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第二十四章非更新,修词
    第二十四章

    “……?!”

    颜绍蓦然一愣,自是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没给他开门!!他瞬时怒火上涌,俊脸一黑,抬手便欲不客气地再敲门。

    他还没遭到过这种对待!

    萋萋缩在被窝中,瑟瑟发抖,早已吓得一身冷汗。她凝神注意着外头的动静,知道男人必然气的半死。

    他那么深沉高冷又傲娇,又那么好色,被她勾引了两日未遂心意,又被她两日不理不睬的,如今被关在外头,一定气死了!

    气死便气死!

    萋萋咽了下口水,虽瑟瑟发抖,但心一横,反正她都这样了,那还怕啥!

    他要是把她送给魏毅,她除了跑就是自杀,没有第三条路了!本来想一旦拿到嫁妆的话,那还是逃了为妙,但还未待深想,未待策划一番,便被一桶冷水浇醒!

    嫁妆是拿到了,但前日那兰兰送来的食盒中,还留有魏央的一张字条。字条如她写给他的一样言简意赅,只叫她务必提防着魏二爷和魏毅!

    萋萋真的是被浇醒了!!

    首饰盒、狗的棺材、那日千和堂半夜三更的相见,还有她之前的失踪!

    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她等于是告诉了魏央全部的事情了。那魏央可是两年后的新科状元,日后会飞黄腾达,人家可是个大人物,还能猜不透她之前的那点小伎俩?!

    如今那警示的字条就是在告诉她一个血淋淋的事实,外头全是狼,都在注视着她呢!!

    她前脚出去,后脚就会不知被哪只恶狼叼走!

    萋萋一想起那几个姓魏的,瑟瑟发抖,更是恶心的想吐!

    她已经没有出路了!

    这个好色的邵公子是她唯一的希望!她不讨好他,还能怎么办?

    但若想让一个想睡她便睡她的,想什么时候睡她便什么时候睡她,想什么地点睡她便什么地点睡她,反正就是一门心思地想睡她的男人把她当回事,就只能对他若近若离,想办法吊他的胃口!

    念及此,她更凝神起来,但哆嗦的牙齿只打颤,仔细听着外头的动静!

    颜绍气的要炸了!她胆敢这么对他!他当下便想一脚把那门踹开,把那少女拎出来好好地收拾收拾!

    不过心中的那股傲气阻止了他,气愤变成了不屑,他没再去敲门,而是沉着脸,冷然拂袖离去!

    他返回正房,返回卧房,气冲冲地脱了衣服甩至一边,躺了下,强行切断思绪。

    第二日一早他起了床,饭也没吃便出了门,更是目不斜视,都没朝那偏房看上一眼便出了留香居。

    忙了一天,到了晚上回来,马车上,颜绍突然间又想起了那少女,想起了她前几日在他身边叽叽喳喳个不停,对他殷勤又讨好,可后两日却又对他突然间冷漠又冷淡。

    念及此,颜绍当下这便又来火了

    返回魏府,他沉着脸踏入居中,目不斜视,本不欲理睬偏房的任何动静,但刚一进门,眼前霍然一亮,一人砸入视线,只见萋萋一身娇艳的红裙,楚楚动人,美艳的不可方物,正与他迎面而立。

    “公子回来了……”

    少女小脸儿雪白娇嫩,声音甜甜柔柔的,亦如往常等他回来之时一样,脸上露着淡淡的笑容,眼中有期盼,有可怜,有无辜,还有的便是动人和妩媚……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两天没见了,颜绍但觉她更好看了。

    但男人瞥了一眼便别过了视线,仍是沉着脸,脚步也没停,绕过她,大步向正房走着,冷声肃然道:“你给我进来!”

    “是。”

    少女声音微颤,虽有准备,但还是无法自控地心中打鼓,即便一切都和她预料的差不多,那她也害怕。

    男人“砰”地一声关了门。萋萋的心一个激灵,又开了进去,跟在他的身后。

    颜绍沉着脸,也不说话,进了卧房,转到屏风之后,自己解开了腰间玉带,脱着衣服。

    萋萋赶紧快走两步上去帮忙,可手刚搭到了他的身上,却霍然感到手腕一紧,下一瞬便被颜绍霸道地抵到了墙上。

    “啊,公子!”

    少女一声娇呼,转瞬便被他困在了咫尺之间。男人的衣服刚解开扣子,露着精壮健硕的胸膛,如此样子极是魅惑撩人,但萋萋哪有那心情。

    他目光凛然,一把捏起了少女的小脸儿。

    萋萋胸口猛跳,连连喘息,“公子,公子是在生萋萋的气么?”

    娇娇滴滴的小美人儿吹气如兰,眼睛水汪汪的,樱唇红润光滑,又美又萌,连声哄道:“萋萋知错了,公子……公子就别生萋萋的气了。”

    颜绍瞧着听着,只觉得酥人筋骨。打进门见到她起,他心中的怒火便降了一半,这当下又降了一些,实则没那么气愤了,但仍冷然,慢悠悠地道:“我为什么生气?嗯?”

    “因为……因为……”

    萋萋小猫似的声音,仰视着男人,“因为萋萋前两日没服侍公子……”

    “哦?”

    “那,那是因为,因为萋萋肚子痛,太痛了,实在是太难受了才……”

    少女赶紧又解释道,说着眼圈一红,抽抽噎噎地便仿佛是疼的要哭了出来。

    男人双眸微眯,当下一把松开了她的小脸儿。

    小美人儿战战兢兢地抬头,“公子不生我的气了么?”

    颜绍冷眼瞧她,“怎么?你倒是挺失望?”

    “没,没,我高兴公子不生气,公子高兴我就高兴,公子生气我就难过,要是气坏了公子,我一定心疼死了。”

    颜绍冷哼一声,“油嘴滑舌,你跟谁学的?”

    萋萋一脸无辜,紧张地道:“萋萋说的都是心窝子里的话,公子给萋萋赎身,是萋萋的恩人!”

    颜绍还是冷哼了一声,“那是谁给你的胆子?你竟敢不让我进你的房间?嗯?”

    “我……”

    小美人儿泪光盈盈,“萋萋真的是因为肚子太疼了,都疼的直不起腰了,怕公子见了厌烦,碍眼,怕公子生气,更怕公子不喜欢萋萋了。”

    她说着抽噎一下,满脸委屈,娇娇滴滴地道:“现在还有点疼呢。”

    她说着低头垂眼,娇柔滑嫩的小手勾起了男人的手指,顺着一点点抓住了他温热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抬眼仰视着他,眼中尚带着泪光,娇柔地道:“公子帮我揉揉吧。”

    她说着便自己轻动着男人的手,揉了起来。

    明晃晃的勾引。

    颜绍只觉小腹中仿佛燃起了一股烈火,盯着她娇媚的小脸蛋儿,手背感受着她泥鳅一般滑嫩的小手,手心便是她隔着衣服的小腹,当下脑中便有些晕乎,心中的气不知何时早就没了。

    萋萋一面揉着,一面仰视着他,小脸善若桃花,“公子的手真好使,揉一揉就不疼了呢,公子一定是我的贵人!”

    她话音刚落便霍然感到腰间一紧,“啊!”

    少女双脚蓦然凌空,这便叫出了声,却是被男人抱了起来。

    萋萋本来比他矮了一头,这当下被他抱起,便高了他一点。

    少女顺势搂住了他的脖子,心中狂跳,胸口起伏不定,看着他英俊的脸,咬住了嘴唇,缓缓地开口问道:“公子,公子喜欢我么?”

    颜绍未语。萋萋大着胆子向他棱角分明的俊脸摸去,战战兢兢地,小猫一般,娇声问道:“公子那日为何选了我?公子说,我好看么?”

    她妩媚明艳,娇娇柔柔的,天生尤物,当然好看,但颜绍不会说,他只会做。

    念及此,他便霍然把少女扛到了床上,压在了身下,手便向着她的身上,身下摸去。

    萋萋胸口顿时狂跳,脸颊绯红,下一瞬便感到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亲着她的眉眼,脸蛋儿,嘴唇,耳朵,脖子……而后扯去她的衣裙,便是一番翻云覆雨。

    少女紧紧地抓住床单,咬着嘴唇,任他折腾。她心中早有准备,这男人等了那么多天了,还和她生了气,今日必然把她往死里折腾。

    但她心一横,随他去吧,反正他长得好看,她也舒服。反正他就是喜欢这套,随了他,取悦他,他便能高兴,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一折腾就是半宿,外面不知何时刮起风,下起雨来。屋中的**之声便淹没在了那狂风暴雨之下。

    当晚,她没回偏房。他没让她走,她也没主动走。

    室内一片颓废,萋萋趴在男人怀中,瞧着他的脸,心中暗道:“我又什么办法?我就只能紧紧地抓着你了?”

    这时对上男人氤氲的目光,她心一激灵,转瞬嫣然一笑,“公子长得可真好看!”

    “闭嘴!”

    颜绍别过了了视线,很是不耐,但觉夸一个男人长得好看,就会让他很不舒服。

    萋萋心中腹诽,“夸你好看也不行,那你长得真丑行了吧。”

    心中虽什么都敢想,但她面上还似一只温顺的小猫一般,小手伏在他的胸膛上,外面一声惊雷,她便搂住他的脖子,直往他的怀中钻。

    颜绍脸上露出几分不耐和烦躁,好似极不情愿地,但还是伸出胳膊把她搂在了怀里。

    第二日一早,天蒙蒙亮,颜绍起了身,萋萋便也醒了。

    窗外树上的雨滴掉入尘土之中,发出闷闷的“嗒嗒”声。

    丫鬟送了洗漱用水进来。

    萋萋服侍着男人穿了衣服。

    颜绍没怎么睡醒,沉着脸,一直闭着眼睛。

    这时脚步声响,小月匆匆过了来,停在了屏风之后,“公子,李四求见。”

    那李四和阿忠都是魏云霆留下的人,颜绍让他二人一直留在了百里先生所居的珉山下候着。

    怎么李四回来了?

    男人心下狐疑,沉声道:“让他进来。”

    “是。”

    丫鬟退去,不时门外走进一人,那人停在了门口,禀道:“邵公子,昨夜狂风大雨吹断了索桥,现在正在修补,许是明日方可行人。”

    颜绍一听睁开了眼睛,那索桥是入岷山的唯一通道,断了便意味着过不去了。

    他剑眉一蹙,如此便要耽误一日,心里有些不悦,但此乃天灾,也没什么可说的,于是便沉声应了,吩咐道:“你回去看着,桥修好了立时来报。”

    “是。”

    李四立时躬身领命,去了。

    萋萋正为他整理着衣服,这时手一紧,被颜绍一把抓住。

    少女心一惊,下了一跳,但小脸上立时浮现了一抹笑。

    男人攥着她的手,眯眼盯了一会儿,又扯开了自己衣服,而后把她抱到床上,又继续睡了。

    萋萋可就再没睡着,但觉仿佛都到了中午,那公子方才又醒了过来。

    但俩人梳洗了刚吃了饭,屋外便有丫鬟来报,“公子,大公子来了。”

    萋萋一听手顿时一抖,筷子都吓得掉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