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第四十二章(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足50%,36小时后可看  到了第三天早上,雨过天晴,萋萋早早地起来, 拿着扫帚在四房的院中闷头干活, 深怕董氏又来找茬。

    待董氏起了,这院中的活她也基本都干完了。

    这几日董氏怕闹出人命,倒是没再不给她饭吃, 但即便给了也基本是一些残羹冷炙。

    正房中, 贴身丫鬟小玉一面为董氏梳头,一面谄媚地笑道:“夫人,那个小贱人房中的窗子坏了, 昨晚被风刮开,卷了许多雨水进去, 被子都湿了呢!”她说着“咯咯”地笑了起来。

    董氏听了动了动嘴角, “那可真是可怜啊!”

    小玉带着几声幸灾乐祸的笑,“是呢!”而后却皱了眉, 颇是失望地道:“不过赶上了今儿个这艳阳天,否则还能让她多受一夜苦头!”

    董氏脸色一沉,白了那丫鬟一眼。小玉一愣, 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随即蓦然明白, 笑了一笑, 谄媚地道:“一会儿奴婢再去给她添点彩!”

    董氏嘴角一动, 满意地笑了,只是转念想起了萋萋,又是一阵厌恶,心中恨不得她和她那短命的姐姐一样,早点死了。

    院中,萋萋听见正房的门开了,下意识地抬头,只见董氏珠光宝气地踱步出来。

    此时正是该去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而后董氏会去陪大夫人宋氏打牌,萋萋可是盼她走许久了。

    少女扶住扫帚,退去一旁,垂头行礼拜见,但心中想的自然不是拜见之事,满心满脑都是董氏霸占了她姐姐嫁妆的事!

    现下她要走了,没钱怎么能行,她一定要把东西弄回来!

    董氏自然不知她心中所想,一副不屑一顾之态。那丫鬟小玉和主子一个样儿,头扬的极高,看也没看萋萋一眼。

    好歹盼走了她二人,萋萋赶紧干完手中的活,然扫帚刚一放下,便听丫鬟珍儿朝她喊道:“萋萋,你过来下!”

    萋萋抬头朝她望去,只见她和另一个丫鬟正站在厢房门前。每日早上打扫厢房是她们的本职,那便珍儿不说,萋萋也知道她叫住自己要做什么了。

    该死!

    果然不出所料,那珍儿丢了一个抹布过来,很自然地向萋萋道:“去把这两个房间打扫了。”说着自己打了个哈欠,向另一个丫鬟使了个眼色,两人便去一旁歇着了。

    她一如此,她人便也大起了胆子,接二连三地把自己的活都推给了萋萋。

    一切都和前世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

    少女心中咒骂,但没有任何的反抗。她不想惹麻烦,不想有差池,更不想有什么变化。

    他人皆是一副得意之色,只道她好欺!

    萋萋闷头干活,做完这些已是下午,但觉董氏的牌局也快散了,便趁着去浣衣房送衣服,回来的路上,急匆匆地去了五房。

    那五房夫人郑氏是她能尽快出府的唯一希望!

    郑氏是掌家的宋夫人的远房表妹。宋夫人对她颇是照顾,是以郑氏能常常出府,占着得天独厚的条件,那郑氏在外面偷着买了个铺子,赚了不少的钱。

    她的娘家自然也是极其有钱的,但离得颇远,主要是没人会嫌钱多,尤其在这深宅大院中,萋萋想宋夫人之所以会那般照顾五夫人,除了俩人有点远亲外,大半还是因为那五夫人常年用金银珠宝孝敬着宋氏!

    萋萋徘徊在五房院落附近,朝着路上看着,胸口“砰砰”猛跳,也不知自己的计划能不能如愿进行。

    正想着,忧着,突见一个三十多岁的贵妇遥遥走来,正是五夫人!

    萋萋心中登时一抖,咽了口唾沫,暗暗祈祷顺利。

    那郑氏扇着扇子,摇曳生姿,丹唇带着弧度,许是打牌赢了钱,看起来心情大好,可临近了见到萋萋,当下收回了笑容,秀眉一蹙,渐停了脚步。

    “你到这儿来干什么?”

    说来惭愧,萋萋身份虽低,但这偌大的魏府还真是少有人不认识她!

    “我……我……”

    萋萋装作害怕,动了动嘴唇没说下去。

    那郑氏瞧着她那媚气的样儿,想起近来三房父子因为她闹翻,成了笑话的事儿,嘴一撇。

    她果然一看就带个不安分的样儿!

    虽嫌弃,但郑氏眼睛却不自禁地总想瞄她几眼,心中却也无法违心的不羡慕其姿容。

    萋萋战战地抬眼瞅了瞅对方,胸口“咚咚”猛跳,而后缓缓地将手中的一张字条朝着郑氏递去。

    那郑氏吓了一跳,自是万万没想到,没接,下意识地躲了一下,很是嫌弃的样子,皱眉没好气地道:“这是什么呀?!你要做什么?!”

    “我……”

    多说无意,也不想过多停留,萋萋没有回答,只是将那字条塞进了郑氏的手中,而后转身便跑了!

    “喂!”

    那郑氏大惊,当即唤了一声。

    但萋萋并未止步,跑的极快,如此刚刚好,一切都在计划中,想来一张字条而已,看了又不会少块肉,那郑氏定然好奇,也必然会看,看了后也一定会大怒,但是没关系。

    从五房那跑掉,萋萋几乎是一口气跑回了四房。

    董氏已经回来。

    萋萋也回了自己的房间。少女喝了口水压压惊,想想适才,对这第一步还是颇为满意的,可正在这时,转眸突然发现床上的褥子湿了一大片!

    她秀眉一蹙,这事儿前世自然也发生过,是谁干的,她又岂有不知之理?

    “该死的小玉!”

    萋萋小声咒骂了一句。那小玉恃强凌弱,和她主子一个鼻孔出气,就知道欺负她!

    气归气,但当下除了忍耐还能怎样,萋萋只想事情顺顺利利的,快点离她们远远的,不想惹事,关键是不想引人注目。

    少女忍了,没做声,出去晾了褥子。那丫鬟小玉正在外边候着她,见她出来,得意又挑衅地笑着。

    萋萋看了她一眼,别开了目光,可怜了自己一会儿,前世就是这么煎熬过来的。

    小玉见她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嘴一撇,“狐狸精,就欺负你了!你能怎样?!哦……不如去找三爷告状吧!或者是找二公子!呀,不过啊,怕是你刚进了三房的门,就要被三夫人把腿打折了呢!”

    她前面说的正经,到了后面掩嘴“咯咯”地笑了起来,完全一副幸灾乐祸之态。

    此时三房父子刚因为萋萋闹出笑话没多久,魏老夫极是生气,那三夫人视萋萋为眼中钉,恨不得弄死她。所有人都知道萋萋进不了三房也被老夫人不喜,都好似凑热闹般使劲地奚落她!

    萋萋什么也没说,对她的话也没过心,只道她爱说什么说什么,爱怎么想怎么想,自己晾完被子便回了房。

    第二日,通过他人的一些只言片语,少女知道自己写给五夫人的事儿应验了,是以她算好时机,三日后再次去了五房。

    刚解了禁足了郑氏此时再见萋萋,勃然大怒。

    “你这死丫头,乌鸦嘴!诅咒我是吧!”

    原来三日前,这五夫人因事挨了老夫人的骂,被罚抄了十遍的经文,还禁足三日。

    五夫人向来圆滑,老夫人待她也一直不错,这可谓飞来横祸。

    而萋萋在给她的字条上所写的便是这样一件事!!

    萋萋摇头,猛劲地摇头,“五夫人息怒,我……我有要是禀告五夫人!”

    那郑氏皱着眉,极是不屑,“要事?你能有什么要事?你到底意欲何为,到我这来做什么?!”

    她说着抬手一把推了萋萋一下!

    萋萋瘦弱,这一下子不轻,竟是将她推倒在地。

    “五夫人!!”

    少女先一脸担忧,极是诚恳。

    “五夫人息怒,我,我绝无害五夫人之心,只是想报答五夫人……”

    “报答?什么报答?”

    郑氏闻言皱眉,更迷糊也更生气了。

    “你这丫头到底胡言乱语些什么!!”

    萋萋爬起了身,满面忧虑,再次靠近,只将一个锦囊塞进了对方手中,急道:“五夫人隔墙有耳,您听我一言,一定要当心小人啊!”

    少女声音极低,语露急迫担忧,更是说的真真切切,但说完,再次慌张而去!

    “喂!”

    叫也没叫住她,那郑氏皱着眉头,心中又躁又气,转眼再看手中的锦囊,只见里面还是一页纸张!

    这丫头好生奇怪!说什么小心小人,还说什么报答!她到底耍什么花招!

    郑氏想不明白,心中又不免还好奇,低头看那锦囊,虽生气,但还是忍不住抽出里面的纸张打了开,然这一看,脸色顿时铁青!

    只见其上是一幅画,一间布行倒闭,一年轻男子携带大批钱财出逃……

    郑氏在外的店铺便是一家布行,而帮她全全打理的人也正是一位年轻的男子。

    这……?!

    郑氏惊恐的原因并不是那店铺的倒闭与男子的出逃。

    那店铺生意好着呢,怎么可能突然倒闭?那男子是与她卿卿我我的情郎,五天前见面还好好的,怎会背叛她,携财出逃?

    她惊骇的根源,根本是萋萋是如何知道那店铺的存在的?那丫头给她这样一幅画又是不是对她的一种暗示?

    五夫人惊惧不已,全然忘了萋萋的忠告,更没去想那第一张字条变成了现实的事儿,只是一时间忌惮萋萋不已。

    是以少女前脚刚走,她后脚便派人去追她,可非但没追上,整整一天,都没找到萋萋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