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第五十七章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足60%, 36小时后可看  颜绍眸光瞟向了她,但见她极是娇艳, 虽然那身淡蓝色的裙子素了些,但瑕不掩瑜, 还是那般妩媚照人。

    他不禁想起了赎她出来的那天,那时她不过是穿着件破旧的衣服,却也那般出挑养眼,可见她天生尤物。

    正是如此,她吸引的了他,也吸引得了别人。魏家的那两个兄弟竟然为了她来跟他谈什么条件, 他的女人他二人竟也敢肖想, 真是活腻了!

    想到此他便又看了萋萋一眼。

    萋萋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但眼见着他前脚走了, 她后脚便去了他的房间。

    少女来到桌前,研磨提笔写了一封给魏央的信。信的内容言简意赅,没有过多的解释, 只有那藏着姐姐嫁妆的地点和相求的话语。

    到了下午,但觉和那俩丫鬟说的时候差不多了, 她便去了那湖西。

    小月相随, 一路和她说话, 但萋萋都是有一搭无一搭的回着。

    眼见着到了, 萋萋愈发紧张, 远远地遥望过去, 只见那湖对岸果真站着一人。

    那人一身乳白色直襟长袍,相貌清瘦,正是五公子魏央!

    那魏央显然也看见了她,极是意外。

    自从听说那小妾像萋萋,魏央几乎每日都会到这湖西来。开始是因为担忧她的生死,但后来便仿佛成了习惯,成了期盼。

    但她一直也没有来。

    今日骤然见了,当真意外也惊喜,少年胸口顿时猛跳起来,但转瞬就想走了,可他刚要转身,却蓦然见那边不知发生了什么……

    ***

    萋萋一见那人就是魏央,便想把小月支开。

    少女一把拽住丫鬟的手,蓦然向后疑声道:“谁?”

    那小月随着她转过头去,一脸茫然,“怎么了姑娘?”

    萋萋秀眉微蹙,“那边好像有人,你去看看……”

    小月应声点头,心下狐疑,但立时去了。

    萋萋趁着这会儿,一下咬住了嘴唇,抬头朝着对面相望,但见那魏央也正看过来!

    她麻利地从怀中拿出那封信件,向他示意了一番,而后在他的注视下快速地将其放到了湖岸边的两块岩石之间。

    这时小月的声音响起,“姑娘,没有什么人啊!”

    少女立时朝她迎了过去,“是么?那是我看错了吧。算了,这冷,咱们回去吧。”

    小月应了一声,隐约看见了湖对岸的那公子,但觉心中了然,这姑娘怕是因为看到了他才要走的吧。

    那魏央一见对面有些异常,心便跟着提了起来,待全部看完,立时会了意。

    ***

    萋萋返回居中也不免提心吊胆,但她心中有十足的把握,那魏央会来取信,但至于会不会帮忙?少女但觉只有五成的可能。

    可五成也比没有好,现在就算是只有一成的希望,她也要试试。

    因为她需要钱,这个世上无论做什么都需要钱!

    所幸又是安全的一天,晚上男人回来,萋萋又跟着忙前忙后了。

    俩人坐在桌前吃饭,往日里都是极其安静的。

    那公子不爱说话,萋萋一来不敢说,二来但觉和他也没什么说的。

    但此时情况不同,她便压着那份怕,尽量使自己从容。

    “后院的花都开了,公子日日繁忙,也没看看,不如一会儿,我陪公子去瞧瞧?”

    颜绍抬眸瞧她一眼,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看起来倒是有几分不爱搭理的样子。

    萋萋不以为意,他不理就不理呗,转念盛了一碗汤给他递过去,柔声关切地道:“天寒了,公子喝碗汤吧。”

    颜绍面无表情地接了过去,但依旧什么也没说。

    “公子的家是不是也像魏府这么大?也有这么多丫鬟,也种了那么多好看的花儿么?”

    没指望对方会回什么,萋萋笑了笑,兀自自言自语地道:“公子见多识广,花肯定就更不在话下了,但是,有一种,公子一定不曾见过。那小花叫‘望姝’,名字是我姐姐取的,只在我家乡云山上开,每年这个时节,漫山遍野的红黄,好看极了。姐姐说,期望我们长大以后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就叫望姝吧。”

    少女越说越激动,但男人什么反应都没有,他对她的事情,根本就不感兴趣。

    不过这在意料之中,也无所谓了。

    夜晚,颜绍坐在桌前看书,萋萋便在卧房中为他铺起被子来。

    待都弄完了,她小心地摘下了一只耳坠,放在了那被子中。

    不时颜绍过来就寝,见少女正四处找东西,便冷声问道:“你在做什么?”

    萋萋恍惚吓了一跳,起了身,“我,我的耳坠不见了。”

    她说着摸了摸那只没戴耳坠的耳朵。

    颜绍没说什么,也无心帮她寻找,只解开衣服,坐在了床边,然下一瞬刚一掀开被子,便见到了一只碧玉色的耳坠正躺在床上。

    颜绍拿来起来,“这个?”

    萋萋转头见了大喜,奔过来接过,“就是它,多谢公子。”

    她说着便要往耳垂上戴,但戴了半天也没带上,刚看了看,正准备再戴,却觉手腕一紧,整个人一把被那男人拽到了腿上。

    她瞬时贴在了他的胸口上,但闻对方的心脏强劲有力的骤跳声,正有些发愣,下一瞬便觉男人温热的大手从她手上掠过了那耳坠。

    然后他一面缓缓地给她重新带上,一面在她耳旁沉声呵着一股撩人的热气,“你是故意的。”

    萋萋小绵羊一般缩在他怀中,“我……不是。”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再次响起,“月事过了?”

    萋萋摇头,小猫一般的声音,“没有。”

    颜绍搂着她的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那你就不怕?”

    “怕,我怕……”

    萋萋战战兢兢,喘息这,眼波流转,顾盼之间几分妩媚,几分委屈,又好像要哭了般,轻轻柔柔地道:“不要,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公子就原谅我吧……”

    男人火热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她,仿佛良久良久方才起了身。

    萋萋也随后起了来,小脸儿滚烫,施了一礼,柔声道:“多谢公子,公子早些睡吧。”而后便缓缓地退了出去。

    颜绍瞧着她娉婷袅娜的身子,眯起了眼睛。

    第二日上午,男人刚走不到半个时辰,小月突然来到厢房,“姑娘,有一位叫兰兰的丫鬟要找姑娘。”

    萋萋乍一听一愣,因为自己并不认得什么兰兰,但她立时出了去。

    来到月洞门前,萋萋向外一望,只见一个丫鬟手中提着一个食盒。

    那丫鬟她确实不认得,但见那么大一个食盒,少女心中霍然有了猜想。

    兰兰向其躬身一礼,“姑娘,这是我家姨娘亲手给姑娘做的糕点!”

    萋萋接了,但觉其沉无比,立时意识到了这是什么,当下也便明白了这姑娘口中的姨娘是谁,“多谢宋姨娘!兰兰辛苦了!”

    那丫鬟微微一笑,“都是姑娘爱吃的,姑娘快趁热吃吧。奴婢先行告退了。”

    她说着笑了一笑,躬身施礼,离去了。

    萋萋内心蓦然激动无比,魏央竟然真的给把东西给她取回了!!

    她当下拿着那食盒便返回了厢房,放在桌上打开一看,只见第一层中盛放着的的确是糕点,第二层中便赫然是那她昔日从四房后院水井之中打捞上来的姐姐留下的珠宝钱财!

    少女鼻息一酸,拿出首饰盒,抱到了床前,屏风相隔,她小心地打开了那盒子,将里面的属于姐姐的东西,一件件地拿出来看着,抚摸着,直到临近黄昏她方才收了起来。

    眼见男人就要回来,萋萋叫来了丫鬟小月,捂住了肚子,低吟了两声。

    小月见状很是紧张,“姑娘怎么了?”

    萋萋道:“我肚子痛,你去给我拿些热水喝。”

    那丫鬟立时应声,拿了汤婆子和热水,待返回之时,见萋萋已经躺在了床上。

    少女接了水,喝了几口,将汤婆子放入被窝之中,像那小月说道:“待会儿公子回来,你叫珍儿去帮他宽衣,沐浴,就说我肚子疼的很。”

    “是。”

    丫鬟答应着,帮她盖了被子,不时便出去了。

    萋萋躺在床上假装睡觉,实则一直听着外头的动静。

    没一会儿,颜绍回来了。

    男人大步进了门,院内四个丫鬟齐齐躬身请安。

    他沉声应了,斜瞥了一眼厢房门口,见少女并未向往常一般出来相迎,但什么也没说,只大步进了正房。

    不时丫鬟珍儿跟了来。

    “公子……奴婢帮公子宽衣。”

    颜绍剑眉一蹙,有些不悦,这时方才问道:“萋萋呢?”

    那珍儿又是一礼,“回公子,姑娘肚子痛,已经躺下了。”

    颜绍略一迟疑,什么也没说。

    珍儿这便上了前去,但还未待接近,只见对方脸色一沉,不耐地冷声道:“出去。”

    丫鬟吓了一跳,立时躬身行礼,“是是。”而后便退了出去。

    颜绍解开腰间玉带,自己脱了衣服丢在一旁,换上了里衣,去了浴房。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