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我已经知道了,他们又要出征,这一次,会去更远的地方啊。”

    格外轻柔的嗓音,犹如带着寸缕阳光的羽毛飘落在心底,荡开了薄薄的暖意。

    “嗯,很期待,高文说要将战利品带回给我,加雷斯也凑起了热闹,阿格听到了也不阻止。算啦,只要不是奇怪的东西就好了。”

    “您不随行吗,梅林阁下?……哈哈,请放心,摩根姐姐也外出了,城堡里只剩下我这个孤家寡人。”

    中间的停顿,是被低低的咳嗽声打断。

    后面的那句孤家寡人,像是这个人在含着笑意自嘲。

    他在跟现场的另一个人说话。

    果然,很快,不同于前一道、但也算柔和的清朗男声便适时地响起。

    “阿尔托莉雅暂时不需要我这个老师在耳边指手画脚,因为无事可做,我就悄悄溜回来——不,我就是专程来看望你的,亲爱的西里尔,看到你精神不错,我就放心啦。”

    轻笑。

    “谢谢您的关心,不着急离去的话,请留下享用莱格先生竭尽全力为贵客准备的丰盛晚餐。”

    “唔……”

    大抵迟疑了有那么两秒。

    不知怎么心血来潮。

    本应该作为幕僚兼宫廷魔术师坚守在侍奉的王的身边,发挥自己的作用,结果在出阵前偷偷摸摸跑出来的这个魔术师,真的留下了。

    “嗯,可以。不过。离餐点还有一阵呢。”

    突然跑过来试探——不,拜访——突然打扰身体不好的病人的休息,还在这儿蹭上了一顿饭,纵使不拘小节如他,也稍稍地有点不好意思。

    所以,姑且做一个狡猾的交换。

    “这样吧,把等待的时间变为特别回馈的故事时间,公爵大人意下如何?”

    “好啊。”

    躺椅。草坪。树荫。

    躺椅中的金发青年。

    从头顶倾漏下的几丝阳光。

    苍白的他嘴角浅浅的微笑。

    颜色越发淡的瞳孔中,倒映出的属于梦魇的影子。

    “我很期待。”

    记忆里,年轻的公爵笑了起来。

    ……

    “——抱歉。”

    在久久的沉默后,魔术师竟然轻声说道。

    “虽然我过去时常向人讲述美好的故事,但这时候,有这么一位真诚的听者,我实在受宠若惊,太仓促了可不行,必须得做好充足的准备。”

    “您愿意分享我就十分感谢了,不必这么正式。”西里尔道。

    “那也不行呀。”魔术师牵动了一下嘴角,浅笑道:“我们不是还在结伴同行吗?时间很充裕,不着急。”

    他给出的理由并不完美。

    不过,西里尔没有深究,就像对方是否敷衍他都不会介意。

    “说得也对。”很是自然地转移了话题,西里尔再轻描淡写般提起的便是:“您没有什么想问我的事吗?”

    “哦哦,想起来了。”魔术师迅速接口:“西里尔,你之前用的魔术很奇妙啊,我隐约感觉到,跟时间规则有些关联……真厉害,一般的魔术师可用不出来。”

    “是的,虽然不知道详情,但我能够感觉到,这个法术很不一般,尝试十次,偶尔能侥幸成功一次……”

    好了,话题彻底进入安全区域。

    货真价实的魔术师开始跟半吊子魔术师进行严肃认真的学术探讨,气氛甚至比刚才还好。

    然而,这两个表面相处融洽的人,心里都在想什么……

    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

    宇智波泉奈和宇智波带土相处得不怎么融洽。

    虽然都是宇智波,前者就辈分而言还真的是后者的“老祖宗”,还都有伤在身,一人躺一张床紧紧相依……

    可是,“老祖宗”申明,他对这个不像宇智波的宇智波很有意见。

    有年龄差的原因,也有性格不合的因素。

    带土小朋友被绷带包成一团,动不了。

    本来,他的声带也被压坏,也说不了话。但西里尔考虑周全,怕他无聊,帮他先把比较好复原的声带先治好。

    这就把泉奈老祖宗给害惨了。

    小朋友性子出奇活泼,本身又好动,这会儿动不了,没关系,那就说说话吧。

    他觉得愿意花这么大力气救他的温柔大哥哥是好人,和大哥哥一起的冷脸老祖宗自然也是好人,白头发老爷爷当然……

    呃,就当老爷爷也是好人吧。

    总之,对救命恩人完全没有防备也没心眼的宇智波带土躺在床上,不用宇智波泉奈问话,他自己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噼里啪啦说了出来。

    几天下来,被动当听众的三人知道了带土小朋友的出生年月日,喜欢吃甜食,讨厌的人叫旗木卡卡西,一直被叫做吊车尾,很崇拜老师波风水门,觉得老师的飞雷神忍术很酷炫,他的最大心愿就是当上四代火影……

    嗯,虽然是以倒苦水和嘚瑟的方式,但的确全都说了。

    宇智波泉奈面无表情:“……”

    这样的宇智波,可能一百年都只能出一个。以及,不用猜,他都知道,宇智波带土在族里的处境不会有多好。

    这小子是父母双亡的孤儿,实力不行,性格突兀,自然不会得到多少关注。

    族内的情况,宇智波泉奈从那滔滔不绝的废话中艰难地翻到了一些,只知道如今的宇智波一族掌控了木叶的警卫队,然后……

    没了。

    就只知道了这个不知道也没影响的小情报。

    说来也奇怪,对自己信任之人和族人,宇智波泉奈都很温和,极端的对象只限于千手。

    可带土——不行,光想到这傻小子居然把珍贵的写轮眼外流,当做礼物随便送了,他就觉得心口痛。

    宇智波泉奈不至于跟孩子置气,他只闭目养神,权当做耳边蚊子嗡嗡声听不见。

    本来以为,摆出了这个态度,傻小子得不到回应,也该消停了。

    结果。

    这边刚悻悻地消停了一点点,意料之外、但也一样不喜欢的第二人就紧接着蹦了出来。

    “今天的天气真不错,走走走,去外面晒晒太阳。然后——啊,亲爱的西里尔,我准备的差不多了,你,再加上额外的两位听者,愿意听我讲一个温馨愉快的故事吗?”

    “温馨的故事和明媚的阳光,不错的搭配呢。高文先生,愿闻其详。”

    宇智波带土:“……咦!白头发老爷爷讲故事?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另一个宇智波却是眉头微跳,莫名觉得,魔术师讲的故事恐怕跟“温馨愉快”搭不上边。再说了,平白无故讲什么故事。

    然而——只听开头的话。

    在阳光下娓娓道来的故事,还是挺温馨的。

    轮椅被推到长满青草的河边,西里尔坐在岸边的石头上,看着白发白袍的魔术师也坐到自己身边来,他们的脚下盛开起朵朵鲜花。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贵族夫人。”

    “她血统高贵,温柔美丽。身为公爵的丈夫宠爱她,领地的子民爱戴她,让她生活在幸福之中。”

    也是一个很老套的开端。

    “公爵和公爵夫人恩爱无比,他们生下了一个女儿。”

    “这个女儿……就是她。”

    “摩根勒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