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第一章
    第一章

    一把苦无架在了西里尔的脖子边。

    毫无疑问,这是能够取他性命的凶器。

    “冷静。”

    苦无锋利的边缘陷进了紧贴着的皮肉,满脖子都是血的西里尔自己倒是很冷静。

    “请让我先确认一下,您是不是某宝id‘宇智波斑’的顾客本人?我是‘白蔷薇在线魔法商铺’的店主,因为接到了您的差评兼投诉……”

    话还没有说完。

    主要是因为,这位明显冷静不下来的顾客并不想听他说话,也听不进去。

    “——你卖的药水,功效是恢复瞳力。”

    传进耳中的男声无比沙哑,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几天几夜没休息造成的效果。

    西里尔的脖子剧痛,血肉之躯被刀锋缓缓割裂的感觉自然不会好受,但最让人难以忍受的,还是将全身笼罩其中的巨大压力。

    换一个说法,他被面前之人释放出的杀气锁定了。

    如巨大阴影挡在面前的男人不比西里尔高多少,但气势却有两米八。

    黑发,眼睛本来应该是黑的,可就在刚才,男人用几枚苦无把他钉在墙上时,当众眼珠变色。

    此时,也正是用一对红得仿佛在滴血的眼睛怒视他。

    西里尔:“……宇智波斑先生,瞳力是什么我不清楚,不过,那瓶魔药是根据你的要求特别制作的。只要使用者的视力没有完全丧失,近视八百度的眼睛都能瞬间闪闪发亮——呜!”

    他的脖子绝对飙血了。

    而“id”是宇智波斑的男人无动于衷。

    “我给泉奈用了你的药,但是,为什么——他的瞳力不仅没有恢复,反而昏迷不醒,生命力也在飞快流逝?!!”

    如果不是还有些许理智,宇智波斑会在自称是网店店主的金发青年出现的第一时间,把他杀掉。

    话中的泉奈是宇智波斑的亲弟弟,宇智波泉奈。

    这里是忍者的世界,还未建立起强力有效的秩序,拥有普通人难以逾越的强大力量的忍者们以家族为划分,时常彼此争斗,危机四伏。

    宇智波斑就是一个忍者。

    他所在的宇智波家族与比邻的千手家族是世代的死敌,两个家族的族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在战场上厮杀,伤亡惨重,但都没有和解的意思。

    本来,就差一点点,宇智波斑的弟弟宇智波泉奈,便要成为某场战役中“亡”的其中之一。

    宇智波泉奈被千手家族的人重伤,回去之后只拖着一口就快要消失的气,族中的医忍根本没法把他治好。

    已经失去了父母和其他几个弟弟,眼看着仅剩的这个弟弟也要离开,宇智波斑快要疯了。

    然而,就在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弟弟死去之时,绝望中的兄长无意间得到了……一个超乎常理的神奇物品。

    那是一个古怪的长方块,胡乱按上几下,表面竟能出现几行文字,文字下还有五花八门的配图。

    宇智波斑居然看得懂这些文字,在匆匆扫过之后,他便被震惊到了。

    文字似乎是下方图片的描述,而图片中显示的瓶瓶罐罐,似乎是对外贩卖的商品。

    ——商品名:爱情魔药·精(店主强推)。能够让饮用者爱上第一眼看见的人的神奇魔药,一滴时效一天,售价xxx金币,可用等价物品交换。

    ——商品名:吐真剂(店内热销)。只需三滴,就能让人把内心所想坦白交代的魔法药剂,售价xxx金币,可用等价物品交换。

    ……

    种类繁多,看花人眼。

    宇智波斑初次见到这般神奇的东西,心中自然满是怀疑。

    但在他看到“魔药”列表中有一种可以让人瞬间恢复生命力的商品后,怀疑顿时被别无选择下的狠厉冲散。

    他尝试着拿来了一个忍术卷轴,放在了古怪长方块上。

    刚一放上去,卷轴在眼前消失。过了一阵,一个小瓶凭空出现,被宇智波斑握在手中。

    在反复检查,确定这种药水果然能让垂死之人恢复生机之后,宇智波斑成功救回了弟弟。

    有了这次先例,后来,当泉奈因为过度使用血继界限,双眼将要失明时,宇智波斑又用这个神奇的长方块,向不知来源的商店订购了据说能医治眼睛的魔药。

    ——结果没用。

    ——不仅没用,好不容易活蹦乱跳起来的弟弟又奄奄一息地倒了下去,濒死,不能治疗。

    宇智波斑真的要疯了。

    “按理来说,我的魔药不可能出这么严重的事故……”

    发现宇智波斑的脸色更加阴沉,西里尔及时换了一番言辞:“不排除有意外因素。没有来晚就好,宇智波斑先生,请让我看一看令弟的情况。我们先解决紧急问题,再谈其他,可以吗?”

    宇智波斑阴晴不定地盯着他。

    西里尔回望,平静的神色不变。

    “哼!”

    宇智波斑终于把苦无挪开了。

    这当然不代表宇智波斑就这样信任了这个年轻人,相反,他内心的怀疑更盛,只是清楚轻重缓急,才顺势放他一马。

    “不要做多余的事。”宇智波斑警告他:“如果被我发现你的小动作,我会杀了你。”

    “这一点请放心。”

    西里尔把扎进自己衣领和袖子里的几枚苦无拔出来,咳嗽了几声,语气重新平缓了下来。

    “我就是为了解决问题,让顾客满意地撤销差评而来的。如果差评撤销不了,我会有大麻烦,关系到利益所在,当然得尽心尽力。”

    他也不管自己脖子上触目惊心的伤,只朝神色泛冷的宇智波斑笑了笑:“我只是一个弱小的巫师,反应和实力都不如你,所以请不要紧张——能先带路吗?”

    这是实话。

    自称店主的年轻人看上去顶多二十岁,有着忍界大陆少见的金发和碧眼。

    他的皮肤很白,连带着眸子中的绿色都很浅。

    就身材而言,说不上风吹就倒的瘦弱,但也说不上强壮。

    当然,跟久经锻炼的忍者相比,他也等同于一根手指就能推倒的竹片了。

    能让陌生人见了他,还不禁多看一眼的地方,竟是那双眸色稍浅的眼睛。

    那里面盛着的沉静没有被柔和盖过,仿佛在说,他从始至终都保持着的冷静和理智,就是从这里而来的。

    可能不至于立马留下绝好印象,但也不会让人觉得不喜。

    宇智波斑不动声色地把年轻人打量完,不让内心所想暴露,径直转身,冷冷道:

    “跟上。”

    西里尔自是跟了上去。

    先前所在的是宇智波族地中,族长宇智波斑自己的房间。

    他们出来,要到隔壁院子的宇智波泉奈的临时休养地去,加快脚步的情况下,几分钟就能赶到。

    宇智波斑健步如飞,甚至嫌弃西里尔速度太慢,想直接把他拎走。

    可是,他刚要伸手。

    眼角的余光瞥见,先前还觉得弱不禁风温温柔柔、正常得过分普通的青年,走起路来的姿势格外奇怪。

    是在快步行走,但也不知道是心情好,还是诡异的习惯,走路像在跳舞。

    脚尖一垫一垫,头顶单独翘起来的一根头发也在一翘一翘,显得格外轻快,口中似乎还小声哼着轻快的曲子。

    被找麻烦的人,小命还不确定能不能保住,这么高兴真的好么?

    宇智波斑的眼神也变得诡异了起来,扫到这家伙带光的脸,他不适合吐槽:“……”

    还想要压着心中的诡异,继续伸手——

    “叮~叮~~亲爱的~”

    一阵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声响突然响起,差点让忍者大人平地摔倒。

    “叮~叮~~有新的消息哦~”

    宇智波斑:“?!”

    像是女人故意掐着嗓子撒娇,可能其他人听着会觉得可爱,但宇智波斑对这种声线免疫,只觉得恶心。

    声音是从西里尔身上传出来的。

    响了两声,未停,还在继续:

    “叮~叮~~来自魔法——”

    咔!

    肉麻死人的噪音突然截断了。

    原来是西里尔把手伸进上衣口袋,似是做了什么,强行让噪音消失。

    他与停下步子一脸诡异的黑发男人对视,笑容标准得露出了全部的八颗牙齿:“怎么了?”

    这时候的金发青年,就没有宇智波斑方才瞥到的神经病般的感觉了。

    仿佛一下从自娱自乐模式恢复正常,现在的他非常靠谱。

    宇智波斑:“……没什么。”

    男人懒得多问,还是泉奈更重要。

    很快,到了目标人物所在的和室。

    西里尔进去一看,果然见到有人躺在床褥上,黑发下露出的半张脸和宇智波斑有几分相似,但又青又白,一看就是时日不多的面相。

    西里尔:“咦?”

    有点不对劲。

    治眼睛的魔药,即使没能成功地让近视眼变成晶莹透亮眼,哪能把人喝到床上躺着呢?

    西里尔一头雾水,但宇智波斑先生还在旁边目不转睛地死盯着他,一有不对就会把他杀掉,“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当然不可能直接说出口。

    他决定换个方式:“我得在近处观察。”

    宇智波斑言简意赅地让他过去。

    西里尔凑近了,在昏迷中的黑发青年身边半跪下,试探着伸手,摸向青年宇智波泉奈的额头——

    “……”

    “……”

    “我明白了。有办法救他,但是,需要宇智波斑先生你的配合。”

    宇智波斑心头大喜,可还提着半分警觉:“怎么配合?”

    西里尔:“其实很简单,就是——”

    “我需要对病人进行单独治疗,一会儿见。”

    “幻影移形(apparate)!”

    唰——

    西里尔和宇智波泉奈一起凭空消失了,原地只剩下空荡荡的床铺。

    而在那之前。

    本以为是弱鸡的年轻人怡然自得,还能腾出空来朝宇智波斑微笑,同时,竖起大拇指。

    “放心地把弟弟交给我吧!”

    消失的速度之快,连身为最强忍者之一,与后世的忍界之神实力并肩的宇智波斑都没能反应过来,把他抓住。

    宇智波斑见识过空间转移的高级忍术,但忍术发动再快,也需要结印的时间。飒风吹过,仍要留痕。

    可西里尔不需要结印,甚至于,他那声宇智波斑听不懂的咒语都没念完,人就已经不见了。

    这叫什么弱鸡。

    这根本不是弱鸡。

    宇智波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