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第四十一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十一章

    萋萋趴在桌上盯着卧房的屏风看着。

    宫女秋儿满脸笑容, 急匆匆地跑来, 连声音都带着兴奋。

    “主子, 殿下来孪秀宫了,正在路上!”

    太监奉那和顺的命令刚过来报过, 让萋萋准备迎接。

    孪秀宫的宫女太监自然都极是高兴。尤其是秋儿珠儿。

    萋萋咬了下嘴唇,“出,出去。”

    秋儿的笑收了回去, 蹙眉急道:“主子,万万不可再任性,那,那是殿下啊!”

    宫女的声音都抖了。

    萋萋面上镇静, 但相互揉捏在一起的双手却一直在抖。

    “出去!”

    她眉头一蹙, 再次道。

    秋儿应了声,胆战心惊,怕死了。

    宫女太监集聚屋外,窃窃私语, 脸色皆是青一阵白一阵, 满是担忧, 害怕。

    萋萋咬住了唇, 发起愁来。

    今晨醒来, 想起昨日之事,但觉好像是梦!

    昨日她真的那样做了么?简直无法想象。她只记得那会儿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很绝望, 突然间气的不想活了, 想死的人还怕什么呢。

    但一宿觉醒来之后,她又不想死了。

    活着自然还是好的,活着起码还有希望,死了那便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萋萋但觉自己从来没有那样任性过。她从小到大都很乖,后来到了魏府就更是小心翼翼的,昨日怎么就没控制住呢?而且还是对颜绍啊!

    萋萋但觉自己会死的很惨,他一定生气了吧。

    眼下他来又是干什么的呢?

    不知想了多久,外面的宫女太监的脚步声突然急促起来。

    萋萋的心也跟着一激灵。

    这时只听有太监扬声道:“太子驾到!”

    萋萋瞬时浑身战栗,但心一横,大不了就是死呗,又不是没死过。

    眼下要么死,但她要是“大难不死”,就非得要魏如意好看,非得给自己要些“后福”出来!

    脚步声响,外头宫女太监齐齐地道:“拜见殿下。”

    萋萋更是哆嗦起来。

    ***

    颜绍大步进来,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只径直朝着萋萋的寝居而去。

    进门之后,但见少女也并未迎接,他再向里走,轻启珠帘,便来到了她的卧房,这时只见她正趴在一张几案上,一身淡粉色襦裙,小脸儿雪白清透,看上去极是清爽宜人,见他来了没动,也不吭声。

    颜绍负手在后,注视她一会儿,但见她也不看他,不时,却是将脸转去了另一侧。

    “放肆!”

    颜绍双眸一眯,语调慵懒,不见一点怒意。

    萋萋端的好好,就不说话,也不睬他,心中暗道:这颜绍虽高傲又冷漠,不过他还是更好色,眼下他怕是还舍不得杀她呢,自己的小命应该还是保得住的。

    萋萋但觉孤注一掷也有孤注一掷的好处,没什么怕的!

    颜绍缓步绕到她面前,垂眸盯着她的小脸儿,徐徐坐下,只见少女秀眉蹙起,也不瞧他,气呼呼地抿着嘴唇便又要转过去。

    颜绍一把按住了她的肩膀,“你敢?”

    萋萋冷着小脸儿,抬眼瞅他几眼,满是委屈和嗔怪,眼圈一红,又别开了视线。

    颜绍瞧着有那么一丝怜惜。他昨晚有气,但白日里忙着正事,忘了,晚上那会本来也忘了,后这魏如意一来,他看到女人就又想起了她来。

    来的路上他也没想什么,只道想来就来了,但进了屋当下一见,瞧着这水灵儿的美人儿心悦的很,哪还有气。如此良辰美景,生气便不值了。

    想着,瞧着,他便一把把萋萋揽了过来。萋萋猝不及防,一声嘤咛,转瞬人已经被她抱到腿上。

    男人口中的热气扑倒她的耳边,“苏萋萋,你越来越厉害了啊,怎么?你还想要孤哄你?”

    他呵的她耳朵痒痒,萋萋下意识缩了缩,而后眼圈一红,便有泪要流出来,“殿下说话不算数。”

    “哦?孤如何食言了?”

    萋萋梨花带雨,眼波流转,瞅了他一眼,移开了目光,“那日在魏家,殿下说过要让萋萋长命百岁的,可如今却想萋萋现在就死!”

    她说着抽泣一声。

    颜绍微一皱眉,他不记得什么时候说过那话了,不过那并不重要,只开口道:“孤如何想你现在就死了?嗯?”

    “殿下让那魏如意进宫,可不就是要萋萋现在就死。”

    颜绍就知道她是因为那魏如意的缘故。

    说实话,女人之间相互争风吃醋,他很讨厌,但当下对她却耐下了性子,“孤要她进东宫,和你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当然有关系,关系大着了。”

    “怎么关系大着了?”

    “早在魏府,她就不喜欢萋萋,还欺负萋萋,萋萋是投奔姐姐住在魏府,可她却把萋萋当丫鬟,还……还把萋萋卖到了妓院中,只因听别人夸赞了萋萋几句……”

    萋萋说着瞧他两眼,便“呜呜呜”哭着,而后突然情绪又激动了起来,“殿下赐死萋萋算了!殿下是萋萋的恩人,贵人,死在殿下手中,萋萋心甘情愿!萋萋不想连累殿下!”

    颜绍听她突然说了这些,剑眉一蹙,“胡说八道。”

    萋萋顺势便搂住了他的脖子,哭道:“萋萋没胡说,萋萋也不想离开殿下,萋萋好想永远都在能殿下身边侍候殿下,但是……但是,但是她说萋萋是妓.女出身,永远都是个妓.女!萋萋命苦,从小寄人篱下,没过过好日子,被人打骂也是常有的,他们骂萋萋便罢了,萋萋能忍,但是,但是萋萋不能连累殿下!”

    颜绍越听面色越沉,转眸盯住了少女。

    “你说这话是魏如意说的?”

    萋萋哭着点头,自己话中的意思很明白,虽然自己就在那青楼待了两天,就伺候了颜绍这一个客人。她到底清不清白颜绍最清楚,但有人揪着她的出身不放,诋毁她,侮辱她。揪着她的出身不放,那便是揪着太子的黑点不放。

    虽然此黑点也不能让太子怎么样,但黑点就是黑点,可大可小……

    “这个女人。”

    颜绍霍然扬声向外,“和顺。”

    外头候着的太监隐约听见了,立时应了一声,远远地跑进来,停在了卧房之外,但一晃看到珠帘之后,苏侍妾正坐在太子的腿上,那妖冶的样子……

    和顺赶紧低了头,再也不敢去看那第二眼了。

    颜绍道:“把那魏如意给孤关到香林阁去。”

    “是。”

    和顺立时应了声,一身冷汗,心中不禁佩服了,这苏侍妾厉害啊!

    她和太子使性子,分明是因为太子纳了那魏良娣。可太子竟然没说她的不是,还要把那魏良娣给……

    这枕边风,到底都吹了什么啊?

    和顺立时领命退下,心中好奇不已。

    萋萋听了,悄然攥起了拳头,暗暗地但觉解气。那魏如意如此讨厌,她不给她点颜色瞧瞧,不让她小视,这东宫怕是也没法儿待了。

    这时只见颜绍的视线又落回到她的身上,目光氤氲,声音带着几分诱哄。

    “如此你满意了?”

    萋萋恍惚回了神儿,小猫一般,往他的怀中靠了一靠,眼眸之间,妩媚万千,只将他的脖子搂的更紧了。

    “这是我和殿下的秘密……得没人伤害殿下,萋萋才满意。”

    颜绍低眸盯着她,声音更低,向着她的小脸儿靠了去,“那你打算怎么让孤满意,嗯?”

    萋萋的脸登时一红,娇羞不已。

    颜绍贴近她的唇边,“孤要你昨日和今日的一起还。”

    “唔……”

    萋萋听着就哆嗦,就害怕,一把将他脖子抱的更紧了,“殿下来日方长,不要了。”

    颜绍微微眯了眯眼睛,唇角轻扬,抱起了她便大步朝床走去。

    ****

    魏如意连夜被关进了香林阁,当和顺等人去了合欢宫带走她的时候,她都傻了。

    香林阁倒并非什么冷宫,但位置颇是偏僻,但太子旨意“关在香林阁”,那自是囚禁在了那里。

    第二日一早很多人便都知道了这消息,无一不震惊。

    昨夜那魏如意除了去投怀送抱了,也没做什么错事,但觉太子并不会因此就把她关起来,更何况那魏如意入东宫还不到三天。

    萧侧妃立时命人打探了前因后果,很快便知道了答案。

    殿下昨晚实在孪秀宫中下的令。那还用说,自然是那苏侍妾吹了耳边风啊。

    那魏如意和苏萋萋都是来自抚江省巡抚,文乡侯魏云霆的府上,区别在于一个是千金大小姐,一个是个丫鬟。这苏萋萋见自家的千金大小姐来了,也不知是怕什么,心中就不高兴了,仗着受宠便给太子吹了耳边风。

    这些话萋萋都听说了,但别人怎么说她并不在意,只要她过的舒服就行了。

    她过的确实挺舒服。对魏如意的杀一儆百很快起到了效果。东宫各司的管事很快便陆续来拜见了她。让她也悟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东宫的存活之道是太子的宠幸,但自己还得利用好这宠幸,而且不能永远相信这宠幸……

    萋萋双手托着下巴,看着屋中来来回回忙碌着的宫女,脑中突然想到了什么,但胃中翻滚上来的呕意,切断了思路……

    ***

    景兰宫中,太子妃姜氏坐在桌前,一人下棋。

    王嬷嬷徐徐地讲着外面的动静。

    “苏萋萋天生媚骨,看着唯唯诺诺,乖乖巧巧的,实际上却狡猾的很,太子妃还要提防着她些。”

    太子妃手持棋子,眼睛只看着棋盘,叹息一声,淡淡地道,“否则你能让她怎么办呢?她总得活下去。”

    王嬷嬷道:“苏萋萋明显留了一手,没人知道她和殿下到底说了什么,她又到底是怎么让殿下把那魏良娣关起来的。那魏良娣再怎么也是个良娣,而且才入东宫三天,这……”

    姜氏将一颗白子放入棋牌垓心,“她有她的赢人之处,殿下就是迷恋她的身子。”

    王嬷嬷刚想又说什么,这时却见珠帘之外走来一人。

    她向太子妃微微一躬身,退了出去。

    不时那嬷嬷返回,掀帘入内。

    姜氏抬头,只见其向她微微点了点头。

    太子妃看着摆放在屋子正中间的暖炉,视线又好似穿过了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