。”

    萋萋本来只是无意一听,但听闻什么五公子,一下子来了兴趣,人也瞬时精神了。

    却是不知魏央怎么了?

    只听有人接着道:“我今日取饭回来,可不又看到了他了。”

    “还是在湖西那?”

    “嗯,就在湖的对面,但他见我朝那边张望,就走了,说起来,我似乎已经见到他在那三四次了。”

    “你说,他是不是想看……”

    那丫鬟没说出来,只眼睛朝着萋萋瞟了一眼。

    另一个立时将手指竖立唇边,“嘘。”

    俩人眼神儿示意,声音压得更低了。

    再后面萋萋便听不清了,不过想来也猜得到她们在说些什么。

    她动了动,打了个哈欠,起了身来。

    那俩丫鬟一见,立时闭了嘴。

    少女回到前院,但见那公子已经回了来。

    颜绍闻声侧头斜瞥,瞅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便进了屋。

    萋萋跟着进了去,麻利地为其宽衣,洗澡。

    待饭也吃完了,萋萋便去了卧房,给他铺床。

    这时门外匆匆跑进一名丫鬟。

    “邵公子。大公子和三公子求见。”

    颜绍正在桌前看书,闻言抬眸。那三公子他自然记得,就是前几天被他打的鼻青脸肿之人。不过这大公子……

    颜绍并不认得,本也不想接见任何人,但当下却是有些好奇俩人来意,便放下了手中的书,沉声道:“让他们进来。”

    卧房中的萋萋隐约地听见了有人来了,当下便待在了房中没出来。

    厅堂之上,不时,脚步声渐近,有俩人先后抬步迈入房中,其一浓眉大眼,鼻青脸肿的正是三公子魏钦,另一个一脸嚣张跋扈,手摇折扇,却是大公子魏毅。

    俩人进门,望见颜绍,皆是微微行了一礼,以示礼貌。

    魏毅抱拳笑道:“突然打扰,还望公子海涵。”

    颜绍扫了他二人一眼,没回话,只伸手示意,“坐吧。”

    魏毅见其态度冷淡,心中不悦,但面上无异。

    那魏钦在外时还胆子壮壮的呢,可这一进来蓦然又有些胆怯了,只跟着哥哥坐下,一句话也不说。

    颜绍淡淡地问道:“何事?”

    魏毅笑,从容不迫地抬高了声音,“怕公子不认识我,首先我便先自我介绍一番吧,我叫魏毅,是文乡侯的长子,魏钦的亲哥哥。前几日家弟惹得公子不高兴了,都是家弟一时鲁莽,还望公子多多担待,但也实乃事出有因……”

    他故意将“文乡侯的长子”和“魏钦的亲哥哥”这两句话说的很重很清晰,仿佛在向对方暗示着自己尊贵的身份,也在间接地告诉对方自己此来与他弟弟有关。

    卧房内的萋萋突然听见这声音,和隐约的几句话语,心蓦然一沉。

    怎么来人,来人是魏毅?!

    他,他来做什么?

    少女登时害怕起来,直觉告诉她,他来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她立时打起了精神,悄然走到了门边,靠在里面,小心地偷听起来。

    那魏毅适才的话颜绍也听懂了,但他没什么反应,只淡淡地道:“所以你来此到底所谓何事?”

    魏毅靠在椅背上,“来和邵公子做个交易。”

    “哦?”

    颜绍双眸微眯,立时来了兴趣,便想看看这兄弟俩到底要干什么。

    “愿闻其详。”

    魏毅嘴角一动,“若没猜错,邵公子是在等我爹回来吧。”

    颜绍顺着他说,便沉声应了一声。

    魏毅极其满意,接着又道:“邵公子此来,是有事相求魏家……”

    颜绍还是应了一声。

    魏毅大笑起来,心中只觉自己英明睿智,料事如神。

    颜绍问道:“所以你的交易是?”

    魏毅收回了笑容,身子向前探了一探,“邵公子已经来了五日有余了,相信也不想再拖下去了,实话告诉你,短期内我爹是不会回来的,邵公子大可不必等他老人家,我便可以帮邵公子扫清任何障碍,解决任何问题,恩?”

    颜绍道:“我相信大公子的能力,只是我不知自己能为大公子做些什么?”

    魏毅笑了一笑,“邵公子需要做的就简单了。只要邵公子舍得……”

    “舍得什么?”

    “舍得把那邵公子的小妾送于我。”

    “哦……”

    颜绍应了一声,心中恍然大悟,原来重点在这儿。

    卧房内的萋萋闻言心一颤悠,瞬时一身冷汗,只觉得腿都软了。

    她狠狠地攥起拳头,胸口狂跳不止,紧贴着墙,打起十二分精神,等听那男人的回答!

    那边再次响起了魏毅的声音,“邵公子意下如何?”

    只听颜绍不紧不慢地道:“嗯,不错的交易,容我考虑考虑。”

    少女闻言心顿时狠狠地一沉!

    魏毅与魏钦彼此相视一眼,眼中皆露出笑意。

    俩人这便起身告辞。出了留香居,那魏钦再也忍耐不住,激动不已,一想到萋萋那诱人的小脸儿,诱人的身段,只觉得兴奋的无与伦比。

    他一面走一面控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和激动,对魏毅大赞道:“兄长料事如神,简直太厉害了,所有事情都与兄长猜测的一模一样!”

    魏毅折扇一摇,嘴角擒笑,亦觉得自己英明神武,神机妙算!

    “不出三日,他就会把那萋萋奉上来。”魏毅说着瞧向魏钦,“你就等着坐享美人吧。”

    魏钦攥住了手掌,眼中发亮,但舔了舔嘴皮,很快向魏毅谄媚道:“是我与兄长坐享美人儿!”

    魏毅嘴角一动,眸中闪过一次奇异之光,冷笑一声,“至于那个姓邵的,到时候本公子就送他一个爹的小妾怎么样?”

    魏钦笑谄媚,“那若是让爹知道,他可就果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俩人说着皆是大笑起来……

    ***

    萋萋心乱如麻,暗恨啊。前世她死了没人在意,今生丢了也没人找,可这一出现,魏毅和魏钦就……!!

    她真是气死了!

    听到男人回来的动静,少女一个激灵,立时麻利的跑到衣箱前,故作正经,故作什么都不知,一件件地整理着他的衣服。

    颜绍进了房中。少女正侧身对着自己,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微微眯了眯眼。

    萋萋装作认真,但心早就飞走了,不时,但听男人淡淡地道:“回去睡吧。”

    “是。”

    萋萋立时应了声,将衣服理好,向其施了礼,便退去了。

    返回偏房,少女插了门靠在其上,咬住了嘴唇。

    愁死了!她脑中不断地想着。眼下虽然这姓邵的公子也不是什么好人,坏的很,但对她来说还有希望啊,况且跟着他,总能离开魏府,一切还能有变数!

    可是魏家的那两个兄弟!

    萋萋一想就恶心。

    他二人对她来说是毫无希望的,而且那魏毅,那魏毅会把她变成这魏府的妓女!!

    萋萋气死了,自己怎么这么倒霉!!

    所以当下,她只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