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第三十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足50%, 24小时后可看

    颜绍闻声止步,略一回头, 只见少女脸色煞白,目光莹莹,一副胆怯又楚楚可怜之态,好似有些苦楚。

    男人沉声问道:“哪不舒服?”

    萋萋摇头,“没有……没事。”

    颜绍听罢,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便转回了头,也没再理睬。

    萋萋心中打鼓,咬住嘴唇, 脑中“嗡嗡”直响, 整个辽城,如此气派壮丽的“魏府”还能是哪个?

    当然是省巡抚文乡侯的府邸了!!

    难道这公子是魏家的人?可她在魏府呆了这许多年,怎么对他毫无印象, 但觉根本就不曾见过的呀!

    这时魏府大门打开, 一个穿着深紫色锦衣的男人笑着迎了出来。

    他一张国字脸, 中等身材,四十来岁的样子,虽是笑着,但看起来仍极是深沉,此人正是魏家的二爷魏云楼!

    萋萋心中的最后一线希望被击毁, 此魏家果然就是彼魏家!

    骤然一见那魏二爷, 少女真恨不得把脸埋起来!

    这魏云楼也是那几个男人中的一个。

    前世他曾不仅一次地向萋萋暗示, 意欲带她离开魏府,养她在外头。

    不同于魏三爷等人的直白,这魏二爷表面正派,其实虚伪的很。他想得到她,却又很怕别人知道,所以一门心思地想把她偷偷地圈养起来,而且还想让萋萋主动来寻他庇护,求他带她走!

    每次与他见了,听他那意味深长话时,萋萋都暗地里骂他!

    好不要脸!

    魏云楼迎面见到颜绍,下了几步台阶,抱拳笑道:“幸会幸会!”

    阿忠急忙介绍道:“二爷,这便是侯爷信中说起的邵公子。”

    魏云楼点头,“邵公子沿途辛苦了,兄长的朋友便是我魏家的朋友,南苑的留香居景色秀美也清净,已经为公子备好了,它日若是有什么需要还请尽管说出来。”

    他声音极富磁性,倘使只听其声,倒觉得此人会是个温文尔雅的教书先生。

    颜绍抱拳谢道:“二爷费心了,在下实在是叨扰了。”

    魏云楼笑,“邵公子客气了,来,咱们快快里边请。”

    他说着侧身,做出邀请之势,然这向后蓦然一扫,瞧见了萋萋,顿时一滞,心中也极是震惊。

    三天前,府内传出此女失踪的消息,大部分人都猜测她死了,他也一样信了这话。

    可眼前这个,明明就是她!想到此,魏云楼又不动声色地瞧了瞧少女。

    少女身材纤细,玲珑有致,小脸儿雪□□嫩,娇艳欲滴,一双凤眼妩媚含情,唇红齿白,让人看了便魂牵梦绕,心痒难耐……魏云楼确定,她就是萋萋。

    原来她没死……

    可她怎么出了魏府?又怎么会和这公子在一起?

    ***

    萋萋浑身颤抖,心中惴惴又抵触,不知自己是怎么迈开脚步的。

    从大门到那南苑的留香居并不甚远,沿途有小路,也没遇见几个人。

    萋萋故意垂着头,就怕别人看自己,可怕什么来什么,到底还是被人看到了她的样子。

    是以她前脚刚入了那居所,一个消息便在魏府传开。

    “府上来了位贵公子,是侯爷的朋友,长得可是好呢!他身边带着个娇滴滴,水嫩嫩的小妾,长得像极了那个死了的萋萋!”

    这话风一般地传开,很快便在府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

    大房,三小姐魏如意房中。

    “小姐!”

    莲儿匆匆跑进来,气喘吁吁地道:“千真万确,奴婢看见了,她,她就是那个小贱人!”

    魏如意闻言秀眉一蹙,霍然从贵妃椅上起了来!

    “果真?”

    莲儿使劲儿点头,“那小贱人的狐媚样儿,奴婢记得清清楚楚,错不了的!”

    魏如意狠狠地咬住了嘴唇,大怒,想起那天陈嬷嬷和她说过的那些话。

    哥哥和那几个朋友轮着番儿地夸赞那小贱人的美貌,都快把她捧上天了!

    她就没看出来一个下贱的丫头能美到哪去!!

    本来寻思作践作践她,让她生不如死,可这才几天,竟然被人赎身了!

    想到此,魏如意一把打翻了身旁的茶杯,怒火上涌,转头就给了身旁的丫鬟芙儿一巴掌,“都是你出的好主意!可折磨到她了?!”

    那芙儿吃了痛,眼中登时涌出泪来,一下子跪了下去。

    “小姐息怒!”

    芙儿当时提议把萋萋卖入妓院,那不过是顺着小姐的话出的主意。

    小姐那时分明就是想让那个狐狸精被男人糟.蹋,让她成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可这当下没让萋萋受到什么苦头,小姐竟然把事情都怪道她的身上了!

    这可不委屈死了,但芙儿当然不能和小姐辩解什么,急忙跪着向前蹭了几步,安抚道:“小姐息怒……这被赎了身又怎样?也改变不了那个小贱人曾是个□□的事实啊!想来一定是她施展了什么狐媚子手段勾引了人家公子。再说这逛窑子的公子当然都是去找乐子的,给她赎身了也不过就是图个新鲜而已,保不齐玩腻了就会给她当成个破烂货丢掉,没准啊,没准儿还会将她卖回去呢!”

    魏如意冷哼一声,“你倒是会猜,若是不呢?”

    “小姐……”

    芙儿变着声调,赶紧又向前蹭了一步。

    “一定会的。”

    魏如意转眸看向了她, “你怎么那么肯定?”

    芙儿见她语气略有缓和,忙着谄媚道:“小姐,小姐只管等着看好戏便是了。”

    ***

    那郑氏又怒又怕,如何息怒,红着眼睛,一把便掐住了萋萋的脖子。

    “咳咳!”

    萋萋赶紧去拉她的手,“五夫人……杀我没用……若不尽快……那些事情……就会……被人知道了……”

    那郑氏听言,心一颤,手上的力度便松了。萋萋赶紧趁机逃脱,忙不迭地道:“我不会害五夫人,我,我真的是只想报答五夫人而已。”

    那郑氏烦躁地抬手打断了她,对于报不报答的根本不感兴趣,想起她这一连两次的预见,只觉得心中惧怕不已。

    “你到底是如何预知这些事儿的?快说?!”

    萋萋点头,“是……我说……不过说来五夫人或许不信,就连我自己也不信呢,我自两个月前发现,发现自己做的梦,都会变成真的!”

    郑氏一听,当即秀眉一蹙,只听萋萋急着道:“是的,五夫人一定是不信的,但是这两个月来就是如此,而且竟然一次也没错过。也不知是怎的,最近,最近我就开始梦起五夫人来,那日传信给夫人时是第一次,昨天那事儿便是第二次,我只是想让夫人提防着点,决无加害之意啊!”

    郑氏听着离奇,本难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让她怎么不信。想来算命先生能算出凶吉,这丫头有事实作证,看来是真能梦到以后!那也不知道她到底还知道多少?!

    郑氏心中又是一阵惧怕,然,一下子又想起萋萋刚才的话,紧张地道:“那你还梦到了什么?还知道什么?你刚才说,说什么晚了别人就知道了?是什么?!”

    “我,我还梦到了,梦到了那莫公子以布行的名义借了许多钱,梦到了有债主追债……夫人,夫人也卷了进去!

    “……!!”

    郑氏大惊,脸色瞬时煞白,蓦然向后退了几步,险些跌倒。现下,那小白脸儿到底都背着她做了什么事儿,她心中根本没底儿了。

    “五夫人!”

    萋萋赶紧扶住了对方!

    郑氏这次对她没再相拒,而是一把抓住了萋萋,“你真的做了这样的梦?啊?

    萋萋难过地点头!郑氏脑中“嗡”地一声,只觉得天旋地转,随即又赶紧拉住了萋萋的手,带着几分哀求地询问道:“萋萋,那你说该怎么办?你有什么好办法?啊?”

    “我……我不知道……”

    萋萋眼圈一红,咬住了嘴唇,不过转而又抬眼望向郑氏,紧张地说道:“是不是,是不是只要把钱还给那人就没事了?”

    郑氏心下又是一沉。她当然也知道如此可行,可瞒天过海,可让那债主不再追下去,不把她挖出来,但要命的就是她现在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钱了!

    一想到此,她又想起那个可恨的小白脸儿来!

    他卷走了她的大批财产,只有找到他把钱弄回来,才能解了眼下这燃眉之急啊!

    可是……可是她根本不知那小白脸儿的去向!

    郑氏拉着萋萋的手又紧了紧,“那,那你,你可梦到那姓莫的小子去哪了?在哪能找到他?!”

    萋萋摇头,“我,我,我不是很确定。”

    郑氏本就是抱着极小的希望问了这么一句,却不想萋萋如此回答。

    五夫人心中蓦然燃起了希望,瞪圆眼睛,“这么说,你,你是知道的?”

    萋萋战战地道:“我只梦到他与人喝酒,说什么要在那躲几天,但是我并不知道那是哪,脑中朦朦胧胧的记忆,只知道那有花有草,门匾上有字,可是可是我不认得,也记不清了……”

    郑氏一阵急躁,便有些气急败坏,“你,你再好好想想,这有花有草的地方还不多的是儿,关键是那门匾上,门匾上到底是什么字,什么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