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六章

    众打手一听主子发令, 立时一拥而上,将魏央围在核心, 疯了一般地拳打脚踢起来。

    那魏央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只是个读书人, 虽然衣食足供,但身子骨疏于锻炼, 本不怎么结实, 哪扛得住众人痛殴?过不多时,心口上着了一下, 一口鲜血喷出,登时溅满了本就落上了星点血色的衣衫!

    他满身鲜血, 摇摇晃晃,眼看已经站立不定,只得后退一步,双手撑住门框,挺着血浸的胸膛, 死死地伫立在门口。

    外头的声音令萋萋心悸, 适才若不是这魏央出现阻止, 众人已然撞破了这门, 她也定然已经落到了魏毅那个混蛋的手中!

    魏央的行为激怒了魏毅。魏毅盛怒之下拿他泄火,此虽缓解了她一时的危机处境, 但这么下去魏央真的会被活活打死的!

    萋萋心惊不已, 实难视而不见。念及此, 她心一横, 搬开那挡在门边的桌椅,霍然打开了屋门。

    “住手!”

    她紧攥着手中的珠钗,心中忽生一股悲壮,不就是一死吗?本姑娘死过!

    但那门尚未大开,却猛然被人推上!萋萋万万没想到,心中大惊。虽只一瞬,但她看的清清楚楚,那推门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魏央!

    “呆在那!”

    少年艰难而坚决地吐出这三个字。

    萋萋看到了他衣上的鲜血,一颗心骤然揪起,难过不已,隔门大喊道:“五公子,五公子,你受伤了!这,这不关你的事,你们终究是堂兄弟,你说句好话,他消了气了不会真的要了你的命,你说呀,你快说呀!”

    魏央没说。除了击打声,什么声音也没有传来,只是门还是被死死抵住。

    踢打声愈加猖狂,每响起一声,萋萋的心便被猛拽一下。

    她推着门,仿佛心脏在被放在石板上煎烤,“你让我出去吧!这不关你的事儿,我出去了一切都好了,你让我出去吧!”

    少女伏在门边不断地说着,但外面的少年就是雷打不动。

    魏央恍惚已经意识朦胧,但凭着坚定的信念支撑着最后一丝力气。

    他不想让那魏毅碰到她哪怕是一根头发!

    屋外霍然响起了丫鬟的惊惧之声。萋萋的心瞬时跌进了万丈深渊。

    浑身战栗,一身冷汗,慌乱之下,她突然想起了窗子,蓦然奔过去,双手颤抖着打开,不时外面之景骤然出现在眼前,可心登时狠狠地一击,只见一个大汉扛着一根粗壮的棍子正朝着魏央走来,下一瞬便抡起棒子猛然向少年的头颅打去。

    “不要!!”

    萋萋登时花容失色,瞬时只觉得世界骤然一灰,嘶声力竭地喊着。

    千钧一发,月洞门口霍然响起一声急切的声音,“都给我住手!”

    那声音刚落,匆匆脚步声,一行护卫霍然冲了进来,制止了那行凶大汉!

    众人一时间都被吸去了目光,只见那来人四十来岁,一身棕色锦袍,一张国字脸,正是魏二爷,魏云楼!

    原来魏央见得那魏毅带着打手直奔留香居,便猜到他意欲抢夺萋萋。魏央心中焦急万分,但自知凭着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阻止那魏毅。

    但想来那魏二爷一定能忙上帮。先不说魏央看得出来他觊觎萋萋,不会愿意让魏毅抢走萋萋,关键是此时他代为掌家。魏毅这般做,事情闹大,魏二爷绝对没什么好果子吃。

    于是他便与小书童分开行动,让那小书童跑去叫魏二爷,自己直奔了那留香居。

    此时奄奄一息,恍惚听见那魏二爷的声音,魏央心中霍然有了安慰,自己终于坚持到了,但下一瞬,便失去意识,倒了下去。

    “五公子!”

    随着护卫一起冲进来的魏央的书童脸色登时煞白,大呼着,上前一把扶住了他,“五公子,五公子,你醒醒 ,你醒醒啊!”

    萋萋也立时冲了出去,直奔那魏央身边,向丫鬟大声喊道:“去请大夫,快些去请大夫!”

    ***

    骤然一见萋萋,那魏云楼心中登时一荡。他日夜想着她,也知道她就在这留香居,但却不敢踏入雷池半步。

    此时这意外相见,心中自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但他目光搭了萋萋那娇媚诱人的小脸儿上便又怕被人发觉一般,立时收了回过来,转眸朝向魏毅,冷声怒道:“侄儿这是在干什么?!”

    那魏毅一副玩世不恭之态,见了那魏云楼也是毫不在意。

    “就像叔叔看到的这样。”

    魏云楼怒道:“放肆!你可知这会有什么后果?!”

    魏毅嘴角动了动,依旧一副漫不经心,无所谓的样子。

    “当然知道,不过,那又如何?”

    “你!”

    魏毅一脸鄙夷,“叔叔以为我怕了那个姓邵的?我可……”

    “你给我住口!”一个女子的声音骤然打断了魏毅的话。

    这时只听脚步匆匆,那月动门外气冲冲地走进一位贵妇。

    那贵妇四十出头,生的端庄秀美,浑身上下珠光宝气,正是长房夫人宋氏。

    宋氏沉着脸,满脑满心怒火,狠狠地瞪着自己的儿子,气道:“你给我滚!”

    那魏毅什么也没说,只瞧了母亲一眼,抬手向众打手示意了一下,转身大摇大摆地走了。

    宋氏怒气冲天,强压下了心中气焰,转眸朝向魏云楼,缓缓一礼,“给小叔添麻烦了,剩下的事儿不妨交给我吧。”

    那魏云楼略一迟疑,剩下的事儿,那便是安抚萋萋息事宁人了。他倒是想做这个安抚她的人,多看看她,多和她待一会儿,但当下这宋氏来了,那自然应该由她来安抚这客人的小妾。

    魏云楼心中颇是失望,但面上无异,什么心思也没表现出来,只恭敬的回道:“那就麻烦嫂嫂了。”

    宋氏还了礼,“小叔客气了。”

    魏云楼无奈告辞,自己走了,也叫人扶走了魏央。

    萋萋极是担忧,一直目送着在小书童搀扶之下的魏央的身影。

    转眼留香居院中就只剩下了萋萋,那四个丫鬟,宋氏,宋氏的带来的丫鬟和外头那几个适才被打了的护卫。

    当萋萋回过神儿来,但觉空气瞬时凝结,气氛也瞬时变了样子。

    那宋氏待该走的人都走了,转眸死死地盯住了萋萋,怒火顿时大现。

    宋氏当下一见萋萋,当真气不打一处来。

    她先勾的三公子犯错,为她挨了打,丢人显眼;现下又来勾引大公子为她犯浑。

    宋氏真的只觉得要气死了!

    如今安抚她么?做梦,她才不会哄着她来!

    宋氏一声冷哼,“厉害啊!”

    萋萋抬眸瞅了对方一眼,什么也没说。

    宋氏瞧着她那狐媚的样子就生气。

    “先勾引三公子,又勾引大公子?你是和我过不去么?你想怎样不妨直说?!”

    “我没有。”

    萋萋声音不大,但却斩钉截铁,也直直地看着宋氏。

    那宋氏一声冷哼,这贱丫头原来唯唯诺诺的,何时敢和她这般说话过。

    “翅膀硬了,如今不需要魏家了,你倒是厉害上了!我告诉你,今天的事儿不许对那邵公子提起半字!”

    她说着霍然把那四个丫鬟和院外的十几个护卫都叫了过来,“还有你们,谁要是敢说半个字,我割掉她的舌头!”

    萋萋使劲地咬住了嘴唇,没说话,但也没示弱,仍是死死地盯着宋氏。

    宋氏瞧她那眼神,更是怒火冲天,一把拽住她的手腕,一声嘲讽的笑,“别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你若不怕那你便说,你和魏四爷什么关系?和魏三爷什么关系?和三公子什么关系,大公子什么关系,还有那个刚才为你拼命的五公子……你要是不怕他觉得你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便说,说了……”

    她说着一把萋萋拽至跟前,“说了,我向你保证,我一定把你姐姐的棺材挖出来!”

    那宋氏恶狠狠地说完,一把将萋萋推到了一边。

    萋萋柔弱了些,听到她最后那一句话心一颤,这一个没站稳,一个踉跄一下子崴了脚。

    她一把扶住了墙,咬住了嘴唇,没吭声,转眼再看那宋氏,只见对方狠狠地看着她,白了她一眼,向身旁的丫鬟扬声道:“走!”

    ***

    宋氏出了那留香居直奔大公子魏毅的寝居。

    到了之后果见那魏毅在房中。

    魏毅怀中搂着个小妾,正笑着逗着她玩儿。

    那宋氏也没叫人通报,直接闯了进来,见他如此,当下更是气的要炸了。

    “滚!”

    她一句话,那小妾立时从大公子的身上下来,唯唯诺诺地退了出去。

    魏毅脸上犹带着笑,站起身来到母亲身边,探头过去,笑嘻嘻地道:“娘生气了?”

    那宋氏使劲地推了一下他的头,让他离她远一些。

    “你还知道我是你娘?你还知道我在生气?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个狐狸精就那么吸引你?你是不是疯了!”

    魏毅还是笑,拉住母亲的手,“娘,别生气了。”

    宋氏一把推开他的手,坐在了桌旁。

    魏毅蹲下身子,在她的旁边,哄道:“知道了知道了,下不为例。”

    宋氏盯着他,“他是爹的朋友?你知道后果么?”

    魏毅心中不屑,但面上仍是带着笑,“知道了娘,那个萋萋勾引我的,我就一时晕了头,想这魏家养大的姑娘凭什么就给了别人。”

    宋氏使劲儿推了一下他的头,但听他一说消气了不少。她一猜就是那个小贱人勾引她儿子的。

    “这次就这样,魏府的丫鬟护卫不会有人敢说,那萋萋也不会敢说,还不会怎样,但你给我长点心,长点脑子!”

    魏毅笑,讨好道:“知道啦娘。”

    宋氏白了他一眼。

    待她走后,那一人匆匆进来禀道:“大公子,他从岷山回来了,不是一个人,还带了一个花甲老头。”

    魏毅冷着脸,无声无息,没有言语,但抬手却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