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所以当下,她只能……

    既然那邵公子说要考虑考虑,便是心有犹豫,或许在他心中她也不是一个可随意丢弃的人。

    一来她是他花重金买下的,就算他再有钱,五千两白银呢,够许多人躺着活一辈子的了吧!

    二来,虽然有些脸红,但萋萋感觉的出来,他还是喜欢她的身体的。

    说出来虽然悲哀,但她除了以色侍人,还能怎么办呢?

    萋萋几乎一宿未眠,想来想去眼下也只能这样了。

    第二日一早天蒙蒙亮。往日这个时候醒来,萋萋总是睡眼惺忪,昏昏沉沉的,但今日极是精神。

    她听着外头和正房中的动静,悄然掀起纱幔,透过窗子,隐约见丫鬟端着洗漱用水和早膳去了正房,知道那公子是起了。

    萋萋胸口狂跳,头在枕上蹭了蹭,伸出拨葱般的手指,将头发弄的微乱,而后双手放在胸前静静的等着。

    屋中虽静静的,但萋萋的心中并不静,非但是不静,还是极其吵闹的,仿佛有人在她的心中不停地敲鼓。

    她极是紧张,没一会儿,额上便是一层冷汗了。

    这时,但听正房的门再次被人开启,萋萋心中一抖,更加紧张,但她知道,自己不能乱了分寸,还需再等上一等,因为这出来的人大半是那端水的丫鬟,不会是那公子。

    少女心中始终绷着弦,愈发紧张,感觉心都要跳了出来,又过了一会儿,但觉时候差不多,她也实在是挺不住了,当下便咬住了嘴唇,狠了狠心,霍然哭喊着大叫了起来!!

    !!

    颜绍刚刚吃过早饭,走出房门,突然听见厢房传出了少女的哭喊声,脚步蓦然一滞,剑眉蹙起,便朝着那边望了去。

    那四名丫鬟登时都吓坏了,一拥着跑了过去!

    “姑娘!”

    几人推开了厢房的门,寻声直奔少女的床铺,但见少女双眸紧闭,一头冷汗,左右摇晃着头,不断叫喊着,呜咽着,哭泣着……

    “姑娘梦靥了,姑娘梦魇了!”

    小月极是紧张,一把握住萋萋的手,急促地轻声安抚道:“姑娘别怕,没事了,没事了,是梦而已啊!只是梦而已!快,快去给姑娘拿一条湿手巾来!”

    有人马上应声去了。

    颜绍站在原处,听里面丫鬟不断安抚,但少女的哭声和痛苦之声却丝毫没有减弱。

    “去请大夫。”

    他向那跑出来打水的丫鬟淡淡地吩咐道。

    “是是。”

    那丫鬟立时应声,赶紧跑回去,朝厢房喊道:“青儿,我去请大夫,你快去为姑娘浸一条湿手巾来!”

    青儿连连点头,急匆匆地去了。

    萋萋一边哭一边心想,倘使最后这姓邵的真把她送给那两兄弟,她一定就不活了,如此生不如死,毫无尊严的活,那还活什么?她怎么就那么怂,非得活着让人作践!

    想到此,又想起前世的自己,这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时间嚎啕大哭,难过,气愤,更无力无助的哭,收也收不住。

    屋中丫鬟见她越来越严重,当真害怕极了。

    “姑娘,姑娘,姑娘你醒醒,醒醒啊,只是梦而已,小月在呢,小月在这陪你呢!”

    丫鬟不断安抚,但什么作用都没有,一时间可是愁死了,这时只觉身后光线一暗,小月下意识回头,但见那公子出现在眼前。

    “公子,姑娘她……她好似很严重!”

    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据说有死在梦魇中的,小月可真怕这姑娘一时过不来,有个三长两短的,这公子在拿她问罪。

    颜绍声音低沉,应了一声。

    萋萋哭的绝望,仿佛把自己这两世受过的苦,遭到的不公对待一时间都发泄了出来,这时霍然听到那男人的声音,心中大喜,胸口登时狂跳不已,这便开始含糊不清地说起话来。

    “不要,不要……不要这么对我!不要把我……不要把我卖到妓院去……不要……求您了……求您了……我做牛做马都可以,真的不要把我卖到妓院去……”

    她反反复复说着这话,虽断断续续的不甚清楚,但遍数多了,想不明白都难了。

    她本就长得娇滴滴的,妩媚动人,当下这美人哭成了泪人,又说着那样卑微可怜的话,小月见了都心酸,不禁眼圈也红了。

    以前听人说她四处勾引,是个下贱货色,小月也信了,心中对她也满是鄙夷,但前几日魏三公子之事,她是亲眼所见的。

    可不是人家姑娘勾引他,分明是那魏三公子色胆包天,纠缠人家的!

    念及此,小月便想以前那些传言或许有的也并非都是实情,这萋萋因生了一副好皮囊,招了不少人妒忌,其实也蛮可怜的。

    萋萋哭的累了,嗓子也干了,男人也近在眼前了,但觉是时候收手了,于是便在那丫鬟的呼唤下,自己激烈的哭声中,猛然“醒”了过来。

    “姑娘,姑娘你醒了!”

    小月登时乐坏了。

    少女睁开眼睛,满脸泪水,极是迷茫地看着眼前,轻声抽噎,但当目光移至男人的脸上时,起身蓦然紧紧地抱住了他,而后仿是忍不住了般,又是一阵呜咽。

    那小月见了,识相地退了出去。

    颜绍霍然被她抱住,意外归意外,但极是从容,没拒绝,但也没主动做任何事。

    萋萋抱着他的腰,小脸儿贴在他胸膛上,一面哭,一面心想这男人真是冷的像块冰!

    良久,少女轻轻松开了手,退回身子,垂下了头,伸手擦了擦脸边的泪,战战地抬眼瞧了他一眼,低声,柔柔地道:“公子,适才,适才得罪了……”

    颜绍垂眸瞧她,什么也没说。

    萋萋咬了咬嘴唇,“我做了噩梦,梦见了昔日被人强行卖入青楼之时……”她说着停了一停,眼圈一红,“多谢公子替我赎身。”

    这道谢的话,她那日在马车上便说过了一次,对方没有反应,什么也没说。今日也是如此。

    萋萋抬眸瞅了他一眼,但见他一直看着她,不说话,也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该不会是想过两天就要把她送人了吧!

    萋萋心中蓦然一个激灵,攥起了手,下意识秀眉一蹙,心理怕死了!

    “我……我从小寄人篱下,命苦的很,后来……后来得罪了人,就被买到那青楼去了……”

    她说着眼眶中又涌出泪来,“若不是公子赎我,我不知……不知现在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

    她说着缓缓下床,跪了下去。

    “公子的大恩大德,萋萋永远也不会忘记。”

    少女梨花带雨,好像含苞待放的花儿,楚楚动人,抬头仰视着男人。

    只见颜绍还是冷冷淡淡的,也看不出半丝情感,他的反应在萋萋的意料之中,但也超乎了她的意料。

    少女当下这便有点打退堂鼓,本企图和谈谈感情,但他有感情的么?

    此人……?先不说别的,但至少他对女人是没有感情的吧?倒也不一定是对女人,或许,他只是对她如此,毕竟她卑贱,俩人又是在妓院那种地方认识的。

    萋萋想着就更有点会心,这时只见颜绍的目光从她的身上移了开,终于开了口,“起来吧,待会儿大夫来了,哪不舒服和他说明白。”一句话后,又垂眸瞥了她一眼,而后却是抬步走了。

    “是。”

    萋萋恭敬地答应,咬住了嘴唇,看着他的背影,心中一片寒冷。

    哎!

    暗自叹息一声,难啊!

    可若非如此,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现在连寝居的门都不敢出,不指望他,不依靠他还能指望谁,依靠谁呢?

    他冷是冷了点,人也坏是坏了点,但他好色啊!

    对付好色之人,也便只能以色诱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