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第八章
    第八章

    那个宇智波出现之时,千手扉间冷淡地挑了一下眉。

    倒不是不惊讶,而是觉得对方没有威胁。

    不过,用宇智波泉奈的话说,就是这个白毛内心阴险,马上要死了,也要用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来暗算敌人。

    这里的确存在千手扉间打算牺牲自己,迷惑紧追不放的棘手敌人的因素。

    所以,宇智波泉奈一来,就用极其生硬的语气说明:“我来救你,不代表我们的恩怨就不计较了。”

    千手扉间平静地扫了黑发青年一眼,仿佛没见到他身穿背后印有团扇族徽的族服,□□斜插腰间,除却双眼空洞、略显消瘦外,无比英姿飒爽:“以现在的你的实力,死在战场上的人只会再多一个。”

    宇智波泉奈冷笑:“总比外强中干的千手有用得多。”

    ——他们俩其实半斤八两。

    千手扉间的伤势过了一夜反而加重,他当机立断,决定以自己为诱饵引开敌人,让部下逃走。

    他的实力至少被削了大半,还能如常行动已是意志力极其坚定的结果,本就抱着要和金角银角那两人同归于尽的心。

    至于宇智波泉奈,他十几分钟前还只能在床上躺着。

    不知道西里尔给的什么魔药,但他喝下那只有几滴的液体后,便觉精神奕奕,干涸的查克拉重新在体内充盈。虽然眼睛的障碍未消,但好歹也恢复了平日里五六分的水平。

    就是这两个半残的伤员,打算去阻拦跟融合了九尾之力的劲敌。

    “啪。”

    千手扉间扬手,接住了宇智波泉奈扔来的一个小瓶。

    流金般的液体在瓶中缓慢地倾斜,阳光可以穿透。由于稀少,只勉强铺满了瓶底。

    “这是什么?”千手扉间问。

    “西……别人给我的药,可以恢复伤势。”宇智波泉奈语气冰冷,但心中也是有些疑惑。

    其实给他药的人,原话是:“这是幸运药水,对现在的你们最有帮助。几滴就够了,放心吧。”

    说这话时,那人或许还搭配上了如沐春风的微笑,仿佛提前看到了未来一般气定神清。

    听了宇智波泉奈的话,千手扉间只沉吟了片刻,就将来历不明的药水喝掉,非常干脆。

    然而,喝掉之后,却并没感觉到有对方所说的“恢复伤势”的效果。

    好像什么效果也没有。

    千手扉间再看了一眼宇智波泉奈,确定他的精神明显比之前好了许多,所谓的药效在他身上才能叫做明显。

    有些古怪。

    但是,千手扉间也不怀疑对方在药中动手脚。宇智波泉奈不是这种人。

    再探查了一番,没感到有额外的异样,那就无所谓了。

    ……

    成功策反村内忍者赶走雷影,还将火影逼入绝境,金角银角两兄弟离登上人生巅峰只差一步,按理来说,应该喜不胜收,骄傲不已。

    然而。

    他们的喜悦居然在看见本应要死不活的二代火影之时,诡异地瘪了一下。

    “大哥,感觉有点不对啊。”兄弟二人中的小弟直觉还要敏锐些:“露脸的只有两个人,除了千手扉间,多出来的那个还是生面孔,莫不是有诈?”

    大哥心里也有点发虚,但又不可能因为奇怪的预感而退缩:“千手扉间是想拖住我们,多出来的这个小白脸——哧,弱不禁风的,根本没用。怕什么!就只有这两个人,难道还需要担心不成!”

    结合现实,再评估了一番实力差距,金角银角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这边有足以碾压的优势。

    先前莫名瘪下去的气势再度嚣张起来。

    六道仙人的神器祭起,狰狞的脸上浮现出尾兽化的长纹,两人信心十足地迈出“斩杀二代火影和混进来的倒霉小白脸”的第一步。

    “千手扉——噗!”

    在想用只要回应了呼唤就能将人收纳其中的红葫芦暗算二代火影之时,银角居然左脚踩右脚摔了一跤,差点咬到舌头。

    摔!

    这可是最低级的下忍都不会犯的愚蠢错误啊。

    被金角拽起来时,银角还很懵逼。

    但是,即使如此,被称作“史上最凶恶罪犯”的两兄弟都没意识到,此乃又一个大凶兆。

    他们不信邪。

    于是……

    一场只能用“邪门”来形容的悲剧,就这样开始了:

    金角银角向负伤二人组发动强大攻击,地动山摇,震撼无比!

    ——直勾勾朝那两人释放的风火雷土像长了眼睛似的,眼看着要撞到人了,硬是来了个直角转弯绕了过去。

    金角银角大惊,转而用神器诅咒且切断对手的言灵!

    ——千手扉间恰好在那个时候没有结印,也没有使用忍术。

    金角银角更不信邪了,暴怒地尾兽化,要将渺小之人撕碎!

    “搞笑吧!我他妈在做梦吗!忍者怎么可能跌倒,撞上树,被风沙吹迷眼睛?!”

    ——尾兽化完成之前,天知道从哪里刮来的风沙迷了他们的眼睛。

    ……诸如以上的“变故”发生了无数次,已经不能看作是意外,偶然了。

    倒霉的全是金角银角,那两个半死不活的伤员一根头发没掉。

    哦,千手扉间例外。

    宇智波泉奈和他并肩作战时,刀险险地划过了他的脸。

    “抱歉。”很没有诚意的道歉,“要克制住习惯不往你身上砍,我也很不容易。”

    千手扉间没有计较。

    他已经发现了,宇智波泉奈拿来的药水不是没有效果,而是效果不在疗伤上。

    他们现在的情况,就是加强了无数倍的“幸运”。

    自己这边受到运气的庇护,对应的就是敌人倒霉,无论如何都伤害不到他们。

    但是,千手扉间猜测,药效肯定是有时限的。

    果不其然。

    原先不知为何迟迟无法变身为首的那两人面露狰狞,终于在刹那间通身赤红,继而膨胀成宛如燃烧的赤色巨兽。

    “吼——”

    巨兽猛地晃动身体,刚好落到它背后的黑发青年一时没能站稳,向旁掉了下去。

    在同一时间,从尾兽口中喷吐出浓度极高的查克拉火流,如闪电般疾追而来,眼看着就要将宇智波泉奈吞没。

    千手扉间注意到,愣了一下,想起宇智波泉奈的眼睛看不见。

    他正要去救。

    然而,有人先去了。

    “——哗啦!”

    宇智波泉奈落地,背下却是一片柔软。

    不知何时生出了遍地鲜花,将他稳稳地托起,就是压落了一地花瓣。

    宇智波泉奈:“???”

    不不不,的确有一个暗中关注着他们的人看到危险,主动现身来救他。

    但在他接住债主兼新的顾客之前。

    ——卷起芬芳花香的风,又是何时吹拂到面前来的呢?

    西里尔额前的金发被风吹到了耳后,从而更显的绿眸中,倒映出了些许纯白的影子。

    他的腰被人抬手接住,仿佛这只是一个下意识的、格外绅士的动作。

    “哎呀呀,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是会受伤的。虽然我只是一个路过的魔术师,但既然看到了,就必须出手相助啦。”

    嗓音磁性而清爽,就如这个白发男人的外表一样阳光爽朗。

    白发紫眸的魔术师嘴角挂着微笑,开场白结束后,就用温和真诚的目光注视着被自己(强行)接住的金发青年。

    似乎是在观察,又似乎,是在暗藏紧张忐忑不安地等着他说话。

    可西里尔并没有立即开口。

    战场上的局势变化,尾兽的咆哮,仿佛暂时都与他们隔绝了。

    他只是平静地回望。

    一言不发,碧眸沉静,无论是惊讶还是也有可能的厌恶——都没有。

    魔术师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

    魔术师感到尴尬,更加紧张、忐忑、不安,虽然他的面上也看不出来。

    只能硬撑:“咳,偶遇的旅人呀,你没事吧?”

    直到这时,西里尔才开口。

    “嗯。”

    他的嗓音也如此平和:“托您的福,我没有受伤。”

    “在感谢之前,请问,您的尊姓大名?”

    魔术师终于听到了他的声音,心中的恍惚还未散去,就迎来了必过的危险一关。

    他张嘴,想要照旧一本正经地胡编——

    不行。

    金发青年温温柔柔地看着他,他却莫名觉得,对方的眼神变得无比深邃。

    冷不防地。

    话音在舌边顿转:“哈哈哈,我叫——”

    “……高文。”

    西里尔:“高文?啊,知道了。感谢您,不知怎么,我对这个名字竟是充满了亲切。”

    “哦~觉得亲切吗?”

    “是的。就像很久以前,我和这个名字的主人有着极深的缘分。请原谅,我说了莫名其妙的话。”

    西里尔微笑,看向眼前的魔术师:“见到您,我也感到亲切。如果可以,真想要……”

    ——立即把你轰回阿瓦隆。

    真的,没开玩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