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第三十九章(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十九章

    “妾身认识她。怎么?”

    萋萋探测似的的问着, 只听太子妃道:“魏云霆携女已经抵京, 那魏如意不日便会送入东宫了。”

    “……!”

    萋萋脑中“轰”的一声, 只觉得脑阔疼。她可是烦死那姓魏的了,但很久以前她就曾想过, 依照前世那魏如意必会嫁入东宫啊!今生不会也来吧。但只刚想个开头,她就立马摇头甩开这个念头了,烦也烦死了。

    但转念又觉不对劲。前世那魏如意是在她死后才嫁入东宫的, 也就是说应该是明年,怎么提前一年?是她重生导致了这一变化?

    爱是什么是什么吧!萋萋没心情想。

    返回孪秀宫的路上,她脑中又来个念头,干脆跑了得了!呆在东宫干什么呢?这里面没一个她喜欢的人。

    萋萋左思右想, 但觉自己得重新为自己打算一番了。

    第二日上午, 那个糟糕的消息便来了。

    魏如意果然进了东宫,册封良娣,入住合欢宫,陪嫁而来的有她的贴身丫鬟芙儿, 另一个就是她的奶娘陈嬷嬷, 一切都和前世一摸一样。

    萋萋一想就觉得脑阔疼, 然冤家路窄, 不想见不想见, 但傍晚的时候,便见到了那三个人。

    三人一见到萋萋看上去都极是兴奋。

    那陈嬷嬷和芙儿那日一听说萋萋成了太子的女人, 吓也吓死了, 甚至直到她走了好几天, 都没睡好觉。

    但此时没什么可怕了。

    这刚入宫的小半天儿里,魏如意便打探了这该打探的一切,也分别拜见了太子妃,萧侧妃和那秦良娣,就是连那个还在被禁足的南朝公主兰侧妃,她也拜见过了。

    唯独没拜见萋萋。一个小侍妾有什么好拜见的。

    那魏如意当下一看见萋萋便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

    “苏侍妾好啊。”

    她身后的陈嬷嬷与芙儿都忍不住掩着嘴笑。

    萋萋礼节没差,微微躬身,向对方行了一礼,而后便抬步走了。

    那魏如意一把拦下了她,在她身前轻声道:“你说你我还蛮有缘的嘛。”

    萋萋面无表情。

    魏如意嘴角一扬,“可怜啊,本听魏府的丫鬟说,殿下很宠爱你呢,如此怎么入了东宫就只封了个侍妾啊?哦……”她声音降的很低,几乎是附在她耳边说的,“因为殿下和你是在青楼相识的,再怎么,你也是个妓.女出身……嗯?”

    她说完又掩嘴笑了起来。

    萋萋错过了她,一句话未说。

    那魏如意一脸得意,就差没捧腹大笑了。

    萋萋不住地向前走,越走越快,眼圈都红了。

    霍然廊道上转了个弯,她也没注意,迎面便撞上一人。

    萋萋抬头,只见那人一身锦袍,面如冠玉,长得高高大大的,正是太子颜绍。

    萋萋一看见他蓦然心中全是委屈,全是气,也没拜见,转身就跑了。

    那和顺都看愣了。

    “诶……”

    太监眼睁睁地看着萋萋跑掉,立时转眸去瞄太子的脸色,只见太子面色一沉。

    太监的心都哆嗦了,这苏侍妾是作死么?

    萋萋跑回孪秀宫趴在床上就哭了起来。

    她想走,不想在这东宫了,惹不起,躲还不行么!

    珠儿和秋儿不断安慰。但她们心中不大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只是隐约地知道主子受了委屈。

    萋萋哭了一会儿便不哭了,但也没吃饭,洗了洗脸,便钻进了被窝。她想睡觉。

    但刚闭上眼睛,但听脚步声响,秋儿快步过来,“主子……”

    萋萋闻声睁眼,“什么事儿?”

    那秋儿笑道:“和顺公公和轿撵在外候着,殿下召主子去华阳宫侍寝。”

    宫女很兴奋,但萋萋极是平静。

    少女转过了头,闭了眼,“告病。”

    “啊?”

    秋儿登时愣了。

    “主子?”

    她心中大惊,主子疯了?

    “主子说真的?”

    萋萋翻了个身,冲向床里。她心里难受,身体也不舒服,她困,近来都好困。还有最关键的,她再也不想伺候颜绍了。

    秋儿无论如何安慰,劝说,萋萋都不再说话了。

    宫女无奈只好回了和顺公公。

    那和顺一听也是大惊。

    白日里这苏侍妾见到殿下一个字儿也没说,可谓大不敬,他亲眼看见太子脸都绿了。

    这晚上,太子派他来接她去华阳宫侍寝。她还不见台阶就下,赶紧去侍候,竟然称病?

    和顺急道:“你,你再去劝劝你家主子,这就算是真病了也不至于起不来身,当下也得去啊!太子生气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秋儿,珠儿都急的够呛,赶紧又返了回去,想再劝劝,可不知何时卧房的门竟然被主子给插上了。

    那和顺只好走了,心中无奈,摇头叹息,“这小姑娘真是作死啊!”

    ***

    华阳宫中,颜绍一身睡衣,正站在那花盆之前修剪花枝,听见门响和脚步声,停了手,心中蓦然一荡,抬头望去,脑中全是少女呆呆萌萌,害怕又可怜,妩媚又可人的样子。

    然满怀期待地望了过去,却见进来的不是萋萋,而是和顺。

    颜绍顿时脸一沉,“人呢?”

    和顺点头哈腰,当下腿都哆嗦了,“苏侍妾告病了。”

    颜绍这一听,这回脸真的是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