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颜绍走后,大夫很快便来了。

    萋萋简单地把适才的噩梦跟他胡说了一气。大夫开了一些助眠,安眠的补药给了她。

    而后一整日,她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两个男人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达成了那交易。

    这天,她可谓前所未有过地期盼着颜绍回来。

    终于在黄昏之际见到了他。

    听见声音,萋萋心下蓦然极是激动,急切地奔出相迎。

    “公子回来了。”

    颜绍沉沉地应了一声,和往常无异,看也没看她一眼。

    萋萋跟着他进了正房,给她宽衣,换衣。男人大部分的时候都闭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不说话,也没什么表情,极是深沉。

    转眼夜幕悄然来临,萋萋见他房中亮着灯火,知他尚未就寝,便趁这机会,端茶入内,缓缓地来到他桌前,将一杯茶水小心地送到他身前。

    颜绍本正专注读书,但寂静的夜,鼻息之中霍然飘过一缕颇是熟悉的淡淡的清香,让他恍惚有些分神。

    他转头瞧了她一眼,只见她一身淡粉色衣衫,小脸儿娇艳妩媚,两瓣樱唇粉嫩柔滑,露出的脖颈,胸脯和一双纤纤素手无一不雪白清透,让他不由得便心中一荡。

    如此深夜,他不叫她,她可是避之不及,从不会主动来。

    萋萋见他瞧他,微微淡淡地笑了一笑。

    “公子喝茶……”

    但话音刚落,只觉得腰间一紧,男人的大手一把揽住了她,她转瞬便被他搂在怀中,躺在了他的腿上。

    “公子……”

    萋萋有些准备,但还是吓了一跳,小脸瞬间便热了起来,胸口猛跳,像一只受了惊的小兔一样,战战兢兢,却乖乖地躺在他的怀里一动也不敢动。

    男人垂头,灼灼的目光袭来,盯着她,好像猎人盯住了猎物般,她太美了,总让他情不自禁。

    他想着,瞧着眼前这吹气如兰的娇娇柔柔的小美人儿,下一瞬,便忍不住朝着她的嘴唇亲了去。

    但还未碰上,只见少女蓦然慌乱的抬手按在了他的唇上。

    “公子不可。”

    俩人咫尺距离,颜绍的俊脸便停在了她的鼻息之间。

    萋萋心一激灵,倒是没想到他这般好上勾,自己好像还什么也没做。她极力控制着内心的慌乱和紧张。

    四目相对,蓦然被阻,男人剑眉微蹙,俊脸一沉,眼中露出不悦来。

    少女压着心中的惧怕,但胸口仍是紧张地起伏不定,红着脸,娇滴滴又极是羞赧地道:“……天癸至,恐于公子有碍。”

    颜绍一听不免觉得沮丧和扫兴,喉结微动,却是缓了一缓,方才放开了她。

    萋萋自然知他心有不悦,但不以为意,全当看不见。她起身,缓缓地将茶杯向其推了推,温声微笑着道:“公子尝尝我煮的茶。”

    颜绍被拒有些尴尬,想做的事儿没做成也极是不舒心,当下看也没看那少女,回手一把端起了那茶杯,掀开盖子一连饮了几口。他倒不是因为想尝,只是适才蓦然浑身燥热,有了某种念头,此时不免口干舌燥。

    萋萋笑笑,也不管他是何态度,只自顾地说道:“我见那日客栈和酒楼,公子都点了这银花茶……公子是很喜欢吧?”

    颜绍脑中的某些想法尚未驱散,当下便有些听不进去别的话,很不耐烦,便随意地应了声。

    萋萋带着一抹兴奋和激动,笑着接着又道:“那以后我常给公子煮这茶喝,公子就可以……”

    颜绍听她那娇滴滴,柔柔弱弱的声音就在耳边,也不知是怎么了,心痒难耐,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她,都是那回事儿,进而就更烦乱,当下不耐烦地瞅向她,冷声打断道:“回去睡觉!”

    只见少女蓦然一愣,原本正说着高兴,小脸儿上那抹璀璨的笑容也立时收了回去,取而代之,眼圈一红,眸中涌起一汪水儿来,极是楚楚可怜。

    颜绍见了心里有了一丝波动,但收回了目光,什么也没说,只听少女柔弱的又充满害怕的声音连连道:“是,是……”而后便退了几步,快步走向门边。

    待关门之时,颜绍再次抬眸瞧她,见她轻轻抽噎一声,伸手试了试脸颊……

    男人心中有那么点后悔了。她不过就是送杯茶来,说两句话而已,倒是自己吓着她了。

    不过是他的不是便是他的不是了,还能和她道歉或者是哄她不成,荒唐。

    他想着再次拿起书来,可突然心烦意乱,也不想看了,便一把丢在了桌上,起身睡觉去了。

    躺在上床,眼睛虽闭了,但脑子却极是清醒,那少女轻柔的声音,娇滴滴又可怜兮兮的样子,顾盼之间的妩媚妖娆,床上的羞赧,和适才心悦之间的莞尔一笑,皆在眼前相继出现,让他越来越精神,也越来越睡不着。

    但想着想着又觉得荒谬,可笑,一个小姑娘而已,也能占用他的神思!

    念及此,他便强行地切断了那思绪,想起了这些日子入山拜见百里先生之事。一连几日也未见其人,还是无果,却是不知还要等多久……

    ***

    萋萋从那房中出来,登时舒了口气。她拿出帕子试了试眼睛,快步地返回了偏房。

    夜晚躺在床上,她翻来覆去,一面觉得会吊起对方的胃口,一面又担心魏毅那边催促,却是不知这公子要考虑多久。

    萋萋想,不管他会考虑多久,不出三天魏毅那边定然会来询问结果。那时这邵公子便想不给结果也得给结果了。

    萋萋叹息一声,心中惴惴,害怕也迷茫,她绝对不能落到那魏毅手上。

    念及此,少女但觉自己也不能全指望那邵公子了,还得有下策,还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她势必要快些拿到姐姐留下的嫁妆,逼不得已时,还得逃掉!不是死就是逃!

    眼下她清楚地知道那狗的棺材葬在何处,但奈何她出不去,若是有人能代她取回就好了!

    可是时能帮她呢?

    萋萋咬住了唇,冥思苦想,不时她脑中突然想起一件事,一个人。

    那日她在后院的躺椅上不小心睡着了,醒来时恍惚听到的一件事。

    她记得那俩丫鬟说每日都能看到魏央在湖的对面朝这边相望。

    提及那五公子,少女心中有着一丝的暖,那日千和堂,她差点被那个出来解手的陈四儿发现,幸好有他解围。

    不论怎样,眼见为实,前世做了六年的阿飘,若说这个世上还有她能相信的人,那这个人就只能是魏央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